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迷★

關於部落格
本Blog小說及圖片係由網路轉載!!
僅以推薦為主~請勿轉作其他用途!!

◆所有權人如不願意在此發表或有侵權等~
請告知~立即移除~謝謝!!
★★未滿18歲請勿點閱限制級類★★

  • 166490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美女大小姐201-300--作者:李興禹

 

劉星不知道他搞什麼鬼,展開報紙看了看。

“南極夏年沒風時很暖和……你要去南極?”劉星看著甘強問道。

“不是!老闆,背面,背面!”甘強看著劉星說道。

劉星一臉疑惑,把報紙翻了過來。

“高級經理的濫交吸毒生涯?”劉星看見後表情一變,自然是變的高興,因為題目邊上還印著一張圖片,而此圖片正是宋佳北的,更重要的是圖片還是彩色的,整整一個版面都是用來給宋佳北做”宣傳”的,這時宋佳北想不出名都不行了,別說求情了。恐怕連自殺都沒有人會管!

“老闆,這報紙昨天就登出來了,而且還不止這一家報紙,網路視頻兩天點擊就過了百萬。”

“是嗎?沒有想到宋佳北還挺有人報導的……!”廢話,黃片誰不點……~

“鈴……!”這個時候,電話的鈴聲響起,劉星看了看,是葉秋的,看樣子她也知道了。

“喂,是不是來感謝我的?”接通電話後劉星笑著說道。

“你可夠絕地了,這報紙我家有四份,人手一份,我爸爸媽媽這次氣的臉都變綠了,”葉秋笑著說道。

“是嗎?那宋佳北呢?臉是什麼顏色的?”劉星笑著問道,聽的出來,葉秋還是很高興的,看樣子事情已經搞定了。

“黑色,對他來說,這就是黑色星期天。”葉秋笑著說道,“這次他是走定了,還有,我爸爸正在吩咐人調查這件事情,想知道到底是誰蓄意這樣做的,你不會有什麼事情吧?”

“放心,對了,你爸調查這件事情幹什麼?”

“還說呢,好歹宋佳北也是我家分公司的經理,你這樣一做,宋佳北的名譽掃地的同時,公司的名譽也自然受到一些影響,不過沒關係,誰讓我爸他早不聽我的呢?嘻嘻!”葉秋笑著說道,”對了,哪天有時間,請你出來吃頓飯,慶祝一下!”

“不用了,這是我應該做的,慶祝什麼,以後在業務方面多照顧照顧我就可以了!”劉星笑著說道,看樣子把宋佳北趕走給她樂壞了。

“放心吧~~!”

挂上電話,劉星一身的勞累瞬間消失在無影無蹤,站了起來拍了拍甘強的肩膀。

“不錯,有前途!”說完向樓下走去,沒有什麼比整人更令人愉快的事情了。

“什麼事情,這麼高興?”張靜茹看著劉星問道,剛才就看見他與甘強在上面竊竊私語,一看就知道兩人不是在議論什麼好事。夏雨對劉星的家世一無所知,但是張靜茹可瞭解的很。況且在這酒吧工作的時間一長,當然也知道了不為人知的一面。

“不會又見到美女了吧?”夏雨說道。

“兩位大美女陪在身邊,還能有什麼比這更高興的事情呢?”劉星笑著說道。

“那可說不准,也不知道是誰這兩天總是和導購員聊的那麼開心!”夏雨道。

“誰?誰?”劉星轉頭四處看看,裝傻沖愣。

“對了,房子也收拾的差不多了,這兩天走了那麼多的地方,對家具也有了一些事實上的瞭解了,雖然這兩天沒買什麼,但心中有底了,在用兩三天的時間就差不多了。我準備下個周末就把我爸爸從醫院裏面接出來,前幾天醫生檢查,說我爸爸的身體已經不必要住院了。”張靜茹對劉星說道。

“哦,這周幫你挑家具,那下周就幫你搬家,反正我和你爸媽也熟。”劉星笑著說道。

時間總是過的很快,周末很快的就過去了,還沒有等劉星緩過神來,星期一又來到了。

“啪啪啪啪~~!”韓總進屋後拍了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大家先把手中的工作停一下,我有一件事情要說一下。”

眾人聽見後都看向韓總,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大家都知道,最近房價不斷上漲,所以下個星期三在展覽館會舉辦一個房地產展會,總公司那邊給我們一個任務,參加展會。”

“韓總,咱們又不是搞房地產的,去湊什麼熱鬧?如果是別的公司來聘請的,你覺的找我們六部的人,太屈才了嗎?”關婷婷說道,這女人已經完全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了,因為今天早上劉星不小心的一個”口誤”就換來了對方的一個瑣喉……!

“不是為其他公司服務,是為我們總公司服務,總公司和上海一家房屋公司工開發了一塊兒地,希望在我們這兒也替他們做宣傳而且老總指名讓你們六部去做,我也沒辦法!”韓總一臉無奈的看著眾人說道。

“指名讓我們六部負責?”劉星聽見後愣了愣,然後看了看一邊的夏雨。

“別看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夏雨小聲的對劉星說道

“打工的終究是打工的,被人使喚也不能有怨言,行了,把資料來,我們會搞定地!”劉星看著韓總說道。本來以為輕鬆有把達成公司的專案搞定了會有一段輕鬆的時間,沒有想到又有了展會這檔子事兒,不會是夏凱那老頭特意這樣做的吧?有可能。

眾人用了一天的時間去看資料瞭解情況,由於不能實地去上海考察,只能靠一些圖片,所以在展位元的設計上有很大的難度。

“這是不是你特意為難我們的?就憑著那幾張紙,我們能看出什麼?”晚上從酒吧回到家後,劉星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對剛剛洗完澡的夏雨發著牢騷,今天一天,別說靈感了,連個屁都沒響(想)一個。

“爸爸為什麼要為難我們呀?”夏雨一邊擦著濕漉漉的頭髮一邊不解的對劉星問道。

“這還用問?我沒有讓他結成婚。還間接的使他住院,最後新娘變成了女兒,二十幾年的傷痛重新揭開,那老頭抱負的理由有地是!”劉星對夏雨說道,然後狠狠的咬了一口蘋果,算是一種發泄吧。

“不許你叫我爸爸老頭!”夏雨聽見劉星話後不依的說道,“我相不會是的,你這樣做也是受了我和夏雪的委託,我爸爸他都知道了。怎麼會報復你呢?再說,就算報復,他也不能連我也報復吧?我可是他的女兒!”

