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迷★

關於部落格
本Blog小說及圖片係由網路轉載!!
僅以推薦為主~請勿轉作其他用途!!

◆所有權人如不願意在此發表或有侵權等~
請告知~立即移除~謝謝!!
★★未滿18歲請勿點閱限制級類★★

  • 166490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補發)寸芒第9集作者:我吃西紅柿

李楊心中卻是知道這林昭為何不肯離開。

“林昭他自是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林昭兄弟也不是孩子,自然有自己的想法。”李楊勸說道。

項羽點了點頭,慨嘆道:“是啊,算了,林昭難得敢反抗本霸王,也算是有點男人脾氣了。哈哈……”項羽笑著說道。

而此刻,碧瀾山的人馬都飛至雲層之上。

“列隊!”

隨著遂虎一聲令下,碧瀾山近萬人馬站成方陣,騰雲駕霧在半空之中來為李楊送行,而林昭、莉莉、葛昕等一群人站在方陣最前面,李楊回頭一眼看過去,莉莉等人每一人都看著李楊,目光中有的盡是難捨。

“師兄(大伯),保重!”莉莉、小彤彤和小傑克連連向李楊擺手,眼淚早已經流下。

“師尊,保重!”羅德成、傑瑞、傑西、米斯霍夫、博克拉斯幾位弟子也是眼睛濕潤了。

“小叔(李楊兄弟),保重!”葛昕和葛溥夫婦站在一起,也目送著李楊……

所有人都祝福著李楊,他們也都知道,李楊這要是到鬼界找尋愛人的,這路途之中,到底有什麼困難,有什麼艱辛。有什麼危險,一切都很難說。

此次一別,甚至可能是永別,儘管大家都不願意承認這點。

“再見!”李楊對著眾人努力地擠出了一絲笑容,隨即轉過頭去。看向西方天邊。

“霸王,我們走吧!”李楊道。

項羽也點頭:“好,我們走!”

李楊和項羽皆是一身黑,一踏青雲,一踏神器,頓時兩人化作兩道流光,瞬間便破空而去,消失在西邊天際之中。

“再見啊,大伯!嗚嗚嗚……”小彤彤大喊一聲,眼淚卻嘩嘩流下,哭了起來,李楊在碧瀾山的時候,對小彤彤還是很關心的。

“彤彤,別傷心了,你大伯以後會回來的。”莉莉對著小彤彤安慰道。

“真的麼?媽媽,大伯真的會回來麼?”小彤彤睜大了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莉莉。探尋著答案。

莉莉深吸一口氣肯定道:“是的,你大伯肯定會回來的。”

李楊地身影早已經消失。可是葛昕卻是看著天際許久許久……

白雲飄飄,李楊和項羽二人穿梭於白雲之間。腳下雲霧層層。

雖勁風吹面,李楊卻根本沒有用護體刀芒或者魔元力阻擋,任憑因為飛行極速所還來的勁風吹著,此刻,他心情有點傷感,畢竟剛才和自己的親人兄弟分別。

不過,為了雪……他也只能選擇離開。

“從今天起,我便要獨自一人漂泊了。沒有了兄弟親人,去找東方冥帝找尋三生石,然後橫渡北冥之海。”李楊不知道為何,卻是感覺心底彌漫出了一股狐獨寂寞。

未來,只有自己一人了。

忽然,李楊哈哈笑了起來,他想起了一首歌,一首在俗世比較熟悉的一首歌:

滄海一聲笑,

滔滔兩岸潮,

浮沉隨浪,只記今朝,

蒼天笑,紛紛世上潮,……

“哈哈……李楊兄弟,你還是真有興致,這時候還能笑起來,以後可是你一個人了,三生石你有把握嗎?橫渡北冥之海你有把握嗎?”項羽爽朗笑著對李楊說道。

李楊腳踏青雲長一,衣角獵獵,背負雙手,俯瞰無邊魔界大地,笑道:“怎麼笑不起來?我李楊從俗世中開始,不是總在開始創造著奇跡嗎?過去,你見過二十年飛升的嗎?你見過不足百年就能達到魔王境界地嗎?可是這些我都創造了。三生石,橫渡北冥之海?這些難題我照樣可以解決。”

李楊的話中洋溢著強大的自信。

“好,不愧是我項羽的兄弟,就這話,我就佩服你,哈哈哈……”項羽仰頭大笑著。

正當李楊和項羽彼此談笑,破空飛行的時候,忽然——

“你們兩個站住!”嬌媚的聲音忽然在李楊和項羽耳邊響起。

兩人身形一震,這聲音不正是那位噬心蟲一族地聖主琉璃嗎?

“慘了,竟然忘記和琉璃道別了。”李楊心中一涑,和項羽對視一眼,兩人無奈苦笑,只得停了下來。

只見遠處一朵粉紅色去霧飄來,速度極愉,短短一會兒,便出現在二人身旁,雲朵之一,一晶瑩剔透仿佛畫中才存在的可人兒,不正是琉璃麼?

琉璃此刻顯得有些惱怒,悄臉都氣的通紅,指著李楊和項羽道:“你們兩個竟然不和你們姐姐我說一垢,就準備不吭一聲溜走了。如果不是白心告訴我,還沒有發現你們兩個小子走呢!”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琉璃顯得很是生氣。

李楊微笑道:“琉璃姐姐,無需生氣。我和霸王不過是去魔神宮而已。對於他人來說,魔界可能很大,但是對於達到魔帝後期的琉璃姐姐你來說,神識可以瞬間覆蓋幾乎整個魔界,自然可以很快找到我們,而且以琉璃姐姐你的速度,也可以很快找到我們身前。所以,我們也算不上分別。”

項羽一聽,連忙點道:“是啊,這魔界對於琉璃大姐你來說,就好像飄雪山脈想當於天魔級別高手而已,根本算不上分別。”

“也對,哼。算你們說的有理。”琉璃展顏一笑,達到魔帝後期,這神識範圍之大,幾乎覆蓋整個魔界,自然可以輕易找到魔界中人。而且琉璃的速度極快。

動用那粉紅色雲朵,不過是一般速度,最快的速度,卻是化作噬心蟲,用本體飛行,那速度之快,比之金翅大鵬鳥也差不了多少。

“對了,琉璃姐姐,我此次離開飄雪山脈,也不知道何時能夠回來。碧瀾山我的兄弟親人就拜託琉璃姐姐你了。希望你能夠勞心保護他們。”李楊對自己的兄弟朋友還是很關心地。

琉璃當即點頭:“放心,這事情交在我身上。我噬心蟲一族的聖殿便是在飄雪山脈,實力最是強。在飄雪山脈,絕無人能夠傷害你好些兄弟朋友。”

“好了,李楊、盤蠻。我還有事,這就先離開了,有時間去魔神宮看看你們倆。”說著,琉璃一拂袖,便化作一道粉紅色光芒,消失不見了。

李楊和項羽相視一笑,當即化作兩道流光,劃破天際。

半日後。

“李楊,跟我來!”項羽陡然朝上方飛去,李楊也不多問,跟著朝正上方飛去。

直線朝上飛了許久,李楊和項羽發現了一道龐大地一道道閃電,正是所謂的‘九天極磁雷煞’,過了這九天極磁雷煞,便是九天之上了,無論是魔神宮,還是水神宮、火神宮皆是在九天之上。

“這九天極磁雷煞極為霸道,沒有魔王地實力根本無法破開。”項羽對著李楊說道。

九天極磁雷煞,廣闊無邊,整個魔界上空,九天之上,都有九天極磁雷煞阻隔,威力之大,令一般魔界之人膽寒。

“你的護體刀芒本來防禦就高,再加上《如封似閉》應該可以破開這九天極磁雷煞。”項羽對著李楊說道。

李楊微微點頭,淡紫色的護體刀芒當即出現在體外,護體刀芒以《如封似閉》中混沌氣流軌跡運轉,李楊小心翼翼地穿入九天極磁雷煞中,一股強大地雷電之力圍繞李楊。

九天極磁雷煞,廣闊無邊。

李楊一進入其中,就感到一種熟悉感覺,仿佛回歸到母親的懷抱,很溫暖,無所覺地,遵循心靈最真實的感覺,李楊收回了護體刀芳,直接將自己的身體暴露在九天極磁雷煞之中。

“嗤嗤~~~”

