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迷★

關於部落格
本Blog小說及圖片係由網路轉載!!
僅以推薦為主~請勿轉作其他用途!!

◆所有權人如不願意在此發表或有侵權等~
請告知~立即移除~謝謝!!
★★未滿18歲請勿點閱限制級類★★

  • 166490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美女大小姐001-100--作者:李興禹

 

不過可不要上當,這樣的女人十就八九都不是什麼正經人,激情過後往往會把手伸到你面前。幹什麼?要錢!跟賣的沒什麼兩樣,還不如當雞的直接。

“哎!”劉星深深的歎了口氣,什麼時候才會有女伯樂相中自己這匹雄性的千里馬呢?單身是痛苦地,單身久了更是痛苦,前幾天看到一頭母豬,都覺的它長的眉青目秀的!

“咕嚕嚕~~!”肚子在這個時候不爭氣的叫了起來,完全破壞了劉星裝酷的樣子。都說這年頭頹廢的形象在女人面前很吃香,但是劉星絲毫沒有感覺出來。用手揉了揉肚子,再看了看時間,已經近中午了,亂瞧了一上午,也該吃午飯了。

磕了磕拖鞋,把裏面的一個沙子扔掉,轉身走進了身後的餐廳。

“大笨象西餐廳”在北京的朝陽區,是一家不錯的俄國餐館。劉星的這一身打扮進西入西餐廳還是相當惹眼的,

馬上就到中午吃飯點兒了,還有位置,劉星隨意的坐在了窗邊,因為這個位置能繼續他的看美女大業。

“先生,請問您需要點什麼?”一位長相還不錯的服務員走到劉星身邊禮貌的問道,並沒有因為李衝鋒這一身混子的打扮而態度不好。

“需要美女,有嗎?”劉星轉頭看著對方說道。

“……!”估計這個女服務員是剛來的,聽見劉星的話,臉色耍的一下變的通紅。凡是長相還不錯的女人都要對其進行調侃,這已經是劉星的做人原則了。

“開個玩笑,嘿嘿!”看見周圍幾個聽見自己的話從而對自己指指點點的傻冒,劉星狠狠的瞪了一眼,也許是他一身流利流氣的打扮,到是把這些所謂的白領給唬住了,立即低頭吃飯。

“白領有什麼了不起?老子也是白領!”劉星看著這些人心理想到。

“半份大象豬肉包,一份烤魚,高加索羊肉湯!”劉星翻閱的菜譜說道,然後把菜譜遞給服務員,“再來頭大蒜……!”

“……!”服務員再次無語。

“呵呵,開玩笑!”劉星笑著說道,感覺這個容易臉紅的服務員很有意思,是該考慮一下以後是不是應該經常來這餐廳。

“先生,請您慢用!”過了半晌,在劉星沒有發現一個美女正感無聊的時候,女服務員再次到來,把劉星點的三樣放在了桌子上。

“大象~~!大象~~!你的鼻子怎麼那麼長~~!”

結果服務員聽見劉星無恥的歌聲後俏臉再次變紅,在劉星面前,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尷尬之極!

“呵呵,不好聽還是不好笑?”劉星看著對方詢問道。

“呵……呵呵!”女服務員乾笑了幾聲。

“沒事了,去忙吧!”劉星看著對方的樣子後擺了擺手說道,生怕再唱幾句把對方弄哭。

“謝謝~~!”聽見劉星的話,女服務員像是被赦免一樣,立即走開了。

不識美玉!劉星歎了口氣說道,拿著一個大象豬肉包狠狠的咬了一口。


由於今天是周末,又趕上中午的飯點兒,來這裏吃飯的人很多,不多時已經沒了位子。

劉星一人占著一張桌子,慢慢騰騰的吃著,那些進來後發現沒有位置的顧客對他指指點點的,特別是一些自以為很有錢的男人和自以為很漂亮的女人,更是如此。不過看見劉星那一身吊兒郎當的樣子,也就作罷。

不過也有不死心的,就如同不遠處剛進門的一對男女。男的身材中等,頭髮油光發亮,大夏天的竟然還穿著一套西裝。而那個女人……長的還不錯,一身職業裝,看起來是一對白領甚至是金領的情侶。這些人不管在什麼時候,虛榮心都很強,很講究體面很要面子。

“先生,您可以幫我一個忙嗎?”這個時候,先前被劉星”調戲”的女服務員走到劉星身邊微笑著說道。

劉星放下手中的食具,慢條斯理的擦了擦嘴,其實他在就注意到了那對男女和這個服務員在一邊嘟囔著什麼,也知道這個女服務員找自己的目的。不過也為難這小姑娘了,因為劉星在已經看見對方在走向自己這裏之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像是下了多大的決定似的。

“說!”劉星咬著牙籤說道,依然保持他那頹廢的形象。

“先生,您可以讓出一個位子嗎?我可以給您安排一個其他的位置!”女服務員說道。

“你這是要趕我走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

“不,不是的,請您千萬不要誤會。只是您一個人……請您理解我!”女服務員向劉星鞠躬說道。

“是因為他們兩個?”劉星用頭點了點不遠處的那對男女說道。

“是的!”

“你讓他們過來吧!”

“謝謝,先生,謝謝先生!”女服務員聽見劉星的話後一連鞠躬好幾次,然後轉身向那對金領男女走去。

不多時三人一齊走了過來。

“先生,謝謝您!”服務員過來後不忘記再次謝謝劉星。

劉星用眼睛瞥了瞥這一對男女,似乎並不領情,本來已經抬起的屁股又落了下來。

“你們憑什麼讓我給你們讓位置?”劉星不客氣的看著兩人說道,女服務員一聽劉星話,臉色頓時暗了下來。

“因為你不配在這裏用餐!”男人俯視的看著劉星輕蔑的說道。

“我很理解你,因為女朋友在場所以要裝裝門面,對吧?可是我偏不如你意,我就坐在這裏不走了!”劉星看著對方無賴的說道,劉星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裝腔作勢,覺的穿著西裝就瞧不起人的人。

“可是你明明已經吃完了!”一邊的女人看著劉星說道。

“誰說的?誰說我吃完了?”劉星狠狠的看了一眼那個女人說道,眼神猶如紅外線一樣在女人的身上掃了一遍。女人厭惡的看了看劉星,身子躲在了男人的後面

“再來一份烏克蘭紅菜湯,基輔雞卷……!”劉星一連串點了五六個菜,看著一邊的男人臉色青一陣紫一陣。

“想訛人是吧?說吧,你的位置要多少錢?”男人咬著牙看著劉星說道。

“很便宜,根據最近人民幣匯率的增長,一百萬就好了。多給我可跟你急!”劉星把笑看著對方說道。

“你……!”