“女兒怎麼了?史美鳳還是他女兒呢?結果還不是……!”

“哎呀,別提這件號召了,鬧心。”夏雨坐在劉星的身邊說道。好不容易把史美鳳的事情忘記了,又因為劉生的一句話而想起來了,”我看,這是我爸爸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他知道我來這裏找你、跟你好上了,所以想看看你的表現,你可得加油,做點成績出來!“夏雨把頭枕在劉星的大腿上,側著身子看著她最喜歡的節目。

“得了吧,你我給你爸爸找的這理由太牽強了!”劉星說道,看著躺在自己腿上的女人,劉星不得不歎息,這女人真是越來越會享受了。

“給我吃!”就在劉星想著的時候,夏雨一伸手又把劉星手中的蘋果搶走了。

“我的蘋果都給你吃了,你是不是應該把你的水蜜桃給我吃呀?”劉星色咪咪的在夏雨的身上掃來掃去,只是夏雨只顧著看電視,並沒有注意到劉星的眼光。

“水蜜桃?買了嗎?我怎麼不知道?”夏雨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呢?那這是什麼?”說完劉星就伸出雙手覆蓋在夏雨的雙峰之上,雙手正好能夠掌握住,豐滿尖挺,這種感覺真的不錯。

“啊~~!”夏雨被劉星的突襲嚇了一跳,腰一用力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雙手捂著剛才被子劉星抓過的地方,紅著臉看著劉星,“你……你流氓!”

“誰流氓了?你都把我的蘋果吃了,怎麼我摸摸水蜜桃也不行嗎?”劉星笑嘻嘻的看著夏雨,可能是剛剛泡到澡的緣故吧,沐浴露的味道和她的體香混合在一起,勾引著劉生的情欲。

“什麼……什麼水蜜桃,你……不正經!”夏雨紅著臉指著劉星,家裏只有他們兩個人,床都上過了,也不知道她為什麼還會臉紅。

“嘿嘿,我知道你心裏也特別的想,要不然也不會一到家就去洗澡,更不會洗完之後就躺在我身邊來誘惑我,我知道女孩子有矜持的,而剛才那一招欲拒還迎也被你表演的淋漓盡致……!”

“你胡說!”

“胡說不胡說,一會兒就知道了!”劉星笑著說道,然後站了起來,也許是看出劉星的意圖,待劉星站起來後,夏雨撒腿就跑。

“哈哈,還說不是?主動的跑進我的房間……哎,開門呀,你鎖上幹什麼?快開門?”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節 下達任務

第二天清晨,劉星醒來,看著懷中還在熟睡的夏雨,心中不自覺的湧出一股幸福的感覺,經歷了這麼多年的單身生活,終於可以告別孤枕難眠的時代了,正式進入了同居的性福世紀。

昨天晚上雖然夏雨把門從裏面反鎖了,不過最終還是熬不過劉星的門邊肉麻的話,面紅耳赤的夏雨被劉星說的忍無可忍,本來想開門好好的教訓他一頓的,可是卻被劉星抓了正著,攔腰抱著放在了床上,至於下面發生的事情,大家心裏自然都很明白!

拍了拍夏雨的屁股,夏雨向劉星懷裏躬了躬,然後繼續睡她的覺。劉星現在基本已經知道夏雨為什麼早晨不起早跑步了。

第一點,晚上要和劉生做愛做的事情,消耗體力就說,睡的很晚。第二點,對於女人來說,一輩子只躺在一個男人懷裏是最幸福的事,而夏雨正在體驗著這種幸福的感覺。

“該起床了!”看見夏雨並沒有起床的跡像,劉星又輕輕的拍了拍對方的屁股。

“討厭,讓人家再睡一會兒~~!”夏雨依然沒有把劉星的話聽進耳朵裏,也可能是昨天晚上鬧的實在是太晚的緣故吧,劉昨還是很理解她的,但是理解不等於容許她上班遲到,雖然公司是她家的,但是生活就是生活,工作就是工作。

“上班了,起床了!”劉星貼在夏雨的耳邊大聲的喊道,這次夏雨想不醒也不行了,腰一用力坐了起來,雙手捂著耳朵。

“你有病呀《大呼小叫地……!”

“上班了,再睡就晚了,今天可是要去展會的!”劉星看著夏雨說道,在對方嘟著嘴上親了一下,然後走下床。

“快點兒,我可不等你!”

“真煩人!”夏雨白了劉星一眼,用力的搖了搖頭,甩了甩長髮,現在清醒了許多。

出了家門,夏雨雖然打扮的很時髦,但是時不時打著哈欠卻有點破壞她的形象,不對,美女打哈欠很好看,美女做任何事情都很好看!

“你是不是病了?”劉星看著對方問道,”是不是昨天晚上著涼了?”

“你才有病叱?該去醫院了!”夏雨沒有好氣的對劉星說道,不過卻緊緊地拉著劉星的胳臂,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倆的關係似的,現在離公司還遠,所以兩人並沒有什麼可擔心的。

“我去了,上次我去醫院的時候,路過五官科,經過仔細的檢查過後,醫生很無奈的在我的體檢表上寫了一個”帥”字。”

“別臭美了!”夏雨聽見劉星的話後笑了笑,然後小聲的對劉星說道。“連續被你折騰了好幾天,而且……而且又那麼晚,不困才怪呢!”說到最後,夏雨地俏臉通紅,變的不好意思起來。

“謝謝你的誇獎,我會努力的!”劉星聽見後笑著說道,原來夏雨也有不好意思的時候。

“你……你的精力怎麼就那麼足呢?我看書上說,一周三、四次為佳,如果天天做那種事情,會傷到身體的!”夏雨看著劉星說道。

“這咱事情是因人而宜的,我是屬於那種越戰越勇的類型……!”說到這裏,突然感覺到不對勁兒。轉頭看著身邊的夏雨,“你從書上看的?你看黃書?”