雷電閃爍,直接衝入李楊體內。

九天極磁雷煞,乃是天地初開的時候便有地。六界都存在,遍布六界上空,可是想象到底有多麼地龐大,即便是魔君,也不敢任憑雷電攻入體內,任憑攻擊。

畢竟,九天極磁雷煞是無究無盡的。

龐大之極的雷電瘋狂涌入李楊體內,忽然,李楊眉心處黑色閃電印記一閃而逝,頓時李楊周圍那些瘋狂的雷電竟然變得溫順了起來,慢慢融入到李楊體內。根本不傷害李楊一絲。

“咻咻~~~~”

刀魄也在吸收雷電的能量,原本已經到了魔帥前期極限的刀魄,竟然吸收了不少雷電能量後突破了,刀魄也變成了紫色。

“李楊,你幹什麼!”項羽大驚,這九天極磁雷煞之中怎麼能夠開玩笑,那可是沒有性命的。

項羽身上出現一道光芒,那是神器護體,項羽衝入九天極磁雷煞中,便要保護李楊。

可是——

“呼!”

李楊仿佛魚兒在水中一樣,雙手一蕩,便輕易地穿過了九天極磁雷煞,到了九天之上。

項羽目瞪口呆。

這叫什麼?

難道有人可以在九天極磁雷煞中仿佛魚兒一樣游泳麼?除非是功力強悍到根本不畏懼雷電,而要楊不過是魔帥境界而已,怎麼可能肉體抵抗九天極磁雷煞呢?

“霸王,還不穿過來。”李楊在九天之一,對著項羽笑道。

項羽驚醒,當即穿過了九天極磁雷煞,到了九天之上,來到了李楊的身旁。

“你怎麼了?怎麼可以肉體抵抗九天極磁雷煞?”項羽詢關道。

李楊一笑:“抵抗?不,不,當然不是,我不過是吸收了一些雷電能量而已。你還記得麼,當初我曾經說過元神有些變化,雷電融入其中了,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剛才我感覺自己能夠吸收雷電能量,果然,我吸收成功了。不過似乎我的承受力不夠,一下子九天極磁雷煞把我逼出來了。”

項羽心中發怔。

他當然記得了楊元神之變的事情,當初李楊和那烈山尊者黎桀廝殺地時候,便吸收了雷電能量,元神出現了絲絲變化,項羽一直意外,前次見了蚩尤大尊,他也忘記詢問了。

“你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或許大尊能夠告訴你,你還是親自問大尊吧。”項羽對著李楊道。

李楊點頭,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可是……蚩尤大尊就一定知道嗎?

項羽笑道:“不說了,來,跟我上魔神宮!”

九天之上,乃是無邊雲霧,甚至於連神識都難以看清,項羽很是熟路,帶著李楊飛行了一個時辰左右,終天破開了雲霧,來到了處中華龍天子宮殿所在。

一巨大地行宮,比之凡人界的皇宮要大千倍,行宮竟然是漂浮在一巨大地湖面之上,湖面之一有著許多飛禽走獸,李楊神識一看,卻是嚇的一跳,連在湖面中遊蕩的一隻青蛇竟然是魔君級別。

“李楊兄弟,這便是魔神宮。”項羽笑著,帶領李楊向魔神宮去聲。忽然——

那青蛇忽然化作一青衣美女,飄然踏空走到李楊和項羽面前,看到項羽,才施禮道:“原來是盤蠻師兄,盤蠻師兄,這位青年是誰?”

項羽當即道:“這位乃是我李楊兄弟,我早已經和師尊說過,青歆,你快去稟報。”

 

第二章魔帝離檒

青蛇所化的青衣美女微微一笑:“盤蠻師兄請稍等,青歆這就去稟報。”隨即,轉身飄然踏波熱行,飛入行宮之內。

李楊則是饒有興致的欣賞著魔神宮。

“霸王,難道你每次想要進去,都要通傳?你不是蚩尤大尊的弟子麼?”李楊對一旁項羽詢問道。

項羽點頭道:“即使我是蚩尤大尊弟子,想要見大尊也要通傳,這魔神宮並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進去的。啊——不好!”項羽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旋即無奈苦笑。

“霸王,怎麼了?”李楊一夥看著項羽。

項羽苦笑道:“我剛剛才想起,今天竟然是師尊開壇講道的日子,師尊一年一次講道,一講便是整整三天時間,講道過程內,任何事情都是不予理會的。”

“哦,霸王你的意思是……”李楊感到有點不妙了。

項羽搖頭道:“如果此刻師尊正在講道,那青歆跟無法見到師尊,所以也無法通傳,估計我們要在魔神宮要靜等三日了。唉,怎麼忘記了師尊開壇講道的日子呢。真是……”

李楊也是苦笑不得,如果真的如此,自己真的要在外面等上三日,才能進去了。

“李楊兄弟,這事情是我不對。竟然忘記了日子。”項羽也惱怒地一拍自己腦袋,什麼日子不選,剛好選在蚩尤大尊開壇講道的日子。

“霸王不必如此,等上三日也是小事。”李楊不在意地說道。

忽然——

一道青衣身影和金色身影凌波飛行飄然而來。

青衣身影正是青蛇所化美女青歆,而那金色影子卻是一金衣童子,身上有著絲絲金色光芒,顯然他身上金衣乃一寶物。

“金衣師兄!”項羽一看到那金衣童子,連忙行禮。

金衣童子微微點頭,有點遺憾:“盤蠻師弟,師尊他才剛剛開始開壇講道。真是只差一步,如果你早來盞茶時間,估計就能得到師尊傳召了,所以……”

項羽也無奈道:“師兄不必說,我明白師尊的規矩。開壇講道是不會理會任何事情的。看來我和李楊兄弟要在外等上三天了。也怪那琉璃大姐,如果不是她和我們說幾句話,我們也都進去了。”

金衣童子將目光投向李楊,眼睛一亮:“這位就是盤蠻師弟所說的李楊?”

李楊連忙行禮:“在下正是李楊。”

這魔界高手,可千萬不能以外表看人,這金衣童子別看孩童模樣。可也是魔君後期高手,最重要的是,他貼身跟隨蚩尤大尊,地位極高。項羽對其都是恭敬喊師兄。

“李楊兄弟,大尊他早已經對我下令,一旦李楊兄弟你來,就直接進入魔神宮,無需通傳。來,跟我走。”金衣童子笑著說道。

項羽一愣,旋即道:“金衣師兄,你竟然戲弄我?剛才還說我只差一步?”

“戲弄你又怎的?”這金衣童子嬉皮一笑,帶頭化為一道金光飛入魔神宮之內。李楊和項羽相視一眼,只能並肩跟上去。同時飛入了魔神宮。

項羽傳音給李楊道:“李楊兄弟,這魔神宮內,千萬可別亂闖。能進入魔神宮的不是功力高超,就是有些背景的。不要擺著冷冰冰的臉,知道嗎?在魔界這人際關係還是很重要的。”

李楊一笑:“知道了,霸王你就別擔心了。”

李楊剛進入魔神宮,一眼看去,靈氣已經形成了實質一般,化成煙霧狀飄蕩在整個魔神宮中,李楊深深吸上一口氣,便震驚的發現一點。這裡靈氣濃度太濃了,而且質上也十分純。

“在這修煉,至少是在碧瀾山修煉的十倍百倍啊。”李楊案子咂舌,不愧是大尊的住處,就是了不得。

魔神宮因為是漂浮在一巨大的湖面之上,所以即使進入魔神宮內,也隨處可見池塘,池塘中長著各種各樣的珍貴靈藥,簡直舞聲崩潰手打是無奇不有,甚至於池塘中,有人身娃娃在水中嬉鬧,也有芝抹在水中亂跑。

甚至於李楊還看到大腿粗細的黃精糾結纏繞在池塘深處,真是夠駭人的。

“天啊,這些人蔘可都是雪靇參啊,而且成了人形,這人身娃娃一個最起碼可以相當於幾十萬年的修為啊。”李楊感到喉嚨一陣乾澀,太驚人了。

“那……冰菱花魂,赤血靈果!”