“有天,我們走吧!”女人拉了拉男人的手臂說道:“我們沒有必要和這種人計較。”

“不行!”男人狠狠的說道,附近的人可都看著這裏,他可不準備就這樣以失敗者的身份離開。

“反正你對面也沒有人,我就坐這裏了……!”

“停,把你的屁股抬起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並把嘴中的牙籤吐了出來,準備的落在對面的椅子上。

“怎麼樣?你不是一個人嗎?這裏有空位,難道還不讓我坐嗎?”男人看著劉星說道。

“誰說我只是一個人……!“

“你明明……!”

“我在等人不可以嗎?”劉星看著對方說道,這個時候,劉星再次點的菜也上齊了,慢慢一桌子。

“哇,這麼多好吃的!恩,不錯!”劉星笑著說道。

“就怕你沒錢付帳!”男人冷哼了一聲說道。

“呵呵,不用你擔心,吃飯的錢我還是有的!”劉星道。

“先生,不知道您的朋友什麼時候到?”一邊的服務員問道,顯然,相比與劉星,服務員更不願意得罪這對看上去更有身份的男女情侶。

“哦,馬上,馬上。”劉星笑著說道。正在這個時候,餐廳的門打開了,走進來一美女,真正的美女。高挽的髮髻,嬌美的容色,高貴且冰冷的氣質,一身緊身的著裝把她的身材秀的玲瓏凸透。好美,好美。

美女進了餐廳之後左右相望,似乎在找著什麼。

“呵呵,我的朋友來了!”劉星笑著站了起來,向那美女招招手,“美女,在這裏~~!”劉星大聲的說道。

美女看見劉星後神情一愣,然後徑直的走向劉星身前,坐了下來。

先前那個男人看見突然出現的美女,表情發呆,而一直站在他身後的女朋友再狠狠的掐了對方一下之後飄然的離開。男人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趕緊向外面追去。女服務員也在這個時候悻悻離開。


正文 第二章 她……她是大小姐?
“恩?”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美女,劉星愣了愣,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並不認識眼前這個美女。剛才自己那麼招呼,純屬於調戲而已,這……難道自己的桃花運來了?

“對不起先生,這餐廳沒有後門,我只能……!”

“夏小姐,你怎麼躲進這裏來了呢?我只是想請出吃頓飯而已。”還沒有等美女把話說完,一身穿阿瑪尼長相斯文的男人微笑的走了過來,看這一身打扮應該是商場中的精英,不過看他那虛為笑容和微微眯著的眼睛,怎麼看怎麼象一斯文禽獸。男人的身後還跟進來兩個人,一瘦一胖,看打扮應該是先前那男人的跟班或者保鏢。

“金總,我們都是有身份的人,請不要這樣可以嗎?”美女坐在劉星的身邊,為難的看著過道的男人說道。

“夏小姐,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呢?為了給你接風,我已經在香格里拉給你安排了一個包間,車都已經在外面等著了,你不會不賞臉吧?”男人微笑著說道,態度還算不錯。

“謝謝金總的好意,我在這裏就可以!”女人瞥了瞥對方,然後拿起筷子,不客氣的吃起了劉星點的菜。

“這裏?沒有想到夏小姐喜歡吃俄羅斯的風味,那就在這裏吧!”男人眉頭微微的皺了皺,顯然對方的拒絕已經讓他有點失去了耐心,但還是很有風度的說道,然後看了看坐在夏小姐外面的劉星,“這位先生,我和這位小姐有重要的事情要談,你可否讓一下?”

“我……!”劉星剛想說話,卻感覺自己的左胳臂被人一拉,轉過頭,看見身邊的美女正用一副乞求的眼神看著自己,劉星當即明白了。

“?什麼?”劉星看著對方說道,“我還沒吃完呢。而且這一桌花了我不少的錢,我不想浪費食物。”

“服務員,這桌我買單。”男人顯然沒有看見女人坐在裏面所做的小動作,聽見劉星的話後立即招來服務員,“來,給這位先生打包~~!”

“不用了,我就喜歡在這裏吃。依山傍水,風景不錯!”劉星白了一眼對方說道。

“依山傍水?”聽見劉星的話,男人一愣?前後左右都是鬧市街,哪里的山,哪里的水?

“對呀,我背依香山,面朝南湖水。”劉星笑著說道,聽見劉星的話,身邊的美女愣了愣,然後微微一笑,然後很欣賞劉星的回答。

能博美人一笑,值了!

“先生,你不會是在和我開玩笑吧?”聽見劉星的話,被叫做金總的人收起了笑容,皺著眉頭看著劉星,“說吧,這個位置要多少錢!”

露原形了!劉星看見對方面部表情的急速變化後心理暗笑。

“先生,世界上有許多事情並不是能用金錢來解決的。就像是你身後的那兩個跟班,如果我給你錢,你能讓他們兩個當?下出蛋嗎”劉星瞥了一眼對方說道。

“你……這麼說你是不讓了?”男人狠狠的瞪著劉星咬著牙問道。

“剛才就有兩個人想讓我給他們讓桌,但都被我打發走了,今天周末,我閒人一個,有的是時間,不象你們這些精英時間那麼寶貴,我不介意在點幾個菜靠上一下午。

“好,你小子不錯,你是第一拒絕我的人……!”