“你才看黃書了呢?是十萬個為什麼!”聽見劉星的話,夏雨紅著臉糾正道。

“都一樣。”劉星聽見後笑著說道,“真是想不到呀,嘿嘿嘿嘿。那書上面沒列出要用什麼姿勢比較適合身體健康嗎?”

“你……你又不正經了!”夏雨瞥了劉星一眼沒有好氣的說道。

“我冤呀,不要忘記了,這可是你最先提出來的!”劉星看著對方說道。

“你說的,是你說的,我說是你說的就是你說的!”夏雨看著劉星蠻不講理的說道,頗有一點兒我的野蠻女友的味道。

“行,我說的。”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現在說這些沒有用,今天晚上我就讓你知道到底是誰說的。”劉星壞笑的看著對方,仿佛眼睛帶著穿透力能把對方看穿一樣。

“今天晚上我可不會上你的當了,我把門鎖了後再也不給你開門了。!”夏雨看著劉星說道。

“嘿嘿,我有鑰匙!”

“哼!”夏雨知道說不過劉星,只好在狠狠的瞥了對方一眼之後停止說話,晚上,晚上怎麼辦呢?夏雨的心裏不停的想著。

到了公司,人都齊了,這是第一次六部的七個人一起出去辦公事,大家一起坐著郝爽的車,一路上高興的聊著天,不像是去工作,倒像去旅遊。

到了展覽館,公司的位置都已經分好了,幾十平米的空間對於房地產展示並不算大,光是模型恐怕就不知道要佔用多大的地方,想要設計的吸引人,還真是一件難辦的事情,況且只有一個星期,時間還真是緊張。

參加展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別是這展臺的設計,更是重要。現在,很多展會還以裝修為主要的宣傳點,各展商也越來越重視裝修,特別是房地產展覽,它可是公司的臉面。

展臺設計要與展會整體的貿易氣氛相協調,它是為了襯托出展品,不可喧賓奪主,還需要考慮自身的公眾形象,不可過於標新立異,不要忽略展臺的展示、會談、諮詢和休息等基本的功能。

參展商的現場展示也極為重要,現在許多參展商都採用歌舞表演,有獎問答和視頻音頻的展示方法,這是因為在靜態條件下,並不能說明展臺的全部性能,顯示全部特徵,需要借助其他材料或者被動手段來加以說明,強調及渲染等等。

現在,劉星等人就要從最基本功的做起,展臺的設計,可是設計並不是很簡單就能完成的,其他的幾個女人想不出來就在一邊聊天,但是劉星、吳夢和郝爽可不能跟那幾個女人一樣。

“這不是為難人嗎?一個星期這麼短的時間先不說,現在的資料缺乏,連設計都不知道主題是什麼!”劉星坐在一邊發牢騷,真想把夏凱抓起來然後狠狠的暴打一頓。

“說的也是,確實有點為難人的意思!”吳姐聽見後點了點頭,現在就連她都有點無奈的感覺。而郝爽則是苦笑連番。

“我看今天我們是白工了!”劉星道,然後伸手指指了附近的幾個正在抓緊裝修的幾個展位說道。“你看看人家,知道是早,幹的也早。聽們呢?知道的晚,還沒有確定的目標,真的就像是無頭的蒼蠅一樣了。”劉星手中的拿來著資料,左翻翻右翻翻,現在他們這個展臺可是說是整個展覽會最慢的一個,別說裝修了,連設計方案都沒有。

幾個人一直看著手中的資料,就在這個時候,劉星的電話響了下來,再看來電,是韓總的。

“韓總,不行呀,你給的那點兒資料什麼都做不了了,好歹你也應該派個專機把我們都帶到上海,去實際體驗一下呀!”接通電話後劉星開始向韓總不停的訴苦。

“我還想問你呢?你們都去哪里了?辦公室怎麼一個人也沒有?”韓總對劉星問道。

“來展會現場了,現在連展臺設計都沒有……!”

“這可是你們自己去的,不管我的事!”韓總笑著說道。

“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能笑出來,要不我們不幹了,你來,怎麼樣?”劉星道。

“你們回來吧……!”

“真的不用我們做了?”劉星聽見對方的話後一愣,然後興奮的問道,如果不用,那自己又可以悠閒的過上一段日子了。

“樓盤模型已經從上海那邊運過來了,你們回來看看吧,相信會給你們帶來靈感的!”韓總道。

“你怎麼不早說呀,白白浪費我們的時間!”說完劉星就把電話挂上了。一上午的時間就這樣浪費了,看著還在不停聊著的以關婷婷和夏雨為首的四個女人,感覺好像是來參加茶話會的一樣。

“怎麼了?韓總找我們有什麼事嗎?”吳姐問道。

“韓總讓我們回去,說樓盤的模型已經從上海運來了,讓我們回去找靈感!”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然後沖著一邊的四個女人大聲喊道,”女士們,茶話會結束,收隊了!”

“這麼快?”關婷婷看著劉星問道,“有設計方案了?”

“你們來就聊天,當然快了!”劉星沒有好氣的說道,絲毫沒有給她留面子,“兄弟姐妹們,我們今天上午白來了,還得回公司去!模型剛剛到公司,聽韓總的語氣似乎是不錯,可以給我們帶來靈感,所以走吧。”

也不知道總公司那邊搞什麼鬼,一個模型還得從那邊動過來,劉星真的想給夏雪打個電話問問,但是轉而一想,既然任務是從總公司那邊下達的,那麼夏雪就一定知道,時間這麼緊,即使換別人也來不及了,那就交給自己吧,況且如果給夏雪打電話,第一句話到底說些什麼?怎麼開口?這可是個嚴肅的問題。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節 不想的時候,想法就會自己跑出來!
回到公司,剛進入會議室就被嚇了一跳。樓盤的模型擺放在會議室的大桌子上面,模型劉昨見多了,如果是一般的,自然是不會另他驚訝。

因為這模型實在是太棒了,除去花園洋房不說,光是它一面靠海就足以在眾多的樓盤中脫穎而出了,整體以綠色為主色調,給人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你們回來了,快看看吧,這就是模型!”韓總看見進屋的眾人笑著說道。

“這得多少錢呀?總公司有這樣的實力嗎?”劉星頭號道,然後走到模型邊上看著。

“我不是和你說過了嗎?這是一個任憑的專案!”韓總看著劉星說道。

“我如果能在這裏有一套房子就好了!”關婷婷看著模型說道,也不能怪她,因為模型實在是太漂亮了。

不過大家心裏都明白,真正的景色並不會有模型這樣好,模型嘛,以宣傳為主,為了達到效果,同樣都用了誇張的手段。這是宣傳怕一慣技巧,對於搞銷售的人來說,了如指掌。

“這還有幾張海報,我只能給你們提供這些了,剩下的就看你們自己的了,總公司那邊可等著看你們的行動呢!”韓總笑著說道,然後走出會議室,只留下六部的全部七個人在裏面。

“我要這棟!”關婷婷手指著一處靠海的房子笑著說道。

“那我就要這個!”郭靜也指著另一處房子說道。

“我要這個……!”