李楊眨巴兩下眼睛,處於傻傻狀態,不員處池塘內竟長著無數冰菱花,中央正是巨大的冰菱花魂,甚至於赤血靈果也有了,曾經令自己瘋狂的冰菱花魂,似乎在魔神宮根本算不上什麼。

一白衣宮女在池塘中仔細清潔著,李楊用神識橫掃了一下,不緊心中一驚,一個清理池塘的宮女竟然有著魔王修為。

李楊當即神識展開,橫掃了一些範圍,單單發現了幾十名魔神宮內下人,即便是看門的或者一個僕人,一般都是魔王級別,魔君級別也是隨處可見。

“大尊的住處也太奢侈了吧。”李楊已經無言,“柯鋒魔王估計來到這,最多當一個下人吧。”

李楊卻是不知道,柯鋒魔王根本沒有資格進來。

即使是到魔神宮來當僕人的,都是一些有些背景的。畢竟即使在魔神宮當僕人,修煉速度也是魔界其他地方的十倍百倍,而且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得到蚩尤大尊的賞識。

隨便在魔神宮挑一個人,都比柯鋒魔王高貴的多。

隨著前進,無數的寶貝出現在池塘中,或者一旁花圃中,李楊甚至發現這池塘中的水不是一般的水,而是具有強大靈力的水,估計喝上一口都要抵上數年苦修。

“李楊,別看了,這些東西都是大尊命人種植的。旁人根本不敢碰上一下,如果大尊欣賞你,可能會命人采摘送你一份。平常時候,可千萬別自己起了貪心私自采摘,大尊可是無所不知的。一旦私自采摘,那結果……”項羽搖頭。

李楊也能夠想象那是什麼結果。

“放心,這些都是大尊的,即使再珍貴,再好,也是大尊自己的。和我沒有關係。”李楊笑道。他還沒有落魄到去偷偷采摘別人的東西。

“這是魔神宮東苑。”金衣童子在前面道,“魔舞聲崩潰手打神宮北苑是大尊專有,西苑乃是一般魔神宮內僕人住處,東苑是我等師尊弟子以及九大魔帝來時居住之所,南苑是一專門遊玩的地方,除了有大尊特別允許,外人不得入內。”

李楊心中一怔,那自己住在哪裡呢?

北苑是大尊自己住的,西苑是僕人下人居住,東苑是蚩尤弟子以及九大魔帝的人居住,自己算什麼呢?

“項羽大哥,我居住在什麼地方?”李楊當即問道。

項羽一笑傳音道:“我住在東苑有一莊院,你便和我住在一起吧。”

“哈哈……金衣。”一聲爽朗的笑聲從東苑一莊院中響起。一名棕發大漢笑呵呵的走了出來,那大漢看到項羽。也打招呼道,“盤蠻啊,不錯,功力終於過了魔君境界了,我家小傑還是魔王后期呢。”

項羽和金衣連忙上前打招呼。

“離檒大哥此次怎麼來了魔神宮,以大哥你的實力,還需要來聽大尊講道嗎?”項羽笑著說道。

那離檒笑道:“不,我不過是帶著小傑過來。小傑,還不出來見見你的前輩。”

李楊看著那棕發大漢,感到這大漢身上一股強大的壓力,和琉璃一個級數的壓力,神識一掃,李楊震驚的發現,這大漢竟然是魔帝後期高手。

蚩尤大尊麾下九大魔帝,其中魔帝後期共有三位。第一陰陽魔帝,第二聖主琉璃,第三便是這離檒魔帝。

達到魔帝後期頂峰,自然無需聽大尊講道,聽了也是無用,他們需要的是自我感悟,一旦有一日取得突破,得證大圓滿,那又一個大尊就誕生了。

不過,魔帝後期頂峰到大尊這一步太難了。

整個六界,魔帝後期頂峰的有幾十位,可是無數年來,大尊才幾位?而且大半都是天賦驚人,只有那準提道人和阿彌陀佛沒什麼天賦優勢。

想要達到大尊之位,何其難啊!

“這位是……”離檒魔帝目光投向李楊,他神識發現了李楊的實力,魔帥中期而已,連魔王都不及。如此實力,心神修為卻是有魔王后期。

這令離檒有點驚訝,這樣的人物也能進入魔神宮?

項羽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兄弟李楊,李楊,這位是離檒魔帝,我們整個中央元域魔帝後期的總共三位,離檒大哥便是其中之一。在魔界之中,離檒大哥的威名那可是絕對的。”

金衣童子也道:“陰陽魔帝和魔帝琉璃都不喜歡征戰,陰陽魔帝總是在他那血獄,別人不惹他,他不惹人。那噬心蟲一族的聖主琉璃更是神秘,一般總是在她那聖殿之內。我們中央元域魔帝後期的三位高手之中,也只有離檒大哥終年征戰,為我們中央元域開闢疆域。”

離檒魔帝,征戰不止,中央元域不斷的擴大,他居功至偉。琉璃和陰陽魔帝卻是根本不怎麼離開老巢。

“晚輩李楊見過前輩。”李楊拱手道。

離檒魔帝一笑道:“你和項羽同輩論交,和我也不必太客氣。哦,小傑,你總算出來了。”

離檒魔帝後出來一位藍衣青年,青年臉上總是舞聲崩潰手打有著一絲微笑,顯得很是親切,看到項羽和金衣連忙行禮道:“離傑見過霸王以及金衣叔叔。”看到李楊,那離傑卻是一愣。

“離傑,這是我的兄弟李楊。”項羽笑著道。

離傑連忙行禮道:“原來是李楊兄弟,上次霸王帶來一名叫田剛的兄弟,他可是先天土德之身,現在跟在蚩尤大尊身旁,受寵得不得了,大尊都賜給田剛兄弟一生長百萬年的九葉靈芝呢,難道……這位李楊兄弟也是先天之身?”

李楊笑道:“不是,我只不過是一普通人而已。”

魔界之中,一般都是以功力來論前輩晚輩,這李楊功力明顯比離傑低,離傑只能喊李楊‘兄弟’了。當然這是比較親切的喊法,如果是外人,直接喊‘道友’了。

離檒魔帝對著離傑道:“小傑,現在大尊正在講道,聽大尊講道,對於心神修為提高很有好處,你快去聽聽,別浪費機會。”

“是,父親。”離傑躬身應命。

項羽也對李楊說道:“李楊兄弟,大尊講道,我們也別浪費機會,好好聽聽去吧。”

“好!”李楊對這蚩尤大尊講道感到好奇,要知道大道無言,一般人很難用嘴來講道的。估計達到大尊境界,對道的理解達到一個深度便能講道了吧。

“哈哈,李楊兄弟,霸王,我們這就一起去吧。”離傑眼睛一亮,當即對著李楊、項羽說道。

項羽點了點頭:“好,那我們就去吧。”

李楊三人便直接走向開壇講道之處,項羽和離傑顯然對此比較熟悉,輕車熟路,李楊跟著二人,左轉右折,很快,便來到了一巨大的廣場之上,廣場之上有著近百人在盤膝坐著,靜聽蚩尤大尊講道。

聲音朗朗,直穿九天之上,猶如千里松濤之聲,一波波沁入心田,不知不覺間引導著眾人進入了玄妙的領域。

李楊一進入廣場,便一眼看去,第一個目標便是聲音源處蚩尤大尊。可是無論如何,李楊也無法看清這蚩尤大尊的臉,只能依稀分辨他身上乃是青色長袍。

蚩尤大尊盤膝坐在玉床之上,身上自然發出一股威壓,仿佛他便是天,他便是地,聲音朗朗,他口中緩緩講述著他自己所感悟的道,由淺入深,信手拈來。

在蚩尤大尊旁,正有一青年在一旁盤膝靜靜聽著,正是田剛。

第三章和蚩尤的對抗

李楊、項羽、離傑隨處尋廣場蒲團位置,當即一個個都腳不沾地,飄然走了過去。

“不要出聲!”

