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迷★

關於部落格
本Blog小說及圖片係由網路轉載!!
僅以推薦為主~請勿轉作其他用途!!

◆所有權人如不願意在此發表或有侵權等~
請告知~立即移除~謝謝!!
★★未滿18歲請勿點閱限制級類★★

  • 166490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能1~4集 作者不詳

第一章 重獲新生
  前面開道的警車被MTI單筒火箭炮擊中,巨大的車身剎那間四分五裂,車頂部分被拋擲到半空中,然後重重砸在了第一輛房車上!
  「狗娘養的!」房車裡的張揚紅著眼罵道,作為這次保護基因專家陳林教授的任務指揮官,他立刻朝著對講機下命令道:「快退!」
  
其實不等張揚命令,後面的房車已經把車頭橫過來,在車裏的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後面趕上來的重型卡車撞上。
  車裏的人如果不是受過嚴格的訓練,幾乎連隔夜飯也要吐出,不過就算這樣依然不好受,人與人相互重疊起來。
  
道路上一片狼籍!從卡車上跳下十幾條大漢,一些手中拿有各種輕重武器,一些手中拿有其他器械。
  車裏的陳林教授和那秘書,早就被這樣的場景給驚呆,跌落在真皮座位下。
  
張揚這個時候早就從座位下拿出MP3,透過茶色防彈玻璃,看清楚那些特殊器材竟然是針對密封性能高的車體的超級打孔機,是連坦克裝甲也可刺穿。
  他明白再待在車裏,就像被困住的烏龜一般,旋開車門,一梭子彈掃了過去。
  
沒想到,當頭兩個一個被爆頭,當場死去,一個被擊中胸口,撲通摔到在地上,身體不斷震動,手中的AMP衝鋒槍也在不斷吐出紅舌。
  周圍幾人沒想到同夥居然朝自己射擊,被流彈擊中幾個。其他人或是紛紛臥倒,或是尋找掩體
  趁這個機會,張揚衝到了隊友的車前說道:「快出來!」
  
車窗玻璃上忽然閃過一道亮點,突然之間,張揚感到臉上充滿了熱氣騰騰的液體。小關那可愛的笑臉還停滯在對他的誇獎上,永遠閉上了雙眼。
  「小關!」張揚虎目圓瞪!心中不敢相信一秒前還活蹦亂跳的兄弟,居然當面中了槍。年齡最小的他,對自己又若哥哥一樣!
  危險的感覺來了,張揚一甩頭,臉頰火辣辣的。一顆子彈的屁股露在了房車上。
  PSG1穿甲彈!
  
這是一種長距離狙擊武器,射程一千五百米,性能穩定!專門狙擊坦克瞭望員,是特種軍方武器。
  伏在兩個車之間,抹去臉上淚水和血水,此刻絕對不是流淚的時候。
  
身後傳來了清脆的破體聲,前面的車子也被狙擊,六個警員倒下四個半。其餘的人也只有躲到房車裏,才有點安全感!
  恐怖分子這時才醒悟過來,各種輕重武器將車體打出一道道凹痕。
  
空氣中瀰漫著令人嘔吐的血腥味,車體上灑落的血色,時刻提醒著張揚此刻還處在危險中。
  注視著小關從車窗垂落的頭顱,子彈從右眼上方額頭射進,從左頸中射出。方位是九點。
  張揚虎吼一聲,「掩護我」。隊友早就明白,一齊對車外狂射子彈。
  
挺起身,對九點方向狂掃一氣,打的樹葉、草根亂飛!「撲」右肩膀一陣酸麻頓時傳過來,這就是被槍打中的滋味。
  強大的力量將張揚帶出車體。
  
「老大!」強子身形最為瘦小,從車窗中勉強逃出來,一把拉住張揚的腿,將其拉了回來。
  幾梭AK47的子彈在剛才的地面上留下了彈孔,柏油塊四處飛濺。
  張揚抱住住強子的肩膀,咧嘴道:「兄弟,謝謝你!」
  強子嘴角抽搐了一下,頭也無聲無息的垂了下來。
  
手中濕忽忽的,順著內臂往下流淌的液體,鮮紅而眩目!又一個生命在張揚面前失去了。
  副指揮高兵在車中叫道:「狙擊手在山上,距離有八百米,我們子彈打不到,要用狙擊槍,在尾車廂裏!」
  
張揚明白,現在只有靠自己才能打到了這個狙擊手了,其他不能出來,一出來就被狙擊。
  近體的匪徒的火力早就將出去的路給封死了,根本不能到車尾!
  高兵喊道:「拿強子的屍體!」
  
張揚哽咽著答應,在強子屍體被爆得斷成兩半的時候,終於拿到了狙擊槍!
  心情異樣的平靜,吃力的用左手抬起槍把,右手更本不能動彈。「小關,強子,我為你們報仇!」閃過平時那一幕幕在一起的場景,再次挺身而出。
  
頭剛冒出來,一絲銳利的風聲將頭皮蹭掉一塊!槍還沒舉得起來瞄準!
  「不行,看不到!」張揚回應著車裏的高兵,「受傷了,我來不及準備!」
  高兵身體僵硬了一下,呆立了片刻,轉頭對張揚說道:「兄弟,我是個孤兒,沒什麼好留戀的,每年這個時候不要忘記給我上柱香!到時候帶點水酒來陪我們喝兩口!」
  張揚明白高兵心中所想,大聲怒吼道:「不可以!」
  
高兵無奈的朝他笑了笑,說道:「不然大家都會死在這裏,不要多說了,保護陳林教授才是最關鍵的!」表情嚴肅起來,「這是任務!準備開始吧!」
  鮮血就像會飛的蝴蝶一般躍過半空,然後帶著亮眼的軌跡,隕落在槍體上,在狙擊手擊中爬出車窗的高兵的時候,張揚幾乎同時將帶有憤怒的子彈也射了出去。
  子彈穿過瞄準器,從狙擊手右眼鑽了進去,在其腦子裏爆開。
  
「殺啊!」帶著失去同伴的憤怒,張揚和剩下的同伴將子彈傾倒出去,匪徒也絲毫不示弱,甚至有幾個已經衝到跟前來。
  張揚來不及將手中已打空的槍扔掉,就和撲上來的匪徒扭打到了一起。
  
刺破肌膚、沒進血肉的悶響,就如綿綿細雨撲打在河面上,一陣漣漪蕩過,首先衝過來的土匪身形晃動了一下,張揚一腳將他翻到在地上。
  看著周圍圍過來的匪徒,張揚明白此刻只有製造混亂,才有生存的希望。
  
戰士的本能,驅使著他機械的揮動著手上的匕首,不記得這是第幾個了,周圍全是匪徒。
  身體又震了震,大概又中槍了。
  「嗷!」最後的隊員揮動虎殺(特種兵刀具一種)站到他身旁,扶著他的右臂,喉嚨裏發出野獸的怒吼,虎殺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帶著對死去隊友的懺悔,將拿槍的匪徒雙手砍斷。
  噴湧的血泉在半空中停留了半刻,便如同水珠一樣灑落下來。
  戰場上到處散落著血色的碎片,淒美寒冷。
  終於結束了。
  
眼前的景色扯動著每個生存下來的人的心靈,白駒過隙的剎那,生命也流失了。
  生命如草芥!
  當戰慄的陳林跨出車體時,白細還未消化的麵條,從他口中和鼻中噴了出來,陳林教授也感受到了此刻生命的渺小!
  
