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迷★

關於部落格
本Blog小說及圖片係由網路轉載!!
僅以推薦為主~請勿轉作其他用途!!

◆所有權人如不願意在此發表或有侵權等~
請告知~立即移除~謝謝!!
★★未滿18歲請勿點閱限制級類★★

  • 166490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洪荒神醫第五集作者九天

劉嘉豪心中大罵莫妮卡·貝蒂,想要用金針替伍彩雲控制住慾火,不料他還沒取出金針,伍彩雲的四肢已經緊緊的纏住了他,並用紅潤的嘴唇向他吻去。

莫妮卡·貝蒂用很巧妙的手法替劉嘉豪除掉了身上的衣物,然後玉手在劉嘉豪的要害上輕輕的揉搓,像是有魔力一樣,劉嘉豪的慾火再次爆炸起來,他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一把摟緊懷內的伍彩雲,挺進了一個溫暖濕潤的通道裡面。

破身的痛苦讓伍彩雲輕叫了一聲,但是很快就讓強烈的快感給淹沒,瘋狂的呻吟起來。

劉嘉豪做這種事情是不喜歡有人在一旁觀看的,但是對方是一個美麗到極點的女人,他就不太在意了,反而有一種異樣的刺激,對伍彩雲的衝擊更加強烈起來。而莫妮卡·貝蒂輕咬的下唇,美眸水汪汪的瞧著眼前這極度瘋狂的一幕,幾乎要呻吟出聲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伍彩雲的動作漸漸的緩了下來,而劉嘉豪這個時候也達到了巔峰,不過他即將噴發時,卻突然想到一件事,心中一驚之下,本能的想抽出身來,偏偏在一旁注視著他們的莫妮卡·貝蒂見狀,上前緊緊的摟緊了兩人,不讓劉嘉豪抽出身,於是劉嘉豪即在伍彩雲的體內一洩如度。而伍彩雲受到劉嘉豪這精華的灌溉後,快樂得昏迷了過去。

好半響,莫妮卡·貝蒂才放開手來,劉嘉豪輕輕的放下伍彩雲,瞪著她道:「這就是你的目的嗎?你故意讓我在彩雲的體內洩身?」

莫妮卡·貝蒂輕輕的一笑,道:「她是明若月的弟子,但也是明青宣的弟子。明青宣的明鏡道心法有一種奇異的特徵,極容易受孕,而且懷下的胎兒將會是這個世上最優秀完美的一群。難道你不想你的心愛女人為你生一個優秀完美的孩子嗎?何況這個女人到現在還很難得的保留了處子之身。」

劉嘉豪怒道:「就算我願意,也不想在她不清醒的狀態下佔有她。你這麼做到底是有什麼目的?」

莫妮卡·貝蒂道:「目的嗎?我只是也想要個孩子罷了!」

劉嘉豪愕了愕,不解的問道:「那你為什麼不讓佔有你?而要佔有彩雲?」

莫妮卡·貝蒂吃吃的笑道:「我是吸血族,早已經不能和人類交合而受孕了,所以我才借助伍彩雲。她的體內的已經有了我的血,她生出的孩子將會是我們三個人的,因為這孩子會擁有我們三個人的基因。他將會是個半人半吸血族,永生不死,說不定還能不畏陽光,沒有吸血族的缺點,也沒有人類的缺點。他將會是個全新的生命,未來的神。而這個未來的神,是我們三個的孩子。」

劉嘉豪呆了半響,吃驚的問道:「你說什麼,你咬了彩雲嗎?」他忙將伍彩雲抱起來,挑起她的下巴,卻沒有在伍彩雲的雪白玉頸上找到小牙洞,再看了看其它的地方,也沒有小牙洞存在。

「你不用找了,我並沒有咬她,而是直接將我的血渡入了她的體內。只有這樣,她才能輕易的受孕,讓那孩子同時擁有我們三個人的基因。」莫妮卡·貝蒂道。

劉嘉豪想要對伍彩雲輸入涅盤之氣,想把莫妮卡·貝蒂的血在伍彩雲的體內逼出來,卻聽莫妮卡·貝蒂又淡淡的道:「你現在做什麼都晚了,我的血已經和她的血已經結合為一體,除非你能將她體內的血完全的放盡,不過這樣一來,她也沒命了。」