項羽神識傳音在李楊腦海中響起,李楊轉頭看向項羽。

項羽臉色嚴肅,傳音囑咐道:“記住,大尊講道之時,敢忌諱有人喧嘩,如果有人喧鬧,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最好別發生任何聲響。”說著,項羽便坐在一蒲團之上,開始安心聽蚩尤大尊講道了。

李楊心中知曉,也便安心盤膝坐下,眼睛閉著,專心聽著大尊講道。

盤膝坐於玉床之上的蚩尤微微掃了一眼項羽、李楊所在位置,臉上竟然有著一絲笑意:“李楊?這小傢伙心神修為提高極快,幾十年便到了魔王后期,似乎也快到魔君前期了,本尊倒要看看他的潛力到底有多大,有沒有可能成為魔帝。”

蚩尤臉上有著一絲玩味的笑容,同時他的聲音竟然慢慢大了起來,但是完全沉浸在悟道之中的廣場上人沒有一個注意到,因為他們完全沉浸到玄妙的境界之中。

“轟隆隆~~~~”

最後蚩尤的聲音仿佛天雷轟隆在整個天地間不斷回響,聽講的弟子根本無法聽清蚩尤大尊到底說的是什麼,但是那聲音的特殊旋律竟然讓廣場中無數人進入了一個特殊的狀態。

如果有人處於清醒狀態,便會發現——

此刻的蚩尤大尊身上正在散髮著道道青色光芒,呈波紋狀,以蚩尤大尊為原點,向蚩尤前方幅散開來,也只有他身後的銀衣童子沒有受到影響,其他人都受到了影響。

一時間,整個空間都仿佛震盪了起來,道道青色波紋不斷在廣場中迴盪……

李楊臉上都有一一絲微笑,他十分享受這樣的感覺。仿佛瞬間接觸到了‘道’,飄飄渺渺,幻隱幻現之中,李楊感到自己對於‘道’的理解正在提升著。

整個廣場上所有人表情都十分沉醉,似乎陷入了那種美妙的感覺之中。

半日後。

廣場中有一人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而後猛地驚醒,口中吐出一口鮮血,蚩尤大尊微微一皺眉,一拂袖,那人頓時消失在了魔神宮。

“哼,連一天都沒有堅持到。此人怎麼有資格進入魔神宮聽本尊講道?”蚩尤大尊身上青色波紋繼續震盪著,一般人看來,這表色波紋震盪似乎沒有什麼不尋常,但是如果大尊級別高手前來,便知道原因了。

蚩尤現在便是在眾人心神深處演示著自己的道!

蚩尤得證太極無上大圓滿之境,成就大尊之位,對於天道的感悟,雖然還不及鴻鈞道人和盤古,但是也是比下面聽講之人高上無數。

此刻,他通過‘心神淬煉秘術’將自己的道在眾人心神之中演示。讓眾人心神來觀看,雖然不是眾人自己感悟,但是只要能夠看一遍蚩尤的道,以後自己修煉感悟自然更加輕鬆。

李楊第一次學習《魔神六絕》地時候,便感到一股強大的壓力。

天道至高!

那壓力直接作用在心神之上,雖然不是讓眾人感悟天道,只是觀看蚩尤的‘道’,但是蚩尤的‘道’給心神的壓力也大地恐怖。隨著蚩尤演示的越來越深奧,壓力也越來越大。

“噗!”

過了幾個時辰,又一名聽講弟子吐血驚醒,脫離了那玄妙的感覺,他已經無法承受越來越強大的壓力了。心神都快崩潰了!天道至高,‘道’的威壓已經讓他無法承受。

“你以後也不必來魔神宮了。”蚩尤大尊眼中閃過一絲冷光,那弟子便瞬間消失在了廣場之上,被扔出了魔神宮。從此,那名弟子再也沒有希望進入魔神宮了,即使他有一個魔帝的爺爺。

金衣童子悄然走到蚩尤地身後,而銀衣童子也在一旁,那青色波紋只覆蓋項羽前方區域,身後的銀衣童子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師弟,大尊今天怎麼用‘心神淬煉秘術’呢?這‘心神淬煉秘術’不是大尊收徒才會使用的嗎?難道大尊要收徒?”金衣童子對著銀衣童子傳音說道。

銀衣童子也搖頭傳音道:“不清楚,不知道怎麼回事,大尊忽然動用了這等心神淬煉之術,這也是檢驗一個人潛力的辦法。能夠承受時間越長,潛力越大,記得當年盤蠻他就曾經支持了三天,被大尊收為了弟子,我們二人也不過支撐了兩天半而已。”

金衣童子忽然笑了。

“師弟,不少人都達到了極限,到了極限,越往後承受越是恐怖,大尊還加大壓力,真不知道能有幾人支持三天。”

這金衣童子和銀衣童子仔細看著廣場中每一個人,看到有人吐血驚醒,便心中暗喜,很是好玩。

“你說這裡誰會堅持最久”金衣童子對著銀衣童子問道。

銀衣童子一笑道:“那還用問,自然是盤蠻,過去他就能夠堅持三天,如今他心神修為都魔帝前期了,支持三天,更是簡單。”金衣童子也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噗!”

又一人吐血驚醒。

“噗!”“噗!”

一瞬間,竟然三人同時吐血驚醒了過來,額頭都是冷汗淋淋,一開始他們挺享受那種接觸‘道’的感覺的,可是越到後來,道的威壓就越來越大,最後讓他們崩潰。

一天已經過去,廣場上已經少了十幾人。

越往後越是難熬。

的確,此刻,廣場上有十幾人臉色已經有點難持了,漸漸的,他們的臉色慢慢滲白了起來,隨著那青色波紋越來越激烈,越來越激盪……

“噗!”“噗!”

間接地,這些人一個個都吐血驚醒過來,醒來後他們才知道,這便是傳說中蚩尤大尊才動用的‘心神淬煉秘法’,挨過三天,大尊定會收其為弟子。

時間過地很慢。

在那些已經達到極限的弟子心裡。時間更是度秒如年,一個又一個弟子脫離了那種狀態。

又一天結束了。

第三天開始了,現在還在廣場之上地只有幾十人了,多是魔君級別高手,魔君級別以下的只有七人而已,李楊、田剛、離傑等七人。

田剛雖然修為不高。但是卻努力堅持著,每次達到極限,他都感到一股厚重的能量包裹著自己心神,撫平自己的心神的震盪。田剛不斷堅持著……

然而,隨著蚩尤給地壓力越來越大,那股厚重能量也是越來越不夠了。

“噗!”

一名魔君前期高手倒地,緊接著,三名魔王級別高手也倒地……

田剛臉色陡然慘白了起來,一口鮮血噴出。他也驚醒了。蚩尤大尊看了田剛一眼,眼中滿是欣慰。承愛他的‘道’。越往後壓力越大,心神修為高地容易承受。心神修為低的,只能看潛力了。

田剛每到極限,都再次突破,這便是潛力,田剛心神修為不過才魔帥境界而已。但是卻比一個魔君支持的更久,可是想象他的潛力之大。不愧擁有先天之身。

兩天半了。

“噗!”

又一名魔君級別高手吐血驚醒過來,而此刻離傑地臉色也慘白了起來,顯然他也已經到了極限,作為一個魔王后期高手,能夠堅持到如此境界,也是不錯了。

過了片刻。

“噗!”噴出一口鮮血,離傑也驚醒了過來,他當即便知道剛才好是傳說中蚩尤大尊收徒才動用的‘心神淬煉秘術’,不僅心中忐忑,自已堅持兩天半不知道是否可以被蚩尤大尊收為徒弟。

“這李楊還在堅持著?”離傑一眼看到李楊,心中震驚異常,李楊心神修為也是魔王后期,竟然仍然堅持著,顯然潛力比他高。離傑沒有注意,廣場之上,除了李楊,還有一名光頭青年,也是魔王后期,仍然在堅持著。

李楊忽然眉頭一皺。

壓力,第一次,他的心神竟然感到了一股壓力。

李楊的元神內部,元神能量最細微深處,一道道黑色在元神中震盪,旋即,李楊便感到了一股傲氣從心底衝出,不受自己控制的,完全是本性的,發自靈魂深處便有的。

壓力?