“千萬別這麼說,好象我奪走了你的第一次似的,讓家人怪難為情的!”

“撲哧~~!”一聲,身邊的美女笑了出來。啊,美呀,一笑百媚生!

“這位美麗的小姐,有幸能和你一起共餐,真是我的榮幸。雖然我不是很富裕,但是今天有美女相伴,我也豁出去了,你還想吃什麼,我買單!”劉星一副痞子的穿著,卻拿出一副紳士的樣子,有點不倫不類,不過身邊的美女似乎很喜歡劉星這一點兒,微笑的點了點頭。

男人狠狠的咬著牙,”咯吱咯吱”的聲音非常的動聽。

就在劉星與美女對視而笑的時候,一邊的”精英”向身邊的跟班使了個嚴肅,瘦子立刻理解,裝做無意的來到劉星的身後,身子一斜,把放在石臺上的一瓶伏特加碰掉在劉星的椅子上。

“啪!”的一聲,瓶子應聲而碎,濺了劉星一褲子酒。

“哦,真是對不起,真是對不起,這家餐廳也真是的,把酒放在這裏,真礙事!”瘦子連忙那著餐巾為劉星擦拭著身子,並趁著劉星不注意,把放在褲兜裏的錢包拿了出來。

“找事是不是”劉星本想站起來的,可是一邊的美女看見後立即拿著紙巾為劉星擦著濺到他臉上的酒,劉星也就放棄了站起來大鬧一場的想法。有美女伺候,爽!

舌頭輕輕的添了添嘴邊的酒。

啊~~!劉星只感覺舌頭發麻!看著地上破碎的瓶子,媽的,高度的伏特加!

“下人沒長眼睛,不好意思!”男人笑著說道,從背後接過瘦子遞給他的錢包。

“先生,這酒……!”

“放心,我陪給你!”男人看著走過來的服務員笑著說道,然後從劉星的錢包中掏出一軋錢,二十多張。

“一、二、三……十個夠嗎?”男人當著劉星的面數著錢,然後遞給服務員。

“夠,夠了!”服務員連忙說道,接過錢後立即離開了。

“幾個臭錢,顯擺什麼?”劉星不屑的說道。

“對,我就是有錢,但這錢卻不是臭的。恩~~!跟著酒的香味兒有的一比!”對方把錢放在鼻子處聞了聞,與他這一身穿著看起來,就象爆發戶一樣,這就是所謂的精英?金總?

“金總,給您煙……!”瘦子笑著上前遞給金總一根煙,然後拿著打火機。

“對不起,餐廳不允許吸煙……!”這個時候,服務員又走了過來禮貌的說道。

“哎呀~~!”瘦子拿著打火機的手一顫,把火點在了金總手中的錢上。

“嚇死我了,金總,對不起,這錢著了~~!”瘦子痛斥了一番服務員後裝模做樣的向金總道歉。

“呵呵,沒什麼,誰讓咱有錢呢?而且不用在女人面前裝大款!”姓金的笑了笑,慢慢的看著手中十幾張百元的人民幣被燒毀。

“好了,既然夏小姐今天不肯賞臉,那以後再請吧。”男人笑著說道,然後沖著一邊的服務員道,“小姐,現在吃霸王餐的人越來越多,你們餐廳可要注意呀!”然後大笑著向外走去。

“金總,這錢包……!”

“都是卡,要了還有什麼用?燒了!”

“是,金總!”瘦子拿出打火機,由於錢包上面沾有高度的酒,所以很容易就燒著了。扔在餐廳門外進了賓士呼嘯而去。

三人走後,餐廳終於算是恢復到了平靜,大家繼續就餐。

“先生,謝謝你幫我解圍!”美女笑看著劉星說道,同時伸出了嫩白的小手。

“沒什麼,鏟奸除惡是我輩應該做的!”劉星笑著說道,然後握住對方的手,軟軟的,涼涼的,很舒服,真想永遠就這樣握下去。

“先生,你人真好而且還這麼幽默,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哪有呀,現在還是光棍一根!”

“今天你算是幫了我的大忙,這頓飯我請……!”

“停,哪有讓女人付帳的道理,這點錢我還是有的!”劉星推脫的說道。

“總之謝謝你,我還有事,希望以後還能見到你。”美女站了起來,“哦,對了。我叫夏雪,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什麼麻煩盡可以來找我。那……再見!”

“恩,再見!”劉星幸福的接過對方遞給自己的名片,不能否認,這女人的笑容真的很美。笑著沖著對方招著手,目送對方離開。

“不錯,這餐廳沒有白來,遇見個大美女,而且還有她的聯繫方式,哈哈!”劉星坐了下來,看著手中的名片,還帶著香味兒。

恩?上海夏氏集團懂事長助理夏雪?

自己上班的銷售公司不就是上海夏氏集團在北京的分公司嗎?

夏雪,夏雪。她……她不就是總老闆夏易華的女兒嗎?

暈!大暈!難怪聽起來耳熟,這夏易華是劉星所在公司上海總公司的老闆,雖然和劉星家一比相差還是十萬八千里,不過也算是個小富翁,而且是喪偶的王老五,幾千萬還是有的。最近公司裏面聊的最廣的話題就是上海的老闆要結婚了,五十多歲的人娶個二十四的狐狸精。聽說大小姐很不願意。對那個狐狸精是該叫媽,還是阿姨,或者是妹妹?最關鍵的是,大小姐她……她怎麼來北京了?

亂了,全亂了!不過她確實比傳說中的還要美麗,既然她來到北京,又很適合自己的口味,那自己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嘿嘿嘿嘿!

咦?劉星用手掏了掏別在後屁股兜,錢包哪去了?雙手趕緊把全身上下的各個兜都翻遍了,確實沒有!

不會這麼倒楣吧?難道上午交電費的時候忘記拿了?

看著已經到了眼前把帳單列好的服務員。劉星心中暗叫不好,錢包被偷了,還拿什麼付帳?剛才自己還在這麼多人面前說什麼能付的起,現在豈不是要被這些人笑話?