劉嘉豪怒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不是說了嗎?我只是想要個孩子。」莫妮卡·貝蒂幽幽的道:「吸血族到現在已經沒落了,除了我外,再也找不出優秀的吸血族,以至暗黑聯盟也讓夢魘族人給控制。而我,很快就要和明若月決一死戰了,對於這個女人,我沒有信心能戰勝她,才能會一去不回。我不想看到吸血族從此永遠的沒落下去,所以想在和明若月決戰之前,為吸血族留下一個種,一個很特別的種,半人半吸血族,也許他將來會中興我們吸血族。」

劉嘉豪怔了半響,才問道:「你找到明若月了?」

「是她找到了我,在我給你打了那個手機時,她就找到了我,並和我約下決一死戰的時間。」莫妮卡·貝蒂歎道:「我們可能是天生的死敵,所以命中注定要分個生死。」

劉嘉豪不解的問道:「你和明若月到底有什麼仇,為什麼一定要分個生死呢?」

「這個連我自己都分不清楚了,很多的仇都是在不知不覺之間就結下了,待我們想化解時,都已經身不由已了。」莫妮卡·貝蒂輕歎了一下,對劉嘉豪道:「劉嘉豪,你答應我,好好的照顧我們的孩子好嗎?把他養大成人,我會很感激你的。對於這種安排,我沒有經過你同意就做了,我感到很抱歉。如果你恨我的話,那我就讓你佔有我吧,隨便你在我的身上發洩,直到你的怒氣消了為止。」

說著莫妮卡·貝蒂解開了胸前的胸圍,讓自己的一對豐碩的美乳彈了出來,紫紅色的乳蒂如珍珠一樣誘人。

第八十一章爽!爽!爽!

劉嘉豪瞧了這對美乳半響,突然失笑了起來,對莫妮卡·;貝蒂道:「我的怒火可不會只在你身上發洩一次就能消得了的,你肯定要讓我佔有你嗎?」

莫妮卡·;貝蒂的臉蛋出奇的紅了紅,媚態萬分的橫了劉嘉豪一眼,道:「沒關係,我還有些時間,如果你每一次都是剛才那麼久的話,你可以佔有我三次,三次之後我得去休息一陣,然後赴和明若月的死約了。」

說著,莫妮卡·;貝蒂揭下了身上唯一的短褲,張開雙臂對劉嘉豪道:「來吧,我知道你是個很好色的男人,為了我們的孩子,我早已經做好了獻身的準備了。」

劉嘉豪的右手緩緩的伸出,握住了莫妮卡·;貝蒂的一隻豐乳。莫妮卡·;貝蒂呻吟了一聲,正想投入劉嘉豪的懷內,卻聽劉嘉豪問道:「我還有一個疑問,我應該是在德爾拉基的製造出來的夢魘世界吧,現在我是在什麼地方?德爾拉基又到那兒去了?」

莫妮卡·;貝蒂聞言輕笑道:「你現在是在我的世界中,德爾拉基已經讓我給解決了,他不會再威脅到你了。這也是我為了讓你能專心的照顧我們的孩子才這樣做的。總之,你現在身處的世界是真實的,你,彩雲和我,全是真實的,沒有一點虛假,否則的話,她怎麼能受孕?來啊,你要是再不佔有我,就沒有時間了!」

聲音妖媚誘惑,像是安東尼·;漢斯的魔音催眠術一樣,劉嘉豪控制不住的將她推倒在地上,壓了上去。

很明顯,莫妮卡·;貝蒂是低估了劉嘉豪的能力,經過伍彩雲這一次之後,他第二次反而出奇的長久,不但快超過了莫妮卡·;貝蒂預定的三次的總時間,而且幹得莫妮卡·;貝蒂快喘不過氣來。不得已之下,莫妮卡·;貝蒂只得求饒道:「好了,你停一停,拜託你,你怎麼這一次這麼久,我都快受不了!」