張揚保持著冷靜,扶起了陳林教授,和同僚輝準備立即離開這裏。
  可是當他們抬起頭的時候,大路中間站著一個人,就那麼隨隨便便的站在那裏,但是看起來又是那麼的有紳士風度。
  「請容許我介紹一下自己,陳林教授,我將是您的新的合作夥伴AMSL!」
  
「你不會得逞的!」張揚緊緊盯著AMSL,冰冷的感覺從脊柱爬上來,進入他後腦的神經線,身上的每一根寒毛都豎了起來。
  他已經充分體驗到了這個人的危險性,要不是從小在孤兒院的時候經過一個喇嘛的特殊訓練的話,他定會連話也說不出來。
  
AMSL是目前世界上最傑出的特異功能大師,可是在他背後還隱藏著另一個不為人所知的身份,那就是東南亞頭號恐怖分子「傀儡師」!
  據說,他就是世界上多起爆炸案的幕後黑手,這裏包括M國國會爆炸案,H國領事館爆炸案,以及慘絕人寰的聖母兒童醫院爆炸案。
  
「哦,是嗎?」AMSL那慘白的面孔在陽光下顯的更加的陰森。
  張揚首次感到了不妙,背後傳來了風聲。
  巨大的力量從腰間傳至身上,被巨大的張力拋到地面上,張揚不敢相信,同僚輝會打自己。
  
「是錯覺嗎!」腦中剛剛閃過這個念頭,巨大的拳頭在眼前閃過,又將自己打的倒飛出數米遠!
  AMSL非常滿意自己的傑作--心靈控制,心志簡單、只知服從的輝對他來說非常好控制。
  
肺部的氣體全部呼出,張揚重重的跌落在一匪徒身上,不再有任何身體動彈的跡象。
  「真是可憐啊!」AMSL如同魔術般,變出一把迷你的小手槍,抬手打在了張揚身上,他身子抖了一下,依然不動。
  「現在輪到你了!」
  輝仰面倒了下去,眉間露出了個子彈的尾部。
  
「陳教授,現在沒人打擾我們兩個了,跟我走吧!」
  陳林教授搖搖頭,緊緊抱著胸前的黑箱子。
  AMSL大怒,上前甩了陳林一個巴掌,黑箱子半空中一個旋轉,跌落到張揚屍體附近。
  一試管滾落下來,裏面液體流出來,和張揚的流出的血融合到一起。
  
陳林教授撲了過去,那裏是他的研究成果!
  蛋黃的液體順著血液流淌,已經進入了張揚的傷口。
  AMSL一腳將其踢開,彎腰準備拾起那個試管。
  
突然脖子被緊緊的扣住,他的瞳孔裏現出剛才在地上的張揚!
  嘶啞的聲音說道:「你裝死!」
  張揚蒼白的臉上一絲生氣也沒,慘笑道:「不錯!教授,你快走遠點!」
  
AMSL猛力掙扎,用腳狂踢,可惜對他有深仇大恨的張揚,早就不在乎,受傷的右手撥掉手雷的引線!
  那顆在身下匪徒上所擁有的最後威力巨大的手雷!
  爆炸。
  巨大的氣浪將已經逃離現場十幾米遠的陳林教授,拋擲開來。
  黑暗和空無籠罩了他!
  
工作會議在飛揚城第五研究院的議事廳裏舉行。
出席會議的除了發現這個莫名其妙人物的軍方代表蘭斯上校外,還有主持這次基因測試的艾麗絲院士,以及負責醫療的醫官碧菲女士,和負責保衛的傑克隊長,最後一位是研究院的負責人丁壘博士。
  
蘭斯上校首先發表自己的看法:「那天非常奇怪,所有執行空中管制任務的士兵,在空氣中發現異常氣息時,異能全部不能夠體現,我們還以為是合成人發明了最新針對我們戰士基因變異的武器,而進行新的一輪攻勢。」
  
他喝了一口最新由瓦能公司出品的優質能量水。這種能量水不但可以促進新陳代謝,而且可以大大改善使用異能後的短暫能量真空,的確對他們這種人非常有幫助。
  他接著說道:「半空中憑空出現這個人,然後按照十個帕(1)的速度直線與地面接吻!要不是我們士兵及時恢復,將其接下,估計現在你們只能看到一堆肉醬!」
  
比喻絲毫不誇張,如果任何沒有失去異能的人從一萬五千米的高空垂直掉落,下場也只用肉醬來形容了!
  醫官碧菲甩了甩自己漂亮的長髮,其高挑的身材絲毫不比在座的男性差多少。
  
在聯邦成立兩千多年以來,女性由於基因的選擇,更加注意到美麗,將有缺陷和不健康的因素剔除掉,留下遺傳學理論中最優質的潛在因素。
  她說道:「這個人身上一共有十九處傷痕!和以往的受傷例子不同的是,既不同於合成人的輻能腐蝕,也不同於其他異能者的進攻方式!」
  
大家明白她所說的異能者進攻方式,這是以強大的能量形式,破壞有機體的內在秩序,或是將其分子結構破壞。
  碧菲陷入沉思,長長的睫毛眨動不停,接著說道:「而且從其身上找出兩個金屬合成片,而他最重的傷勢,就是由這兩個金屬片所造成的!」
  
坐在她對面的艾麗絲院士,擁有著不相上下的面容,其甜美的面孔沒有露出一絲疑惑,淡淡說道:「實驗證明這是『古代』中稱之為子彈的殺傷性武器!」
  眾人一起動容,竟然在現在提倡異能的社會中,出現了歷史上的武器!
  
大家亦明白那是古戰國時期,他們稱之為「火藥時代!」
  可是後來逐步發展到信息戰、科技戰和單兵戰,人多不再具備任何優勢!
  特別是合成人出現的時候,對人類社會的衝突是多麼巨大。
  
那時的M國研究出來的合成人刀槍不入,子彈不能破壞其表面的鈦金結構,而破壞力驚人。
  而當合成人發展到最後,成為戰爭武器、具備了自主行為之後,成為了人類的噩夢!
  如果不是基因之父提出的基因突變計劃,人類早就被滅亡。
  
到現在為止,通過基因突變已經演變出四大種類若干分類,成為一種文化形式存在社會當中。
  艾麗絲院士雙眼閃爍著智慧的目光,接著說道:「我在對其基因研究中,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
  大家均露出洗耳恭聽的神色。
  
「一般人的基因突變是從產生第二十七對排列方式開始,」艾麗絲院士娓娓道來。
  「前面的排列方式只是因人而異,其規律雖然不可捉摸,但依然可以看出是一種並排方式,不過這個人雖然沒有產生第二十七對排列方式,但是前二十六對也沒有按照並排的方式排列,而是以從來未見過的形式存在!」
  
她頓了頓,注意到大家全神貫注,又說道:「螺旋式交融方式!這絕對是一個重大發現!」
  蘭斯上校突然來了興趣,說道:「按照這樣的情況,會不會這個人就是來自古代?」
  這樣的提議,讓大家感到匪夷所思,不過又合情合理。
  
艾麗絲院士點點頭,說道:「很有可能!」
  這絕對又稱得上是一個重大發現,如果這個人是從「古代」來到未來,也就是說傳說中的時間轉換理論是可能實現的,這樣的研究成功的話,在座的任何一位,在人類歷史上均可名垂千古!
  動人的想法在幾個人腦子裏產生,心中碰碰亂跳。一時間整個議事大廳裏悄然無聲。
  