沒有人,沒有任何人可以讓自己感到壓力!

沒有!

怎麼能有人可以讓自己感到壓力?

我自己才是至高無上的,凌駕於眾生一切的……

傲氣,一股傲氣在心底升騰,很是自然的,李楊身上竟然產生了絲絲威壓,而且這威壓專門針對一人——蚩尤,是地,就是針對蚩尤,其他人根本感受不到李楊身上的威壓。

是地,面臨蚩尤大尊‘道’的壓力,李楊竟然被逼得身上發出了威壓,面對蚩尤大尊,李楊竟然釋放出威壓。

蚩尤大尊眼睛陡然一亮,震驚地看著李楊。

“面對本尊,竟然還能放出威壓?而且威壓也只有絕頂高手才有地。”蚩尤大尊震驚了,面對自己,即使是陰陽魔帝,即使是琉璃,也是心中臣服,根本無法放出威壓。

但是李楊卻放出了。

“哼,本尊就不相信了。”蚩尤大尊眼中閃過一絲亮光,陡然,‘道’演示的速度開始數十倍增加,壓力是過去的數十倍增加。原本還能夠抵抗的人一個個紛紛吐血驚醒。

除了李楊外,惟一一個魔王級別高手光頭青年也吐血驚醒了。

金衣童子和銀衣童子也震驚了。

“大尊怎麼了?如此快演示‘道’,誰會承受得了?”金衣童子心中大驚。

他們卻是不知。

蚩尤大尊身為魔界至尊,傲氣自然是沖天的,除了各界大尊和鴻鈞道人,無論是誰,見到他都要臣服於他那天地般的威壓之下,李楊卻沒有,所以蚩尤大尊傲氣上來了。

一個大尊傲氣上來了,那會如何?

“噗!”“噗!”“噗!”“噗!”……

一個接一個的魔君級別高手吐血驚醒過來,他們都駭然看著蚩尤大尊,剛才急劇增中的壓力太恐怖了。所有清醒地人都被蚩尤給弄出去了,廣場上越來越少。

漸漸的,變成了個位數。

短短半個時辰後,廣場之上只有兩人——李楊和項羽。

項羽心神本來就是魔帝前期,潛力又高,支持如此久很正常,可是李楊呢,正常嗎?站在蚩尤大尊身後的金衣童子和銀衣童子也是心中駭然。

他們雖然感受不李楊的威壓,但是卻知道一點——李楊潛力太強了,以後至少是個魔帝。

壓力,龐大的壓力不斷的衝擊著李楊的心神。

我是凌駕於一切眾生的!

一股股威壓從李楊身上澎湃而出,面對蚩尤大尊的威壓,李楊根本不臣服。

絕不臣服!

“怎麼可能?本尊就不信了。”蚩尤陡然站了起來,在李楊和項羽心中演示的天道愈來愈深奧,那股自然產生的壓力給心神也越來越大,壓力增加的速度是過去的數十倍。

半個時辰後。

項羽臉色有點慘白了,他也要到極限了,可是李楊臉上有的盡是冷漠孤傲,一股威壓不斷從他體內澎湃而出,蚩尤給他的壓力越大,他爆發的威壓就越強。

“噗!”

項羽吐血驚醒過來了,而李楊依舊依舊支持著。

“哼!”

蚩尤大尊一聲冷哼,一揮手,項羽以及金衣童子和銀衣童子都被弄到了廣場,整個廣場之上,只有他和李楊一人。隨著時間推遲,蚩尤不斷增加壓力。

忽然那蚩尤大尊笑了,這一刻,他已經完全演示了他的‘道’。竟然有人從頭到尾完全承受了他的‘道’。

“心神修為才魔王后期而已,竟然能夠抗住我的‘道’,看來……他有大尊的潛力。”蚩尤大尊一下子完全收了青色波紋,李楊臉色陡然變得通紅。

就仿佛拔河一樣,兩人拼命拔,一人陡然鬆手,另一人定然倒霉。

“轟!”

李楊感到心神一陣轟鳴,旋即便什麼不知道了。

雖然他潛力很高,但是李楊心神還太脆弱了,壓力達到最大的時候,蚩尤大尊竟然瞬間完全收回,李楊自然慘了。

看著李楊暈過去,蚩尤大尊笑了:“哈哈,果然,還是本尊贏了。”

 

第四章召見

金衣童子、銀衣童子、項羽只感覺腦袋一昏,便已經到了廣場之外,此刻廣場周圍有著一巨大禁制,外界根本無法看清廣場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霸王,怎麼樣了?怎麼連金衣、銀衣兩位也出來了?」離傑連忙上前問道。

金衣童子和銀衣童子相視一眼,然後對著離傑搖頭,表示自己也是不知道。金衣童子和銀衣童子即使知道一些情況,也不能對外說,也們是知道蚩尤大尊規矩的。

「怎麼師尊最後『道』演示速度增加數十倍?」項羽也感到疑惑,「李楊兄弟竟然支持了最後,我記得我和金衣師兄他們被傳送出來的時候,李楊兄弟還在堅持著吧。」

想到這,項羽心中暗喜:「果然,李楊兄弟潛力高啊,成為魔帝定是沒有問題。」

「小傑,剛剛大尊對你們使用了心神淬煉秘術?」離麓魔帝也極速度趕了過來,當先對著離傑問道。

離傑點頭……

「這心神淬煉秘術,一般大尊只有收徒的時候,才用來檢測。難道大尊要收徒了?」離麓魔帝心中暗想,隨即眼睛一亮看著自己的兒子問道:「小傑,你堅持了多長時間?」

離傑想了道:「兩天半時間,當時還堅持住的,魔君以下的除了我,還有那個李楊。」

「李楊?」離麓魔帝想起了剛才和李楊的見面。

金衣童子則出聲道:「不,除了李楊,還有一人,正是挑戰者『斬命』。」

斬命正是那名光頭青年,功力為魔王后期,是挑戰者名氣極為大的一個,與他相比,柯鋒魔王根本不算什麼,斬命作為挑戰者,名氣極大。甚至於大到連蚩尤大尊也知道了他的名聲,蚩尤大尊還特別允許這『斬命』來聽他講道。

挑戰者能夠聽蚩尤大尊講道,這了是一個值得炫耀的事情了。

「李楊、斬命以及小傑你們心神修為都是魔王后期,小傑你能夠堅持兩天半時間,也算是很不錯了,不過斬命果然是如同傳說中一樣很厲害啊。」離麓心中驚歎,自己兒子輸給斬命,他無話說。

「不過……李楊他竟然比小傑和斬命都強。」離麓魔帝顯然有點難以接受,斬命名聲在外,自己兒子比不上也算了,但是沒有什麼名氣的李楊怎麼這麼厲害呢?

「這李楊在哪裡呢?」離麓神認一掃,震驚了。因為他根本沒有發現李楊,這說明……李楊還在廣場之上。

連心神修為達到魔帝前期的項羽都支撐不住了,李楊竟然還堅持?

