★小說迷★

關於部落格
本Blog小說及圖片係由網路轉載!!
僅以推薦為主~請勿轉作其他用途!!

◆所有權人如不願意在此發表或有侵權等~
請告知~立即移除~謝謝!!
★★未滿18歲請勿點閱限制級類★★

  • 166490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美女大小姐101-200--作者:李興禹

 

“嫂子,免了!”還沒有等對方說完話,就被劉星打斷了,他可不想相親!

“我下午準備去沙灘,吹吹海風看看風景,我還是第一次來到海邊呢!”吳姐微笑著說道。

“我跟吳姐去!”劉晶晶道。

“我也去!”郭靜也隨身附和,她們兩女屬於跟屁蟲,最愛跟在吳夢的身邊,事實上大家都喜歡跟在吳姐的身邊,她身上那種天生的親切感十分讓人舒服。

“我休息一下或準備到街邊的小攤逛逛,體會一下風土人情的同時吃點兒當地的小吃!”劉星想了想說道。

“我跟你一起去吧,婷婷姐也來吧!”夏雨看著一邊的關婷婷說道。

“不……去!”關婷婷繼續她的大舌頭,“反正跟吃有關的我都不去。我還是跟吳姐去吹海風吧,興許嘴還好地快一些。不過你跟劉星去可要小心一些,他這人壞心眼兒多著呢。”

“關婷婷,以後沒事別找我,有事更不要找我,知道嗎?”劉星看著對方狠狠的說道,任何一個侮辱他人格的人。都將受到他無情目光的鄙視。

“就找你。氣死你!”關婷婷看著劉星說道,眼睛同樣狠狠地瞪著劉星,嘴壞了眼睛可還好的。

聽見對方的話,劉星真是沒有辦法了,碰上這樣臉皮厚的女人,真是一種悲哀。

八人回到各自的房間準備了一下,然後分成三夥各自離去。

劉星和夏雨沒有目的沿著酒店門前的道路一直走著,還沒走多遠,就看見夏雪坐在一椰子樹下,不知道是乘涼還是在看帥哥。

“你不會是跟蹤我吧?怎麼我去哪里你都知道?”劉星上前看著對方說道。

“別自作多情了,是我跟她打地電話!”夏雨站在一邊說道。

“你們倒好,一大群人,那麼熱鬧,你不知道我一個人有多孤單,下午去哪里?”夏雪看著劉量問道。

“感受一些風土人情,吃些大酒店吃不到的小吃,這是我旅遊必須做的事情!”劉星看著對方說道。感受風土人情?實際是想看看當地地美女而已,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裏環境這麼美,美女的等級應該很高。

“那真是太好了,我中午還沒有吃飯呢。走,一起吃!”夏雪笑著說道,看她的著急樣,不是太孤單了就是因為太餓了。

身邊跟著兩個女人,對劉星看美女有很大影響,特別是夏雪夏雨還是美女,兩女倒是受到了周圍人的注意,試想一下,有哪個女人願意站在比自己漂亮的女人身邊?特別是在這種沒有太多遮掩的夏天,這不是自取其辱嗎?女人從不會讓你在外面看出什麼,但是她們心理卻是暗自的較勁兒!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一下午的時間就這樣浪費掉了,不過還是老規矩,劉星付錢,這讓劉星在回酒店的路上一直很鬱悶,自己掏錢怎麼變成老規矩了呢?不解!

淅瀝糊塗的到了第三天,今天是公司安排最緊湊的一天,竹伐漂流,參觀海洋館,體驗拉網補魚,品堂漁場鮮美海鮮,對於長年在辦公室中緊張工作的白領來說,這無非是上天的恩賜,也算過足了玩癮!

晚上是公司的篝火晚會,不只公司的員工,也有很多當地的居民和遊客,在海灘邊上,非常的熱鬧。

明月當空,海風陣陣,沙灘上一大堆的篝火,火星兒直沖向上,照亮一片天。

穿上清涼的夏裝,呼吸著清涼的空氣,夾雜著大海的鹹味,什麼煩惱都會忘記,頭腦裏什麼都沒有,只是單純的想要快樂。

當地的居民正在圍著火堆跳著當地的舞蹈,劉星這群外來人不會跳,只有看的份兒,不過一邊吃著海邊的燒烤,一邊欣賞著當地的舞蹈,也是一種享受。

當地的女孩光腳踏在沙灘上,跳著當地的舞蹈,先是為大家示範了一下,然後開始邀請周圍的遊客一起參與,有的耐不住好奇,有的耐不住美女的邀請,淅瀝糊塗的下了場。

“劉星,你不去跳?”關婷婷看著劉星問道,兩天的時間,她的大舌頭已經好了。

“我很想跳,可惜不會!”劉星看著正在跳舞的人歎息道,還別說,真有幾個長的漂亮的女人。

“還有你不會的?真是稀奇呀!”關婷婷笑著說道。

“靠,就算萬能鑰匙也不一定哪把鎖都可以打開呀。”劉星沒有好氣的說道。

“這是當地的黎苗歌舞,其舞姿態提煉於狩獵耕作的基本動作,其旋律提煉于民間傳統歌謠,每逢豐收,新春佳節,“三月三”黎雷同胞不約而同攜到帶子,來到村寨開闊之地燃起火把,敲響銅鑼,舞起“打鹿舞”、“鹿回頭”、“椰殼舞”“等歡慶舞蹈。”夏雨在一邊解釋道。

“你怎麼知道?”劉星看著對方問道,心想這女人地知識什麼時候變地這麼淵博了?

“導遊昨天就說了。你是沒注意聽!”夏雨看著劉星說道,“嘻嘻,劉星。有人朝你來了,拒絕女士的邀請可是很不禮貌的。”夏雪笑眯眯的看著劉星。

聽見夏雨的話以及她幸災樂禍的笑,劉星得前方看了看,先前下場的地都離開了,一些跳舞的女子又開始向周圍的遊客發出的邀請。而其中兩位直奔劉星就來了。

“我靠,長的帥就是遭風,想低調點兒都不行!”劉星道。

“先生,來跳吧,很容易學的!”其中一個頭帶紅花的女人看著劉星友好的說道。

“我這人笨,真的不會。”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然後一伸手把身後地關婷婷拉了過來。“她。她行,讓她跟你們去跳吧!”