“先生~~!”

“不要說了,把電話借我用一下!”劉星打斷了對方的話說道。

經理狐疑的看著劉星,不過還是把隨身的手機遞給了劉星。

“喂,是老姐嗎?你快來,我有急事找你……在”大笨象餐廳”了,快來,我等你啊!”劉星打完電話後把手機還給了對方,然後拿起了筷子,開吃!

服務員愣了愣,又走了回去。

正文 第三章 其實我是有錢人
不多時,一輛白色的寶馬停在了餐廳的門口,一位身穿黑色齊膝套裝,長髮披肩,整體穿著當季流行的女人在一個身材身材高大且溫溫爾雅的男人陪同下走進了餐廳。

探頭望瞭望,頓時把目光停留在坐在窗邊穿著特別顯眼的劉星身上,在眾人的注視下走著性感的步伐來到正在猛吃的劉星身前。

“咦?老姐?呦,王哥也來了。快坐,我已經給你們點完了,大家一起吃!”劉星看著兩人笑著說道。

“你……你怎麼穿成這個樣子了?沒有正經一些的衣服?象小流氓一樣,等會兒去商場我給你挑幾件!”女人坐了下來看著劉星說道。

“不用,我那裏有!”劉星吃飽後擦了擦嘴,上下不停的打量著對方:“老姐,這一個月沒見,你穿的倒是變的有品位了嘛,你這樣很容易讓別的男人看見後想入非非的!”

“混小子,敢拿你姐開蒜!”劉星的姐姐用手狠狠的對著劉星的頭就是一拳頭,然後看著劉星道,“說吧,把我找來幹什麼?”

“付帳!”劉星道。

“你也太直接了吧?對了,你不是說富有的生活沒意思想過平常人的生活嗎?難道平常人的生活就是你這樣,穿著象流氓,吃著霸王餐?”劉星的姐姐笑看著劉星說道。

“我這不是流氓,是頹廢,懂嗎?現在的美女都好這口兒。還有,我錢包丟了,好象忘記在電業局了,反正我也忘了在哪了!”劉星垂頭喪氣的說道。

“看看你,還這麼沒頭沒腦的。”姐姐沒有好氣的說道,然後一把拉住劉星的手,道:“走,正好中午我有點時間,去你那裏,我得跟你說點事!”

“別呀,你沒事我有事。王哥,救命……!”劉星大聲的求救,不過似乎沒有起到作用,還是被他姐姐拖了出去。

“恩?”當劉星被拉出門外的時候,首先看見的就是第上的幾張信用卡,還有一個燒了一半的皮夾。

劉星神情一愣,立即撿了起來,看上看還剩下的一面,裏面那燒的只剩下半張的電費交款單子告訴他,這就是他的錢包。

“***!”劉星聯想起餐廳裏的事情,頓時明白了一切。那個混蛋金總還有那個瘦子。

“小弟,磨蹭什麼呢,快上車!”姐姐坐在車中朝著劉星喊道。

“哦,來了!”有姐姐在場,劉星不好發作,把半截錢包放在兜裏。

金總,我記你了,等著被玩吧!

女人名叫劉月,劉星的姐姐。北京李氏集團總經理,苗條高挑,兩個博士頭銜,氣質高貴典雅,算是女人中的上等。

劉星則是家中老二,也是老么,北京李氏集團未來繼承人,身價上億,具體多少億他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他老爸為了能招待好國外的客戶從而在他們身上賺取更多的利益,在北京、上海、深圳三點一線各蓋了座五星大飯店。

不過劉星自己現在卻是一家很普通的銷售公司的普通職員,過著單身的白領生活。

王哥原名王震,爸爸是政府高官,媽媽是一家大型企業的董事長,有權有錢,與劉星家的別墅相臨,和劉月也是算青梅竹馬。暫時是姐姐的男朋友,對於兩人的關係,雙方家長打小就同意。

到了家,這是劉星自己的家,一百過平米,一個人住確實有點浪費。

“小弟,爸就你一個兒子,回家幫咱爸吧!”劉月看著一臉玩世不恭樣子的劉星勸說道。

“不回去!”劉星坐在沙發上很乾脆的說道並把臉扭到一邊。

“為什麼?”劉月不解的問道。

“不為什麼!”劉星道,傻子都可以看出,此時他的心情顯然很不好。

“還是因為高中被美女甩了那事?不至於吧?”劉月笑看著自己疼愛的弟弟說道。

“嘁,就她?”劉星撇了撇嘴,不過到底是什麼他自己清楚的很。小學、中學、高中,劉星一直依仗著家裏有錢所以橫行霸道,老師也不敢管,身邊只有一些懂得趨炎附勢的勢利眼。

除了欺負欺負同學之外,調戲美女是劉星最大的愛好。因為有錢,因為有勢,因為長的還不賴,所以當遇見劉星的糾纏時,很多女人都會選擇主動的貼上去。不可否認,現在的高中女生思想已經非常超前了,她們完全知道怎麼才能利用自身的條件使自己未來的生活變的更好。

當然,也有高傲的美女不吃這一套。這是一位美女學姐,這美女可不了得,雖然家世普通,其他的卻都屬於頂尖水平。論樣貌,她是校花,論學習,是高中時期北京市的三好學生。不過她似乎並不害怕劉星。就在劉星把手搭在對方肩膀的時候,卻被對方狠狠的甩開。