「金衣,你可知道這次大尊是不是要收徒呢?」離麓當即對著金衣童子問道,金衣童子畢竟是蚩尤大尊身邊的人,應該最是清楚。

金衣童子笑著搖頭:「這事情我也不清楚,或許用『心神淬煉秘術』只是大尊一時的決定,是否要收弟子,這點很難說。」

忽然——

「呼!」

青蛇美女青歆飄然走到金衣童子面前,施禮道:「金衣師兄,魔神宮之外正有十幾人請求進來。」

金衣童子一皺眉頭道:「大尊正在講道,任何來人都不見。此事根本不用稟報。讓他們等一會兒。」

青歆卻道:「金衣師兄,那十幾人說了。他們原本正在聽師尊講道,後來因為心神承受不住壓力,等吐血醒來的時候,卻是被送出了魔神宮。他們在外面已經等了兩天了。」

這十幾人正是第一天便吐血驚醒地十幾人,因為潛力太低,蚩尤大尊才怒而將那些人都扔了出去,決定再也不讓那些人進入魔神宮。不過他這個決定金衣童子他們根本不知道。

銀衣童子笑道:「師兄,我想。那十幾人估計就是第一天都沒有支持住的十幾人。」

金衣童子也笑了:「連魔帥境界的田剛兄弟都堅持了兩天半時間,那十幾人他們都差不多魔王境界了,竟然連第一天都沒有堅持下,估計大尊也是氣極。你讓他們等著,等大尊出來,我代他們問一下大尊。」

忽然——

「金衣、銀衣過來。」蚩尤大尊的聲音響起。

而同時廣場之上的禁制消失了,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廣場之上正倒著一人,而蚩尤大尊卻是盤膝坐於玉床之上,雖然離麓等人疑惑,卻無一人敢上前,因為蚩尤大尊只允許了金衣二人過去。

金衣童子和銀衣童子當即依命到了蚩尤大尊面前,那倒地之人正是李楊。

「金衣,銀衣,你們將東苑之中安排一獨立院落給李楊居住,派兩名宮女去服侍他。」蚩尤平靜地下了命令。

金衣童子一愣:「師尊,這獨立院落不是除了九大魔帝,也只有師尊的幾位正式徒弟才能居住嗎?怎麼讓李楊居住,難道師尊要收李楊為徒?」

雖然青歆喊項羽也是師兄,不過青歆只是聽了蚩尤講道而已,並不是正式弟子。蚩尤大尊正式收的弟子,也就幾個人而已,收一名正式徒弟,那可是非常重大的事情。

銀衣童子也問道:「師尊,就是師尊的幾位正式徒弟也不過只有一名侍女,九大魔帝之中,也只有陰陽魔帝、聖主琉璃、離麓魔帝三人才是兩名侍女,真的要給李楊他安排兩名侍女?」

他們有點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

獨立莊院,兩名侍女,也只有三位魔帝后期高手才有如此待遇啊。

「你們兩個小子,本尊命你們如何便如何,問那麼多幹什麼?」蚩尤訓斥道。

「是,緊遵師尊之命。」金衣童子和銀衣童子連忙躬身道,金衣童子忽然想起魔神宮外地十幾人,當先拱手道,「師尊,魔神宮外有十幾人,他們想要進來,不知……」

金衣童子還未說完,蚩尤大尊便冷笑,道:「進來?這十幾人連第一天都無法堅持,根本就沒有什麼潛力,他們估計連魔君境界都達不到。就這樣的庸才,有什麼資格來聽本尊凌晨道。從今天起,他們不允許進魔神宮一步!」

蚩尤大尊旋即便一揮袖,人已經消失在了廣場之上。

金衣童子和銀衣童子相視一笑,是對那十幾名被扔出去之人的幸災樂禍。那樣沒有實力沒有潛力的人,是不會有人瞧得起的。

***

魔神宮東苑。一獨立莊院之中。

李楊已經昏睡三天了,田剛以及項羽也經常來看看,那離傑也曾經來過一兩次,誰也不知道李楊到底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兩名美麗的紫衣侍女站在李楊床頭,照顧李楊。

「見過霸王!」看到項羽走入房間,那兩名侍女連忙恭敬道。

項羽點了點頭,目光卻是留在李楊身上:「我李楊兄弟現在怎麼樣?」

一紫衣侍女施禮答道:「霸王,李楊大人一直在昏迷。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清醒。」項羽聽了後,眉頭皺了起來,「師尊說李楊兄弟心神受到劇烈打擊。不過……僅僅心神震盪而已,應該很快可以清醒啊。怎麼三天都沒有清醒?」

項羽卻是不知道。

李楊心神雖然受到劇烈的震盪,受損不少。但是應該半日內恢復。之所以不醒來,並不是李楊昏迷,而是……李楊正在修煉。

是的,是修煉,不是昏迷。

李楊腦海中不斷回憶蚩尤大尊曾經演示的『道』,隨著時間推移,對於蚩尤大尊所演示地『道』會慢慢遺忘,所以李楊根本也不起身。節約一切時間,清醒後繼續感悟著『道』。

整整三天了。

李楊地心神飛速提高著,廣場之上心神承受那麼大的壓力損耗太大,等恢復時,卻發現心神反而進步了些許。再加上這三天地苦修,李楊的心神漸漸地突破了魔王后期——

達到魔君前期。

躺在床上地李楊,忽然眼睛睜開便起身了,一旁在床頭旁的兩名侍女不僅瞪大了眼睛,而項羽卻是正準備轉身離開,李楊老是昏迷,他也不能總是在這。

「霸王!」李楊看著項羽,笑著喊道。

項羽身體一震,旋即猛地轉身,一看到李楊,當即大喜道:「哈哈,李楊兄弟,你終於醒來了,急死本霸王了,怎麼樣?身體情況還好吧?」

李楊一笑:「前所未有的好!」

無論是在廣場上的三天,還是昏迷(修煉)的三日,李楊體內的血菱丹藥力都是不斷融入星極以及肉體,讓李楊地功力不斷提高。

六天下來,李楊功力在魔帥中期完全鞏固住了,心神修為更是達到了魔君前期。

「師兄!」田剛的聲音忽然在門口響起,李楊轉過頭去,滿臉驚喜地田剛立即跑了過來,一把和李楊緊緊的抱了起來,兩兄弟已經分別很久了,今日終天相聚了。

「啊哈,師兄你終於醒了,都快急瘋我了,魔界高手竟然出現昏迷情況,而且昏迷三天,真的太少見了。」田剛嘴裡不停說著。

李楊不禁有些尷尬,自己早已經醒了,不過是為了感悟『道』,努力提高心神修為,才一直裝作昏迷的。李楊當即轉移話題道:「師弟,你的功力現在怎麼提升這麼快?都魔帥前期了。」

田剛摸了摸腦袋,憨厚一笑道:「這個嘛,主要就是九葉靈芝的效果了,這可是大尊給我的。藥效需要十年估計才能完全發揮呢。」

九葉靈芝,珍貴程度比之血菱丹,仍然要高上一籌。

「九葉靈芝……」李楊無語,自己拼了小命才弄到血菱丹,而田剛不過是跑到魔神宮,蚩尤大尊便送了九葉靈芝,真是讓人感到無可奈何,人比人氣死人。

九葉靈芝這個級別的寶物,也只有大尊級別高手如此不在意了。

「估計,我如果完全吸收了,至少能夠達到魔君境界,不過我的心神修為提高太慢了,真他娘地急人。」田剛恨恨道,實際上,田剛地心神修為提高已經很快了,他是因為常和李楊在一起,自覺地和李楊相比,自然感到自己的心神修為提高慢了。

「師兄,莉莉和彤彤還好吧?」田剛問起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兒。

李楊笑呵呵道:「你還算有點良心,莉莉和彤彤都很好,現在琉璃已經答應保護好碧瀾山,所以你不需要擔心她們。」

田剛一怔:「琉璃?魔帝琉璃,那個噬心蟲一族的聖主?」他在魔神宮之中,自然知曉這幾個大人物。

「正是!」李楊笑吟吟道。

田剛這才長呼一口氣,有琉璃保護,自己的女兒和老婆可是安全的很。

「這裡是霸王你的莊院嗎?」李楊這仔細看了看自己居住的莊院,莊院大小可以,而且還有兩名侍女,據他用神識查探的結果,整個東苑,也只有三個地方有兩名侍女,其他莊院只有一個侍女。

項羽當即笑道:「不,這可不是我的莊院,本霸王地莊院也只有一個侍女。」

「那這是誰的?」李楊一怔。

項羽一笑,道:「你的!」

「我的?」李楊睜大了眼睛,顯得有點難以明白,自己什麼人?不過一個魔帥境界的而已,無論是功力還是心神修為,都是不及項羽,怎麼待遇比項羽還好呢?

