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迷★

關於部落格
本Blog小說及圖片係由網路轉載!!
僅以推薦為主~請勿轉作其他用途!!

◆所有權人如不願意在此發表或有侵權等~
請告知~立即移除~謝謝!!
★★未滿18歲請勿點閱限制級類★★

  • 166490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洪荒神醫第八集

「不可太輕敵。」龍華漢道:「朱天行就算比不上真王,實力也要比我們這些老頭子要強。而且大將軍這個人,號稱中華之龍的『戰神』,一生作戰不計其數,出手強硬狠毒,從未落敗過,人又對朱天行忠心耿耿。我們輕敵的話,會吃上大虧的。不過幸好……」

龍華漢笑笑道:「我們幾個老頭子準備了一些神器,相信對這場戰事會很有幫助。」

一提到神器,劉嘉豪立即想到了林璐兒給他的九州神鼎,忙把它取了出來,對龍華漢四老道:「對了,師父,我差點就忘了,弟子這兒有一個神鼎,據說是中國第一神器九州神鼎,請師父們看看是不是真的?」

「什麼,九州神鼎?」洪荒四老聞言大驚失色,龍華漢忙一把搶過劉嘉豪手中的小鼎,拿到眼前仔細的觀看,猛威等人也靠了上來,凝神的打量著龍華漢手中之物。顏丹兒等女孩子也好奇的放下手上的燒肉,向龍華漢的手中瞧去。

只見龍華漢手中的小鼎大概有拳頭那麼大,四四方方的,似青銅製成又似乎不是,它閃耀著奇異的光澤,造型異常的精美,上面還雕刻著九條龍,看起來像是個藝術品。

顏丹兒見狀大失所望,問道:「這就是九州神鼎,看不出來有何出奇之處嗎?好像我在收藏店中也見過不少類似的玩意兒,幾十元錢就可以買得到的。」

舒小玉和金英愛也紛紛點頭稱是。

龍華漢大笑道:「九州神鼎豈是收藏店中那些玩意兒能比得上的?它可是無數個修真者用自己的能量共同鍛造出來的超級神器,降妖伏魔,誅邪避惡,威力無比。真正無愧於中國第一神器之名。光明教會所謂的由上帝親自創造的四大神器和它比起來,只是小孩子的玩意而已。」

劉嘉豪聞言興奮的道:「大師父,你這麼說,這個九州神鼎是真的?」

「嗯。」龍華漢點了點頭,道:「我的神識掃瞄到它的裡面有無邊無盡的龐大能量,並不是普通神器能擁有的,所以肯定它的真的。朱天行做夢有想得到這個九州神鼎,有了這個神器在,就算朱天行明知道我們這兒有埋伏,他也會忍不住闖一闖的。」

劉嘉豪問道:「那它該怎麼用呢?」

「不知道。」龍華漢將九州神鼎還給劉嘉豪,道:「不過,中國的神器一般都與外國的神器不同,它們一般都會與持有者心靈相通的,當持有者遇到危險,它們會自動的暴發出威力來保護持有者。這九州神鼎既然是中國的第一神器,也一定有這個功能,只要你把它帶到身上,遇險時它會自動發揮威力的。」

劉嘉豪聞言將九州神鼎收回懷內,道:「既然如此,如果真王前輩真的沒有出現的話,就讓我來對付這個朱天行吧,好試一試這九州神鼎的威力。如果真王前輩出現了,那我就對付那個大將軍,風林火山就交給師父你們了。」

善知解聞言皺了皺眉頭,道:「嘉豪,那個大將軍可不簡單的,你沒聽你大師父說嗎,他號稱中華之龍的『戰神』,一生作戰無法計數,從來沒有嘗過敗績。在中華之龍,他的實力可能僅次於朱天行而已。你要對陣他,會很危險的,還是讓你四師父對付他吧,他們曾經交過手,比較有把握一點。」

劉嘉豪笑道:「七師父,他越厲害越好啊,這樣才能試得出九州神鼎的威力。何況,與真正的高手對決,會讓我的實力提升得越來越快,我之所以在這短短的時間之裡進步了這麼多,就是經歷了多次的惡戰。我相信,這一次作戰,一定會讓我實力再次產生一個飛躍的。」

龍華漢讚許點頭道:「說得不錯,真正的高手都是在實戰中才能得到飛躍的進步,與頂尖高手對決的確是提升實力的最佳辦法。好,嘉豪,這個大將軍就交給你了。七妹,你別擔心,我相信這小子福大命大,一定會化險為夷的。」

善知解聞言,只得將心中的擔擾吞到了肚子裡。

……

梵帝崗,在神遊中的教皇保羅睜開了眼睛,自言自語的道:「中華之龍開始大舉進攻洪荒,而九州神鼎也在那兒,這下有好戲看了。也許我們可以從此中撈到一點好處。相信勞爾也看到了此事,並作出了相應的安排了吧!」

看了看跪在面前的紅閃電,教皇保羅歎道:「閃電,你起來吧,這件事情怪不得你,誰也想不到明若月這個女人會出現,並出手救了莫妮卡·貝蒂,這還真出乎我意外。她那麼容易就擊敗你們,並殺了約翰·雷,只怕實力真的如傳言所說,已經達到聖級別,接近了真王了。」

「是,多謝教皇寬恕!」紅閃電站了起來,問道:「教皇,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教皇保羅沉思了一會兒,才道:「明若月救莫妮卡·貝蒂到底是何居心,我們還不瞭解,暫時還是別招惹她。目前中華之龍正在和洪荒作戰,閃電,我要你前往洪荒,看看能不能趁機從他們手中奪到九州神鼎,如果不能奪到的話,就毀了它,不能讓那批中國人擁有這種可怕的神器。」

紅閃電敬禮道:「是,屬下一定盡力完成任務。」

「嗯,就你一個人只怕還不行。這樣吧,讓傑裡森和你一起去吧,他已經休息了很多年,是該活動下筋骨了。」教皇保羅說道。

聽到傑裡森這個名字,紅閃電不由自主的身體顫了顫,顯然對這個人極為驚恐。

神恩庭那邊。

勞爾智慧隱士皺了皺眉頭,對立在一旁的羅拉修女道:「真奇怪,大衛這段時間不知道在幹什麼,我的天眼居然探測不到他?眼下中華之龍和洪荒正在大對決,卻找不到他,該派誰去執行任務呢?」

羅拉修女聞言問道:「勞爾隱士,你想讓大衛去做什麼呢?」

「幫中華之龍一把。」勞爾隱士道:「要想中國大亂,得讓朱天行做上真正的皇帝才行,只要幫他們贏得這場戰爭,並奪到九州神鼎,中華之龍必會在中國製造出一場災難,我們就有機可乘了。」

羅拉修女聞言眼神閃過奇怪的表情,不過很快又變回平靜的模樣。

勞爾隱士沒有發現她的表情有異,自言自語的道:「既然大衛暫時找不到,就另派人去吧。嗯,傑裡森這個傢伙做了紅衣大主教這麼多年,卻從來沒有為教會做過一件實事。這一次就讓他出馬吧,羅拉,你去通知他,讓他速去洪荒,幫助朱天行擊敗洪荒的人,並幫朱天行得到九州神鼎!」

提到傑裡森,羅拉修女的嬌軀也不由自主的輕顫了幾下,好像這個傑裡森是惡魔一樣,讓她感到恐懼。但是,她還是向勞爾智慧隱士點頭道:「是,勞爾隱士,我立即去辦!」

說完,身體消失在空氣中。

勞爾智慧隱士悠悠的歎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道:「傑裡森,你曾經靠你那邪異的精神力量,令一個國家滅亡。這一次,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啊!」

傑裡森,光明教會中最邪惡的一個紅衣大主教,有很邪異的精神力量,能用魔力洞察到對手內心最大的恐懼,並且利用這種恐懼擊敗他。據說,他還沒有成為光明教會的紅衣大主教之前,曾經混入一個信仰穆斯林的東非國家,用這個邪異的能力在這個國家的皇室中製造了無數個猜疑和恐懼,讓這個國家的掌權人互相不相信,並漸漸的發展到疑神疑鬼,互相防備。到最後終於發動內亂,一個國家就因為這場內亂而步入了滅亡。

因為這種邪異的能力,傑裡森的眼神都讓人感覺到似乎如針一樣能刺穿內心,故除了教皇保羅和勞爾智慧隱士這些少數個定力超人的特級高手外,光明教會別的人幾乎都不敢對視傑裡森的眼神,連提到他的名字都有點心驚,唯恐自己內心深處的秘密讓這個邪惡的人看透並加以利用。所以紅閃電和羅拉修女聽到傑裡森這個名字,才會不由自主的身體顫抖。

分別接到教皇保羅和勞爾智慧隱士不同的命令的傑裡森,他會為洪荒之戰帶來怎麼樣的變數呢?