“先生,拒絕女士可是很不禮貌的,而且這舞確實很好跳,我來教你!”另外一女子上前拉著劉星的胳臂,兩女一人拉著劉星一條胳臂,直接把劉星拉下場了。

劉星無奈了,拒絕顯然是很不禮貌的,再說,強龍不壓龍頭蛇,小心被這群女人群毆!想了想,大家出來玩的就是個高興,既然都被拉下來了,那就跳吧!

蹦迪劉星倒是會,可這民族舞……!劉星也不管那些,看著身邊兩位異常熱情的女人,跟著學了起來。不過顯然他不是這塊兒料,跳的跟八爪章魚似的,若來周圍人的一陣大笑。

“哈哈哈哈,劉星,你幹什麼?學章魚呢?”能這樣大笑的並且挖苦劉星的,也只有關婷婷了。

“我跳的不好你來?少在那裏笑別人了。別管我跳的好不好,現在至少說明了一點,那就是我比你受歡迎。”劉星朝著對方大聲的喊道:“然後臉皮很厚的沖著關婷婷扭了扭屁股,最後跟著身邊的女人,一起圍繞著火堆跳舞,不過感覺卻象印地安人搞祈神儀式似的,是不是還應該拿個木棍,頭上在插幾根雞毛?

和當地的年輕姑娘手拉著手,圍在火堆邊轉來轉去,象劉星這樣臉皮厚的男人實在是少了,開始那些被人拉下場的男人在象怔性的扭動了幾下之後就離開了。而劉星,似乎已經扭上了癮,一點兒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不過劉星也享受了不少豔福,萬花叢中一點綠,到了最後劉星反而成了搶手貨,三十多個女人劉星幾乎全都拉過手摟過腰,沒辦法,這是舞蹈的需要。

最後這三十個女人圍成一個小圓,當劉星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站在圈子最中央了,三十多個女子身穿當地特色的衣裝,手拉著手繞著劉星開始跳舞,劉星一下子變成會場的中心,掌上明珠。

劉星也終於知道了,跳的好不好無所謂,沒有人會去在乎,關鍵是參與和在參與中體會到的那份快樂,想到這裏,劉星也徹底的放開了,在周圍人的大喊聲中,劉星腳踩馬步,抬起雙手,胳臂與肩膀一平,伸出食指和中指,嘴裏一邊高聲的歡呼,一邊橫向移動。

“我是一隻小螃蟹呀咿呀咿呀呦!”我是一隻小螃蟹呀咿呀咿呀呦!”

“嘻嘻,哈哈哈哈!”看見如此模樣的大方的展現自己螃蟹舞的劉星,就連一直穩重的吳夢也都不自覺的大笑了起來,更不要提其他的人了,關婷婷更是笑的蹲在了地上,雙手還捂著肚子,夏雨扶著關婷婷的肩膀,如果不是關婷婷支撐著,估計她也要笑趴在地上了。

劉星的異常活躍把場邊的氣氛帶向了高潮,突然不知道從哪里湧出來幾十名青年男女,加入了跳舞的行列,更有八名身材異常高挑的美女把劉星圍在最中央,圍繞著劉星開始舞蹈。

見到此景,劉星微微一愣,和自己的螃蟹舞比起來。這些突如其來的人舞姿可謂專業,民族舞中帶有古典舞,給人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快看,劉哥被美女包圍住了!”眼尖的郭靜指著場中的劉星大聲的說道。聽見她的話蹲在地上的關婷婷也站了起來。

“她們是幹什麼?”關婷婷不解的問道。

“不知道,不過看她們的舞姿,應該是受過專業訓練的!”關潔看見後說道。

“沒有想到劉哥這麼受歡迎,嘻嘻!”劉晶晶笑著說道。

夏雨忍住了笑容,看著場中的劉星,她實在是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有什麼魔力,竟然能使氣氛變的這樣的熱烈。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出來混,早晚要還
美女們,你們是幹什麼的?”劉星站在中央看著圍在自己身邊的八個年輕的美女問道,這一圈美女的外面還有她們的大部隊,四五十的年輕男女,她們與當志跳舞的女子交叉在一起,雖然不是同一種舞蹈,但是配合的卻十分的協調。

“我們是藝術學院舞蹈系的,我們來到這裏是實習體會這裏的風土風情,研究當地的舞蹈特色。”其中一個女看著劉星說道。

“我怎麼看你們不像是研究舞蹈的,倒是象來研究我的?”劉星苦笑的看著對方,都跳得那麼好,就他自己跳螃蟹舞,感覺有點丟人了。

“我們知道今天晚上這裏有篝火晚會,也知道這裏會有當地的女人進行舞蹈表演,所以我們老師就帶我們來了。剛才看見先生你的……你的螃蟹舞,我們老師說你跳的很好,是回歸自然的一種表現,讓我們也參與進來。”

“跳的很好?不是在挖苦我吧?”劉星向周圍望瞭望,不知道這麼欣賞自己螃蟹舞的老師會是什麼樣子。

“篝火邊上的就是我們的舞蹈老師,怎麼樣,漂亮吧?”

劉星向篝火處望瞭望,確實站著一個漂亮的女人,不愧是舞蹈老師,身材夠好,就健美,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緊身背心,下身一條黑色的運動褲,腰間還系著一件白色的衣服,確實一副舞者的打扮,簡潔地造型襯托出對方良好的氣質與修養,婉約優雅,身上雖然沒有半點裝飾品但卻給人一種耀眼的感覺。

“你們老師多大?”劉星問道,對方看上去和大學生沒什麼區別呀,怎麼有點眼熟呀?可能是最近美女看多過,看誰都眼熟,俗話說的好。心情好了,看天下美女都是情人!

“二十五,怎麼樣?年輕吧?”其中一女笑著說道。似乎為有這樣的老師而感到自豪。

“相當的年輕,是留校吧?你不說我還以為她是你們地同學呢!”劉星笑著說道,美女,又她媽地是一個美女,這個世界最近是怎麼了?難道是美女跳樓放血打則大拍賣?怎麼會讓自己遇上了?

“先生,你快接著跳呀,你剛才跳的確實很好,嘻嘻!”