忽然門外出現腳步聲,走入一人,身上道道金光閃爍,正是金衣童子。

金衣童子對著李楊微笑著施禮道:「李楊兄弟,大尊有令,傳你馬上去北苑單獨與其相見。」項羽眼睛一亮,他想起了自己求過蚩尤大尊的一件事情。

「難道師尊要傳李楊《魔神六絕》了麼?」項羽心中一喜。

第五章變態的神識

蚩尤大尊要召見自己,會有什麼事情呢?難道是因為廣場上自己堅持時間最長引起了大尊的注意?

李楊心中閃電般思量著,臉上卻是掛著一絲微笑,對著金衣童子問道:「金衣大哥,你可知大尊找我有何事?」

金衣童子搖頭一笑:「這……李楊兄弟,大尊他不和我說,我自然也就不知道,我也不會多問。不過大尊他親自找你,肯定有重要事情。」

項羽笑著坐在太師椅上,胸有成竹道:「師尊為何找李楊兄弟,這點,本霸王知道!」

「哦?」李楊眼睛一亮看向項羽。

項羽道:「當初本霸王帶著徒兒田剛來到魔神宮,一來為田剛尋找下半部《玄武秘典》以及請大尊親自知道田剛,二來,便是和師尊他談論有關李楊兄弟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李楊心中瞭然,應該是關於雪的。

項羽點頭道:「是的,你的事情。第一,便是你托本霸王詢問大尊的事,這第二,便是請求大尊傳授你《魔神六絕》,當初大尊說要考驗考驗你再做決定,想必幾天之前的『心神淬煉秘術』便是考驗你的。而李楊兄弟你堅持了那麼長時間,應該是過關了!所以……」

「所以大尊召見師兄,就是準備傳師兄《魔神六絕》。」田剛笑嘻嘻接著說道。

李楊笑了。

笑地十分燦爛,《魔神六絕》,蚩尤大尊親傳的《魔神六絕》,那可比當初項羽傳他的《魔神六絕》要深奧數十倍啊,如果真的研究透了,心神修為可真的高了。

「竟然是這等好事,一般不是大尊門下,大尊幾乎不可能傳於《魔神六絕》,除非特殊情況,李楊兄弟如此喜事。我金衣在這恭喜了。」此刻金衣童子對李楊態度好的不得了,其實這是人之常情,知道李楊竟然能夠堅持那麼久,李楊的潛力之大那是根本無需多說的。

李楊笑著謙虛著,這一刻他的心情好的不得了。

他有許多事情去詢問蚩尤大尊。自己元神到底是怎麼回事?元神可是最重要的地方,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搞清楚,李楊也是心中不安。還有,關於雪的事情,李楊也想要問的更加仔細一點。這最後一點,便是《魔神六絕》了。

忽然李楊心中一動。

「我的神識連魔帝后期都能夠輕易查探,不知道是否可以查探大尊!」說做就做,就是被大尊發現,相信蚩尤也不會那麼小氣量,李楊的神識頓時瀰漫開去,覆蓋了整個魔神宮。

一時間,整個魔神宮完全在李楊的掌握之中,神識也發現了身在北苑之中的蚩尤。

「大尊,怎麼回事?我的神識掃過他。他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難道……」李楊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頓時心中一顫。「難道……我的神識等級比蚩尤大尊的還要高!!!!」

蚩尤大尊,那可是大尊啊!

得證太極無上大圓滿。成就大尊之位,自己的神識會比大尊的神識還要強?可是剛才自己的神識掃過蚩尤的時候,為何蚩尤一點反應都沒有呢?李楊相信,自己還不值得蚩尤去偽裝。

那只有一個結論——

自己的神識等級比蚩尤大尊的神識還要高!

「冷靜,冷靜,冷靜!」李楊努力控制著自己的心情,鬧中個中念頭猶如閃電一樣一閃而逝。

自從第一次進入噬心蟲聖殿,自己神識發生變異後。李楊就發現自己的神識很是變態,現在看來,變態的有點恐怖了,不但魔帝后期高手輕易探查,現在連大尊級別高手也能夠輕易探查了。

神識強是好事,自己可以輕易探查清楚任意對手的底細。

李楊眼睛一亮,心中頓時有了決定。

李楊他好歹也是在安全局呆過,也曾經在特種部隊呆過,知道有一記殺手鑭在關鍵時候說不定有什麼妙用,李楊當即決定,神識的秘密絕對要隱瞞。

或許,什麼時候,這記殺手鑭就能救自己一次。

「李楊兄弟,在想什麼呢?是不是太高興了。哈哈……」金衣童子看到李楊發愣,以為李楊得知要被傳授《魔神六絕》太過高興才發愣,便笑著說道.

李楊驚醒過來,一聽到金衣的話,便心中靈光一閃,似乎有點無奈道:「我在苦惱,北苑那麼大,我自己也不知道蚩尤大尊在拿裡,你讓我去北苑見大尊,我根本不知道去什麼地方才能見到大尊……」實際上李楊能夠自己去,但是他不能保密自己神識秘密,所以只能如此說。

金衣童子笑了:「哈哈,原來是這個問題,我便親自帶你去就是了。」

「那就太感謝了。」李楊拱手笑道,李楊轉身對一旁的田剛和項羽道,「師弟,霸王,我先去見大尊了,等回來,我們再好好聊聊。」

項羽哈哈笑道:「快去,哈哈,這種機會可不能浪費。」

李楊點頭,便跟著金衣童子離開莊院,去了北苑。

……

北苑中央『青霄閣』中,青霄閣,共為九層,為整個魔神宮最高建築,終年被九天之上的雲氣所環繞,平時蚩尤大尊便在那青霄閣頂層中。

蚩尤身著青衣,坐於玉床之上,臉型剛毅,目光清澈而攜帶著威壓,道道青色氣流在他的身上環繞,身體融入天地,自然攜帶著天地的威壓,這讓蚩尤身前二人顯得有點緊張。

離檒魔帝恭敬的站於一旁,他的兒子離傑站在他的身後。

心神修為才魔王后期的離傑額頭滲出汗珠,顯然。蚩尤的威壓給他的壓力太大了,心底不自然飛泛起畏懼,,彷彿一隻小白兔看到巨龍一樣畏懼。要知道,他還是站在離檒魔帝身後,所受威壓少了許多。如果正面面對,那壓力更加恐怖。

忽然,兩道冷光射向離檒,猶如數九寒天,被冰水澆在身上,離檒全身一顫。他只感到自己彷彿被這目光完全看透了,沒有了絲毫的秘密。離檒心中不禁有著一絲歎息:「差距太大了!」

魔帝后期雖然和大尊只是一線之隔,卻是天與地的差距。大尊翻手間便可以輕易毀滅魔帝后期高手!

「離檒,你為本尊征戰不止,立下汗馬功勞,中央元域疆域大了不少,那琉璃和陰陽也是懶惰之人,總是縮在自己的老窩,還是你對本尊最為忠心。」蚩尤朗朗聲音響徹青霄閣,甚至響徹九天之上。

離檒心中一喜。當即單膝跪下朗聲道:「為大尊效命是離檒的榮幸。相比陰陽和琉璃喲啊照顧自己一族人,事情繁多。沒有時間為大尊征戰吧。」

蚩尤微笑著站了起來,慢慢走到離檒面前。道:「離檒,從開天闢地起,每一億年一次的仙魔大戰不知道經理過多少次了,每次都死傷慘重,連魔帝級別高手都要折損許多,你能夠經歷九次仙魔大戰而不死,也是比較難得的。」

離檒謙虛道:「離檒並不算什麼,陰陽魔帝誕生於無邊血獄。琉璃更是開天闢地時便誕生了,他們比離檒修煉要長久的多。」

「為本尊效力數億年,一直忠心耿耿,本尊現在決定賞賜於你。你說,只要你的要求本尊能夠滿足,本尊定滿足於你。」蚩尤一拂袖,淡然說道。

離檒大喜,當即道:「離檒不求其他,只求一點!」

「說!」蚩尤微笑道。

離檒道:「求大尊傳於我兒離傑《魔神六絕》!」離檒雖然達到魔帝后期,但是卻根本不知道《魔神六絕》,離檒活了近十億年,自然看的明白,得到《魔神六絕》的,修煉都快,成就也都大。