第二章幻天神境

所謂風,疾如風,自然作戰機動迅捷如風,不受約束,雖千萬軍馬我亦須來去自如。所謂林,徐如林,進退有度,戰略先制,決勝萬里,計出多門,自然攻守有度、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守無不成。所謂火,侵略如火,自然戰無止境,決不與敵人與餘地。正所謂一擊必中,必中必殺,絕無幸理所謂山,則所戰必要勢,所守必要衝,每戰敵大破而我得益,我之力永超敵之總和,豈有不勝之理?

首先穿越了山洞的是中華之龍皇帝的四大護衛風林火山,他們看到眼前天堂般的美景時,都像剛開始來到這兒的顏丹兒等女一樣驚歎不已。

風衛歎道:「這兒就是洪荒,我還以為洪荒是沙漠戈壁般的地方,怎麼會是這麼美麗的地方,會不會是我們來錯地方了?」

風衛體形如猴,性格較急,這正確定了他的迅捷如風,不受約束的特色。而林衛是四人中最穩重,最有心計,同樣是年紀最長的,只聽他神色凝重的道:「我總感覺有點不對勁,如果這兒真的是洪荒的領地的話,我們來得也太容易了。這兒幾乎是一個防禦都沒有,洪荒種族的人會對自己的領地一點都不設防嗎?」

火衛是個女孩子,她的肌膚是種詭異的粉紅色,卻無損她的美感,不過她的性子明顯和風衛一樣的急,聞言即急急的問道:「這麼說來,我們真的來錯地方了?可是定位接收器上顯示,雪妃的位置是在這兒啊,她最後向我們發送消息時也是這個位置?」

「所以我才覺得不對勁。」林衛道。

四衛中只有山衛一直沉默不語,他是四衛中最平靜,但是也最沉默寡言的一個,不到關鍵的時候,他絕對不會輕易開口,真正的不動如山。

「你們不用猜疑了,這兒的確是洪荒。」說話的是隨著他們後面趕來的大將軍,中華之龍的「戰神」。

如果顏丹兒等女在這兒,必會對大將軍的體格大感驚歎,並明白為什麼善知解會說大將軍非猛威對付不可。因為這個大將軍的體格像猛威一個樣,槐梧得不像話。兩米的高度再加上巨大的圍度,骼臂比普通人的大腿還粗,而他的大腿則像是巨大的木樁。要是和猛威並排站在一起,會令他們看起來像神話傳說中的一對巨人。只不過他的長相要比猛威更兇惡,特別是一臉的疤痕,即是他身經百戰的標誌,更是他被人當著最狂傲凶狠的惡魔的原因。

風林火山雖然和大將軍是同等級別的高手,但是面對這個中華之龍的第三號人物,被皇帝親自封為「戰神」的人也不敢失去禮數。尊尊敬敬的對他行了個禮後,林衛問道:「大將軍,你是說,這兒就是洪荒的領地?」

大將軍看了這兒的環境一眼,道:「我當年曾經和洪荒七老的幾個老傢伙有點交情,得他們告之,洪荒的中心領地有一個別名叫做『香格里拉』,是一個比天堂還要美麗的地方,只不過要是沒有洪荒的人帶路,外人很難找得到。我們要不是有雪妃的定位裝置,根本就想像不到穿過那個山洞後會來到這麼美麗的一個地方,因此可見,這兒必是洪荒的『香格里拉』無疑。」

這個時候,後面的那些高手們已經陸續的穿越了山洞,來到了大將軍的身後。他們為這個地方的美麗驚歎的同時,也不忘拍大將軍的馬屁。只聽一個傢伙贊成道:「大將軍身經百戰,經驗豐富得不能再豐富,遠非我們這些人能比得上的,既然大將軍說這兒就是『香格里拉』,那就一定沒有錯了。我們不如趕快進攻吧?」

林衛很鄙夷的看了這個馬屁精一眼,問道:「進攻,要怎麼進攻,這兒半個人影都沒有,我們進攻什麼?」

馬屁精怔了一怔,將目光望向大將軍,顯然要他拿主意。

剛受了人家的馬屁,大將軍不得不裝出一付經驗老道的樣子,道:「這兒只是入口,洪荒的人怎麼會在這兒,他們一定在香格里拉的後方,我們再向裡面走,也許能碰到他們了。」

馬屁精聞言立即狂點頭,道:「大將軍說得不錯,只是到了門口那能遇得到人,我們得再向裡面深入。」

林衛道:「既然如此,那就請你先在前面探路吧!」

馬屁精幹咳了一聲,臉色不變的道:「屬下能力低微,那敢和你們四大護衛爭功,還是請你們在前探路吧!」

林衛和風衛聞言,都是一臉鄙夷的看著此人,只有山衛面無表情,真正不動如山。火衛取出了一個顯示器看了看,表情驚訝的道:「真奇怪,定位顯示器上顯示,雪妃就在這兒,離我們不過是幾步的距離而已。我們為什麼會看不到她呢?」

「那肯定是那東西出了毛病了。」大將軍道:「我早就說過,那種科學發明出來的玩意兒是靠不住的,你們偏偏不相信。這下你們該相信了吧?」說著他看看了眼前的景色,又道:「這一次還是讓我來在前面探路吧,我就不相信找不出他們。」

那個馬屁精聞言立即又狂拍馬屁道:「大將軍膽識過人,神威震天,小人願意跟在大將軍後面,做大將軍的後援。」

說著他急急的來到大將軍的身後,跟著他一步一步的向前進。

風林火山見狀大感無奈,唯有也跟著他們向前行去。而其他的人則跟在他們的後面。

前進了半個小時後,一直不開口的山衛突然停了下來,開口道:「停止前進,事情不對勁,我們上當了。」

眾人聞言一起停了下來。那個跟在大將軍身後的馬屁精不解的道:「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啊,我們怎麼會上當了呢?」

林衛沉聲道:「山衛很少會開口,他開口一定是發現了情況。你們仔細看看,這兒的樹木開始發黃落葉了。」

眾人聞言向四周看去,果然,這兒原本綠油油的樹木的葉子開始發黃,然後一片片的脫落。

馬屁精喃喃的道:「這有什麼奇怪的,到秋天了,樹木自然會落葉嗎?」

不過話一說出口,馬屁精自己也覺得不對勁。現在明明是夏天中旬,那有那麼快就到秋天的。而且眼前的變化也太快速了一點,好像是在短短的幾分鐘之裡,就經歷了從夏天到深秋的轉變。樹葉像是被人催一樣,速度的由綠變黃,由黃到枯蔞,大群大群的向下脫落。而地下的花草也開始枯蔞。不過三分鐘,地下已經准了厚厚的一堆樹葉。眼前的整個美景變得光禿禿的,有多蕭條就有多蕭條。而奇怪的是,眾人的心情隨著這個季節的變化,漸漸的沉重了起來。