“確實很好笑吧?你們老師只教你們跳舞,難道沒有教你們做人嗎?說謊話可不是好孩子!”劉星看著周圍的女人說道。媽的。女人太多了,而且都在自己眼前晃來晃去,眼睛有點暈!

“我們老師說的話,那還有假?我知道我們老師當年可是得過全國舞蹈大賽專業組一等獎地!”

“那有什麼?我的螃蟹舞當年可是得過世界海洋協會舞蹈大賽業餘組一等獎的,而且還有最佳上鏡獎,最佳舞蹈動作設計獎,最佳回歸自然獎。”劉星笑著說道,在美女面前不表現自己,天理難容。

“嘻嘻,先生,你說話真好笑,跟你跳地舞一樣!”一女孩兒看著劉星笑著說道。

“看看,說實話了吧?醜小鴨變成了天鵝,很美,但是那種高傲卻很讓我反感,在我看來,變成唐老鴨也不是件好事,至少能給大家帶來快樂。”劉星笑著說道,然後看著周圍的美女們,“而且,唐老鴨不是吸引來了很多的天鵝嗎?”

“我們算是什麼天鵝?我們老師才是真正的天鵝!”周圍的女人笑著說道,“快看,老師來了,你要是見到我們的老師的舞蹈,一定會被迷倒的。”

“劉星,好久不見!”舞蹈老師走到八名學生的週邊,看著劉星微笑的問道,看的出雖然對方努力的保持自然,但內心激動還是遮掩不住。

“恩?你……認識我?”劉星聽見對方的話後一愣,這個女人是誰呀?怎麼會認識自己呢?

聽見劉星的話,女人微笑的臉蛋兒突然一暗,然後又努力的裝出一副微笑的樣子。

“我是衣若馨,我們高中的時候是同一個年級的,怎麼,忘記了嗎?”女人微笑的看著劉星說道。

“衣……若馨?”劉星微微的皺著眉頭,這名字有點耳熟,劉星不禁再次仔細的打量著對方,同年級的高中同學?千號人,誰認識誰呀!

“這樣你該認識我了吧?”女人從系在腰間的衣服兜裏面掏出一個無框眼鏡看著劉星說道。

劉星繼續皺著眉頭,不禁的走上前,拇指和食指弄成圈狀,然後比劃在雙方的眼鏡上。

“你……衣若馨?”劉星呆呆的看著對方,媽的,當初的眼睛妹怎麼變的這麼漂亮了?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劉星也終於回想起來了,高中的時候確實認識一個學舞蹈的女孩兒。

“認出我來了?”女人看見劉星的子,嘴角微微一撇,顯然為對方能認出她而感到高興。

“呵呵,好久不見,好久不見!”劉星撓著頭笑嘻嘻的說道,笑?心理是苦笑,高中的時候,只要是劉星認識的女人,除的張靜茹,其他的似乎都已經上過了,這個衣若馨,當然也算在內,而且這個女人還是劉星當時攻陷的第一個好學生,這個女人當時倒也很癡情,當初甩這個女人劉星還費了不少力喲,現在樣貌變了,不知道內心有沒有改變。

媽的,最近老熟人怎麼一個接著一個的往外蹦?從一開始的王德,到後來的張靜茹,沒有想到來到三亞也能遇到熟人。

“是呀,好久不見,你怎麼會在這裏?”衣若馨看著劉星問道,似乎已經把周圍的人當成空氣了。

“公司公費旅遊,不來白不來!”劉星笑著說道。

“公司公費旅遊?”衣若馨聽見劉星的話後一愣,“你父親……破產了?”

“咳咳咳!”聽見對方的話,劉星差點沒喘過氣,“算……算是吧!”劉星實在是找不出別的理由了,媽的,高中壞事幹多了,說的好的別人都***往歪處想,希望這話不要被老爸聽見。

“自食其力更好!”衣若馨笑著說道,似乎劉星家破產她很高興的樣子。

“那們……你們跳,我還有事,先走了!”劉星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心理怎麼有點慌,也許是對以前被他傷害過的女人的愧疚,也許是怕被公司的同事看到,要是被關婷婷那個女人抓到,沒事都能付出點兒事情來。

“等等!”劉星剛轉身,就被衣若馨拉住了胳臂,我……我有話對你說!

“很急嗎?不急的話以後再聯繫!”劉星說道,同時眼睛向公司的同事的那邊望去,完了,都被看見了!

“我已經等了兩年了,你說急不急。我在北京找了你很長時間,可惜沒有你的消息,沒有想到會在這裏見到你,不知道這是不是緣分!”衣若馨看著劉星說道。

劉星聽見後暗叫不好,這個女人不會又想賴上自己吧?自己可是已經“破敗”的人了。

耶!

聽見衣若馨的話,周圍的八個女學生都大聲的尖叫起來,並用曖昧的眼光看著劉星和她們的老師衣若馨。

衣若馨倒是一副很大方的樣子,可劉星就不行了。

“噓,小點兒聲。”劉星看著她們說道,然後又望瞭望同事那邊,女人臉上都是一副不解的樣子,而郝爽則是一臉的壞笑。

“這裏不是談話的地方,我們去那邊談!”劉星看著身前一臉期望的衣若馨說道,然後彎著腰在眾女的掩護下走出人群。

“咦?劉星呢?剛才還有中央呢!”關婷婷抻著脖子向場路面望瞭望說道。

“不知道,去衛生間了吧!”夏雨道。

“哼,恐怕是躲哪個角落泡女人了吧!”關婷婷沒有好氣的說道,不過場中實在是太熱鬧了,又加上身邊的美,一邊吃一邊跟著歡呼,一會兒就把劉星的事情忘在腦後了。

“說吧,什麼事?”來到海邊一處僻靜的地方,劉星面朝著大海,對身後的衣若馨問道。

“你還記的我們的約定嗎?”衣若馨站在劉星身後,目不轉睛的望著劉星的背影說道。

又是約定?劉星聽見後苦笑,連這個女人還是好不容易想起來了,約定?不記得了。

“你說過,如果我的身材超過張靜茹的話,你就讓我繼續當你的女朋友的。雖然已經很久沒見到張靜茹了,但我自信現在的身材一定比她好!”衣若馨說完挺胸抬頭驕傲的看著劉星,把完美的身體展現在劉星面前。