不一會兒的功夫,整個樓盤都已經被分光了,夏雨竟然也跟著湊熱鬧,劉星只能苦笑。

“我會爭取在展會結束後把這個模型給你們分了嘀,但是現在,我們還是想想設計方案吧,只剩下一星期的時間了!”劉星道,不是他想破壞氣氛,時不我待呀!

聽見劉星的話,大家也都意識到了事情的緊急性,分坐在模型的周圍。看著模型翻著手中的資料與海報,想著展會的設計。

“你知道這個地方了?”劉星小聲的對一邊的夏雨說道,這是她家的事情,她應該知道一些吧。

“不知道!”夏雨看著劉星說道。

“……!”劉星聽見後頓時無語了,這個時候才想起來,夏雨在總公司是那裏是一個閒雜人,與其說是上班,還不好聽說是閒逛。

看樣子這次只能靠自己了!劉星的心裏想到。

展臺的設計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直接影響到展覽的成功還是失敗。有人說設計好展位元造型就等於實現了展覽成功地一半,一點兒也不假,設計無非是從三個方面著手,展位元的造型、組合內容和陳列 擺設!

展臺設計的任務一方面是要好看,還要幫助展出者達到展覽的目的。展臺能反映出展出者的形象,要能吸引參觀者的注意力,還要注重視覺的衝擊力。

劉星看著模型漸漸的出神,因為最近又是去海南又是去上海的緣故,所以對那片海情有獨鍾,那麼可不可以用海來做為整個設計的主題呢?

現在想想,今天上午並沒有白去展覽館,至少在裏面看到了許多的展位設計,而他們的設計大都太過於傳統,讓人看起來就疲勞,在數十家甚至百家以上的主地企業的展臺中如何才能吸引人,這已成了為首要的目的。這就要求在設計方面不能太地這于傳統,當然,也不能太過於標新立異脫離主題。

“哎呀,不想了,吃飯去!”關婷婷晃了晃腦袋有點不耐煩的說道,聽見她的話,眾人才意識到,已經到了中午下班的時間,而且已經過了半個小時,由於時間緊,所以這次七人一起到寫字樓中的餐廳

吃,說起來大家已經很久沒有聚在一起吃了。

劉星手拿著筷子,夾起飯,然後又放下,反復做著這樣的動作,沒有辦法,工作太投入了,還沒有回過神。

“還在想著設計的事情?”吳姐輕輕的推了推劉星問道。

“恩?恩!”劉星聽見後點了點頭,“頭腦中已經有了那麼一點點兒的靈光,但就是抓不住!”

“抓不住就別抓了,好好的吃飯吧,有些東西,你找它的時間,它老是躲著你,你不找它了,它就會立即出現在你的眼前!”吳姐對劉星說道。

“呵呵!”劉星聽見後笑了笑,把翻了半天的飯終於放進嘴裏。

夏雨在劉星的另一邊,喝著橙汁,把杯子放下後,橙汁在杯子中來回的晃著蕩漾著,劉星的腦袋中突然靈光一閃,有了!不過會不會太麻煩了?不管了,總比什麼都沒有強,反正錢也是公司出,只要想出來就行。

沈悶了半天的劉星露出了笑容,飯也吃的更帶勁了。

看見劉星的樣子,吳姐和一邊的郝哥對視了一眼,他們知道,劉星心裏一定有主意了,私生活,兩人可能不太瞭解劉星,但是在工作中,吳姐與郝爽是最瞭解劉星的人。

“你們說,把展臺設計成海藍色怎麼樣?”劉星想了想說道,他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但是有點太過於”創新”了,所以劉星還是決定與其他人商量一下再說。

“總色調以海藍色確實不錯,但是具體怎麼樣呢?”吳姐問道,以藍色為主調,是以海為主題,而樓盤下好靠海,可以說是充分利用了這一點。

“開放式的展臺,把模型放在最中央的位置,這不是關鍵,最重要的是,我想把地面,設計帶有海水動感的水箱!”劉星道。

“海水流動感?”眾人聽見劉星的話後愣了愣。

“怎麼個流動法?難道你還想把大海搬進會場不成?”關婷婷看著劉星問道。

“玻璃,用透明的玻璃,先用鋼化透明玻璃把在面製作著一個高約二十釐米厚的小型水箱,相當於一個臺階,上面可是隨便走人,對玻璃進行加工,把它進行彎曲,弄成波浪的形狀按在水箱裏面,再向裏面灌以藍色的水,不一定是海水,我們可以用色素調藍就可以了。

在玻璃彎曲的下面沒有水的位置加以燈光,先後順序逐漸的亮起,給人一種波浪的感覺。在配於海水湧動的聲音、潮水的聲音、海鷗的聲音等等,給人一種對大海向往的感覺。而這樓盤就是在海邊……我都不自覺想去看看了!”劉星閉著眼睛說道,一臉的向往。

“能……能製作成嗎?”關婷婷聽見劉星的話後傻傻的問道,劉星的這個想法太過於前衛了,特別是在面的設計,怎樣製作?

“玻璃能被彎曲?”郝爽問道,“長距離的可以,但是只有幾米長,這對玻璃的要求很嚴格,真的那麼短的距離進行多種彎曲嗎?”

“理論上應該可以!”劉星想了想說道,“這也是整流器個地面最關鍵的一面,大家看看怎麼樣?如果可以,我馬上就去聯絡一下,設計個專業的圖紙,看看到底能不能製作成這個樣子!”