馬屁精忍不住罵了一句:「媽的,這在搞什麼鬼?」

大將軍仰天大笑道:「這一定是洪荒那些老鬼們弄出來迷惑我們的鬼把戲,只不過這種小兒科的鬼把戲怎麼能嚇得住我們?」

話音剛落,即吹來了一陣寒風,令馬屁精打了個冷顫。接著,天空開始變得白濛濛的,不一會兒,大片大片的雪花開始降落了下來。

眾人見狀不由目瞪口呆,連大將軍和風林火山也不例外。要知道他們這兒是南方,冬天根本就不會下雪,這兒又怎麼會下起雪來。

雪越下越大,而且還伴隨著一陣陣凌厲的寒風。中華之龍的人好像是突然間從溫曖如春的南方跑到了北極一樣,功力較低的人已經開始凍得打冷顫了。

不過幾分鐘,雪已經鋪了厚厚的一層,齊到眾人的膝蓋深了。而雪沒有不點停止的勢頭,反而越下越大。

林衛感到不妙,對大將軍道:「大將軍,如果這雪永無休止的下個不停的話,只怕我們會讓這雪給活埋了。」

大將軍也是發怔,對眼前的情況無計可施,但是他的性格卻不容許他向這些人認錯,於是死要面子的道:「這雪不可能永無休止的下的,說不定這只是洪荒的那些老傢伙們玩的鬼把戲,現在是夏天,又是南方,那可能下這麼大的雪。我們只要繼續向前進,一定可以走出雪地。」

風林火山和眾高手聞言面面相覷,雖然都覺得繼續前進可能會更危險,但是大將軍是此行的領導人,他既然這麼說了,眾高手不管是多麼不願意,也不得不聽從。

於是在大將軍的率領之下,眾高手們冒著暴風狂雪繼續的前進,足足走了三個多小時後,眾高手們果然走出了冰天雪地,而此時已經超過一半的人累得快爬不起來了。

大將軍又一聲仰天大笑,道:「看,終於走出雪地了,我說嗎,這雪地不可能永無休止的……」

話還沒有說完,大將軍就不由呆住了。

眾高手們更是一片發呆,他們雖然走出了冰天雪地的世界,眼前的景象卻讓他們高興不起來,反而是心更涼了。原因是眼前是一片比冰天雪地更可怕的沙漠世界。

無邊無盡的黃沙滾滾的展現在眼前,沒有半點生命的痕跡,一片死寂。而且天空似乎是有九個太陽一樣,火辣辣的讓人根本就不敢抬頭看,眾高手們像是剛從電冰箱裡面鑽出來,又進入了電熱屋一樣,不一會兒就全身汗流狹背,但是很快,汗水又給蒸發曬乾了。更詭異的是,眾高手們熱得受不了時,想轉回到冰雪世界去涼快一下,但是他們轉頭一看,冰雪世界卻不知道到那兒去了,後方也是一望無限的滾滾黃沙。

大將軍這個時候已經傻了,口出粗言的道:「他奶奶的,這是什麼鬼地方,怎麼會一會兒是雪地,一會兒又是沙漠的?洪荒的人去那兒了?」

這一次,連跟在他後面的馬屁精也不由在肚子裡破口大罵:「你奶奶的熊,你不是說這就是香格里拉嗎?我們就是相信你,才被你帶到這個鳥地方了!」

大將軍沉吟了一會兒,果斷的道:「繼續前進,我就不相信走不出這個鳥地方!」

眾高手聞言,差點要暈倒。還要繼續前進,就是聽了你的話,才從雪地走到沙漠,要是再前進,說不定會走到地獄去了。不過他們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是看了看大將軍凌厲的眼神,卻不敢不服從,只得拖著如灌了鉛的雙腿,繼續跟著大將軍的後面向前進。

這一次足足走了整整四個小時,沙漠的炎熱要比冰天雪地的世界更消耗精力,而且沙漠中毫無生命痕跡,無邊無盡的景象會給人的心理產生很大的壓力。四個小時下來,除了大將軍和風林火山外,受盡折磨的眾高手們都感覺自己還不如立即去死了好。

不過幸好,沙漠終於消失了。

大將軍再次發出一聲仰天大笑。這一次沒有人符合他,眾高手都對他怒目相視。因為大將軍的笑讓他們想起了三國時代的曹孟德。當年曹孟德赤壁之戰敗了後,逃亡時一連三笑,分別引出了張翼德,趙子龍和關雲長。要不是關雲長在華容道放了他一馬,只怕就沒有後來的三國了。大將軍在這兒也學曹孟德仰天大笑,雖然沒有引出張翼德,趙子龍這樣的角色,卻弄出了比他們更可怕的冰天雪地和大沙漠。故聽到大將軍又在仰天大笑時,眾高手不由自主心驚膽寒起來,他們才不認為大將軍會引出個能放過他們一馬的關雲長,說不定會是一個比冰天雪地和大沙漠更可怕的世界。

大將軍卻渾然不知道眾高手們的此時的心情,只管發出大笑道:「看看,我又沒有說錯吧,只要繼續前進,大沙漠也能走得出去的!嗯,他奶奶的,這又是什麼地方,跑到大草原來了?他奶奶的,我們又不是紅軍,給我們來個長征幹嗎?」

只見出現在眾高手們眼前是一片大草原,綠綠蔥蔥的草地讓已經見久了死寂的大沙漠的眾高手們眼前一新,感覺有點心神氣爽。而在大草原的遠處,有一座高山立在那兒,高聳入雲,壯麗得讓眾高手歎為觀止。

大將軍一拍大腿,喝道:「媽的,洪荒的那些人一定是在那座山上。走了這麼久,應該走到頭了。他奶奶的,穿過一片草地,應該不會有冰天雪地和大沙漠那麼辛苦吧?」

話剛說完,轟然一聲巨響,天空響起了一聲炸雷,將眾高手們嚇了一大跳。他們抬頭一看,天空已經是烏雲滾滾,看起來馬上就要下暴雨的樣子。

眾高手們感到不妙,只聽大將軍大喝道:「快,速度前進,只要跑到山那兒,就沒事了!」

眾高手們聞言,只得跟著大將軍向山那兒狂跑起來。

剛跑了幾米,雨就嘩嘩的落了下來,打得眾高手們的皮膚生疼。這場雨詭異得出奇,下了不到一分鐘,就大得好像是上面有無數個人用高壓水龍頭在向下噴水一樣,沖得眾高手們東倒西歪,而前面的山的距離卻一點都沒有拉近。

草地被這驚人之極的暴雨沖淋了後,已經變成了大泥潭,眾高手們一腳踏上去,就陷進了膝蓋,有些人甚至陷入大腿根,差點就撥不出來。

這個時候,林衛一聲驚呼,再次把已經心驚膽寒到極點的眾高手們拉入地獄之中。

「你們看,洪水來了!」

眾人向前看去,果然,滔天的大洪水從那座山上傾洩了下來,如狂洋大海一般,一下子就將眾高手們捲入了浪頭之中。

……

劉嘉豪他們此時仍然在龍之谷,通過龍華漢畫出來的玄光鏡中,他們看到了中華之龍所經歷的那些事情,個個都不由目瞪口呆。

顏丹兒很好奇的問龍華漢道:「老爺爺,你們是怎麼弄出這些的,他們是真的被大洪水淹沒了嗎?」

龍華漢「哈哈」大笑道:「假亦真時真則假,只要他們當這些事情是真的,這些事情就是真的。」

顏丹兒幾個女孩子聽得糊里糊塗,沒明白龍華漢在說什麼。只有雪青鳳恍然大悟,神色凌厲的盯著龍華漢道:「這一切實際上全是他們幻覺,對嗎?他們實際上一直在原地打轉,根本就沒有前進過。」

龍華漢聞言大笑道:「白雪死神果然好悟力,只可惜那些人看來並不會明白種道理,他們只怕會有大半的人讓自己的幻覺給累死。」

劉嘉豪拍手讚歎道:「大師父的『幻天神境』之術果然是出神入化,不費一絲一毫的力氣,就將中華之龍的這些高手們拖入了地獄。只可惜朱天行那個傢伙不在,否則我們就更爽了。」