聽見對方的話,劉星轉過頭,看見對方一臉認真的樣子,應該不是在說笑話,劉星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番,也許是發育晚或者是繼續練她的舞蹈的緣故吧,身材確實比高中時好了很多,挺撥苗條,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人的外表變化了這麼大,但是心卻似乎使用的沒變。

出來混的,早晚要還!這句話說的一點兒也沒有錯,可是高中的時候上過那麼多的女人,還是每個人都得還,自己當可能就要去當鴨了。

看見對方的眼神,劉星突然想起這個女人曾經被自己上完後無情甩掉時說的那句話了。

“總有一天,我會超過張靜茹的!”話語堅定,眼神堅毅,表情倔強,當初的劉星聽見這句話也只是一笑而過而已。

沒有想到時過六年,什麼都變了,而這個女人的心卻依然沒有變。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你臉紅了!
“如果你是在賭氣或者是在較勁的話,那就不必了,當然我們太年輕,在感情面前只不過是個嘗到禁果的小屁孩兒而已。”劉星看著對方說道。

“賭氣?較勁兒?”衣若馨聽見劉星的話後臉色難看的笑了笑。

“難道不是嗎?”劉星看著對方說道:“你也知道當初我是怎樣一個人,身邊的女人多的連我自己都懶的記。我只是看你學習好,想看看好學生一起跟我墮落會是什麼樣而已。”劉星知道這樣對眼前這個女人說這樣的話很殘忍,但當時他確實就是這樣想的,而且根據現在自己的形勢,是不可能再去授受她的了,還不如趁早打消對方的念頭,讓她從新去尋找她自己的幸福。

自己什麼時候變成好人了?劉星自嘲的想到。

“我已經長大了,從一個單純的小女孩兒,加入了女人的行列,我知道我心理究竟在想什麼。也許當初你只是玩玩,但我不是。女人一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一輩子睡在同一個男人的身邊,你是我的第一個男人,也將是我唯一的男人,我說過的話,從來就沒有變過。

你曾經對我說過,只要我的身材比張靜茹好,你就讓我當你的女朋友,難道你想反悔嗎?”衣若馨倔強的看著劉星說到,把劉星剛的話全當耳旁風了。

“對你來說是玩笑,對我來說,卻是改變我一生的承諾。”衣若馨認真的看著劉星說道。

“承諾?你知道什麼是承諾?承諾就象這夜空中的星星,美麗而遙不可及,卻還要執著的期盼!你是這樣嗎?”劉星歎了口氣問道。

“當然,我很執著,並為我的執著而驕傲。”

劉星低著頭看著沙灘,心理很納悶,自己難道就那麼有魅力?如果當初自己沒錢沒勢,又有幾個女人肯跟自己好呢?

“這麼多年了,放棄吧,你也看見了,我都認不出你了!現在的你,對我來說,跟陌生人沒有什麼兩樣。”劉星看著對方說道。

“就因為這麼多年,所以我不想放棄,認不出來我沒有關係,那是因為我改變了,只要你記起我就好,至於陌生,我們都已經成年了,不會有人管我們,也不必去顧及別人的眼光了。所以,我們彼此會熟悉的。”

衣若馨看著劉星說道,看她的樣子,是跟定劉星了,跟六年前那個被劉星玩弄過的卻依然要默默在關心著劉星一切的傻姑娘一樣,心還是沒有變。

“呵呵,我在這裏跟你說也沒有用。”劉星道,“人總是有叛逆的心理,特別是象你們這樣的優等生,叛逆起來比我這樣的壞學生還要嚴重,十架飛機也拉不回來,而且越是有人反對,就越唱反調,當初你跟我好上了,不也有這方面的原因嗎?只是到頭來,所堅持的,真地是正確的嗎?”

“正確不正確,那要等到堅持到最後才知道。”衣若馨異常堅定的看著劉星說道。

“看樣子你是準備當定我的女朋友了?”劉星看著對方問道。

“在這裏遇見你雖然有點突然。不過我已經在兩年前我得到所有人認要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所以,你不要反抗了!”衣若馨看著劉星說道。

反抗?媽的,怎麼搞的象要對方強姦似的?曾經溫柔如水,乖巧如羊的女人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也許這正印證了那句話,自作孽不可活!現在自己身邊這麼多美女還一個都沒搞定,又冒出來一個。

“哎!”劉星深深的歎了口氣,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

“如果你是在為你破敗的事情苦惱那就不必了,我和其他女人不一樣,我看中的是你地人,而不是你的錢,我現在當老師,學校分配的房子,一個月過萬的薪水,再加上各種演出,就算讓我養你也沒有問題!”

“你***是什麼意思?你把我當成小白臉軟腳蟹了?”劉星突然挺直了腰板看著對方大罵道,“你是不是以為我除了花錢就不會幹別的了?”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看見劉星的樣子,衣若馨急忙辯解。

“告訴你,別看老子給人打工,一年照樣幾十萬拿著,用你養?”劉星看著對方狠狠的說道。

“呵呵,我就是喜歡你地這種桀驁不馴。”衣若馨被劉星罵了,沒有一絲的生氣,反而走近劉星,近距離地感受對方身上的那種氣勢。

“你……變了,以前我罵你的時候,你似乎總是站在一邊不說話,不過眼神卻是那麼的倔強!現在……你是不是在娛樂圈待的時間長了,人都變的開放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

“娛樂圈?我算哪門子娛樂圈?我不過是個舞蹈老師而已,業餘時候受人的邀請跳舞而已!”衣若馨聽見劉星的話後笑著說道。

“你晚了,我已經有女朋友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不管怎麼樣,先把這女人打發掉在說。

“你可以把她給甩了,甩女人對你來說不是家常便飯嗎?”衣若馨笑看著劉星說道。

“我已經學好了,不甩女人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

“我不在乎,你跟誰在一起都不要緊,只要沒有防礙我們倆就可以了!我喜歡你!”

“那又怎麼樣?我們是不可能的!”

“別說的那麼肯定,我會讓你愛上我的,一定會的。”

“我已經跟你說地很清楚了,你是不是有毛病啊?”

“我是有病,而且還很嚴重,那是認識你以後才不正常的!”

“女人,你給我好好聽著!”劉星突然抓住對方的肩膀狠狠的瞪著對方說道:“把以前發生的一切都忘掉,現在你是你,我是我。我們倆什麼關係都沒有。最多只能說校友,知道了嗎?”