“這個想法,確實不錯,不對,不是不錯,是肯定吸引別人的注意!”吳姐說道,“而且我們這次的任務主要是宣傳,並不是現場就買,只要把名聲打響了,其他的就不歸我們管了!嘻嘻!”也許是因為這個設計真的很好的緣故吧,就連工作認真嚴謹的吳姐竟然也說出了這樣不負責任的話……!

“要說想法,誰也沒有劉星的鬼主意多,你是怎麼想出來了?”關婷婷看著劉星問道。

“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想設計的事情,吳姐讓我別想了,不想的時候想法就會蹦出來。我正要吃飯,無意問看見夏雨在喝橙汁,放下杯子的時候裏面的橙汁在不停的蕩漾,就這樣想法就自己跳出來了。當時我就想,如果能讓人身處大海,那是怎樣一種感覺?”

“這麼說你還得感謝一下我嘍!”夏雨笑看著劉星說道,沒有想到這樣一個隨意的不能再隨意的澮在他的眼中竟然變成了好主意,不得不佩服劉星的腦袋。他腦袋裏面到底都裝些什麼?

後面的事情就交給劉星去辦,而在確定以開放式的展臺之後,剩下的就交給女人了,畢竟說起裝扮,還是她們畢竟在行。

劉星首先去找了甘強,幹他這一行,三教九流都認識,而酒吧當初的設計就是他找的人,這個時間甘強就提議找這家裝修公司,劉星也欣然同意了,畢竟這酒吧的裝修還是非常的另他滿意的。

到了裝修公司,劉星把自己的想法一說,就連那裏的老總的設計師都跟有著拍手叫好,唯一的一點就是錢恐怕會少一點兒,畢竟要做到最好的效果,韓總說的那點兒預算根本就不夠用。

因為是老熟人的關係,裝修公司的老總同意只收成本費,設計費都給免了,這一下子就省下了不少的費用。其實大家都是明白人,以後還有相互用到的地方,畢竟在這一片天兒,不定期是甘強罩著的。

談好之後甘強就離開了,而劉星則是和這裏的首席一起來的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節 搬家

劉星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忙碌了,一周工作日五天的時間,劉星都在為展會的事情忙碌。

圖紙已經制定好了,劉星帶著設計師來到展會,實在考察了一下,然後回去準備材料,材料都是劉星親自選的,不要以為他不懂,是的,他對材料不懂,但是哪樣好看哪樣不好看劉星還會分不清嗎?他可是一個不則不扣的美學家。

材料都已經準備好了,星期六和星期天裝修公司負責對展會場進行裝修,本來打算幫助張靜茹搬家的,可是會場不監督又怕做不好,所以劉星臨時決定,周六監督展會裝修,周日幫助張靜茹搬家。

如劉星所料,波浪式的玻璃確實是最難的一個環節,最後沒有採取整塊兒波浪型的玻璃的方式,那樣的玻璃需要訂做,根本就來不及。所以採取了把一塊塊的半圓形玻璃粘在一起的方法,粘合處緊貼在地面,做出來的效果和預計的差不多,粘合處由於貼著地面,所以看起來並不太明顯,不影響整體效果。

周六一整天的時間,把玻璃水箱製作好,燈光也已經在玻璃下面鋪好,剩下的就是向裏面放水了,這過要等到財二下午再辦,裝修的時候整個展位都被大布圍住,目的就是怕自己的創意被別人剽竊,就連樓盤的模型都要最後一天才搬來。事實上有許多家參展商都是這樣做的。

商場就如同戰場,競爭就是一場戰鬥!

星期六的晚上,總算能歇一會兒,離開展會去酒吧,吃了點東西,中午忙的連飯都沒吃上。

張靜茹和夏雨不知道去哪里逛了,現在還沒有回來,劉星在老地方坐了下來,本來打算等等張靜茹和夏雨的,可是沒有想到最後竟然睡著了,沒有辦法,這個星期太累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樓下DJ所放的音樂把劉星從熟睡中吵醒了,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舒服!

“醒了?”夏雨坐在劉星的身邊關心的問道,這些天的工作,夏雨是知道劉星有多麼的辛苦的,所以今天晚上逛街回來後並沒有打擾他,而是坐在他的身邊靜靜的看著對方。

“恩!”劉星看著對方點了點頭,然後直志身子坐了下來,擦了擦乾澀的眼睛。“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回來好長時間了,一回來就看你在這裏呼呼大睡,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不用那麼拼命,今天本來應該是休息的,你看看你,又是展會那裏了,也沒有人給你加班費!”夏雨看著劉星說道,然後遞給劉星一杯水。

“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否則就不做,很少有能讓我這樣費心又費神的工作,這可是要托你父親的福呀!”劉星把夏雨摟在懷裏笑著說道,接過對方遞來的水喝了下去,感覺舒服了許多。

“我爸也沒讓你拼命呀!”夏雨看著劉星說道,”明天還要搬家呢,你能受的了嗎?”

“搬家用不上多少時間,也就是幫助拿點行李什麼的!”劉星看著夏雨說道,“今天逛的怎麼樣?盡興了嗎?”

“還可以,買了不少的新衣服,回家穿給你看!”夏雨笑眯眯地看著劉星,一臉甜蜜的表情。

一聽到穿衣服給自己看,劉星就不自覺的想起了夏雪,自己剛認識夏雪的時候,對方就對自己進行了一次制服誘惑,不知道夏雪現在在上海怎麼樣了?以後能不能有見面的機會。

這麼長時間沒看見,心裏還真有點想了!

“你想什麼呢?”夏雨推了推劉星問道,“跟我在一起還敢想其他的女人,不是不晃想活了?”