龍華漢搖頭道:「幻天神境之術或許能將大將軍他們給困住,但是不可能困得住朱天行,我本來是準備了後著給他的,誰知道他沒有來,浪費了我一大堆力氣。」

雪青鳳淡淡的道:「皇上他會來的,而且你這種幻天神境只能困得了他們一時,不可能困他們一世。別的人我不敢說,我相信山衛遲早會看出這是幻境,會領導他們走出來的。」

第三章能看穿內心的惡魔

「或許是吧!」龍華漢淡淡的道:「不動如山這個人給我感覺的確要比大將軍這個只懂得橫衝直撞的蠻人強得多了。只不過,就算他真的帶領那些人走出我的幻天神境,只怕他們的實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吧?到那個時候,你認為他們還能抵抗得住老三的天雷之陣嗎?」

「天雷陣?」雪青鳳聞言大感驚訝的看了看赤火,難以置信的道:「那是崑崙山的不傳秘吧?你們洪荒的人怎麼會崑崙山的秘技?」

赤火微微的一笑道:「因為我們洪荒和華夏盟是盟友,崑崙山是華夏盟的創史門派之一,他們的一塵子和我赤火是生死之交,故才將這天雷陣傳給了我,我赤火則將麒麟神耳秘技傳給了他。」

雪青鳳很愕然的望著他,點頭道:「原來華夏盟的人都和你們是盟友,難怪你們對這場院仗有持無恐,估計華夏盟的人也已經來到這兒了吧?」

「不止是華夏盟,還有很多你想像不到的盟友。」劉嘉豪對她道:「青鳳,如果真的如你所說,朱天行這個變態會來的話,那他就完蛋了。沒有了朱天行的中華之龍,你還要回去嗎?」

雪青鳳淡淡的回答道:「你先解決了他再問我這句話吧!」

「好,我會如你所願的。」劉嘉豪道。

這個時候,龍華漢突然眉頭一皺,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道:「又有兩個人穿越山洞過來了。真奇怪,這兩個人好像是外國人,其中有一個人的身上有很邪異的精神力量,我的神識居然也無法探測他的深淺。這個世上那來的這麼多神秘的高手?」

眾人聞言,向玄光鏡看去,只見紅閃電陪著一個光著頭的紅袍老外出現在鏡面中。

看到紅閃電,金素真和伍彩雲幾乎是同時驚呼了一聲,金素真道:「我認得這個老外,就是他和一個黑人擒走了莫妮卡·貝蒂的。」

伍彩雲想了一會兒,點頭道:「我知道他是誰了,他應該是光明教會的四大黃金聖騎士之一的紅閃電,以速度見長。我當初在光明教會做事時,就聽過他的威名。只是另一個人是誰,我卻認不出來,看他的打扮,好像是紅衣大主教,光明教會的六大紅衣大主教,我就只認識一個奧拉基,別的一概不認識。」

舒小玉仔細的看了那個光頭紅衣大主教一眼,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不安的對眾人道:「你們看,他好像是在看著我們,他的眼神讓我感覺好恐怖啊!他是不是知道我們在看著他?」

顏丹兒立即斥責道:「胡說,這是玄光鏡,玄光鏡是修真界中的無上秘技。他怎麼可能知道我們在通過玄光鏡看著他?」

話說完時,顏丹兒忍不住向玄光鏡中看雲,正好看到那個光頭老外向他瞪來的陰森森的眼神,於是不由自主的像舒小玉一樣打了個寒顫。

龍華漢神色凝重的瞧著玄光鏡中的光頭老外,道:「很明顯,他的確是知道我們在看著他。有能力查覺到有人在通過玄光鏡觀察他的人,通常是那種精神力修煉得極高深的人,只有這種人的感覺能力才會異常的敏銳,才能查覺到別的人無法查覺到的事情。聽說在這方面最強的人,就是異之世界十大高手榜中排名第五的亞力山大,這個人就算是有人在心中罵他一句,也能讓他感應得到。我看這個光頭老外的感應能力可能和亞力山大不相上下了。只不過他似乎比亞力山大的精神力更邪惡。」

劉嘉豪也盯著這個光頭老外,點頭道:「這個傢伙給我的感覺很像上次所見的那個食人醫生安東尼·漢斯,不知道他的精神力是不是也用聲音控制他人的動作呢?」

「他不會這種能力,但是他的能力比這一種更可怕!」伍彩雲神色凝重的道:「我知道他是誰了。在我成為光明教會的黃金騎士時,就聽過幾個與我同為黃金騎士的同伴跟我談過。他們說,光明教會的六大紅衣大主教之中,有一個人是他們深感恐懼的人物。按他們的話說,他們寧願去見魔鬼撒旦,也不願意見這個人。因為他擁有邪異的精神力量,能輕易的看穿他人內心深藏的恐懼和秘密。任何人在他的面前,好像是赤裸露體一樣,沒有半點秘密能藏得住。據說,這個人之所以被教皇保羅提升為紅衣大主教,是因為他靠這項邪異的精神力量,顛覆了一個信仰穆斯林的中非國家。他的名字叫做傑裡森。」

「傑裡森?能看穿他人內心深藏的恐懼和秘密?這種能力很厲害嗎?」金英愛有點不解的問道。

伍彩雲歎道:「英愛你毫無心機,又天真純潔,自然不怕心中有什麼秘密讓他人發覺。但是別的人未必是一樣,一個人如果活了幾十歲,無論他是多高尚偉大,他的內心中總會深藏著一兩件讓他恐懼,或者是不敢公開讓世人知道的秘密。如果讓傑裡森掌控了這種秘密,那這個人就讓傑裡森給控制在手了。」

「我明白了。」金英愛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天真的道:「英愛心中也有個恐懼啊,英愛從小最怕的就是蛇了,因為我七歲的時候讓它咬過,到了現在我看到它就會暈倒。要是傑裡森知道了英愛的這個秘密,拿一條蛇來恐嚇英愛,那英愛就被他控制住了。」

伍彩雲聞言不由苦笑,卻點點頭道:「差不多也是這個意思。」

劉嘉豪笑道:「這麼說來,要想對付這個人,得找個心靈毫無秘密和恐懼的人才行了?不知道你們誰可以勝任呢?」

劉嘉豪的眼光在眾女的身上一一的掃過。結果,無論是伍彩雲,金素真還是顏丹兒,都本能的避開了他的眼光。當劉嘉豪的眼光落到舒小玉的身上時,舒小玉向他瞪眼道:「就算我的內心沒什麼秘密和恐懼,但是我也打不過他啊,他是紅衣大主教,就算不用那種精神力,光靠拳腳我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吧?」

劉嘉豪一想覺得也是,即放過舒小玉,視線轉到他的四個師父的身上。出乎意外,赤火,猛威,善知解都無一例外的避開了他的眼光,而龍華漢更絕,裝著看不到他的眼光,盯著玄光鏡喃喃自語的道:「這兩個傢伙竟是光明教會的人,光明教會到底想做什麼,為什麼要插入我們和中華之龍的爭鬥中來呢?」

「估計是想看看能從我們的爭鬥中撈到什麼好處吧!」劉嘉豪歎了口氣,道:「既然大家都不願意選擇這個人做對手,那就讓他來選擇我們好了,看看誰會倒霉吧!」

顏丹兒忍不住問道:「你為什麼不去對付他呢?難道你的心中也有什麼秘密和恐懼的事情是不敢公開的嗎?」

劉嘉豪乾咳一聲,否認道:「我那有,我的心靈也是純潔無比。只是我已經選擇了那個大將軍,就不得三心二意,又分神去對付傑裡森。何況我也沒有這麼大的本事,同時對付兩個人。」

眾女聞言一臉鄙夷之色,顯然根本不相信他的話。

……

在幻谷那邊,傑裡森和紅閃電正在看著眼前在不停的掙扎的中華之龍的眾高手們。只見這批人明明是站在陸地上,卻好像是被淹沒在狂滔波浪中一樣,不停的四下游動著,一直游得筋疲力盡也不停止。