“不知道!”衣若馨聽見劉星的話後搖了搖頭說道。

“裝傻沒有用的,記住,你是你,我是我!不要來找我。”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然後向篝火的方向走去。

“劉星,我會讓你喜歡上我的!”衣若馨朝著劉星的背影大聲的喊道。

“做夢!”

當劉星回到篝火旁地時候,晚會還在繼續,圍著篝火周圍跳舞的人又多了起來,可能是為了能讓更多人參與其中吧,原來複雜的舞蹈民俗舞,現在變成了手拉手圍著火堆蹦蹦跳跳,前後圍了火堆形成三個大圓圈,熱烈的氣氛達到了頂點,居然……關婷婷也在其中,還有郝爽、關潔、劉晶和郭靜,看起來十分的高興。

“吳姐,你怎麼沒有去跳?”劉星走到一這觀看吳夢和夏雨身邊問道。

“人老了,怕散架!”吳夢笑看著劉星說道。

“吳姐這麼年輕,跟大學生沒有什麼區別,誰說你老我跟誰急!”劉星看著對方說道。

“你剛才去哪里了?”夏雨對劉星問道,不過眼睛卻一直看著熱鬧。雙後還不停的鼓掌。

“廁所!”劉星道。然後也跟著鼓起掌來。

“呵呵,是嗎?”夏雨微微一笑,然後不說話了,是嗎兩個字,卻有一種耐人尋味的感覺。

“別陰陽怪氣的,有什麼話直說!”劉星道。

“剛才跟你一起離開地女人,很漂亮嘛!”夏雨道,自始至終臉上都是一副笑容,讓人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麼。

“你都看見了?”既然被對方發現了,劉星也沒有什麼好隱藏的,神情也不慌張,畢竟這是自己地事情,與別人無關。

“我剛才去了衛生間,看見你和一個女人站在海邊,似乎很親密的嘛!”

“你跟蹤我?”聽見對方地話,劉星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我哪里有那閒心?我是真的去衛生間!不過我真的很佩服你,跳支舞的工夫就能泡到美女,大學生?”夏雨笑著對劉星說道。

“她是我高中的同學,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見了!”劉星道。

“是嗎?呵呵,關係一定很好吧?”夏雨問道,雖然她極力的拿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不過她總是問話,總給人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看我這麼受女人地歡迎,是不是有點嫉妒了?”劉星看著對方問道,同時一臉的壞笑。

“嫉妒?哼,你還不配!”夏雨聽見劉星的話後不屑的說道。

“是嗎?”劉星微微一笑,這回輪到他做出一副耐人尋味的樣子了。

“本來就是。”夏雨看見劉星的模樣後小聲說道,似乎是在為說出這樣的話而樹立信心。

“人是複雜的動物,愛是奇妙的東西,它可以讓人失去理智,也可以讓人欺騙自己!”劉星笑著說道,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誰……誰愛上你了?”夏雨忍不住沖著劉星說道,這個男人太無恥了,竟然敢說自己愛上他了,哼!

“我也沒說你愛上我呀,你急什麼?哎喲,臉紅了,不會被我說中的吧?”劉星笑眯眯的看著對方。

“誰臉紅了?這……這是火光照的!”夏雨有點緊張的時候,然後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有點燙。

“呵呵,自欺欺人,臉紅說是火光照的,那拉不出屎是不是就要說地球沒引力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原來美女受窘的樣子也同樣好看。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打劫
我不跟你說了,無聊!夏雨瞥了一眼劉星說道,她心知不是劉星的對手,只好選擇逃避。

“呵呵,此處無聊勝有聊,你的意思我能明白。不過這也不能怪你,象我這樣風流倜儻,英俊瀟灑,七歲學文,九歲習武,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雞毛蒜皮,每次外出行走,常引美女回頭,美貌與智慧的結合,英雄與狹義的化身的男人,見到我就愛上我那是應該的,除非你心理有疾病,腦袋不正常。”

“我甘願我腦袋不正常!”夏雨聽完劉星的話後一副要嘔吐的樣子。

“陷入愛中的人,腦袋都不會正常的,這點我瞭解,不用你強調!”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然後一手端在胸前,一手抱在著下巴,一副思考後了然的樣子:“哦,難怪你選擇住我那裏呢,近水樓臺先得月,對不對?沈默等於默認,否認等於掩飾!”

“你……我承認,你人確實不錯,加之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好感還是有的,但是你不要誤會,人和動物之間時間長了都會有感情,更別說人與人了,不過這感情與愛是兩碼事,知道嗎?”夏雨看著劉星認識說道。

我靠,這女人還真被忽悠住了!

“好感加上感情,那就離愛情不遠了,你已經讓我誤會了。真是很苦惱,我是該接受你的愛,還是拒絕你的愛呢?”劉星一副苦惱的樣子說道。

“算我什麼都沒說,我先回房間去了”!夏雨沒有好氣的說道,然後和另一邊的吳姐打了聲招呼後向酒店的方向走去。

“她怎麼了?”吳姐看著一邊地劉星問道,剛才看見這兩人在那裏唧唧喳喳說的熱火朝天的樣子,現在怎麼走了一個?

“哎。女大不中留!”劉星歎了口氣說道。

“呵呵,你們是不是又鬥嘴了?”吳姐聽見劉星的話笑問著劉星。

“本人雖然不是鴿子,但也是和平使者,愛好和平。”劉星笑著說道,眼神穿過吳夢看著離開的夏雨,心裏想著什麼。

通往酒店的路上,夏雨罕見的露出了可愛地表情,挺著鼻子,翹著嘴巴。

“誰喜歡你了。不要臉!”手中撒撤著剛才摘到的花地花瓣。

“讓你臉皮厚,讓你臉皮厚!”腳下的運動鞋狠狠的踢著路這的小石子。

不用問就知道。話中的”你”。自然就是剛才的劉星,夏雨當面說不過,只好在回酒店的路上發泄一下剛才的不滿的情緒。

事實上劉星跳螃蟹舞的時候,夏雨就一直注視著他,她也不知道這是什麼,也許他是場中的搞笑焦點吧。夏雨是這樣安慰她自己的。

當有八個年輕女人把劉星包圍住的時候,夏雨的心理就有點異樣地感覺,特別是看見劉星和那幾個女人有說有笑的時候,她的心理就很不滿,不過由於周圍有同事在,所以表面上沒有一點兒反應,直到衣若馨的出現,夏雨她暗皺著眉頭,因為這是女人非常地漂亮,而且氣質也很好,在女人中也屬於出類拔萃的那種,當劉星和那個女人離開的時候,夏雨就借上衛生間地機會偷偷的跟了上去。