沒有《魔神六絕》,想要有成就很難。

蚩尤一怔:「《魔神六絕》?離檒,你可知道,這《魔神六絕》一般本尊也只傳本門弟子而已。不過……」

離檒剛要有點失望,一聽到『不過』,頓時眼睛一亮,看來還有希望。

「不過本尊馬上也要破了這規矩,將《魔神六絕》傳於他人,既然如此,也不妨先破一次,傳於你兒了。」蚩尤微笑著道。

離檒心中一動:「傳於他人?大尊要傳給誰?」

但是表面上離檒還是立即單膝跪下道:「謝大尊。」一旁的離傑也是聰慧,也跟著跪了下來:「謝大尊!」

蚩尤淡笑道:「不必謝,你父親離檒跟隨本尊數億年,也是有著許多功勞,傳於你《魔神六絕》也沒有什麼,離傑啊,上次廣場之上,你能夠支持兩天半時間,說明潛力還很不錯,達到魔君沒有問題,至於魔帝,如果努力,也是有把握的."

蚩尤都說他離傑達到魔帝有希望了,離傑如何不興奮。

「謝大尊!」離傑興奮道。

離檒也高興,自己兒子有希望成為魔帝,如果自己父子都是魔帝,那可是魔界的佳話了,畢竟魔帝也是非常難以達到的。看看整個中央元域多少萬年來一直是九大魔帝便知道了。

「好,現在本尊便傳你《魔神六絕》,你盤膝坐好。」蚩尤淡然說道。

離傑立即恭敬的盤膝,靜等蚩尤傳於他《魔神六絕》。

蚩尤眼睛微微閉起。

「嗡~~~」

彷彿以蚩尤為中心,整個空間都一陣震盪,蚩尤身上青衣竟然瞬間化為虛無,蚩尤閉那那麼赤裸著上半身,道道青光在蚩尤身上閃爍,一股強悍之極、蠻橫之極的氣勢沖天而起,甚至於天地都發生了變化。

盤古肉身!

絕對地強悍!

此刻蚩尤霸氣完全散發開來,他眼睛閉著,《魔神六絕》之所以他很難得外傳,是因為沒次傳授都非常消耗心神,特別是蚩尤要將完整的《魔神六絕》傳給他人,這便更加消耗心神了。

大尊什麼地位?自然懶得外傳於他人。

蚩尤眼睛陡然睜開,兩道光芒直傳九天之上,彷彿洞穿了九天,甚至射入九天之上的無邊混沌中。

「轟!」

右臂輕伸,一道青光轟擊在了離傑的天靈之上。一旁的離檒心中一驚,但是他卻不敢懷疑蚩尤,只能在一旁靜靜等待著,此刻,他猶如油鍋上的螞蟻。

離傑身體顫抖了起來,臉色也張紅了起來,離檒心中更加緊張了。

「無需緊張,剛剛接受《魔神六絕》,自然要接受《魔神六絕》那氣勢的洗禮,小事,他還是能承受得住的。」蚩尤身上再次出現了青衣,沒有了剛才蠻橫霸絕的氣勢。

過了片刻,果然,離傑慢慢平靜了下來。

「父親,我成功了。」離傑一睜開眼睛,頓時大喜的對離檒說道,而後便立即向蚩尤單膝跪下道,「謝大尊傳我《魔神六絕》。」

蚩尤淡笑道:「要感謝,就感謝你父親為本尊勞苦數億年吧。」

忽然——

「稟報師尊,李楊帶到!」金衣童子的聲音在樓閣之外響起。

蚩尤臉上有了一絲笑容:「讓他進來!」旋即蚩尤將目光投向離傑父子,「你們二人可以離開了。」

「是!」

離檒、離傑當即躬身離開,而李楊則是微笑著走了進來,三人交錯而過,只是互望一眼,微微點頭而已。

「難道大尊剛才所說要傳他人《魔神六絕》,這人就是李楊?」離檒、離傑父子同時心中暗想,卻是不敢問,直接出了青霄閣。

第六章六界秘辛

青宵客內,此刻只有李楊和蚩尤二人,項樓之中,抬頭便可以看到九天之上,甚至於可以看到至高處的混沌,混沌世界中,能量震盪暴亂不堪,就是魔王級別高手,進入其中都活不成.

李楊仔細看著蚩尤,這傳說不中的蚩尤大尊到底有什麼不同。

剛毅的臉龐,一雙虎目,目光清澈,身上自然散發出一股強悍的氣勢,那淡淡的威壓也幅散開來,這是身為大尊所自然擁有的,當然蚩尤也可以收斂威壓,但是他沒有。

「連離麓魔帝都要在本尊威壓下心慌,本尊倒要看看你又是如何?」蚩尤心中起了絲絲鬥意。

李楊眉頭一皺,那從四面八方,彷彿天地一樣的威壓直接壓來,氣勢由心神決定,而威壓是由元神決定,論元神,李楊並不比蚩尤弱,只是李楊還不能如意的控制自己的威壓。

現在蚩尤威壓壓來,李楊元神自然發出威壓,與其相抗。

蚩猶如無邊的浪潮,狂風浪濤瘋狂拍擊著李楊,李楊卻猶如磐石動也不動,任他威壓再強,李楊也不彎曲半分,威壓是無聲無息的,難以用眼睛用耳朵察覺的,李楊和蚩尤便這麼相互對視著。

「哈哈,好,很好!」蚩尤猛地笑了起來,他所施展的威壓一下子收斂了起來,李楊的威壓也自然消散了。

蚩尤心中卻是震驚,「怎麼可能,從來沒有聽說過,盤古開天闢地後,除了誕生混沌五行之靈外,還有其他天賦超高的靈魂。如果不是早知道孫悟空是混沌金靈,我還以為這李楊就是混沌金靈呢。」

「李楊,好好修煉,將來。你也可能成就大尊之位。」蚩尤不便告訴李楊許多,這是規矩,就是當初的祝融、共工也是到了魔帝后期才被告知自己是混沌之靈的。

李楊一愣:「大尊,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蚩尤笑了:「你自己沒有感受到啊。你的潛力很大,說不定能夠感悟太極無上大圓滿之境,成就大尊之位呢。哈哈,我魔界以後說不定有四位大尊了。」

「大尊?我?大尊你說我也可能成為魔界大尊?」李楊難以置信。

雖然自己的神識變態,可是,自己有可能變成魔界大尊嗎?

蚩尤哈哈笑道:「不用叫我大尊,直接稱呼我蚩尤大哥便可。」蚩尤在心中已經將李楊當成了魔界第四位大尊,自然對待李楊,和其他人不同。

「蚩尤……大哥!」

李楊愣住了。

蚩尤什麼人?至高無上的魔界大尊,就是陰陽魔帝、聖主琉璃遇到,也要戰戰兢兢,恭敬地稱呼一聲:「大尊!」,可是現在這蚩尤竟然讓自己稱呼他『蚩尤大哥』!

「一旦成就大尊,便是永恆於世間,永不身隕,超脫六界的存在。而其他人,即使是魔帝后期高手,也是可能會隨是身死。」蚩尤笑著說道。

看著李楊,蚩尤心中驚歎:「開天闢地後。成就六界,五行為基。自然誕生混沌五行之靈,沒有想到啊,除了這五行之靈,還有一個超強的靈魂存在。也不知道這李楊到底有著什麼靈魂。」

能夠抵抗他地威壓,自然在元神等級上不低於他蚩尤,所以在他看來,李楊也定是天生的,和混沌五行之靈差不多。可是蚩尤忘記了,不比他底,就一定和混沌五行之靈差不多嗎?難道不可能比混沌五行之靈還強?

或許,蚩尤根本沒有敢這麼想。

「唉,成為大尊太無聊了,那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