紅閃電不解的看著這些人的動作,忍不住問傑裡森道:「大主教,他們這是在幹什麼?」

傑裡森微微一笑,道:「他們是陷入了幻覺之中,估計是在以為自己在海裡游泳呢!看來洪荒的人還真的有本事啊,連人都沒有出現一個,就將這麼多高手困到了這兒。」

紅閃電聞言問道:「那我們需要幫他們脫困嗎?」

「不急。」傑裡森看著眾高手中唯一一個不動的人,點頭道:「他們之中也許有人能破解這種幻境,我們拭目以待吧!」

那個唯一沒有動的人正是風林火山四大護衛中的山衛,他和眾高手們一起陷入洪水的幻境之中時,立即運成不動如山秘技,穩住了自己的身體,讓自己不被洪水沖走。

閉著氣在洪水下呆了一個多小時後,山衛慢慢的發現了不對勁。

山衛小時候的家住在多洪水地區的南方,洪水他至少經歷過幾次,曾經有一次被洪水沖走,兩天兩夜才讓人發現並救起。故他對洪水的瞭解可謂深得不能再深。

所謂水往低處流,不管是怎麼樣的水,前進的路線都是從高處流向低處,下坡越厲害,水勢就越急,衝擊力就越強。就算是洪水,理應也是如此。

可是山衛卻感覺到,這洪水不像是從高處到低處朝著一個方向流動的,而是好像由四方面八衝來,向他們中心湧來一樣。到了他們之處,反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捲著他們一直在打圈。山衛相當明白漩渦形成的原理,那是因為有個洞時,水湧進洞裡才會形成的一個自然現象。而且這個漩渦轉個不停,好像這個洞是個無底洞一樣。但是山衛記得很清楚,他們來到這條草原之時,是絕對沒有這樣的洞存在的。而且山衛很清楚的記得這草原的地形,洪水的流不可能是四面八方的向他們這兒湧來,應該是流向左方才對。

這個洪水絕對是有問題。山衛聯想到一路行來的不合理之處。終於明白,他們所經歷的絕對不是真實的,而是一種幻境。

想到這兒,山衛閉上了眼睛,將心神集中起來後,然後向前跨了一步,身上的洪水沖擊的感覺果然消失了。他睜開眼睛一看,自己仍然是身在剛出了山洞時所見到的地方,那兒還有洪水的影子。而他的同伴們,大將軍和風林火衛,以極那些高手們,正以極可笑的動作,在陸地上干游著。

山衛先向風林火衛走了過去,試圖喚醒自己的同伴。

隱藏在一旁的紅閃電看著他的動作,心中敬佩的對身邊的傑裡森道:「大主教果然是好眼力,能看出來這個人能闖出幻境,閃電佩服。」

傑裡森淡淡的笑道:「這沒什麼,這個人一看就知道是心志堅定之輩,而且遇險異常的冷靜,不像他的同伴們一樣慌亂,所以我才肯定他一定能闖出這個幻境。這個人是個難得的高手啊!只可惜,洪荒那些老鬼們的陷阱絕對不止只有幻境這一關。接下來還得看他們的本事啊!」

紅閃電問道:「這一次我們要幫他們嗎?」

「不急!」傑裡森想了一想,道:「接下來我們又不知道洪荒那些老鬼們會弄出什麼陷阱來等著他們,冒然闖進只會自討苦吃。不如讓他們自己試一試好了,我們見機行事吧!反正這是中華之龍和洪荒的戰爭,用不著我們去為他們打頭陣。」

紅閃電點了點頭,即沉默無聲了。

劉嘉豪那邊。

當劉嘉豪等人看到玄光鏡裡面顯示山衛將他的同伴們帶出了幻天神境之後,龍華漢對雪青鳳歎服道:「你說得沒錯,果然是山衛將他們帶了出來。這個山衛還真不簡單。」

赤火冷哼一聲,問雪青鳳道:「他們雖然走出了幻天神境,但是我的天雷陣已經準備好了收拾他們。不知道雪妃認為這夥人中有誰能破得了我的天雷陣嗎?」

雪青鳳沉吟不語,好半響才道:「我又沒有見識過你的天雷陣,又怎麼能知道誰有本事破?但是我能肯定,你的天雷陣絕對不能殺死大將軍和風林火山四護衛。」

「是嗎?」赤火不相信的道:「好,那我倒要看看,大將軍和風林火山四護衛如何避過天雷之劫?」

…………

中華之龍那夥人完全不知道有一個更大的劫難在等著他們,被山衛從幻天神境中拉了出來後。大將軍破口大罵道:「他奶奶的熊,原來這一切都只是幻境,我們居然傻傻的闖了十來個小時,氣死我了!」

眾高手心想:都是因為你這個傻熊硬逼我們向前進,否則的話,我們那用得著吃這麼大的苦。我們不生氣已經不錯了,你還好意思生氣?

這些話眾高手們也只敢在心裡想一想,他們可不敢對這個狂傲凶狠的大將軍說出來,萬一他惱羞成怒,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風衛這個時候忍不住問大將軍道:「大將軍,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

大將軍的巨手一揮,理所當然的道:「既然知道了剛才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只是幻境,那就不可能再上一次當了。我們繼續向前進,這一次一定要把洪荒的那些老鬼們找出來挫骨揚灰,以消我們的氣!」

眾高手們聞言不由面面相覷,暗想雖然幻境讓我們破解了,但是洪荒的那些老鬼們有可能只準備了這麼陷阱等著我們嗎?萬一他們在後面準備了一個更可怕的陷阱怎麼辦?

第四章真王出場

不管眾高手們有多麼不願意,在大將軍強硬的態度下,他們仍然不得不向前進軍。

這一次在山衛的帶領下,眾高手們一路行來果然沒有遭遇到幻境的困擾。只不過當他們走出一個密林後,卻發現又來到了一個大草原,而大草原的天空,則是烏雲滾滾。

眾高手們想到大洪水的可怕經歷,不由個個呆住。

大將軍罵咧咧的道:「他奶奶的熊,怎麼洪荒的老鬼們又來這一套?當我們是白癡,以為我們會連繼上他們兩次當嗎?」

林衛感到有點不對勁,皺眉道:「大將軍,這一次好像有點不一樣,看這種烏雲,好像是要打雷?」

「打雷,去他媽的!」大將軍吼道:「只是幻像而已,不要說打雷,天塌下來都不用怕!」

沉默不語的山衛卻皺起了眉頭,突然開口道:「不對,這一次好像不像是幻像?」

「不是幻像是什麼,難道還是真實的嗎?」那個一直拍大將軍的馬屁精在這個時候忍不住開口笑道:「還是大將軍說得對,不要說是打雷,就算是天塌下來也不用怕的……」

說未說完,一道閃電伴隨著一聲轟然的巨響,正好打到了馬屁精的頭頂上。馬屁精一下子就定住了,好像是瞬間石化了一樣,沒有了一點反應,而詭異的是,他臉上的表情仍然是在笑,不過在這種情況下,讓眾人看起來卻感覺詭異之極。

眾高手中有一個和馬屁精交情不錯的傢伙忍不住問道:「喂,馬克……你沒怎麼事吧?」

話音剛落,就見一陣風吹過,馬屁精瞬間化成了灰燼,四處的飛散了。

眾高手不由個個都怔住,驚駭的張大了嘴巴。

風衛喃喃的道:「媽的,這是什麼雷,怎麼可能有這個大的威力?」

山衛的神色凝重,再次開口道:「這不是普通的雷,而且修真界的五大天劫之一的天雷,我們是陷入了天雷陣中了。」

「天雷陣?」大將軍大吃一驚,他自然聽說過這種修真界中最頂極的秘法之一,駭然之下又忍不住罵道:「媽的,洪荒那些老鬼們這次怎麼會突然下狠的了?開始不過是幻境而已,這一次居然動用天雷,想殺了我們嗎?」