“只知道靠家人的二世主,別來煩我!”美女學姐冷冷一句話就把劉星打發了。

劉星對於這些話早已習以為常了,充分發揮了死皮賴臉的小強精神,每天都要到高年紀去找對方,可是每次都遭到對方的白眼。

當劉星千方百計知道對方生日,想在那一天給對方一個鑽石做為驚喜的時候,卻看見她與一位與她同年級的男同學在一起同吃午餐。

這可把劉星氣壞了,那男同學要樣貌沒樣貌,要家世沒家世,只是學習是全年級第一,如果不在高考那天拉稀的話,基本是屬於讀華北大的料。

劉星站在兩人身前,把鑽石拍在了桌子上,可兩人瞄都不瞄一眼,繼續吃著四元錢一盤的炒麵,這對於劉星來說無非是一個天大的打擊。

當那年高考後得知兩人都考上北大的消息後,剛剛升入高三的他不顧還在上課的眾人,狠狠一拳把桌子砸碎然後揚長而去。

從此,劉星沈默了,在高中調戲美女的色狼行列中已經沒有了他的身影。這一反常的舉動也引起了家人的注意,就在高考完後家人想與劉星進行溝通的時候,劉星下了一個決定,搬家自己過。有錢有勢怎麼樣,還不是被人甩?不如做個普通人,找個真心人,寧願不與那些隨時都可以和自己上床的女人吃大餐,也要找到把貞操保留到洞房那晚與自己吃炒麵的女人。

劉星的父母知道這個消息後放棄了上億生意的談判回來開導但也無濟於事,最後只能任他這樣做。

浪子回頭?

非也非也!

經過這麼多年生活的磨練,劉星也想開了,人生幾何,及時行樂!不過大學四年的平凡生活卻也讓他收穫了很多,至少有了許多知心的朋友。每次過年回家團聚的時候,看見那些來拜訪父母的人,劉星總有一種朱門酒肉臭的感覺。還不如打工與同事在小酒吧小餐館吃喝來的痛快。

這就是有錢少爺心理的真實想法。

媽的,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真***好!所以,一直堅持到現在,寧願在一個小公司穩馨快樂的環境下打工,也不願意回家在那滿是奉承心機的大公司中當經理。

劉星的父母對他疼愛有佳,不忍說不能罵,只好把任務交給了劉星的姐姐劉月。這不,劉月一有功夫就與劉星進行思想教育。在參加工作的這一年中,已經聽了無數次了。

“好了小月,我看小弟心意已決,既然他無意回去,我們再怎麼勸也沒有用。”一邊的王震走到劉星的身前道。

“王哥,還是你瞭解我!”劉星看著對方笑了笑說道。

“你……弟弟,你想氣我呀!”劉月心中一急揪起劉星的耳朵。

“你別揪我耳朵,我可是跆拳道三百六十五段,小心傷到你!”劉星歪著腦袋說道。

“你今天要是不和我回去,我就把你揪成三百六十五段!”劉月狠狠的說道。

“王哥,姐夫,我現在就叫你姐夫行嗎?你趕緊給我姐拉走吧,我受不了了。累了一個星期,好不容易準備周末休息一下,你看看現在。”劉星抓著大姐揪他耳朵的手向一邊的王震求救。

“說,回不回去幫咱爸經營公司?”大姐繼續揪著劉星的耳朵惡狠狠的問道。

“不去!”劉星十分堅決的回答道,他已經不止一次這樣回答了。

“不去就得死!”

“死我也不回去。”

“好了好了,你們姐弟就別鬧了。”王震上前制止了劉星雅,把對方拉回了沙發上,也許是剛才劉星叫的那聲”姐夫”讓他聽了很高興的緣故吧。

“小月,既然劉星不想回去,你就別為難他了。也讓他自己出去闖一闖!”王震拉著劉月的胳臂勸道。

“你怎麼還幫著他說話了?我記的在我爸媽面前你可是拍胸脯保證過的,就是捆也要把小弟捆回去的!”劉月看著對方生氣的說道。

“呵呵,此一時彼一時,我們不能難為人不是?強扭的瓜不甜!”

“你……好,我看你回去怎麼向我爸媽交代!”劉月一紐頭不滿的說道,然後甩門走了出去。

“輕點兒摔,我這是前幾天用工資剛換的門,香木的,高級貨!”劉星沖著離去的老姐笑著說道,知道今天又躲過去了,沖著王震眨了眨眼睛,夠哥們!

“什麼時候把弟妹帶給我看看!”王震笑看著劉星說道。

“弟妹?你弟妹滿天下,你……不會還是處男吧?”劉星狐疑的看著對方問道。

“現……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一聽劉星的話,王震的臉耍的一下紅了起來。


“恩,很好。以後對我老姐忠貞一點兒,不要學我知道嗎?不過說起來,我已經有些年沒沾腥了……!”劉星歪著腦袋回憶道。第一次給誰了?媽的,忘了!

哎,人生中最好的時光,可劉星卻把他最美好最珍貴的青春獻給他沒有愛情的最落破的年代!

“那你自己好好過吧,你姐還在外面等著我呢!”王震站起來看著劉星說道,然後向外面走去。

“哎,等等,你也知道我錢包不見了,錢和卡都沒了,家中恐怕連泡面的錢都沒了,先借我點兒,過兩天還你!”劉星一把拉著對方的胳臂說道。

“吃虧了吧?”王震聽見劉星的話後大笑著說道,然後掏出錢包從裏面拿出一張金燦燦的卡,“給,密碼是你姐生日!”

“謝謝,姐夫!”劉星接過信用卡狠狠的親了一口。

“哈哈,我喜歡這個稱呼。那我先走了~~!”

“姐夫再見~~!”

“小舅子再見~~!”

把門關上,身子倚在門上,拿著金卡猛親,這可是會員金卡,身價上億且還要有身份的人才能擁有的,傳說中可以無限透支,不知道能不能取一萬萬億美金……!有這樣的一個姐夫,好爽!


正文 第四章 緣分呀!我還不如乾脆面
毫無疑問,北京的夜晚是很美的,每當天邊淡淡的晚霞消失之後,北京就會變成燈火通明的時間。

長安街上車燈閃耀川流不息,天安門廣場上閃耀著華美的霓虹燈,城樓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湖水中,人民大會堂的樓上的燈火也灑滿人間,王府井街道上華燈高照五光十色,此時也只是北京夜晚的開始。

晚上取了幾千塊,爽爽的吃了一頓,又在王府景的大街上溜達了一圈,新買了個錢包,捎帶著安慰了一下饑渴的眼睛,不知不覺也已經十一點了。

“枉入紅塵若許年,未帶一女把家還……!”劉星無聊的在大街上走著,嘴裏哼著小曲,街邊多是濃狀豔摸的女人,正經的乖孩子早已經回家了。這些女人明顯不能引起劉星的興趣,連瞄都懶的瞄。

“大哥,大哥~~!”一個下身穿著超短裙,上身穿著吊帶裝的女人攔住了劉星的去路,雖然距離對方不到兩米,但臉上塗的那厚厚的”油漆”愣是沒讓劉星看出對方到底長的什麼樣!