最後還是研究院負責人丁壘博士發言:「這次研究列入S級計劃裏,在座的任何一個人不得向外界透露,不知道蘭斯上校可有意見?」
  蘭斯上校點點頭,說道:「我立刻向將軍報告,回去以後將這次知曉事情的人立刻做洗腦!」
  蘭斯深刻知道,這是他跨入上流社會的奠基石,怎麼能不好好把握。他迅速離開會場,回自己的本部去了。
  
研究院是聯邦直屬機構,是飛揚城中少數幾個禁地之一,也是防范比較嚴緊的地方。
  離開了議事廳,通過寬闊的廊道,往位於研究院中心的實驗室走去,遇到的保安和研究人員紛紛向丁壘博士、艾麗絲院士和傑克隊長打著招呼。
  
經過了一系列的傳報辨認和基因確定後,實驗室內獨立的智能系統,為三個人打開了通道,進入實驗室裏。
  由於身份的緣故,目前這裏也只有這三個人可以進入。
  院長、艾麗絲院士和身為C級上位者的傑克隊長!
  所有研究成果全部在實驗室的智能系統裏,但是這只是單程的聯繫,資料全部是保密的,其他人不可以得到一分一毫!
  艾麗絲院士發出指令,巨大的屏幕上呈現出早先研究的成果。
  
電腦合成的機械聲音雖然美妙,但是不帶有任何感情色彩在內!
  「經過二十四小時無差別對照,目前此人與聯邦基因庫中所擁有的成年者無一相同,其不同點在於:第一,排列方式為螺旋式;第二,每對基因比正常基因數額多出一點。
  「目前只有如上資料,請核對,研究還在繼續!」
  
艾麗絲院士介紹道:「其他資料顯示,這個人的基因排列方式之所以與眾不同,好像是由於其經歷過不同尋常的能量洗禮!這種能量充滿了爆炸性,所以導致了排序的不同。」
  丁壘博士點點頭,以最平靜的語氣道:「傑克隊長!作為C級上位者,你有何看法!」
  
傑克依然保持肅穆,筆直站立著,回答道:「現在對這個人,我們還都不瞭解,不過就其基因的排列,也不能看出什麼,除非--」
  他沒有說出口。
  在這裏他只是一個保安隊長,雖然憑藉他的實力,在軍中亦可佔據一席地位。
  
C級上位者,已經對自己體內的基因突變,具備了一定控制力量。
  丁壘明白傑克的意思,是要給張揚進行基因突變的實驗。
  這是所有計劃中,最根本和重要的一次努力!
  
艾麗絲院士提出異議,說道:「現在還不可以對他進行突變,我們還需要進一步觀望!」
  丁壘沉思了一會,說道:「這樣,艾麗絲院士負責將情況研究清楚,然後決定什麼時候進行基因突變。傑克隊長你負責消息的封鎖和對其保護!」
  說完,突然冒出一個嚴厲的目光,盯著傑克,說道:「聽說你經常出入飛揚城最大的夜總會,我希望你能節制一點,不要誤了正事!」
  
傑克腎腺上線分泌出異樣的液體,體會到傳來的陣陣寒意!
  這才是高級異能者的能量,自己在其面前有若仰望巨人。難道一個級別的代價,就是如此巨大嗎?
  
當初自己就是在其手中重創後,跟隨他來到這個聯邦比較偏僻的地方落地生根的,一待就是十年。
  名義上,自己是這個研究院的保安隊長,其實他哪裏要自己保護。
  
無數發子彈向張揚飛來,無數的畫面蜂擁而至,肉體撕裂的疼痛向他襲來,是如此真實,張揚發出一身慘叫,痛醒過來,他驚喜的發現自己真的沒死。
  和那時間穿梭者的對話情景,還歷歷在目,這一刻起,張揚明白自己的命運,真的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是一間異常寬敞的房間,沒什麼佈置,只有在這寬大的房間中央擱置了一個平臺,而他正躺在中間。
  腳步響起!
  
張揚努力轉動著脖子,看到一幅奇異景色,目光凝視固定,心臟霍霍躍動。
  本無門戶的牆壁上,突然向兩邊縮回去,露出一潔白的通道,當中站立一身材高窕、氣質迥然的美女。
  在他所遇到的女人中,或許美貌有超過這個女人的,但是絕無一個可以讓自己產生如此震撼的力量。
  
她乍看好像毫無什麼特別,五官也不突出,不過在其那張如玉般的臉上配合起來,位置恰恰正好,再加上婀娜的體形,走起路來輕盈瀟灑的姿勢,更使張揚為之心動!
  記憶中,好像還沒有這樣的美女和自己如此接近過。
  很自然的,心中渴望這美女能和自己多多相處!
  
「這個人好無禮!」張揚注視著美女那清澈的雙眸,腦際突然傳來一婉轉低吟的聲音。
  「你說什麼?」張揚一呆,愕道。
  碧菲也一楞,自己什麼也沒說,不過睜大眼睛看著他,道:「醒過來了,你是什麼人?」
  
聲音和剛才迥然不同,不過亦好聽,張揚以為自己剛才是錯覺,回答道:「我是X國第六特勤處的,這裏是什麼地方?」
  「X國?」碧菲突然聽到張揚肚子咕咕亂叫,這才想起,他昏迷之後還沒有正式吃過什麼東西,每天也只是靠營養液過活。
  雖然現在社會進步到可以用營養液體來解決餓飽,不過還是沒有吃實體菜肴來的充實!
  
「我去給你弄點吃的!」碧菲對著自己手腕上的通訊器材說道:「二號,給我送客餐一份到維生室來!」
  話筒裏傳來機械的聲音:「明白,客餐一份,一共二十聯邦幣!」
  
吃著從未見過的一盤食物,像豆泥,不過味道還可以,心中疑惑萬千,這裏究竟是什麼地方?她是什麼人?那個二號怎麼看起來像個機械人,如此靈敏的機械人聽都沒聽過!
  碧菲饒有興致地看著他。
  看其表情好像很委屈的樣子,不過吃的津津有味。
  
張揚邊看著美女,邊吃著,腦子裏又傳來了陌生甜美的聲音,心中嚇了一大跳,怎麼這裏還有人嗎?
  碧菲笑吟吟第看著張揚吃飯還不老實,忽然他停下來,東張西望起來,心中亦感到奇怪。
  「難道這裏還有人!」張揚詢問碧菲。
  
碧菲心中疑惑,這裏不就我們兩個人,這小子是不是有點神經不正常!
  張揚臉上怒氣一顯,說道:「對不起,小姐,雖然你很漂亮,但是不代表就可以辱罵其他人!」
  
碧菲一愣,突然醒悟到自己並沒有說話,可是他怎麼就知道自己所講的話?一個古怪的念頭自己心中劃過。
  難道是對心靈控制的異能者?而且是先天異能者?

第二章 聯邦時代
  張揚滿臉疑惑之色:「什麼是心靈控制的先天異能者?」
  終於確定了張揚的特殊能力居然是心靈的力量,碧菲心中的震撼是無與倫比的,剛才自己心裏所想的,張揚全聽到。
  
心靈的力量最為神秘莫測,其中關係到人類大腦的問題,現在科技發展的速度十分驚人,即使是宇宙空間亦可憑藉特殊器材穿梭其間,但是數千年來,人們從未放棄過研究人腦。
  其潛能依然未全部挖掘乾淨。
  
基因突變就是利用激發人腦果腺體,產生不可預測的變化,而使人擁有了特殊技能。
  目前大腦可以從開始的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七,被擴展到百分之十二到百分之十八。
  
如果後天經過進化,腦際開發可以達到百分之三十三,這便是絕對的強者,也是現今不可逾越的臨界點。
  百分之三十三是可以完全支配宇宙間能量的S級人物,在歷史的里程碑上,只有五個人!
  每一個人,都改變了聯邦的歷史!
  