廢話,你們跑過來想殺人,還能要人家對你們手下留情嗎?彷彿是在回應他的話似乎,又一道閃電劈了下來。

大將軍的反應可遠非馬屁精可比,一個懶驢打滾,就避開了閃電,不過地面卻被轟炸了一個大坑,而且灰土加碎草濺了大將軍一身,令他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天雷陣這個時候已經全面的發動了起來,一個接一個的天雷劈了下來,專門的往眾高手們的頭上招呼。凌厲得讓眾高手們心膽欲裂。

眾高手們狼狽不堪的四處逃散,但是仍然避不開天雷的轟擊,不到五分鐘,即有十個人步了馬屁精的後塵,被天雷轟成飛灰。而其他的人中除了大將軍和風林火山四護衛外,其餘的人都已經避得疲於奔命,眼看也快離死不遠了。

躲在遠處的紅閃電和傑裡森目瞪口呆的瞧著這一幕慘劇。

傑裡森有點出乎意外的道:「洪荒的人居然能佈置崑崙山的不傳之秘天雷陣?看來無論是我們還是中華之龍都真是小瞧他們了。幸好我們沒有打頭陣,否則的話,倒霉的就是我們了。」

紅閃電見說話之間,中華之龍的眾高手們又有兩人讓天雷給劈成了灰燼,不由皺起眉頭道:「大主教,現在該怎麼辦?看情況,中華之龍已經是一敗塗地了,而洪荒的人到現在連人影都沒有出現。」

傑裡森凝神的探測了一會兒,道:「不急,再等一會兒,我已經感應到,有一個非常可怕的超級高手正趕來,也許他可以挽回這場敗局也說不定。我們繼續靜觀其變吧!」

傑裡森的感應力的確很強,他的話剛落,場裡傳來一聲驚人之極的長嘯,隨著嘯聲,一個全身金光閃爍,穿著類似古代皇帝的皇袍,並在頭上戴著一個皇冠的男子突然出現在場中。

他冷冷的看了一下狼狽不堪的大將軍等人,不悅的說了一句:「愚才,連居居一個天雷陣都搞不定,也不知道朕怎麼會選中你們做進攻洪荒的主力?」

說完,他再度尖嘯了一聲,雙臂猛的揚起,強大的金光從他的身上湧出,化成無數根尖銳的利芒衝向天空。天空像是被這些金芒一下子給捅破了,烏雲破開了幾個洞,陽光從洞中射了下來,不一會兒,烏雲就這些陽光驅散,而天雷也不再出現了。

大將軍,風林火山和剩餘的眾高手等人見狀都紛紛跪了下來,拜伏道:「皇上神通蓋世,天下無敵,屬下等萬萬不如。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被中華之龍眾高手們稱為皇上的男子看起來年約三十,劍眉長髮,神色傲然,還留著一撇小鬍子,穿著皇袍的樣子讓他看起來像是從電視屏幕上走出來的古代皇帝。這個人,就是中華之龍最高的掌權人,那個變態的皇帝朱天行了。

躲著遠處的傑裡森和紅閃電感應到他身上君臨天下的強大氣勢,心中都大感震驚,本能的再度壓仰住體內的一切訊息,令他們變得幾乎有如沒有生命的石頭一樣,再無人能發覺。

傑裡森臉上的表情很是吃驚,自言自語的低聲道:「這個人就是中華之龍的最高掌權人皇帝?真是不可思議,舉手間就破去了天雷陣。這樣可怕的實力,只怕只有教皇保羅和勞爾智慧隱士才能和他一爭長短吧?就算是我的精神力,也無法探入他的內心。這麼說來,我和他相比,還有一段距離?」

朱天行冷冷的看了看包括大將軍和風林火山四大護衛,只剩餘十三人的眾高手,心下暗怒,不過現在用人之際,他不好將氣出在他們的身上,故只得歎了一口氣,道:「你們起來吧,不怪你們。要不是朕有事擔誤,來得晚了,你們也不會受到這麼大的損失。看來這一次是我們太低估了洪荒那些老鬼們的能耐,想不到他們居然能在不出動一個人與你們正面交鋒的情況下,就除掉了你們十七個人,這還真是出乎朕意外!」

大將軍等人齊聲道:「是屬下等無能,請皇上降罪!」

朱天行道:「都給我起來,說了不怪你們就不怪你們!起來吧,覺得有罪的話就隨朕去將洪荒的人屠盡來將功贖罪。這一次由朕親自帶領你們前進,朕倒是要瞧瞧,洪荒這些老鬼們到底還有什麼陷阱對付我們?」

大將軍等人齊齊起身道:「多謝皇上免去屬下等人的罪。屬下必會跟隨皇上,全力殺敵!」

「好,那就隨朕前進吧!」朱天行看了看眼前的景色,冷哼一聲道:「這兒必是多重的空間,故才能變幻莫測,讓你們摸不到前進的路。不過這也表示了,洪荒的人真的在這兒!」

朱天行說著,再次長嘯了一聲,身上的金芒大盛,如千萬道霞光一樣向前照射去。空間讓這些霞光照射後,景色突變,一下子就轉到了另一個空間。劉嘉豪和伍彩雲眾女以及龍華漢四老出現在中華之龍等人的面前。

洪荒四老見朱天行輕易就破了他們的多重空間世界,不由面面相覷。龍華漢對朱天行歎道:「真想不到,不過是別了十年而已,你居然練成了『皇極驚天』秘技中的最高秘絕『金光大道』,完全突破了天級,達到了聖級別。這個世上能成為你的對手的人已經沒幾個了,我老頭子或許已經不是你的對手了。」

「不是或許,是完全不可能是朕的對手。」朱天行上前一步,他看也不看他的妃子雪青鳳一眼,只是冷冷的看著洪荒四老道:「大長老,三長老,四長老,七長老,你們真不該背叛朕,離開中華之龍的。現在,你們是不是後悔了?」

「後悔?我們幾個老傢伙們從來不知道後悔為何物。」龍華漢大笑一聲後,又道:「何況,並不是我們先背叛你的,而是你先對我們背信棄義,才迫使我們幾個老傢伙離開了你的!」

「不管是什麼原因都一樣!」朱天行冷冷的道:「背叛朕的結局只能有一個,就是死!」

說著,朱天行猛的瞪向雪青鳳,問道:「雪妃,你是不是也像他們一樣,要背叛朕?」

雪青鳳的身體一震,不過她還沒有回答,劉嘉豪卻搶在她前面道:「對不起,皇上,青鳳已經不是你的雪妃了,她現在是我的女人,連身子都已經給了我。從現在起,她和你再沒有任何的關係,也不再是你們中華之龍的白雪死神,更不會是你的妃子。請你以後見到她,要禮貌一點,別對她大呼小叫的!」

朱天行聞言臉色大變,盯著雪青鳳道:「雪妃,他說的是否是真的?」

雪青鳳想要分辨,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劉嘉豪在她的身邊道:「是真是假你還看不出來嗎?噢,對不起,我忘記了,聽青鳳說,好像你是個天閹,根本就不能入道,故青鳳有沒有變成我的女人,你看不出來沒什麼稀奇!」

此語一出,朱天行像是給人在臉上狠狠的打了一拳一樣,臉皮扭曲了起來,他狂怒的吼了一聲:「雪妃,你這個賤人,竟敢對他說這種事?朕要殺了你!」

他向前踏了一步,瞬間出現在雪青鳳的面前,一掌化成金光,向雪青鳳當胸擊了過去。

盛怒之下的朱天行這一掌會有多大的威力,只怕就算雪青鳳能力沒有被限制之前也未必能擋得住,被限制了能力的她眼下唯一能做的也只是閉目等死而已。

只不過很奇怪,閉上美眸的雪青鳳這一瞬間的心靈居然很平靜,她沒有恐懼,也沒有憤怒和仇恨,甚至是對劉嘉豪的怨恨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眼下她只想著一件事,就是終於解脫了。

但是,劉嘉豪又豈能會讓她死?