“哪敢呀!”聽見對方捎帶差著點兒野蠻的話,劉星笑了笑,“我可不想晚上被你踹下床!”說完一隻手在夏雨修手的美腿上摸了一把,真是摸不夠的尤物呀。

“沒一句正經的!”夏雨白了劉星一眼說道。

“對了,明天我去幫靜茹搬家,不能帶你一起去了,你自己在家行嗎?”劉星把夏雨緊緊的摟在懷裏問道。

“那有什麼不行的?況且我和婷婷姐都已經約好了,明天和她一起逛逛街去!”夏雨道。

“還逛?那你可爽了!”劉星聽見後笑了笑,看樣子自己多餘的為她想了,原來這個女人早就想好了。

周日,劉星和夏雨告別後就直接去張靜茹的老家了,因為今天要搬家的緣故,所以張靜茹昨天晚上下班後就回了老家。

當劉星走進四合院的時候,一眼就看見了張靜茹的媽媽。

“咦?小劉來了,快進來,快進來!”張靜茹的媽媽一看見劉星頓時眉開眼笑,熱情的招呼道。

“伯母你好!”劉星走上前笑著說道,沒有想到這麼長時間不見,對自己仍然這樣的熱情,看樣子自己在張媽媽眼中那當然已經成為了未來的女婿。

“呵呵,客氣什麼,都是自己人!”張媽媽笑著說道,“我還要謝謝你才對呀,靜茹的爸爸的病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公司又給我們家分了一套房子……!”

“呵呵,這是靜茹的勞動所得,社會主義體制,按勞分配,靜茹她做的出色,公司自然要優待她,如果不把她的家事安排好,解決她的後顧之憂,她怎麼會安心工作呢?我們公司這是在收買人心!”劉星笑著說道,張媽媽看起來很親切的感覺,所以劉星說話也沒有什麼遮掩,隨嘴發揮,一頓亂侃!

“哈俁,真會說話,快進屋子裏面坐吧,靜茹在裏面收拾東西叱!”張媽媽拉著劉星向房間裏面走去。

進了屋子就看見張靜茹正在收拾著行李什麼的,上次來這裏是黑夜,所以並沒有看清楚,現在站在屋子裏面的時候才覺的,真的沒有什麼好搬的。

已經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木頭家具,黑白的老式電視,一個正在轉著的電風扇,能搬的也只有衣服了。

“你來了!”張靜茹看見進來的劉星後笑了笑,然後對她的媽媽說道,“媽,您先收拾一下,我和他說點事!”說完拉著劉星向外面走去。

“去吧去吧,多聊一會兒!”

張靜茹把劉星拉到門外,不是房子外,而是四合院的外面,就連劉星自己都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把自己拉出來。

“有什麼事情嗎?”劉星問道。

“當然有了,不然把你叫出來幹什麼?”張靜茹看著劉星說道,“新房子那裏什麼都有,而我媽媽非要把那些破舊的家具和家電都搬過去,你幫我勸勸她吧!”

“你怎麼不勸呢?”劉星問道。。

“我已經勸過了,可是不好使呀,她還說我是敗家孩子,你說我冤不冤呀,這些東西如果搬去了,連放的地方都沒有,而且看見這些東西我就……我只是想讓他們過上好日子而己!”張靜茹有點兒委屈的看著劉星說道,看樣子她沒少被她的媽媽說,難怪劉星剛進去的時候,張靜茹在屋子裏面而張媽媽卻在屋子外面,看樣子是因為這件事情吵上了。

“這就怪了,你說都不好使了,我說的話你媽媽怎麼能聽呢?我怎麼好意思說呢?”劉星看著對方說道,並不是他不想幫,而是無從幫起。

“我不管,反正你得幫我勸,要不然……要不然你以後就不許碰我!”張靜茹看著劉星說道。

”……!”劉星聽見頓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這個威脅太具有威脅性了,不碰她?那還了得?

“我……試試吧!”劉得看著對方苦笑著說道,這可怎麼勸呀,劉星心裏也犯起了嘀咕。

“不是”試試”,而是”是”!”張靜茹看著劉星說道,“我知道你一定會有辦法的!”

“是,我的大小姐!”聽見對方的話,劉星重重的點了點頭,“不過你也得給我點鼓勵,要不然我打不起精神!”

“別讓鄰居看見了,獎勵以後再給你,行嗎?”張靜茹左右看了看對劉星說道,周圍都是鄰居,如果碰見了,那如何是好?

“獎勵是獎勵,鼓勵是鼓勵,一碼歸一碼,我現在要的是鼓勵,獎勵以後再算!”劉星看著對方說道。

“什麼呀,你這是敲詐!”張靜茹看著劉星嘟著嘴說道。

“你還威脅我叱!”劉昨還著對方的樣子也嘟著嘴說道。

張靜茹再次向四周看了看,再確定沒有人的情況下,走到劉星的身邊,墊起腳尖仰起頭,在劉生的嘴辱上親了親,這一不親還好,一親正中了劉星的計,劉星雙手緊緊的抱住對方,狠狠的反親著對方。

敢威脅我,看我不把你嘴親腫才怪呢!

這一親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天崩地裂水到流!

“好……好了!”張靜茹紅著臉掙脫出劉星的懷抱,然後看著劉星,“鼓勵和獎勵都給你了,你要是勸不成,有你好看!”

“大高個,門前站,不幹活,也好看。”劉星笑嘻嘻的說道,然後向院子裏面走去。

進屋之後,劉星就看見張靜茹的媽媽正忙著把那台黑白電視向一個紙箱子裏面放,劉星趕緊走了過去,幫著把電視裝了進去,看見這一幕的張靜茹氣的直跺腳。

讓你去勸的,不是讓你幫忙的,氣死我了!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節 神父,我有罪!

“伯母,你有去過新房子那裏嗎?”劉星一邊幫助張媽媽收拾東西一邊問道,同時心裏還想著如何勸說張媽媽。

“恩,去過,很好很漂亮!”張媽媽樂呵呵的說道。

“我看我們也不用在這裏忙活了,帶些衣服過去就可以了,其他的東西,那裏都有!”劉星看著對方說道,不勸不行了,身後張靜茹的眼光實在是太毒了!

“這些東西不能浪費,搬過去還能用!”張媽媽聽見劉星的話後說道。

“伯母,這些東西確實還能用,但是搬過去卻用不上,新房子那裏東西齊全,您把這些東西拿過去不僅費事,而且還沒有位置放……!”

“小劉呀,是靜茹讓你勸我的吧?”張媽媽看著劉星問道。

“嘿嘿!”劉星抓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看了看身後的張靜茹,接著又對張媽媽說道,“伯母,不管是不是靜茹她說的,但這些東西確實用不上,我知道這些東西您用了年頭兒了,不捨得扔,但是您想想,那麼好的一個大房子,什麼都是新的,您把這些舊東西拿過去是不是有點兒不太美觀?我說的話有點兒直哈!”