她躲在耶林之下,所以並沒有人發現她,不過由於距離劉星的距離有點遠,所以只能看,卻聽不到任何的聲音,通過觀察,她看的出來,劉星和那個女人認識,但是具體是什麼關係,她就不知道了,等到劉星要離開的時候,夏雨她立即向回跑,事實上在劉星回到篝火晚會現場的時候,夏雨也是剛回去,只是她表面上裝出一副很平靜的樣子而已。

“讓你臉皮厚,讓你臉皮厚……!”夏雨猛的一腳把小石子踢飛,”啪”的一聲,正好砸在前面一個人的身上。

夏雨看見後吐了吐舌頭,然後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的向前走去。

“喂,打到人難道不會說道歉嗎?”一個赤裸著上身的人胖子橫在夏雨的前面大聲的說道,眼睛不停的在夏雨的身上瞄來瞄去。

“對不起!”夏雨淡淡的說道,然後準備繞過胖子,卻沒想到從胖子後面又走出兩人,並且都橫在了夏雨的前面,擋住了夏雨回酒店的去路。

“妹子,這麼大的一塊兒石頭砸在人的身上,一句對不起怎麼可以呢?”後出來的一個光頭看著夏雨笑眯眯的說道。

“我已經道歉了,你們還想怎麼樣?”夏雨聽見對方的話後皺著眉頭,因為眼前這三個男人的目光很另她厭惡,是那種咪咪赤裸裸的目光。看著這幾個人的穿著極其造型,就算不是地痞,也應該是流氓。

“呵呵,想怎麼樣?嘿嘿,你說想怎麼樣?”另外一個身材比較矮的壞笑的看著夏雨說道。

夏雨心裏暗不好,眼睛向周圍看了看路燈有點昏暗,也許這個時間大家都去參加篝火晚會了吧,路上沒有見到一個人,海風輕輕的吹來,帶動著路這的椰樹,寧靜的同時卻讓夏雨感到害怕。

夏雨突然轉身準備向回跑,但是那矮子眼急腳快底盤低,一下子繞到了夏雨的後面擋住了她逃跑的路線。

“妹子,交保護費了嗎?”光著看著夏雨笑嘻嘻的問道。

“交……交什麼保護費?”夏雨皺著眉頭說道,還算冷靜。

“看樣子是來旅遊的,哥幾個最近手頭有點緊,嘿嘿,你知道我的意思!”光著看著夏雨說道。

夏雨眉頭緊皺,今天來參加篝火晚會,身上什麼都沒帶,怎麼辦呢?

“我沒有錢,這樣好了。我回酒店去拿,你們要多少?”夏雨力保冷靜的看著三人說道,她只是想騙過這些人回到酒店而已。

“你當我們是傻子?進了酒店你還能出來?你身上沒錢?我不信,哥幾個,你們信嗎?”光頭爭咪咪的在夏雨的身上來回的看著。

“不信,她地兜裏一定有錢。”另外兩人道。

“沒有,真的沒有。衣服都沒有兜,在哪里放錢呀!”夏雨看著幾人說道,同時左顧右盼,希望趕緊有人出現。

“你把錢放哪里了,我們怎麼會知道?”矮子道。

“呵呵,知不知道搜搜不就可以了嗎?”光頭笑著說道,然後伸出手向夏雨的屁股摸去。

“啪!”夏雨伸手狠狠的把對方的手打開。

“你們要幹什麼?我會報警的!”夏雨雙手護身看著對方大聲斥道。

“報警?最近的局子坐車要上五分鐘,五分鐘會發生很事情地!”光頭色咪咪的說道。

“你們放了我,你們要多少錢都可以,我……警察!”說到半截,夏雨突然舉起手指著路地盡頭,就在三人走神的時候,夏雨猛地突破了身後的包圍,向有篝火的地方跑去,一邊路還一邊大聲叫喊、。

“來人呀,救命呀,快來人呀!”

三個流氓見被夏雨騙了之後,惱羞成怒,立即朝夏雨追了過去,夏雨的速度畢竟不及這三個男人,沒跑出多遠就被人抓住。

“來人呀,救命呀,你們放開我!”夏雨最先抓住她的矮子拉住後,立即揮手,狠狠的向對方撓了過去。不算短的手指甲立即在矮子的左邊臉留下了幾條劃痕。

“啪!”

“去你媽的,讓你叫!”矮子被夏雨撓得臉生疼,立即揮手狠狠的給了夏雨一個大嘴巴,力倒夠大,在加上夏雨在掙扎,站資本來就不穩,夏雨直接倒了路邊的樹根下面。

夏雨倒在地上,腿磕在馬路牙子上,立即出了血,而且很深的口子。

“讓你***抓我!”矮子狠狠的說道。

“哎,對女人要斯文一些,知道不?”光頭走近矮子說道,然後看著倒在地上地夏雪,一邊搖著頭一邊拿出一副惋惜的樣子。“嘖嘖,這麼修長的美腿竟然出了彩,真是可惜呀,你也不想想,你一個女人能對付我們三個大老爺們嗎?我們可是很職業地,有句話說的好,既然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你……!