心靈的控制是所有異能者中最為少見的,也是目前為止,最為恐怖的力量之一。
  在聯邦成立第一百四十二年,出現過一個心靈控制的B級上位者,其從事的是暗殺職業。
  在其為銀河帝國服務的二十三年裏,暗殺過聯邦的十七名高級軍官,其最低等級為B級。
  
這使得當時的聯邦,幾乎失去了可以威嚇合成人以及銀河帝國的權威人士,要不是當時橫空出世S級高手夏正和力挽狂瀾,聯邦已經滅亡了。
  正是經歷過這樣的浩劫,所有的人才知道心靈的控制的可怕,你所想的一切,根本毫無躲藏的餘地。
  於是,「心靈抵抗學」開始蓬勃發展起來,幾乎成為每個公民的首選課程。
  
也就是說,經過嚴格的訓練,同等級以上的心靈控制是不起任何作用,而且如果對方有意識抵抗的話,對下一等級的控制也大打折扣。
  也幸好心靈控制者對宇宙其他能量的控制比較差,失去這種優勢,在戰鬥中幾乎是被屠宰的對象。
  即使這樣,政府對覺醒的心靈控制者也嚴格控制。
  
而此刻,這個沒有進行基因突變、連入階者也稱不上的人,居然已經擁有了心靈控制。
  張揚再也聽不到任何古怪的聲音。
  碧菲已經將自己的心靈控制住,再也不散發出一點信息,面對這樣的人,還是小心為妙。
  吃完了最後一口,發覺好像飽了!
  他看著面前的美女,如此高的身材在X國真是少見,順口問道:「請問你是誰,這是什麼地方?」
  碧菲淡淡的回答道:「我叫碧菲,是你的醫師!」
  
張揚脫口而出:「難道你是我夢中所見到的幫我治療的那位?」心中暗自想道,豈不是全身都被這個美女看光了。
  碧菲哪裏知道張揚心中所想,估計他夢中也就是其昏迷的時候,那個時候的確是自己幫他治療的。
  突然目光轉到其下方,看到其在高纖維紡織品下微微突出的一部分,突然醒悟過來。
  
兩處比較重的傷痕一個在胸部,一個在腹下,那男人的精壯之物,幾乎天天可以看到,那個時候自己一點感覺也沒有,只是盡一個醫生的職責,現在想起來,那東西倒也粗壯。
  碧菲忽然俏臉一紅,自己怎麼突然想到那裏去了,好在自己已經使用了心靈抵抗,不然可就羞死人了!
  她微微一頓,感覺到臉還在發燙,接著說道:「這裏是聯邦的飛揚城!」
  
輪到張揚發愣了,聯邦是什麼地方?飛揚城?不由自主得問:「地球上嗎?」
  碧菲點點頭。
  張揚撓撓頭,怎麼沒聽說過聯邦?難道是我受傷後專門移到這裏養傷的地方嗎?
  突然他想到那似夢非夢、似真實非真實的空間,難道那是真的嗎?
  「現在的時間是?」
  
「聯邦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
  「那麼請問公元二零零四年是什麼時候?」
  「二千年前!」
  張揚心地一陣茫然,果然是真的,自己居然跨越時空來到這個未來的社會,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
  他不敢再想下去。
  
「你難道不想和我談談嗎?」碧菲微笑著,可是自己的身軀卻在不斷的顫抖,說不定一個偉大的發現,就在自己的眼前。
  張揚看著這美麗動人的女子,猛然覺得自己真的好想說出來,可是又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說起。
  碧菲又招來一杯飲料,張揚喝了半杯下去,才定下心神,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
  
碧菲知道了這個男子的確是跨越時空來到未來,這樣的結果即使早就估計到了,依然給其不小的震撼。
  來自古代的特種兵!世界上驚人的發現,究竟他是怎麼來的?
  那個時代有這樣的技術嗎?
  還有,他與陳林教授也有莫大的關係,幾乎可以肯定這個陳林就是基因之父!
  那個扭轉時代局面的超級科學家!
  所有人心目中的崇拜者。
  他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我們發現你的時候,就只有你一個人,而且從半空中垂直掉落,如果猜測不錯的話,你應該來自二千多年前的『火藥時代』。不知道你所知道的陳林教授是否就是我們所說的基因之父?」碧菲問道。
  張揚眼前的景色,似乎又回到了那充滿血腥的地方。
  一張張帶有鮮血的臉孔,微笑著對著自己。
  張揚一臉的迷茫。
  
碧菲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說服他,畢竟沒有經過死亡的洗禮的人,是不明白其中的意義。
  當二人度過了一個下午之後,張揚終於醒悟到自己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中!
  這裏是聯邦的飛揚城。
  
聯邦前身是聯合國,本是地球上最大的國家組合。由於在二零零六年M國提出新的理論,研製出最新的合成人,妄想領導世界,導致了地球上數十億人口被屠殺。
  其優化理論是將人類全部變成統一思想、毫無欲望的合成人。
  末世的恐慌,造成享樂主義盛行,道德與真理蕩然無存,野心家開始製造衝突矛盾、擴大勢力,植基千年的和平消失無蹤。
  
在最關鍵的時刻,以X國陳林為代表的一代基因科學家,致力研究人體基因突變。
  他們在一個神秘人的幫助下獲得成功,率領第一批基因戰士,開始登上歷史的舞臺。
  巧合的是,合成人開始擁有自己的思想,對其被利用深感痛惡,開始站到了反叛一列。
  公元二零零八年四月,M國從人類歷史上抹去。
  
經過被血腥洗禮過的人類,並沒有放棄對合成人的仇恨,亦對其發起了攻擊。
  由於其時間為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又被稱之為「十二月紅潮」!
  戰爭初期,合成人被打的節節敗退,一直從原來的四大洲退守到兩大洲--南極洲和大洋州。
  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合成人十二統領,決定開啟生化計劃,研究第一代生化合成人。
  
他們終於靠強大的武力,開始在歷史的舞臺上站穩。
  所有自然人和合成人紛紛感到對方的威脅,醞釀著更大的風暴。
  
這個時候,第一位基因突變達到S級高手--鄭顯出現,他單人匹馬來到了合成人的指揮中心進行談判,具體情節無人知道,不過後來鄭顯回來,宣佈與合成人談判成功、雙方維持現狀、不得互相攻擊。
  達到S級強度的鄭顯,在將違反約束的幾個A級高手打敗之後,大家才明白S級是一個不可逾越的高度,亦沒人再懷疑他的話,經過那麼多年的戰爭,人民也需要休養!
  所有的國家在這次災難後,合併成現在的聯邦,改公曆為聯邦曆!
  