“大嬸,有什麼事嗎?”劉星看著對方問道。

“你叫誰大嬸……!”

“大嬸,你是學京劇的嗎?出門怎麼還帶臉譜?”劉星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也許是因為劉星晚上換的這件體恤上的大骷髏頭很嚇人的緣故吧,女人在看了看劉星的打扮後,頓時沒了脾氣,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現在出來混的,衣服上沒秀個毒蛇獅子骷髏頭什麼的,還真是出不了門。當然,你要是不怕疼,文身所帶來的效果會更好一些。記住,千萬不要用小孩子玩的貼畫往身上沾,這是夏天,容易出汗!

“傻丫的,這是海賊王的動漫周邊體恤!”劉星好笑的想著,然後繼續走著自己的漫漫午夜路。

“小姐,多少……!”

“走開!”

“呦,嫌哥哥沒錢是吧?”

“走開,我不是那種人!我喊了~~!”

“傻妞,不出來賣的大半夜的出來幹屁呀~~!”男人罵罵咧咧的走開了。

恩?這一場景立即吸引了劉星的注意力,當那男人走後,女人坐在椅子上,雙腿彎曲,雙手緊緊的抱著膝蓋。

女人很美,這是吸引劉星注意力的一個原因,更重要的是,她……大小姐?不錯,劉星所看到的正是今天在餐廳時遇見的上海總公司老闆的女兒夏雪!

這是幹什麼?欣賞夜景?

說起來這女人美麗的外表,優雅的氣質,親切的微笑,給劉星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白天回家的時候還想入非非呢,晚上就遇見了,不趁機套套近乎不是我的風格呀。忍了好多年,這個女人不錯,是到了該出手的時刻了!”劉星看著表情很憂鬱的大小姐心中想到,又是另外一種風趣,劉星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兒。這是劉星高中時期的標誌性動作,只要他在哪個女人面前一摸耳垂兒,那女人肯定沒的跑。

劉星走到對方的身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恩,百合味,不錯!然後輕輕的用手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我都說了,我不是……咦?是你?”

“呵呵,你好呀!”劉星笑著說道。

“太好了,太好了!”夏雪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把拉住劉星的手高興的大聲說道,倒是把劉星嚇了一跳,愣愣的看著對方。


“哦,真不好意思,嚇到了你!我只是……只是高興,呵呵,高興!”夏雪看見劉星發呆的樣子後,也意識到了自己剛才一驚一吒的舉動太多反常,鬆開劉星的手不好意思的說道。

“呵呵,沒什麼,沒什麼!”劉星看著對方說道。感覺對方見到自己比自己見到她更高興似的。難道自己中午的舉動已經深深的打動了對方?她已經被自己卓越的風采震住了?不可能呀,自己身上也沒有傳說中那個什麼王八之氣呀!

“你……還記的我?”女人看著劉星問道。

“當然,夏雪。呵呵,北京這麼大,在這裏遇見,也是一種緣分。”劉星看著對方笑著說道,不管那些了,先套近乎再說。

“是呀,是呀,真的是緣分。”夏雪聽見劉星的話後點頭表示同意。

“你一個人在這裏做什麼?這麼晚了,在這種地方很容易讓人誤會的!”劉星用手指了指周圍歌廳酒吧之類的地方。

“我……我也不想,只是……只是我的行李在賓館的時候不小心被人偷了,除了身份證,什麼都沒有了!”夏雪垂頭喪氣的說道。

“被偷了?那你快點兒給家裏打電話呀!”劉星看著對方說道,這女人看起來挺不錯的,怎麼這麼不小心?

“我……我是離家出走的,要是給家裏打電話,豈不是表示我妥協了?”夏雪從新坐回了椅子上,神情沮喪的說道,似乎聯想起了她的傷心事。

看見對方的樣子,劉星也坐在她的身邊,對於夏雪為什麼出走到北京,或者說她為什麼傷心,劉星也猜出了幾分,多半是因為她父親準備娶個二十四歲的狐狸精的緣故。大小姐二十五,她爸娶個老婆二十四,這是什麼關係?

“在北京沒有什麼親戚嗎?或者……去公司住!”劉星看著對方建議道。

“那樣會被他們找到的。”夏雪嘟著嘴說道。劉星也沒有想到外表優雅的大小姐也有這樣可愛的一面,不過這性格是不是有點太倔強了?劉星想了想,他似乎沒有資本在這件事情上談論別人,因為他也是離家單過,父母姐姐也找他談過多次,可他態度很堅決,就是不回家。

哎,都是同道中人呀!

“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不要那麼沮喪,要不然……今天晚上你先去我那裏住一晚?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出於……仗義,對是仗義!”劉星看著對方說道,深怕對方誤會。

“不會麻煩你吧?你家人……!”

“我現在自己住!”劉星看著對方說道,如果真的能住在一起……即使隔著牆壁也不錯嘛。

“好呀,那就麻煩你了!”出乎劉星的預料,在對方聽見劉星說明自己一個住的時候,對方很痛快的就答應了下來。看看女人的表情,很高興,很樂意的樣子。

哇!機會來了!

“不麻煩,不麻煩,那就走吧!”劉星表面上一副很平靜的樣子看著對方說道,其實心理已經樂開了花。集優雅,可愛,美麗於一身的極品美女,現在可是不多見呀,而且肌膚還那麼好……!看對方的樣子,應該很適合居家過日子。劉星的腦海裏不禁的浮現出一副自己工作一天回家後,對方做了滿桌子的美味佳肴等待著自己的畫面。

“老公,你回來了~~!”