“啐!流氓!”夏雨朝著光頭的身上吐了一口口水,狠狠的看著眼前三人。

“呵呵,有性格,我就喜歡倔強的丫頭!你是選擇我先來,還是我們三個一起來?”光頭急色的看著夏雨問道。

夏雨十分的後悔,為什麼自己要一個人回來呢?為什麼自己要和劉星因為一個女人而鬥嘴呢?突然劉星的樣子浮現在她的腦海裏,壞笑的模樣在此時看來卻是那麼的親切。

“劉星,救命呀!夏雨用盡全部的氣力大聲的喊道,她也不知道這個時候為什麼會喊劉星,她明知道劉星留在篝火晚會那裏的。

“喊吧,現在沒有人會經過這裏的!”光頭笑著說道,然後雙手向夏雨伸了過去。

“人是沒有,不過神這裏到是有一位!”一人懶洋洋的聲音傳來,路的盡頭在這個時候也傳來了腳步聲,在昏暗的燈光下,人影也變的越來越清晰。

“劉星,你怎麼在這裏?”夏雨聽見這個熟悉的聲音後,立即轉過頭看向聲音的發源地看去。

“對不起,打擾了,我不該在這裏出現,那我先回去了!”劉星看著對方沒有好氣的說道,然後轉身就要走,這個女人真是有毛病,都到了這個時候,還問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裏?太愚蠢了,難不成要說老子擔心所以跟著回來了?靠!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專業痞子與業餘流氓的對決
劉星,別走,快來救我呀!劉星的出現對於夏雨來說可以算是救命的稻草,她怎麼會就這麼輕易的鬆開呢?一個人在絕望的時候遇見希望,還有什麼比這更另人激動的呢?

”原來你們認識呀!”光頭直起身子看著劉星笑著說道,“你最好不要插手,否則你會死的很難看的!”說完從褲腰帶上擺出一把匕首。

“不要土裏土氣的玩這套!”劉星看見後不耐煩的說道,現在世道變了,拿把水果刀就敢出來搶劫了。

“看樣子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光頭看著劉星說道,然後向身邊的胖子和矮子一揮手,兩人就朝劉星走了過去。

“生下來就沒有人怕死,怕死都***沒生下來。所以誰都別***裝橫!”劉星看著光頭說道,然後搖了搖頭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夏雨,“夏雨呀夏雨呀,你可真不讓人省心呀,一個月前我救了你姐姐,現在又要救你,看樣子我上輩子真的是欠了你們姐妹倆的!”說完朝著向自己走來的兩人就走了過去。

劉星感覺自己越來越沒有出息了,自己曾經好歹也算是個人物,現在沒想到淪落到和街頭流氓打架的地步了,這對於劉星這種”文明人”來說,無疑是一個最大的諷刺。

不過打架也要有個打架的樣兒,打人要狠,出手要穩,能在一招克敵地情況下絕對不用第二招,畢竟現在不是表演時間,花拳秀腿是沒有用的。

就在胖子與矮子準備向劉星動手的時候,本著先出手為強,後下手遭殃,不下手傻比的原則,劉星率先行動了,身體猛的向前,撞在前面兩人的中間,兩個胳臂快速的舉起,以大鵬展翅的姿勢,狠狠地朝著對方兩人的喉嚨處搶了過去。

喉嚨可是說是人體最脆弱地部位之一,喉嚨者,氣之所以上下者也,它是在吼腔內,氣管上的部位,是呼吸的要道,喉嚨被擊中,不僅巨痛,而且可以引起昏迷和休克,重者完全可以被直接幹掉,特別是男人的喉嚨,因為有喉結的緣故,被擊中後所帶來的痛苦不比擊中小弟弟弱。

“啪!”

“啪!”

兩聲悶響,兩人還沒有來得及出手就已經到在地上,整個過程乾淨利落,這就是職業痞子與業餘流氓之間的區別。

兩人跪在劉星的左右兩邊,頭抵在地上,雙手捂著被劉星擊中地喉嚨,嘴裏不停地咳嗽著,而且口水流了一地。

“來吧,別看了!”劉星懶洋洋的看著一臉傻樣站在原地的光頭說道。不是他裝酷,和這種等級的小流氓打架,還真***提不起精神。

“你練過?動作挺快地,不過我的刀比你更快!”光頭把刀緊緊的握在手中,在月光的映襯下帶著寒光,也不知道是為了自保,還是為了幹掉劉星。

“閃電、流星、騎馬、射精、四大快。不過看你半夜欺負女人的衰樣,應該是屬於最後那種類型的,”劉星看著對方,挑釁地沖著對方伸了伸手,道:“來吧,手別顫,是爺們你就捅死我,不過結果將是人民警察幹掉你!我成了烈士,你也成了死屍。來吧!”

光頭站在原地並沒有向劉星走去,本想拿刀嚇唬嚇唬對方的,可眼前這個男人的似乎並沒有他手中的水果刀放在眼中。

“來吧,膽子大點兒,朝我胸口來,跟你說實話,我跟這個女人有點仇,你趕緊捅死我吧,我為救她而死,她心理會內疚一輩子的。對,讓這小娘們就這樣痛苦下去!”劉星還在一邊象大媽一樣喋喋不休的說道。

“媽的!”光頭聽見劉星的話後猶豫了半晌,他又不是傻子,從劉星的動作就能看出對方打架要比他們專業的多,一招一式似乎都練過。又聽見對方的一番話,象他們這些出來混的,也就是為了財混口飯,今天是看見夏雨太漂亮了所以才忍不住動了色心,哪里會想到半路殺出了程咬金,看了看倒在地上還在呻吟的兩個弟兄,又看了看一臉輕鬆帶著笑容的劉星,在衡量了一番利與弊之後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小子,別讓我再遇見你!”

“這就對了,不送!”劉星沖著對方揮揮手,心理也松了一口氣,媽的,終究是業餘的,技術就是不行,夏雨就在身邊,拿她當個人質威脅自己呀,真***笨!

“你怎麼把他放走了?報警抓他們呀,他手裏有刀!”當劉星來到夏雨面前的時候,夏雨皺著眉頭看著劉星抱怨道。

“我怎麼感覺救你救錯了?你怎麼反倒埋怨起我來了?”劉星站在對方身前沒有好氣的說道。

“我也不是那個意思,只是這些人太可惡了,你要是再來晚一點兒,我就……我就……!”夏雨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剛才面對三個流氓還沒哭,現在安全了,反到在劉星面前掉下了眼淚。

“行了,不是都走了嗎?看給你嚇的。”劉星看著對方說道,女人的淚水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武器,“現在知道我的好了吧?所以以後不要再跟我鬥嘴了,名知道鬥不過還要鬥,怎麼樣?剛才是不是很後悔?”