早在說出那一句徹底激怒朱天行的話之前,劉嘉豪就已經準備好了迎接震怒的朱天行發出的攻擊。只是他沒有料到朱天行的動作會這麼快,幾乎是一眨眼的時間也不夠,朱天行就已經出現在雪青鳳的身前。不過幸好劉嘉豪已經從鬼靈那兒掌握速度的秘絕,朱天行的動作之快雖然出乎他的意外,但是他仍然及時的將雪青鳳推開了,並一拳向朱天行的這一掌迎了上去。

劉嘉豪知道朱天行可能是他出道以來所見到的最可怕的敵人,故這一拳用盡了他全部的力量,不但融洽了龍之氣和涅盤之氣,連虎擊破和真王給他的那道真元也融洽在一起從這一拳中暴發了出來。

他的拳頭上幻化出了前所未有的七彩的光芒,與朱天行的金光結結實實的撞在一起。

隨著龍華漢等人的一聲驚呼,劉嘉豪感到一道震天憾地的力量撞到上來,就好像是他迎面撞上長長的一列高速狂奔而來的火車一樣,巨大的力量令劉嘉豪倒飛了起來,同時感到五臟劇震,在半空中就猛的噴出了一口鮮血。

就這一瞬間,劉嘉豪知道了,現在的自己和朱天行根本就不在一個程序上。和他硬撼等於在找死。

伍彩雲等女看到劉嘉豪被朱天行擊得飛了起來,還噴出一大口鮮血,都紛紛的驚呼了起來。顏丹兒想也不想,就是一個炸彈球向朱天行扔了過去,而舒小玉則是惟玉龍真氣一拳向朱天行的臉上打去。

不過她們倆的這種攻擊,對朱天行來說,好像和蚊子的攻擊差不了多少。只是微微的一揮手,顏丹兒的炸彈球就遠遠的彈開了去,掉到地上時居然變成了啞彈。而對舒小玉的攻擊,朱天行更是不屑的彈了彈手指,一道金光閃過,即將舒小玉也給擊飛了起來。

伍彩雲和金素真見狀大駭,想要上前去接住舒小玉,但是卻有人比她們快了一步。這個人像是憑空出現到空中,一把撈住舒小玉,大掌輕轉之下,就將舒小玉輕輕的放到地上,連她體力被朱天行攻擊的餘勁也化解了。

這人輕巧巧的落到了地上,對朱天行「哈哈」大笑道:「朱天行,你是堂堂一個中華之龍的掌權人,掌管幾十萬的幫眾,並自稱是皇帝,威望蓋世。而小女不過才是十六歲的小孩子,你怎能不顧身份,向她出手?想動手的話,讓我舒顏展來領教你的高招吧!」

第五章真王VS皇帝

真王舒顏展終於出現了,劉嘉豪和伍彩雲等女好奇的向他望去。

只見他穿著一身灰色的唐裝,看起來似乎不過三十左右的樣子,但是劉嘉豪和伍彩雲等女都知道真王實際上已經成名超過了二十年以上,故他的實際年紀不會低於四十,只是像他這種聖級別的修真者,早已經擺脫了生病老死的束縛,說不定就算再過三十年,他的樣子也會看起來像三十上下。

真王很有魅力,他的長相或許算不上非常英俊的那一種,但是卻一種奇異的魅力,一種有如天生的領袖,讓人見之就不由自主產生敬仰尊重的感覺的那種大男人的氣質。

以他這種魅力,也難怪會吸引住舒小玉的老媽寧妃素獻身,為他生出舒小玉這樣絕色的少女出來。想必他當年闖天下的時候,暗戀他的女人一定多不計數,說不定比自己還要多一點。這當然是劉嘉豪的想法。

朱天行盯著真王,目光有點收縮,他問道:「真王舒顏展,你想插手我的事情嗎?」

真王舒顏展歎道:「本來我是不想插手的,可是你剛才真不該向我女兒出手。你向我女手出了手,我這個做老爸的要是不出來為她出口氣,等到她回去給她老媽一說,那我不就完蛋了?所以我不能不插手,這怪不得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原來是因為怕舒小玉回去向她老媽告狀,真王才不得不出現?劉嘉豪和伍彩雲等女聞言都不由感到好笑,雖然他們明白真王這話半真半假,開玩笑的成份居多。但是這件事卻再次證明了,真王這個中國最頂尖的高手,是畏妻如虎的。

朱天行的目光有點惱怒,但是他心中卻不願意和真王舒顏展動手,不管他有多狂妄,面對被整個世界公認的中國修真界的第一人,一生面對強敵無數,但是卻從未敗過的真王,他也不願意輕易的就放手與其一搏。實際上不止是他,就連光明教會的教皇保羅和勞爾智慧隱士也存在同樣的心思,這兩個人一直自認是上帝的代言人,在這個世界上是絕對無敵的,但是有人用真王來質疑他們時,他們卻只會左顧而言它,絕對不會跑到中國來向真王下戰書來求證。

強忍住怒氣,朱天行問道:「真王閣下,你不是在和明若月糾纏嗎?為什麼還有空跑到這兒來,難道明若月放過你了,或者是你殺了她?」

真王聞言大感驚訝,奇怪的道:「你怎麼會知道明若月最近在纏著我?我明白了,一定是你在對明若月造謠,說她是我的私生女,對不對?你想引誘她與我一戰,拚個兩個俱傷?朱天行,你真是好毒的詭計。」

此語一出,除了朱天行外,無論劉嘉豪等人還是大將軍等人都大感愕然。舒小玉忍不住好奇的問道:「老爸,那個明若月真的是你的女兒,我的姐姐嗎?」

「胡說八道!」真王有點惱怒的道:「你這個孩子是怎麼在聽你老爸在說話的?沒聽到老爸剛才說是他在造謠嗎?造謠是什麼意思,懂不懂?這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你老爸對你老媽忠心耿耿,一輩子就只有她一個女人,也只有你一個女兒,那來的私生女?」

舒小玉聞言不好意思的紅了紅臉,道歉道:「對不起,老爸,我只是喜歡有一個姐姐而已。」

真王瞪眼道:「想要姐姐,去讓你老媽給你生一個吧!」

舒小玉愕然的道:「老爸,你糊塗了吧,就算老媽肯再生一個,也只會給我生個妹妹或是弟弟而已,她怎麼能給我生一個姐姐?」

「噗……」卻是顏丹兒聞言忍俊不禁的失聲笑了一下,幸好她及時摀住了嘴巴,才沒有讓這笑聲一發不可收拾。劉嘉豪,伍彩雲等女和洪荒四老也是一臉想笑又不好笑出聲的樣子,他們開始覺得,這對父女真是有趣極了。

舒小玉這個時候卻當朱天行等人不存在了,纏著她老爸問道:「老爸,那個明若月又去那兒了,你是怎樣擺脫她的?」

這也是劉嘉豪關心的問題,當初他夢想天開的讓莫妮卡·貝蒂幫他的忙,想將明若月弄上手,讓她做自己的好幫手。可惜莫妮卡·貝蒂卻說明若月被很重要的事情糾纏住了,根本就聯繫不上她。劉嘉豪一直在猜測明若月是遇到什麼事情,他估計最大的可能性是明若月是被什麼超級高手纏住了。但是他卻沒有想到這個超級高手就是真王,而且是明若月主動糾纏真王,並非是真王在糾纏她。故現在他對明若月的下落,更加感到好奇了。

真王淡淡的道:「我只是向她否認了我是她老爸的事情,並讓她回去向她母親求證,估計她現在已經回到明鏡道去了吧!」

劉嘉豪聞言忍不住問道:「真王前輩,明若月的母親真的如傳言所說,是明鏡道的掌權人明青宣嗎?」

「嗯,你問這個幹什麼?」真王奇怪的反問道。

劉嘉豪乾咳了一聲,道:「沒什麼,我只是感到好奇而已。」

真王道:「好奇心是會為自己帶來禍難的,而且會阻礙修為的進步,還有少一點好奇心為好。」

要是換了別的人對自己說這種話,劉嘉豪可能只會曬笑,不過換了是曾經在暗中指導過他,並提升了他的實力的真王,劉嘉豪卻不好太放肆,只有唯唯諾諾的點頭,一付受教的樣子。

真王像是很滿意劉嘉豪的態度,點了點頭,又轉向朱天行問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這種謠言是不是你散播出來的?」