雖然如此,每個人還不忘記旁邊有著一虎視眈眈的合成人,基因學說真正成了教科書,現在許多學說全部由其演變而來。
  經過基因突變的人類,對複雜環境和壽命的延長大為增加,而且由於激發了腦際功能,科技的發展也日新月異。
  
聯邦六九年九月,開始開拓第一個殖民星球,並發現星系以外的生物。
  聯邦九五年五月,接觸到銀河帝國。
  雙方就資源問題,出現搶奪,開始了星系戰爭。
  
此時的聯邦,已經成為了擁有四十個星系的大聯邦,人口發展到兩百億!在缺乏高手坐鎮的情況下,根本不是銀河帝國的對手,不得已向合成人求援。
  聯邦為表示誠意,在其管轄的每一個星系上,都劃出一個供合成人生活的星球。
  合成人正式跨入歷史戰爭中。
  這一介入就是兩百年,後世史家稱這段時間為黑暗殖民時代。
  在雙方通力合作下,將銀河帝國抵擋住。
  
在損耗大量的能源之後,三方終於決定休戰,簽定了著名的《星球協定》--約定三方自由貿易,於是星際移民和殖民成風,宇宙各大種族發現人類的特有創造性,決定和人類通婚,導致了現在的人類與以前的人類在面貌上發生了重大的變化。
  人類進化成了純種人、混種人。
  純種人依然保持著人類固有的特徵,而混種人則具備了其他宇宙種族的力量。
  不過在基因突變方面,產生的效果相差很多。
  
另外,由於發動戰爭的原因是由於能量資源,所以協定裏規定,當發現任何一個具備可居住、擁有能量的星球後,三方可以派出高手進行比試搶奪。
  為防止出現單一化搶奪,一共比試十場,而且限定了年齡,不然老是那幾個高手爭來爭去,還有什麼意思。每個人終其一生,只能代表出席一次這樣的機會!
  
按照聯邦人提升後的三百歲生命,在三十到五十歲之間均可出席。
  合成人大概是一百到一百五十歲之間,他們生命最高可到五百年。
  銀河帝國根據其種族的不同,年齡也各不一樣。
  
所以,現在各國的比試風氣日益嚴重,而且社會裏對強者的崇拜簡直達到了瘋狂的地步。
  軍方在這裏擁有強大的力量,其軍官每一個都是基因突變的高手。
  聽到碧菲將情況簡單的作了介紹,張揚不由傻了眼!
  自己居然成為拯救人類基因之父的大功臣,實在該送到博物館去供奉起來。
  
忽然間,張揚想到一個問題,自己實在不該說出自己的來歷,要知道,像他這樣特殊的例子,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被研究的好對象。
  想到後者,一陣寒氣從脊背升起來,張揚看著這美女,心中盤算著如果出現這種情況,該如何逃離這裏。
  不過他忘記了,憑他現在的能力,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輕而易舉的將他抓住。
  
現在已經沒心思去考慮這個世界是怎麼樣的,心神放在如何針對惡劣的情形上,看樣子,只有先劫持這個美女,然後才有可能逃離這裏。
  如果成功的話,自己憑藉外形特徵,必然會融入這個社會中。
  碧菲自然不知道張揚心中已經把她當作唾手可得的獵物,依然接著說道:「這裏還有其他一些人,包括研究你的艾麗絲院士和保護你的傑克隊長!等會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果然是研究自己,張揚瞪大了雙眼震驚當中,作為第六特勤處的特工,也有高人一等的尊嚴,絕對不容許別人將自己當作實驗老鼠。
  
不過,就連自己也搞不懂怎會來到這個未來世界的!還有那神秘的時間穿梭者說的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研究生命的真諦,難道就是這樣研究的?他不相信。
  我命由我不由天,張揚決定抵抗。
  觀察這個室內,居然連個像樣的武器也沒有,不過看到自己扔在盤子裏類似刀叉的金屬器具,倒也可以當作攻擊型武器。
  經過嚴格訓練的張揚,可以輕而易舉的利用一些材料進行殺人。
  
很隨便的站了起來,將刀叉藏在了手臂處,披在身上的纖維立刻滑落到地上,雄偉的男人之風不小心露出來。
  碧菲目瞪口呆的瞧著這個裸體的男人,至今已經有過四十九個地球年的她,不是沒有看過男人的身軀,作為醫生一直以來也直接面對過不少男人的裸體,而且在其被送到這裏之後也見過多次。可是當張揚站起來的時候,那全身數百道的刀疤,展露無遺,在室內的燈光下閃爍著猙獰的光芒,一股強烈的血腥撲面而來。
  
現在的男人由於受到遺傳學影響,通過基因突變,早就將不協調的地方去掉了,再加上現在的科技,只要腦袋和心臟還沒有被破壞死亡,重新塑造一個身體,也不是沒有可能。
  反而張揚從來沒有經過改造過的身體,那種缺陷造成了奇特的魅力,使這個美麗的醫生一時間無法反應過來。
  當碧菲醒悟過來,臉上本已紅潤的面孔更紅透了,自己怎麼突然失態了,此刻這個美女彷彿回到了剛開始談情說愛的時候,那害羞的面容幾乎把張揚迷惑住了。
  
張揚也為之驚歎,本來這個醫生就有著動人的氣質,再配上紅潤吹彈可破的皮膚,婀娜纖瘦的體型,在自己那個時代,絕對可以迷倒一片。
  而現在流露出那害羞的神情,更讓人著迷,心中雖然捨不得,可是經過嚴格訓練的張揚,依然將其一把摟住,將刀叉對準她的脖子,說道:「對不起,我也是逼不得已,我不想做實驗老鼠!」
  
兩個人的身子緊緊的靠在一起,雖然隔著一層衣裳,張揚依然可以感覺到碧菲那柔軟的腰肢。
  表面看起來,這個美女非常的苗條,其實通過接觸後,可以發覺其非但沒有骨感,而且豐滿柔軟。
  在身體的全面接觸中,張揚壓抑已久的欲火,熔岩般爆發出來,不自覺的身體的某個部位硬了起來。
  一股原始野性的衝動,從小腹下蔓延到全身。
  
碧菲被摟住的片刻就詫異住了,不過隨之清醒過來,那身體外的炙熱反應早就心知肚明,在感到異樣的情緒後,比較多的還是氣惱。
  身體立刻恢復了平靜,冷靜的對待脖子上的刀叉。
  這樣的男人連目前環境還沒搞清楚,就做出如此笨拙的事情來,憑他現在的本事,還想威脅人,簡直可笑到極點。
  
手中人質的身體反應讓張揚感到奇怪,除了剛開始的時候,碧菲有點反應之外,現在居然全身放鬆,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脖子上的刀叉。
  將刀叉往脖子又緊靠了幾分,方放下心來,張揚勸道:「你還是乖乖和我合作,先帶我離開這裏。」
  碧菲從容不迫地說道:「你對這個世界瞭解多少?就這樣想出去嗎?」
  
張揚這才醒悟到自己身上一絲不掛的出去,即使有人質也沒辦法逃脫,於是惡聲惡氣的說道:「先給我弄一套衣服!」
  碧菲依然恬靜無波的神態,輕歎道:「你還是沒有明白。」
  張揚突然感覺到不妙,多年生死養成的第六感,已經察覺到危險來臨了,可是自己還沒發現異樣在什麼地方。
  空氣中傳來劈劈啪啪的聲音。
  從什麼地方來的?
  張揚驚奇的發現,聲源竟然是碧菲。
  
輕微的電磁波紋在其身上游走,一股力量通過身體傳過來。
  慘叫一聲,張揚瞬間從碧菲身邊彈出,重重的摔在了牆壁上。
  麻木的感覺從神經傳到腦際。
  手腳全部不能動彈了,只有腦袋還清醒,張揚明白自己被電擊中了。
  掙扎著問道:「我怎麼會被電擊中的?你沒有動啊!」
  