“誰和你鬥嘴了,只是問問而已,難道還不讓人說話了?”夏雨鼻子噤了噤,一邊擦著眼淚一邊看著劉星說道,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行了,別在那裏打嗝了,等會兒鼻涕都快出來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我告訴你,以後在想我的時候朝天大喊三聲我的名字,我就會以神之名降臨在你身邊,然後維護世界和平,懲罰世間的罪惡……”

“別臭美了,誰想你了,快,扶我起來!”夏雨聽見劉星的話後破涕而笑,然後伸手示意劉星過去扶她。

“不是我說你,你也太沒也出息了吧?幾個業餘的小流氓就把你嚇的腿軟了,告訴你,我上小學的時候流氓見到我就腿軟了!”劉星走到對方身邊說道。

“誰腿軟了,我是被他們打的,你看看,腿都被磕破了,這麼痛我沒哭就已經算是不錯了!”夏雨把被打地臉蛋和腿上的傷口展示給劉星看。

劉星看了看,對方地臉蛋現在還紅著,似乎已經腫了,而腿上的傷口更可怕,深深的凹了進去,似乎掉了一塊兒肉,傷口處還不斷的向外流血,恐怕要留下傷痕了。劉星不禁的搖了搖頭,美女的膝蓋處有傷痕,以後還怎麼讓女人穿裙子?這對於女人來說無非是一個巨大的打擊,特別是美女。

看著夏雨的樣子,哎。這女人確實挺堅強地。

“誰打地?是剛才那個光頭嗎?”劉星陰沈著臉皺著眉頭問道,同時站直了身子,要是剛才那個光頭,他現在就去追,百米十一秒不是吹的。

“不是中,是那個矮子。”夏雨還是第一次看見劉星這副嚇人的表情,當初自己耍他的時候,也沒有象現在這樣可怕。

劉星轉身看著還跪在地上的矮子,朝著對方走了過去。

“啪!”劉星走了過去,帶著衝力,狠狠一腳踢在矮子地肚子上,就象巴蒂那猶如炮轟一般的大力抽射一樣,矮子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力道,身子竟然離開地面然後重重地摔在地上,劃出去近兩米的距離。

矮子身子軟軟地躺在地上,這回連呻吟的氣力都沒有了。

夏雨愣愣的坐在地上,她已經看傻了,能把一個百多斤的人踢飛,這是多大的力道?他……他為什麼會這麼生氣?難道是為了自己?是在為自己出氣?

“哪只手打的人?”劉星冷漠的看著倒在地上的人,似乎沒有放過對方的意思。

矮子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勒令,哪里還能回答他這個問題?只是用恐懼的目光看著劉星,不知道劉星下一步到底要做什麼。

“他哪只手打的你?”劉星轉頭看著夏雨問道。

“左……左手!”夏雨呆呆的說道。

劉星用腳把矮子的左臂從他的身子下面劃了出來。露出左手。

“個子不大,膽子倒是不小,搶劫耍流氓就算了,還打女人?這是對流氓這職業的侮辱,你知道嗎?”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然後抬起腳輕輕的踩在對方的左手上,然後用力一碾。

“啊!”慘叫聲傳遍整條街,另人毛骨悚然。

待到劉星把腳抬起來的時候,矮子的左手已經扭曲變形了。

“你們倆還在這裏躺著幹什麼?我打的又不是腿,要不我送送你們倆?”劉星用腳踹了踹地上的胖子和矮子說道,劉星控制好了力道,還不至於出什麼事,劉星還沒傻到殺人然後進大牢的地步。

胖子首先站了起來,散腿就跑,比兔子還快,身邊帶著風,嗖嗖!

而一邊癱如軟泥的矮子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力氣,竟然也顫抖的站起身子,一瘸一拐的離開了。

“還能走嗎?”劉星來到夏雨的身邊看著對方腿上的傷問道。

“你扶我起來,我試試!”夏雨看著劉星說道,然後沖著劉星伸出手。

劉星抓住對方的手,然後把著對方的肩膀,扶著對方站了起來,夏雨成”金雞獨立”的造型,試探的把受傷的左腳在地上點了一下。

“啊!痛!”夏雨皺著眉頭說道,一副可憐的樣子看著劉星,“恐怕不能走路了!”

“你告訴我也沒有用,我也不是獸醫!”劉星看著對方說道。

“人家都這樣了,你還有閒心開玩笑。”夏雨伸手在劉星的肩膀上狠狠的拍了一下。

“不然怎麼樣?難道還哭不成?”劉星看著對方沒有好氣的說道,“還能打人,應該沒有什麼事!”

“我腿破了,又不是手破了,你快把我帶回酒店,酒店裏面一定有醫生!”夏雨看著劉星說道。

“我身上又沒有兜,怎麼帶你回去?”劉星看著對方說道,劉星這樣調戲對方也是有一定目地的,腿上那麼大個傷口,而且流了那麼多的血,一定很疼,劉星不斷逗著對方,也算是分散一下對方的注意力,這樣痛苦也許會減輕許多。

“討厭!我不管,你一定要把我帶回去!”夏雨看著劉星道。

“得,還被你給賴上了,你體積這麼大,說吧,你是想讓我抱你回去,還是背你回去?”劉星看著對方問道,這裏離酒店還有一段距離,周圍又沒有車,事到如今,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抱……不!還是背我回去吧!”夏雨聽到劉星的話後愣了愣,然後想了半天紅著臉說道。

“不會碰到你的傷口吧?”劉星看著對方的膝蓋問道。

“對呀,那……那就抱我回去吧!”夏雨看著劉星說道。

“我是一個正直的人,純潔的人,思想道德高尚的人,所以你不用拿出一副紅害羞的樣子,除非你的思想不純潔,往歪處想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然後伸了伸胳臂,“好久沒鍛煉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抱起來。”

“你正直、純潔?切,你要是……!夏雨剛想挖苦一番劉星,卻看見對方拿出一副要走的樣子,趕緊變口,“行了,行了,你是正直的人,趕緊抱我回去,腿還流血呢!”

“投懷送抱?看在你這麼急切的份上,我就答應你了。以後好好說話,現在是你求我,態度要好一點兒知道嗎?”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然後彎著腰,一手扶住夏雨的肩膀,一手摸著對方的腿……!

“哎呀,你幹什麼摸我的腿?”夏雨用手一下子把劉星的手拍掉,紅著臉看著對方,她下身只穿了一件牛仔短褲,白花花的美腿都暴露出來。

“說你思想不純潔一點兒沒冤枉你。”劉星鬆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