“是呀,媽,就別拿了,新房子那裏都有!”張靜茹在一邊說道.

“這些東西都是當年我和靜茹爸爸省吃儉用攢了很長時間才捨得買的。就這樣扔了,太可惜了!”張媽媽歎了口氣說道。

“伯母,並不是把這些東西扔了,我們先去新家如果您想這裏了,還可以回來看看呀,那個時候這裏還保持著原貌,看起來更容易讓人回憶起過去,如果您把這些東西都搬走了,新房子那裏不但沒有新氣象,而且這舊房子還失去了回憶的效果,您也要理解靜茹的一片心意!”劉星看著張媽媽勸道,上了歲數的人對這些東西都是很懷念的,那是一種刻骨銘心的記憶。

張靜茹的媽媽坐在那裏不說話。靜靜的看著陪伴她不知道多少年的黑白電視、舊家具等等。

劉星看了看身後的張靜茹,無奈地笑了笑,意思是說他自己已經盡力了,但是張靜茹卻不管這些,沖著劉星揮了揮拳頭,仿佛是在威脅劉星一樣,劉星轉過頭,看著張靜茹的媽媽。

“伯母,這樣好了,我們先搬衣物過去,先去住幾天,如果您覺的那裏的東西不好,用起來不適應,到時候在把這些東西搬過去也不遲呀,怎麼樣?到那個時候,我一定不聽靜茹的,我也不勸您了,您讓我搬什麼我就搬什麼。

”我知道你的意思!“張靜茹的媽媽聽見劉星的話後說道,”好吧,就不搬!“

“謝謝伯母,您要是搬的話,靜茹還說不定會把我怎麼樣的,您沒看見,剛才靜茹她朝著揮舞著拳頭,把我嚇壞了!”劉星用手撫摩著胸口說道,一副我好怕怕的樣子。

“你……你說這些幹什麼!”張靜茹聽見劉星的話後臉色一紅,看了看她的媽媽,然後沒有好氣的沖著劉星說道。

“小劉,你放心,有我在,靜茹不敢對你怎麼樣的!”張媽媽聽見劉星的話後笑著說道。

“謝謝伯母替我撐腰,以後我就不怕了!”劉星笑著說道,“衣服都收拾好了,那我們就走吧,外面就有車!”

一個行李箱,兩個大包袱從屋子裏面拿了出來,張媽媽站在屋子前面,看著這破舊的房子,幾十年住在這裏,一離開還真的有點不適應,這是一種感情,一種懷念。

“媽,我們走吧,沒有關係,如果你還想這裏,可以隨時回來看看”張靜茹挽著她媽媽的胳臂說道,看著這生活了二十幾年的房子,事實上張靜茹也有點兒捨不得,畢竟這裏記載了她二十多年的記憶。

張靜茹娘倆在房屋門前靜靜地站了許久,然後才離開,而拎行李的任務,自然是屬於劉星的。

車上,張靜茹知道她媽媽的心情有些不好,所以一路上嘴沒有閑著,不停的跟著她的媽媽講著,說一個小故事,講一個小笑話,張媽媽也明白女兒的意思,最後也終於露出了笑臉。

說實話,在房屋收拾利索之後,劉星也是第一次來這裏,家具什麼的經過張靜茹兩個星期時間的精心挑選也買齊,敞亮的房子加上張靜茹的設計,一進屋子就給人一種溫馨舒適的感覺。

“靜茹,你陪著小劉在客廳坐一下聊聊天,收拾行李的事情我自己一個人就夠了!”把行李放進房間後,張媽媽看著張靜茹和劉星說道。

“媽,我幫你收拾吧,這麼多東西……!”

“快,聽話,小劉來一次不容易,況且這衣服都是我和你爸的,用不著你!”張媽媽笑著說道,然後把張靜茹和劉星推出了臥室。

張靜茹看了劉星一眼,然後走進客廳,劉星笑著走了過去,坐在張靜茹的身邊,伸手把對方摟在了懷裏!

“你幹什麼?小心被我媽媽看見!”張靜茹想要推開劉星,不過力道不夠,最終還是失敗了。

“你媽媽不是讓你陪著我嗎?嘿嘿!”劉星笑著說道,“房屋設計的不錯嘛,很有品位!”

“那當然了,也不看看是誰設計的……你別轉移話題,快鬆開我!”張靜茹又用力的推了推劉星,不過依然擺脫不了。

“我是屬粘糕的!”劉星看著對方說道,“對了,我幫你勸說成功,是否也該給我獎勵了?”劉星一臉壞笑的看著張靜茹,仿佛能把對方看穿一樣。

“獎勵?不是已經給完了嗎?”張靜茹看著劉星說道,雖然已經被劉星用這種眼神看過無數次了,但是每次都感覺不適應,而劉星,正是因為願意看見張靜茹不適應的樣子,所以才用這種眼神。

“我已經說過了,那是鼓勵,現在是要給地是獎勵!”劉星道,聽見劉星的話,張靜茹一臉的苦笑,說實話,看見劉星這樣對自己,張靜茹的心裏很高興,她明白,這是因為對方愛她所以才會總是時不是時的想著占自己的小便宜,不過是不是太粘人了?

“看你為難的樣子,獎勵以後再說吧!”劉星的眼珠子轉了轉說道,然後鬆開張靜茹,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我挨個屋子參觀一下。”

陽臺、廚房、浴室。最後來到張靜茹的臥室。

“你的房間不錯嘛!”劉得進去之後大聲的說道,同時眼睛四處的看著,不知道又在打什麼鬼主意了。

“比不上你的房間!”張靜茹聽見後說道。

劉星側了側頭,看見張靜茹依然坐在客廳中,想了想然後用一副驚訝的一起說道。“這是什麼?”

“什麼?”