“老公,快來吃我給你準備的愛心晚餐~~!”

“老公,你辛苦了一天,洗澡的熱水我已經給你放好了,我們一起洗吧。來,我給你搓背~~!”

有這樣這樣溫柔賢惠美麗能幹的大小姐,而且還是以老婆的身份伺候自己,真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呀!

想到這裏,劉星趕緊伸手攔出一輛計程車,坐上後立即回家,生怕對方反悔。

“來,進來吧,可能有點兒亂,沒辦法,單身!”進了屋打開燈,劉星把夏雪讓了進來,不知道住管別墅的大小姐會不會嫌棄自己這地方,反正劉星自己是早已經習慣了。

“很好呀!”夏雪走進後看了看屋子,比她想象中的要好的多也大的多,“對了,你是做什麼的?這麼大的房間,裝修也不錯,應該花了不少錢吧。”夏雪坐在沙發上看著劉星問道,在她的眼中,一直把劉星當成一個比較有正義感的……痞子!

“我在一家銷售公司工作,正經的白領一族!”劉星看著對方說道,沒敢告訴對方自己的公司其實就是她家在北京的分公司。讓對方以為自己是間諜,去公司的時候告密,然後她在偷偷的離開,劉星可就得不償失了。

“恩?”聽見劉星的話,夏雪的表情明顯是很驚訝,上下不停的打量著劉星。也難怪,拖鞋牛仔褲骷髏體恤的打扮,再加上特意裝出來為了吸引美女的頹廢形象,說出自己是白領,還真的沒怎麼有說服力。

“呵呵,周末,穿的隨便了一些,你可千萬不要誤會我是什麼地痞流氓什麼的!”劉星搖手看著對方說道。

“我相信你,要不然我也不會跟著你來了。對了,你這裏……有沒有什麼吃的?我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夏雪不好意思的說道。

“吃的?等等~~!”劉星聽見對方的話後說道,然後轉身進了廚房,把冰箱裏緊有的一點兒牛奶麵包拿了出來遞給了對方,然後又從一個大櫃子中拿出五六袋乾脆面。

“不好意思,就這些了,我這裏從來都不開火,你就將就著吃吧!”劉星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看著說道,“不過我這裏有廚房,以後你可以隨便用!”

說出最後那句話,劉星有兩個目的。第一,”以後”兩個字的運用是提醒對方可以長期的住在這裏,表明自己是不會介意的。第二,”我這裏有廚房”“你可以隨便用”,同一個屋檐下住著,難道她做了飯會不給你吃?怎麼說也是自己”收留”了她,即使她身份特殊,也要懂得報恩不是?

“恩~~!”夏雪拿起麵包就吃了起來,聽見劉星的話後點了點頭。

“耶!太好了,明天晚上有口福了!”劉星心理暗自得意,?成功打了一場無硝煙的勝仗而高興。

“旁邊的屋子是客房,被子都是新的,你今天晚上就住那裏好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同時等著對方溫柔並感激的話語。

“哦!”夏雪點了點頭,打開一包乾脆面吃了起來,回答的很簡練,語氣也很普通,讓劉星感覺自己似乎還沒有那包乾脆面對她有吸引力。也不能怪她,怎麼說對方也是大小姐,一天沒吃東西了,當然要先添飽肚子了。

“這麼晚了,也沒有什麼好節目!”劉星繼續說道,意思是讓對方多和自己說點兒話,不過回答他的依然是”嘎吱嘎吱”的吃乾脆面的聲音。

“嗷~~!困死我了。我明天還要上班,那我先睡了!”劉星看著對方說道,轉身做出一副要進臥室的姿勢,希望對方能夠挽留。

“恩,謝謝!”大小姐繼續啃著她的乾脆面。

劉星垂著頭進了臥室然後把門關上,一頭栽在床上。

啊~~!我最討厭乾脆面了!

正文 第五章 公車中的色狼與潑婦
星期一,又到了上班的時間。盡可能的在床上多睡一會兒,哪怕是不吃早餐……!這就是白領生活的真實寫照!

還賴在床上的劉星突然想起隔壁還住著一個女人,趕緊從床上起來,輕輕的敲了敲門,沒有聲音。劉星輕輕一推門就開了,也許是因為夏天有點兒熱的緣故吧,薄薄的被子卻被對方蹬在了地上,只見大小姐只穿著一身純白色的內衣內褲躺在床著美美的睡著,凸凹有致的身材在這個時候顯露無疑,另劉星早上一起來就大飽眼福。嘴角邊的乾脆面渣子沒有影響對方半點的美麗,反而還增加了幾分可愛。原來乾脆面也能起到妝飾的作用。

不好!劉星光顧著欣賞床上的美女,卻忘記了時間。把門關好後連忙洗漱穿衣服,桌子上放了張百元鈔票,然後關門離開。

九點上班,劉星所住的小區離公司坐車有二十分鐘左右路程,八點半從家裏出發,門口就是公車站,天天擠公車。

雖然家有上億,但是自從上了大學後劉星就沒在跟家裏要過一分錢,自食其力!劉星深深的為這一點兒而感到驕傲,事實上他的銀行卡裏面,家裏每月都會自動給他劃去上萬元的零花,就是怕他在外面吃不好睡不穩。可憐天下父母心!

一身白領標準的職業裝,任誰也不敢相信昨天那痞子樣的年輕人就是他。

夏天,是女孩子肉隱肉現的季節,但是劉星卻無暇欣賞。

“師傅,等等!”劉星大聲的喊道,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向公車然後走了上去。

現在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坐的位置是肯定沒有了,不過零散的站的幾個人,在北京做公車,不擠就該燒高香了!擠的時候,真恨爹娘多生了條腿。

“師傅,等等!”在車門將要關上的時候,又一個聲音傳來過來,簡直就是對劉星剛才所說的話的剽竊。

咦?一個靚麗的身影出現在車門處,一身白色的連衣裙簡潔的襯托了對方純粹的氣質,腰間垮著個小包,眉毛細緻,睫毛卷長,水汪汪的大眼睛,多麼精致的一張臉呀。

美女!九十分!