碧菲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笑道:「我是F級操縱者,其特殊技藝就是操縱電能。所以你以後靠近我的時候請注意了,千萬不要讓我電到你。」
  張揚這才記起,現在的人全部是經過基因突變的種類,其個人能力已經非同凡響。
  「你真的厲害,栽你手上算我倒楣!」張揚口中依然不服輸。
  「不好意思,我是戰鬥指數達到五百的最低級的F級,上面還有S、A、B、C、D、E等六個等級喲!」

第三章 基因突變
  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場景大變。
  潔白的基調依然沒有變,變的是面積和事物。
  一無所有的大廳不見了,這裏明顯是充滿溫馨情調的客居。
 光線更加柔和,自己所躺的地方如同席夢絲般柔軟舒適,右首旁邊多出幾排桌椅,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居然有一個小小的室內假山,一條小橋橫穿而過,後面似乎還有景色,只不過被擋住無法看清楚。
  左首多出如玉般晶瑩的光柱,光線便是從這裏射出的。
  
張揚發現自己身體的不適早就消失了,一股說不出的力量充斥著身軀,究竟在體內發生了什麼。
  想到那個美貌如花的醫生可怕的實力,自己居然連她一個腳趾大概也碰不上,心情陡然落到最低谷。
  自己還號稱精英中的精英,在這裏連一個女人都擺平不了,還淪落為被人實驗的老鼠,心中恨意大生,這個女人到底想把自己怎麼樣?
  
隔壁室內光明如白晝,四個人面對著電腦屏幕,早就將張揚的樣子看的分外清楚。
  艾麗絲院士依然保持著淡然的樣子,自己辨別著傳感器在電腦上人體機能的分析。
  傑克隊長瞧見碧菲醫生一臉不自然的神色,大為妒忌。
  
自己來到研究院已經數十年,從來沒看見過這美女有過異樣的表情,在這裏,所有人都知道研究院有兩大美女對男性是不屑一顧的。一方面是由於現在科技的發展已經不需要男人,亦可獲得快感和高潮,一方面是由於基因的遺傳學的研究,幾乎可以脫變出具備相同品質的優秀人才。
  只不過是在聯邦憲法的控制下,任何人繁殖下一代需要得到高級主管部門的批准。這是由於需要對其思維進行審核,防止遺漏戰爭狂人的遺傳基因。
  
在聯邦歷史中,其實還有很大一部分沒有寫出來供國民學習,遺傳學流傳到至今,還有缺陷。
  可是,畢竟男歡女愛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現在依然有不少人以實際做愛為榜樣。
  聯邦著名的歌星SDAM就是以和女人共度愛河,成為聯邦所有男人的敵人。
  
傑克自然也對這樣的事情充滿無數的嚮往,不過優秀的女性往往如同面前兩個,已經把全部精力投注到工作去,他們講究情而忽略了欲望!
  渴望不可及,讓自己更加為之瘋狂,所以平時自己在外面尋找小姐的時候,亦會將其當作面前的兩位。
  為什麼遺傳學發展到至今,居然還能保持人性格和樣貌的不同,這也是基因變化學說裏一項重要領域,讓無數科學家為其引起爭端。
  傑克看到數據的傳播後,冷冷說道:「即使參加了基因突變,也沒什麼重大變化!」
  
這話是有原因的,自從碧菲向院長和院士還有軍方彙報後,大家首先認定其潛力巨大,特地將其基因突變計劃提前進行。
  畢竟現階段的研究,沒有實質性的進展。
  碧菲爭辯道:「話也不能這麼說,現在基因突變之後,你們看,他居然具備了所有能力,也就是說,只要再鍛鍊一下,即可成為全面型戰士,這是停留在理論上的基因研究。」
  碧菲所講的話,是極有道理的。
  
基因戰士到了現在,已經分為不同的系別和專門的技能,那就是體能系、能量系、異形系和控制系。
  體能系是以強化機體能量,用強大的內能破壞其他事物內部結構為主的戰士系列,是以強大的個人力量為動力,也是目前軍隊中占絕對統治地位的。理論是從古武術中找尋出來的,具體發明人已經無從考究了。
  
能量系是人類使用基因突變從而獲得使用外界能量的一種系別,比如像碧菲,就屬於能量系中的電能控制者。
  自然界中有許多能量,熱能、寒能、電能、磁能等等,不過只有一種能量人類掌握不了,那就是合成人的能量來源--輻能,其強大的腐蝕力度絕對是現在人類承受不住的,只有合成人不受影響。
  異形系是一種比較稀少的系別,也是公認比較無用的系別,除非遇到特殊任務,才可能會用上這樣的戰士。
  這樣的戰士身體強硬不如體能系,能量控制不如能量系,唯一的技能就是變身,可以根據情況變為有機體,稍微高等級可變為無機體。
  這種人才只是放到刺探情報中去,不過在科技發展到如今地步,可供發揮的餘地更加渺茫,漸漸有被歷史遺忘的感覺。
  
控制系是一最新的系別,由於一些人自身不能容量大量的能量,不過亦有控制這些特殊能量能力,只不過換了一種方式來進行,而且可以修習體能系的一些技能,屬於半全面型人才。
  不過由於其能力比那兩個專門的都稍微差點,亦達不到頂峰。
  不過在數百年前,突然出現一位雙修者,證明了控制系完全可以達到S級,由於其是精通兩方面的機能,所以這位控制系成為了有史以來最厲害的S級高手。
  控制系立刻成為了熱門系別,不少人都試圖利用基因轉嫁手續成為這樣的系別。
  不過那樣的代價不免過於昂貴,需要一百萬聯邦幣。
  
而現在最吃香的是天生就是控制系的人才,目前大概占整個聯邦人口的百分之十七,占軍隊人口的百分之五。
  其特殊的象徵,就是擁有一個類似影子或寵物的小事物,人們稱為跟隨者。
  和體能系的、能量系的武器附體者,共同稱為「二者」。
  有些人可以同時擁有好幾個跟隨者和附體者,當然有些人也只能擁有一個,擁有數量的多少,往往決定了他對專業的選擇。
  各系雖各有不同,但總圍繞著一個「能」為基礎的。
  
不過最為稀少的,還是全面形人才,基本沒有發現,即使有,也不能全部精通,只能選擇一樣發展。
  而張揚具備了天生的跟隨者一個,附體者兩個,再加上其心靈的控制力和變體能量,已經讓大家確定其發展方向不可小視。
  傑克看著屏幕,喃喃的說道:「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們正在觀察他!」
  
面部表情古板如一的艾麗絲院士,其動聽的聲音在空氣裏傳播開來:「絕對無可能,按照其心靈的控制力才剛剛萌芽,根本沒有穿透特殊合金所築成的牆壁。」
  碧菲提出異議:「如果只有心靈控制,的確沒有可能,不過他可是全面者,不要忘了。」
  
艾麗絲略微沉思後,回答道:「根據電腦分析得出,跟隨者幾乎沒有任何特殊能量,附體者不帶有任何能量波動,屬於最低等級,變體能量還未確定,不過不超過F級!」
 眾人陷入思考,這樣的基因突變對象的前景,令人喜憂參半啊,其實並不俱絕對優勢,試想一下,如果他不是從遠古來的話,可能如普通人一般,在社會中從頭做起,哪裏會在這裏受到特別待遇呢?
  張揚心中有種被窺視的感覺,可是細細回味時,又若隱若離。
  
老實講,他自己對來到這個陌生的環境已經身心若死,戰友相繼離開,生與死在其心目中,已經不是太重要了。
  心中沒有什麼牽掛,最多是男人的尊嚴,還讓他在此刻維持住面子問題。
  現在的人都這麼厲害,沒有一技之長的自己,恐怕連生存的空間也沒有。
  難道真的當實驗老鼠?張揚也並非那種非得死撐原則的人,畢竟好死抵不過賴活!
  