“就是不知道什麼才問你什麼的,你快過來看看!”劉星大聲的說道,同時身子一閃,脫離了張靜茹的視線,悄悄的躲到門後。

張靜茹不明白劉星對什麼這樣好奇,所以站了起來走進她自己的臥室。

“你說的是什麼?”張靜茹走進屋子後問道,不過卻沒有看見劉星,接著就聽見“啪”的一聲關門響,等她轉過身子的時候,就看見劉星靠在門上,又用那種可以看透人的眼光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嘿嘿嘿嘿,我幫你,你卻言而無信的不給我獎勵,所以我要加倍的要回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

“別鬧了,我媽媽就在對面了,我給你獎勵還不行嗎?”張靜茹苦笑的看著劉星,一不小心又上當了,對方怎麼總是像個小孩子那樣呢?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嘍!”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然後把手伸向對方,“來,過來!”

張靜茹知道今天肯定是逃不過去了,只好走到劉得的身邊,剛靠近就被劉星張開的雙臂摟在懷裏。

“靜茹,我真的很愛你!”劉星把對方緊緊的摟在懷裏深情的說道,恨不得讓對方融入自己的體內。

被劉星緊緊摟在懷中的張靜茹聽見對方的話後愣了愣,下垂的雙臂摟在劉星的腰處。

“我也愛你!”

“答應我,一輩子也不要離開我好嗎?”

“你就是讓我離開,我也不會走的,你給了我重生的機會,我這輩子賴定你了!”張靜茹把頭枕在劉星的肩膀上說道,一股幸福的感覺油然而生。

劉星輕輕的鬆開張靜茹,面對面的看著對方,四目相接,愛情的火花在這一刻綻放,這回不用劉星提出要求了,張靜茹自己就慢慢的把眼睛閉上,仰著俏臉面向劉星。

劉星哪里會不懂的對方的意思?可他就是不動,就是看著張靜茹,原本動情認真的臉上此時露出了笑容,而眼睛中閃過一絲狡猾!

張靜茹半晌也沒有感覺到,不自覺的睜開眼睛,卻看見劉星正一臉笑容的看著自己。

“你……你捉弄我!”張靜茹紅著臉對劉星說道,雙手握拳不停的在劉星的胸口上敲打著,她要是再不知道劉星的意圖,那她可就是傻妞了。

“冤枉呀,我真沒有作弄你,不過你剛才是什麼意思?你怎麼把眼睛閉上了?”劉星一臉疑問的看著張靜茹問道,純潔的樣子讓張靜茹頓時有了狠狠扁人的衝動。

“你……以後你別想……!恩~~!”還沒有等張靜茹把話說完,劉星就已經狠狠的吻上了對方的嘴辱,張靜茹在用力的捶打了劉星一番之後,最後雙手環在劉星的脖子上,緩緩的回應著對方。

劉星:神父,我有罪,我這樣對待女人,會不會下地獄?

神父:好孩子,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你的眼神是純潔的,所以你的心靈就是純潔的,相信我,你不會下地獄!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好的神父帶你上天堂,壞的神父帶你去開房……!哈哈……真有意思!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節 永遠都不夠的獎勵

“好了,獎勵已經給完了!”久久分開後,張靜茹看著劉星紅著臉小聲的說道。

“那哪行呀?我還要獎勵!”劉星看著對方說道,然後又親了上去。

一分鐘後……!

“好了……!”

“沒好……!”好不容易有這樣一個兩人單獨相處的機會,更何況氣氛曖昧,劉星又怎麼會放過對方呢?如果不好好的利用一下這個機會,那對於男人來說豈不是天誅地滅?所以雖然期間張靜茹求過劉星好多次,但是劉星仍然沒有放過對方。

讓我一次,親個夠~~!

簡單的親吻已經不能滿足劉星了,摟著張靜茹把對方按在門上,雙手開始不自覺的在對方的身上游走著,那次醉酒讓他白白的錯過了一個好機會,所以自從那以後,劉星就發誓,不能錯過任何一個吃張靜茹豆腐的機會,哪怕是豆腐腦!

夏天是一個肉隱肉現的季節,張靜茹的身上穿的不多,”V”字領的小衫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被劉星解開了,雙手已經伸進內衣中,覆蓋在了張靜茹豐滿的雙峰之上,那種細膩柔滑、尖挺飽滿的感覺真是讓人愛不釋手。

張靜茹俏臉豔紅,呼吸急促,眼睛更是好秋水橫波一般迷人,現在的她渾身無力軟綿綿的,如果不是劉星,相信她在這會兒已經瘓坐在地上了。

從額頭到鼻子,從鼻子到嘴辱。臉蛋、耳朵、頭髮、脖子,劉星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地方。

“劉……劉星!”張靜茹輕聲的叫著劉星的名字,或者也可以說是一種呻吟。這種動情不僅來自于劉星的挑逗,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這間屋子的對面就是張靜茹媽媽的房間,這樣偷偷摸摸的給人一種偷情般刺激的感覺。神秘、緊張伴隨著提心吊膽,快感也因此幽然而生。

張靜茹可是好孩子,哪里做過這樣的事情?那次在醫院裏面被劉星輕薄就已經讓她夠心驚肉跳的了,如果這次讓媽媽看見,危險帶給人刺激。或者說張靜茹也已經開始慢慢的去體驗這份在母親眼皮子地下偷情的刺激,這麼好的一個女孩子,就這樣被劉星帶壞了。

劉星的一隻手逐漸向下,漸漸的伸進了張靜茹的裙子裏面,而張靜茹在這一刻仿佛也一下子清醒過來了,雙腿緊緊的夾著劉星的手,這就是偷情的一個弊端,在容易讓人動情的同時也容易讓人清醒。

“我……我媽媽就在隔壁!今天……今天饒了我吧!”張靜茹看著劉星說道,眼神四分濃情三分清醒,剩的三分是迷情水霧!

“你……是在向我求饒?”正在親吻著張靜茹乳溝的劉星聽見對方地話後把頭抬了起來看著對方。這似乎是第一次聽見張靜茹對自己說這樣的話。

“恩!!!”張靜茹點了點頭,然後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這個時候才看見上衣淩亂。趕緊整理了起來。

看見張靜茹有點兒慌張的樣子,劉星笑了笑,真是太有意思了。被張靜茹雙腿夾著的右手感覺對方的腿部力量漸漸的減少,看著張靜茹美豔的樣子,劉星邪邪一笑,右手突然一用手……!“

”啊!”張靜茹被劉星一個突然襲擊嚇了一跳,更因為剛才劉星的手已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