朱天行的神色不變,淡淡的道:「朕沒事造這種謠幹嗎?你自己留下的風流情價,怎麼能算到朕的頭上來?」

「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動手吧,讓我真王領教一下,你這個中華之龍的皇帝所修煉的皇極驚天是什麼回事!」

真王說完,向前踏了一步,瞬間就到了朱天行的面前,一掌拍了過去。

朱天行沒料到真王說打就打,不由嚇了一跳,忙迎了上去,右掌再次化為金光,攻向真王的胸口,居然一出手就是兩敗俱傷的打法。

真王見狀讚歎了一聲,若無其事將那一掌繼續拍下,對朱天行擊向自己胸口的一掌視而不見。

朱天行見狀不由心中暗喜,他的皇極驚天最高境界是『金光大道』,但是前一境卻是『金甲護體』,這是讓他足足修煉了近十年的秘技。號稱真正的金剛不壞,比金人雷明頓的天生自然的金屬性的防禦力量還要強大,幾乎可以抵抗一切強大的攻擊。在朱天行還沒有修成『金光大道』之前,光靠『金甲護體』超強無比,有如銅牆鐵壁般的防禦能力就幾乎能立於不敗之地。真王的實力雖然被公認為中國修真界的第一人,但是朱天行相信,自己以『金甲護體』硬挨他一掌,再怎麼不行也能保得住這條命不死,而自己的『金光大道』的攻擊力要是擊中真王的胸口,保證他會必死無疑,除非真王也有像『金甲護體』這種超強的防禦能力。

可惜朱天行錯了,他好像忘了自己面對的是真王,獨一無二,從來不敗的真王。

朱天行的金光掌接近真王的胸口三寸時,突然發現不對勁。真王胸前的空間似乎突然間扭曲了,他這一掌打到了一個無邊無盡的虛空裡面,明明手掌只離真王的胸口有三寸距離,但是朱天行卻感覺到有幾億光年那麼遙遠。更令他驚駭的是,這種虛空似乎像個黑洞一樣,擁有著連光線也吸引的致命吸引力,令能量不受控制的狂洩而出。

朱天行大吃一驚,猛的抽手後退,但是卻晚了一步,真王的那一掌已經輕輕的按在他的胸口上。輕柔得像是在觸水一樣的一掌,卻讓朱天行的身體一震,能量像是水波汶一樣在他的體內擴散,他體內的能量受這水波汶的強發,不可控制的翻騰起來。朱天行的眼神一厲,猛的尖嘯了一聲,強大的金光從他的體內暴發了出來。

金光燦爛,令他有如披著金甲的神人,真王送入他體內的能量讓這金甲硬生生的阻止了。但是朱天行仍然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臉色由白轉紅,又由紅轉白。

真王淡淡的一笑道:「皇家的皇極驚天的確是不世之學,只是可惜,你雖然練到了『金光大道』,但是並沒有完全的掌握,否則的話,我這一掌不可能傷害得了你。可惜啊,可惜!」

真王可惜了半響,突然語氣一頓,冷言道:「既然我已經領教了你的皇極驚天,才就該論到你來試一試的我的意識空間了。」

朱天行聞言臉色不由再度一變。真王的意識空間他當然耳聞過,真王絕學中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就是被公認為唯一沒有破綻,無人能逃得出來的意識空間。傳說當年真王出道時,曾經遇到了一個他一生中所遇見的最可怕的敵人,據說中從魔界空間裡面逃出來的大魔頭黑魔。這個黑魔將當時的真王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後來真王不惜一切用還沒有完全成型的意識空間將這個黑魔懾了進去。用意識力苦苦的支撐了三天三夜之後,終於讓這個黑魔在他的意識空間之中被吞噬掉。從那以後,真王的意識空間就突破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境界,變成完全沒有破綻了。

朱天行雖然覺得自己很強,但是他也不會狂妄到認為自己比那個真王所遇到的黑魔強出多少。當年的黑魔遇到真王並未完全成型的意識空間,也一樣被吞噬掉。自己要是面對真王已經全無破綻的意識空間,有希望逃出來嗎?

想到這兒,朱天行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絲恐懼,並本能的向後退了一步。

風林火山四大護衛服待了他很多年,對他的心意瞭如指掌,知道他不願意面對真王的意識空間。於是林衛開口喝道:「我們是來收拾洪荒這些老鬼們的,誰有興趣領教你真王的意識空間!兄弟們,全部一起上,殺了他們!」

隨著他的大吼,中華之龍的眾高手們醒悟過來,現在並不是看戲的時候。於是大將軍首先大吼了一聲,率先發動了攻擊,他居然膽大包天的選擇了真王,雷霆萬鈞一拳向真王的頭上轟了下去。

真王只是淡淡的看著朱天行,對大將軍的拳頭視若無緒。大將軍見狀不由心下惱怒異常,心中怒喝道:「我就不相信你真王厲害到用腦袋硬挨我一拳也若無其事!」

當下他再次催動能量,令拳頭的威力更強大了幾分。但是人眼前突然一花,一個人影帶著一道鋒利的金屬閃光出現在他的面前,那道金屬閃光在他的拳頭上快速的一劃。然後大將軍聽到劉嘉豪的聲音道:「對不起,你的對手是我!」

大將軍感到自己的拳頭劇疼,他急促的後退了一步,低頭一看,卻發現自己的這只拳背上被劉嘉豪劃開了一個大大的口子,不但血管外翻,連白森森的骨頭也看得到了。

抬起頭來,看到手持著一把寒光閃閃手術刀的劉嘉豪,大將軍狂怒的道:「你這個臭小子,竟敢無恥的暗算我?」

「暗算?」劉嘉豪聞言失笑道:「我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你的面前,給你了一刀,這也叫暗算?明明是你自己反應太慢,怎能怪罪到我的身上?能力這麼低也敢來洪荒撤野,回去好好的修煉一段時間再來吧!」

大將軍聞言氣得暴跳如雷,怒吼道:「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我要殺了你!」

大將軍向前一衝,打算將劉嘉豪撕成兩半,雙腳卻奇怪的像沒有了知覺一樣不受控制,大將軍不由自主的撲倒到地上,摔了個狗吃屎。

大將軍大吃一驚,向自己的雙腳看去,卻駭然發現自己的兩隻腳背上不知道何時被各插了一根金針。

劉嘉豪搖頭歎道:「早說了你的反應太慢,還不相信!」

真王微微一笑,道:「小子,進步得不錯啊!」

劉嘉豪忙謙虛的道:「這都虧了真王前輩對我的指點。」

真王道:「我可不敢邀功,這是你小子自己的領悟力,和我無關。」說著,真王淡淡的看著因為大將軍突然被擊倒而僵硬住的眾高手們,問道:「怎麼,你們打算打群戰嗎?」

第六章真王的意識空間

風林火山不由自主的感到了猶豫,本能的望向朱天行。朱天行冷哼了一聲,對真王道:「真王,就算你比我強,但是也不可能在短時間之內收拾了我。而你那邊除了一個劉嘉豪外,最能戰的就只有洪荒四老,他們有我的風林火山四大護衛就能牽制住。除此以外,你方就只剩餘幾個女孩子,你認為他們能敵得過我方剩餘的八個高手嗎?要是看到她們一一的死在你們面前,估計你們定力再好,也會心神大亂吧!」

對於朱天行的威脅,真王還沒有回答,一聲大笑從另一個方向響起,只聽到一個老氣橫秋的聲音冷哼道:「朱天行,還有我們華夏盟的在呢。而且我們不多不少,剛好來了八個人。你以為你那八個高手有可能敵得過我們華夏盟的八個人嗎?」

隨著笑聲走出來了看起來平均五十上下的八個東方面孔的人,他們之中有三個是道士,兩個是和尚,另三個是職業人士的西裝打扮。這八人的組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