「請注意,你已經觸犯聯邦法律第一二三四條,如果再次違反,將受到十二小時的能力監禁!」柔和的聲音,在空曠的空間傳播開來。
  張揚非常詫異,難道果真還有人?
  他皺起眉頭,四下張望起來。
  「誰在說話?」張揚實在沒有耐心和這個神秘人物進行較量。
  在另一房間中,碧菲首先笑了起來,道:「果真很傻!」
  傑克不滿意其聲音,重重哼了一聲。
  
丁壘放下手中的材料,發話道:「好了,你們該去做自己的事情了,這裏交艾麗絲觀察了,現在開始由電腦去教教他。」
  幾個人連忙答應下來。
  左首光柱自頂端又發出一股光線,射在張揚面前空地上。
  隨著光線的變動,面前突然出現立體三維人物。
  
「請注意言行舉止,我是你新聘任的電腦督察員,目前對你起監護和教育職能!」原來剛才的聲音就是她發出的。
  張揚仔細打量面前的立體三維人物,居然也是一個標準的美女,身著淡黃色金屬套裝,露出無限美好的曲線,就連面部表情也豐富變化,如果不是聲音呆板,真讓人誤會了。
  
「我,聘任妳做電腦教師?」張揚感到莫名其妙,「而且還對我監護和教育職能?我今年已經二十八歲了。」如果不談穿越失控的年齡的話!
  美女合成聲音高低聲調依然不變:「根據聯邦法律,聯邦未成年男子如果屬於單親或無父無母,必須聘請電腦督察員進行監護和教育。」
  「靠,難道我還不屬於成年人!」張揚有點惱羞成怒。
  
「警告一次,如果再帶有非法字符,將受到懲罰!聯邦憲法規定三十五歲為法定成年人!」電腦的聲音依然如樣。
  三十五歲,暈了,居然還有七年才可以成年!張揚對自己的處境顯的無比悲哀。
  「我還要上學接受教育?」張揚突然想起一個問題。
  「不錯,按照你現在的狀態,屬於初級階段基因突變,還是入階者,只能上初級中學!」
  在長達四小時的交流之後,張揚才明白此刻的狀態如何。
  
自己原來已經接受了基因突變,成為了基因戰士中的入階者,這是最低等級的,有若以前的兒童一般。
  四大系列中剛剛起步的人員,只要沒上等級的,全部稱為入階者。
  成為入階者之後,才可以進入教育中心進行培訓。教育中心分為初、中、高三個等級。
  
初、中不分科目,傳授聯邦歷史、語言、天文學、地理學、基因控制學等等,到了高等級才分四大系列,分別傳授人體內能學、宇宙能量學、委培控制學、變形術等專業技能。
  此外,當然還有其他特殊教育系列,比如從教育中心畢業後的優秀人才才可以進入的,叫做聯邦學府院,從事其他職業的聯邦職業院。
  碧菲就是從聯邦職業院畢業的醫生,艾麗絲就是從學府院畢業的高材生!
  
一般人往往在十歲之後進行基因突變,變化速度比較慢,要到了三十歲左右,才會進入高等教育級別。
  難怪張揚還需要監護,在這裏他的確需要教育。
  「根據合同,我將初、中級技能傳授給你,而高等級教育,需要在付出二十萬聯邦幣才可以!」
  
原來不是免費的,想不到這裏居然為張揚聘任了初級、中級電腦教師,的確想的周到。
  電腦只知道服從而已,絕對不會把秘密洩露出去。
  而張揚並不知道研究院對自己如此慎重。
  「那為什麼我會觸犯聯邦法律一二三四條呢?」
  「一二三四條規定,不可擅自使用心靈控制的力量,雖然你是初級,也不能使用。心靈探索到處均有儀器測量,只要發現,立刻給於監禁的處罰!」
  「心靈控制!」
  
電腦繼續道:「不錯,那是屬於你控制能力的一種,你屬於非常稀少的全面基因突變人才,可以任意確定自己的系別。」
  張揚目瞪口呆,自己已經擁有了特殊技能,心靈控制,那不是最後一戰中那個異能者的本事?難道爆炸也將他的基因和自己融合起來?還是他就在自己的體內?
  想到後者,心中不寒而慄。
  
「我擁有的其他技能是什麼?」張揚發問道。
  「目前還沒定型,需要進一步進化?」電腦回答道。
  張揚又花了半天,才搞懂進化是基因突變後的又一重大發現,提高自己技能的方式。
  「那麼你現在能開始學習了嗎?」解釋了半天的電腦,永遠不知道煩瑣。
  
想了想,「好吧,我們先從歷史開始學習起!」張揚既然明白歷史不可更改,自己在這陌生的社會裏,只有靠自己拼搏了。
  經過長達八個小時的理論學習,張揚方才放鬆自己。
  經過基因突變後,自己的大腦接受知識的能力特別迅速,按照電腦的分析,自己的波長頻率已上升到十四、百分之七十八的高度,也就是說腦袋智力開發,已經達到了兩百八十的領域,在自己那個時代,可以作為超級人才了。
  
再加上心智成熟度,其實已經是一個成年人,所以接受知識居然比現在一般的聯邦人都快二到三倍,但是想一下子達到現在教育高級水準還有點困難,畢竟現在的知識和以前大為不同。
  綜合各項學習材料,張揚最為感興趣的,要數基因突變技術了。
  其實,主要是由於兩個原因:

第一是自己當初就是在保護陳林教授的最後一場戰役中,離奇的來到這個現在。
  當初自己亦記得是引爆了手榴彈和異能者同歸於盡,但是自己非但沒死,而且還繼承了那個異能者的心靈控制能力。
  這只能說明,在爆炸的那一剎那發生了自己不理解的事情。
  是什麼力量將自己帶到這裏?張揚絞盡腦汁,也無法得出什麼結論。
  
第二是自己居然是全面型的人才,張揚絕對不相信世界上有什麼巧合,但是偏偏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所有的一切,讓自己對這個基因突變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另外還有個原因,在這個世界上,居然以強大的基因戰士為主導力量,追求戰鬥的快感是作為張揚的座右銘之一,也是他成為特種兵的驅動力。
  對於四種系別,張揚已經有所瞭解,特別感興趣的是第一種和第四種,這是由於本身那個時代亦受到過嚴格訓練,而且還是當時截拳道的二段高手。
  
截拳道的級別和其他不一樣,這是由於截拳道的武術精神的關係, 注重的是心理素質、速度、協調、平衡及反應能力等,其訓練純粹以實戰為目的。所以截拳道的二段高手,已經身經百戰,具備絕對的超強殺傷力。
  
然而,張揚在學習過程中,曾要求電腦播放一段三維影像,卻發現雖然自己已是二段高手,但格鬥技能並不高明,完全靠的是自身能量的高低,來迫使對方認輸。
  張揚於是想,如果將這強大基因突變後的能量,和技能結合起來,那一定會開創一個嶄新的局面。
  其實,張揚並不知道電腦所播放的,不過是平時教學中最常見的一種方式,真正的高手已經繼承了古武術的精華,並結合自己的基因能力成為新的技術。
  接著,是關於那兩個附體者。
  