劉星快速的做了出判斷,而且這個女人穿戴得體時尚,顯然並非風月中人。

當美女投幣後走上車時,劉星才看清楚,好傢夥,這女人好高!

應該超過一米七七,除去高跟鞋,保守估計也有一米七三,又因為對方身材苗條顯個,在公車中顯的鶴立雞群。

“不錯,不錯,要是我女朋友就好了。不對不對,我在想什麼?自己不是已經有了大小姐了嗎?”劉星眼睛直直的看著對方想到,其實不光是他,全公車的人目光都集中了在這個女人身上。

“耶~~!”劉星心理不禁大吼一聲,內心興奮到了極點。為什麼?因為美女已經走到了他的身邊,並且停在那裏。

呼!劉星神情歡躍的輕輕的喘了一口氣,從這女人身上傳來一股清香,玫瑰?這女人很不簡單呀!

劉星把腰挺直,算是比這個美女稍微高出一些,雖然面朝窗外,但是眼睛卻不停的向美女的身上掃著。

這也是劉星為什麼坐公車的原因之一,卡油!

丫的,夠正點!劉星用猶如紅外線一樣的眼神在女人身上掃描了一遍後得出了結論。

“車上這麼多人,為什麼會單單站在我身邊呢?莫非我的愛情故事線又確立了一條?”女人身上的極品香味刺激著劉星的大腦垂體,腦袋裏面開始不斷的胡思亂想,這女人和大小姐各有各的特點,一個看來優雅大方,一個冷豔高貴,算是打個平手。

“喀~~!”車又到了一站,又從前門湧了來一大批人,劉星的心情更加的激動了。上帝呀,我愛你!

美女如劉星所料想的那樣被人群擠到了他的身邊,身體緊挨著身體,隨著車體不斷的晃動,兩人的胳臂也不斷的相碰。

女人轉過身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冰水一般的眼睛看了劉星一眼,發現對方似乎並不是有意的,眉頭又舒展開來。

隨著車上的人繼續增加,劉星和美女被擠再一起更緊了,雖然美女的眉頭又皺了起來,但是又無可奈何。

雖然只是偶爾碰上那麼一兩下,然後劉星還是能清晰的感覺到對方胸部的豐滿。而且這種機會,隨著車中不管增加的人而變的不管增加。


啊!受不了了!不沾葷腥好多年,兩天遇見倆美女。

根據劉星多年來做公車的經驗,這樣的美女在公車上真可謂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今天如果過了這個村兒,那可就沒有這個店兒了。

機會難得呀!

可以嗎?這可是一部面對不同年齡段的都市YY小說……真的可以嗎?,那麼就來做些青年成長期中理索應當的事情吧。

“吱~~!”

“啊~~!”就在劉星準備有所行動的時候,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司機一個急煞車,由於慣性,再加上劉星的心理太過於興奮,身子向車前方一傾,接著就傳來尖叫聲,很近很近!

“恩?什麼東西,軟軟的?”條件反射的伸了下舌頭。

突然感覺不對,急忙站直身子,只見美女正紅著臉一副驚慌的樣子看著劉星,一手抱胸。

“啪~~!”

“你……你流氓!”女人毫無徵兆的給了劉星一個耳光,很響很響!

“誰流氓了,是你主動站到我身邊的!”劉星直起腰大聲的喊道,可不能冤枉好人呀,雖然心理有這個想法,但是還沒付出行動呢,這難算是流氓嗎?不能吧!法律沒有規定不准意淫。

她的尖叫聲瞬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男人們狠狠的瞪著劉星,也許是對劉星的羡慕,女人們則選擇遠離劉星。老人們沖著劉星歎了一口氣,搖了搖頭,好象劉星已經成了社會的敗類一樣。

呼!還有一站地,忍了!劉星低著頭想道,沒有想到這美女這麼潑辣。媽的,這一嘴巴還打的挺疼的!不過劉星這下成了全車人的焦點,想卡油都沒有機會了。

“流氓!”聲音不大,但是卻傳來劉星的耳朵裏。

……再忍!

“色狼~~!”

忍者!

“敗類!”

“誰讓你站我身邊的,活該!”劉星忍無可忍的沖著女人大聲的說道。

“哢~~!”車門開了,劉星正好到站,下車!

女人被劉星突然這一喊嚇的一愣,還有這樣的流氓?也太理直氣壯一點兒的吧?

“哎,司機師傅,麻煩你,我也在這站下車!”女人慌忙的沖著司機喊道,今天是她上班報道,可不能遲到。

媽的,竟然看走眼了!看起來不錯的女人竟然是一個潑婦。

恩?已經下車的劉星突然感到身後四點鍾位置有一道鄙視的目光射向自己,慢慢的回頭……!

“你還想幹什麼?”劉星看著對方大聲的喊道,此女人就是剛從被劉星無意中襲胸的美女。

“沒看過你這麼理直氣壯的色狼!”女人白了劉星一眼道。

“你還有完沒完?還想訛我是吧?說,多少錢!”劉星沖著對方大聲的說道。

聽見劉星的話,美女眯著眼睛看著對方,柳眉微皺!

“是你不要的!”劉星道,然後看了看手錶,媽的,快遲到了!轉身急忙向公司走去。

“色狼,你給我站住,今天你必須得把話給我說清楚!”身後傳來高跟鞋擊打地面的”咯噠咯噠”的聲音。

劉星突然停住了腳步,身體顫抖雙拳緊握。現在不是流不流氓的事情,而且已經上升到侮辱人格誹謗名譽的問題了。

“你喊誰色狼?!”劉星轉身看著對方大聲的說道,氣死我也……!

“就叫你呢,怎麼了?色狼色狼色狼~~!”女人看見劉星生氣的樣子後得意的叫著,似乎把剛才被襲胸的事情忘到腦後。

“別以為自己長的跟擎天柱一樣就以為能挽救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