附體者在入階者的時候,一般是以液體形式出現,具備了可任意變形的能力。
  附體者和跟隨者全部是在基因突變時產生的能量導致出現的,其過程難以形容,不過其各有功效。
  人們一般將附體者作為護甲和兵器,由於是自身產生的能量,所以在使用的時候,將產生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其威力大增。
  
張揚閃過一地的資料,走到營養缸前,注視著自己的兩個附體者。
  營養缸是聯邦所發明的,專門用來呵護修補附體者,裏面的營養液其實是能量液體。
  一個銀白色的,一個金黃色的,在透明的營養液裏層次分明,有若調和的雞尾酒一般。
  
說來有趣,他本來並不知道這兩個東西,要不是它們居然會和自己爭鬥,張揚也不會發現。
  銀白色如同水銀一般晶瑩反光,但是密度和水銀正好相反,居然漂浮在營養液上面,特性對光特別敏感,跟隨著光線移動。
  沉在營養液最下方的那個附體者,雖然是金黃色,可是偏暗,比銀白色的體積要小多了,也喜好光線,不過每次都被銀白色液體給擋住光線。
  沒有接受到光線的金黃色,往往會突然冒出一絲金線試圖穿透銀白色液體的包圍,可能是由於體積過於稀少,要不就是密度過大、質量過高,就是無法實現目標。
  而往往失敗後,金黃色液體會釋放出一些氣體,咕嚕咕嚕的冒出來。
  聲音之響,將張揚驚動。
  這的確非常有意思。
  
而另外一個讓他注意的,便是自己跟隨者。
  如同雞蛋一般大小形狀的跟隨者,如果不是在其面上有著精緻的五官,自己還真會把它當作一個擺設。
  這樣的三個東西,張揚只是隱約感到和自己有著聯繫,一點也沒電腦所說的心靈相通的感覺。
  「為什麼?」張揚咨詢自己的電腦老師。
  
看著其美妙的身材,不由可惜了,這樣的美人居然是電腦,每天對著她,比當初在特勤處的時候還淒慘,看的見,摸不到啊。
  合成聲音聽了也是一種享受。
  「數據整理結果顯示,由於兩個附體者和一個跟隨者所需要能量為MM一千五強帕,而你才只有MM三百強帕,所以才不能被你所控制!」
  
原來控制這樣的東西,還需要能量,張揚不解問道:「也就是說,我不可以利用他們?還有MM強帕是什麼?」
  「基因突變後產生的能量單位,可以通過修煉,繼續加強!當你達到四百的時候,就可以達到F級,也可以選擇系別了!」
  
「請注意,達到MM八十強帕,只能和你的物件相通,而發揮其應有的技能水平。一些特殊的跟隨者和附體者往往要求比較高。」電腦的聲音再次響起。
  果真如此嗎,張揚暗自冷笑,看來自己在這個世界中還是充滿了挑戰,他並不畏懼挑戰,還希望挑戰,身為特種兵本身,就是為挑戰世界上的非法強大組織而謀劃的。
  一絲微笑在張揚嘴邊露出,同時湧現出無比的信心。

第四章 修煉合體
  「那麼我怎麼修煉,才可以提高自己的能量?」張揚提出至關緊要的一個問題。
  電腦虛擬形象說道:「目前低級激發能量的方法有三種!」
  
張揚來了興趣,連忙問道:「哪三種?」真不知道這裏面名堂居然這麼多,修煉的方法居然就有三種。
  電腦美人根據程序點點頭道:「其實,世界裏修煉的方式千奇百怪各種均有,特別是一些比較著名的家族的練習方式,更是稀奇古怪,不過總體上來講,不超過以下三種,這也是目前最為普及以及平凡的激發能量方式。」
  
「哦,居然這裏還有比較著名家族?有哪些?」張揚實在奇怪按照現在的聯邦體制,居然會有比較特殊的情況出現,這也是他深為不解的事情!
  虛擬形象沒有表露出詫異的神態,這個時代的電腦晶片還沒有人性化的一面,回答道:「分別是對聯邦貢獻巨大的卓家、范家、陳家、雷家、伊達家、詹木家、修特家、沙裏家等八大家族!」
  「哦,那麼他們各自的成名技能是什麼呢?」
  這次卻失望了,電腦沒後給其滿意的答案。
  「對不起,屬於核心機密,等級超過A級,方可訪問!」
  
張揚無奈的停止了對這方面的咨詢。
  「好吧,現在告訴我普通的提升方法!」張揚轉到了正題上來了。
  憑空出現一個虛擬椅子,造型非常新式,有點類似張揚那個時代的超現實主義的藝術品,張揚不由讚歎,想不到現在的人審美觀念和以前的人沒什麼兩樣。
  
其實,張揚只是剛剛接觸到這個陌生的環境,沒想到這裏的人活過許多年之後,由於對基因力量的研究,導致出一股復古熱,而眼前所見到的,不過是時下比較流行的一種而已。
  如果他出去,將會見到更加離奇古怪的事情。
  虛擬人像坐下來,開始又一輪的教育。
  原來,修煉能量的方式第一種居然是上古的調吸法,說明白了,就是張揚那個時代的內功修煉的方法。
  
張揚對於這個倒不陌生,當初他在孤兒院的時候,承蒙一位大師傳授上古印度瑜珈法門,自己只是抱著試試的態度,將第一層練成過,由於並沒有人督促,再加上後來進入特勤處,幾乎沒什麼時間修煉,方沒什麼進步。
  不過即使如此,已經使自己坐上特勤處頭把交椅,那次將同伴背負奔襲幾十里,也是靠的這樣的基礎。
  
原來激發基因能量的方法,居然就是這種方法,相互比較了一下,電腦所傳授的吐納方法和當初那個僧人傳授的,不知道相差十萬八千里。
  張揚心中不由暗自得意起來,這亦是使自己強大起來的絕大助力,這個時代的人,料想不到自己居然握著這麼一張王牌,看來自己要好好重新修習了。
  他這些天來到這裏,早就發覺自己身體裏屬於吐納留下的真氣,已經微乎其微了,估計是在那場爆炸中消失殆盡的。
  
真氣的特性之一,便是護體。
  不過,張揚有信心將它儘快恢復,這就是真氣的另一特性之一。
  其實,張揚相信真氣不過是通過吐納的方式,將天地間能量轉化為自己身體內部能量而已,至於內部能量是以什麼方式存在,就不是他所能瞭解的了!
  而另一種方法居然是冥想,也就是精神鍛鍊。
  這個張揚只是略微涉及了一下,按照自己的性格絕對不適合。
  
其原理是由於人腦開發後,人們發現其頻率居然可以和宇宙能量的頻率結合在一起,從而起到控制轉化能量為自身所用,裏面也是非常微妙。
  首先,必須要有維持頻率的自身能量,還有轉化宇宙能量的能力,一些人可以做到,但一些人身體結構卻做不到,但是卻有可能產生可以容納能量的跟隨者。
  和附體者幾乎一樣,跟隨者也是基因突變的附屬能量所產生的變異。
  
這種方法居然讓人每天靜坐冥想,便得到宇宙能量,這絕對是無聊的,更何況張揚明白自己的心靈控制力量特殊之處就在於,不屬於可認知的宇宙能量,而和真氣一樣,屬於人體內部能量。
  通過精神煉化的宇宙能量在人體裏,還是以原來的形式出現的。
  第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