劉嘉豪詫異的停了下來,難以置信的道:「我以為你活了這麼久,這方面的能力一定是很強,怎麼會這麼快就敗陣下來了?」

莫妮卡·;貝蒂有點惱怒的瞪了他一眼,不悅的道:「你這是怎麼意思?當我是淫婦啊,我雖然活了這麼多年,但是也沒有幾個男人,而且在七百年前,我就沒有再接觸過男人了,那能受得了你這個變態?」

「罵我是變態?」劉嘉豪猛的一用力,差點令莫妮卡·;貝蒂斷了氣,然後才問道:「我很不明白,你既然沒信心能贏明若月,為什麼還要赴約呢?這不是白白送死嗎?你要是避開她,她也拿你沒奈何吧?」

莫妮卡·;貝蒂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你以為我是你嗎?打不過就跑?我和明若月到了現在,已經注定不能不分出個生死了,逃跑的話,只會一生都活在她的陰影之下,這會成為心魔的。你應該明白,像我們這種程度的,有了心魔,後果是很可怕,說不定我無法再控制得住自己的意識,反而讓心魔給控制住了。所以就算明知是死,我也不能不赴約。」

劉嘉豪問道:「你和明若月約在什麼地方?」

莫妮卡·;貝蒂警惕的望著他,問道:「你問這個幹什麼?我和她的決鬥,像你這種程度的人要是到現場觀戰,只怕會受到我們的能量波及而出意外,所以你最好還是不要知道。」

劉嘉豪不滿的再次在莫妮卡·;貝蒂的身上挺動起來,口中道:「你既然也是我和彩雲孩子的媽媽了,那我就有權知道這件事。你要是不說,行,那你就慢慢的忍受我吧,我可能會一直到你和明若月的約會過了也發洩不出來。」

莫妮卡·;貝蒂聞言快暈了,想要將劉嘉豪從自己的身上推開,偏偏身體不住的傳來驚人的快感在衝擊她的神經,讓她使不出力氣來,不得已之下,她再次向劉嘉豪求饒。

……

眼前的景象再變,劉嘉豪發現自己仍然在床上,這個地方仍然是自己的臥室,難道自己剛才經歷的那香艷的一幕只是在做夢?劉嘉豪感到疑惑。不過當他感到自己的懷內還有一個動人的女體時,他就明白了自己所經歷的絕對是真的。

在他懷內的女人正是伍彩雲,全身赤裸裸的一絲不掛,閉著眼睛正在睡夢之中,身上的痕跡和兩腿間的落紅正表示了自己剛才佔有她的事情絕對不是在做夢。

摟著這個自己第一個愛上的女人,劉嘉豪心中卻在叫苦。因為他知道剛才發生的一切伍彩雲是在神智模糊的情況下和自己做了的,可能她還不知道自己已經佔有了她。要是她醒過來,發現她已經破身,會有怎麼樣的反應?劉嘉豪幾乎想都不敢去想。

想到了莫妮卡·;貝蒂和明若月的死約,劉嘉豪興起了一個衝動的念頭。他小心翼翼的從伍彩雲的雪白的四肢的糾纏下脫出身來,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然後他出了門,來到金氏姐妹的臥室,輕輕的敲了一下門。

裡面響起金素真緊張的輕呼聲:「是誰?」

劉嘉豪輕聲道:「素真,是我,開開門,我有事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半響,響起一聲輕輕的腳步聲,金素真過來拉開了門,她現在已經穿了件粉紅色的睡衣,看起來誘惑異常,要不是劉嘉豪已經在伍彩雲和莫妮卡·;貝蒂的身上發洩過了,只怕又得衝動起來。金素真的臉蛋有點發紅,不敢看劉嘉豪的眼睛,低著頭輕聲問道:「劉醫生,這麼晚了,你有什麼事?」

劉嘉豪乾咳了一聲,對她道:「素真,我剛才發生一件很特別的事情,我知道說出來你可能會不相信,但是我保證絕對是真的,而且證據也在我的房間裡面。」

金素真聞言抬起頭來,疑惑的看著劉嘉豪道:「劉醫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說出來聽聽?」

劉嘉豪於是用很小心的語氣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當然,他保留了大部份的細節沒說,而且也隱瞞了在莫妮卡·;貝蒂的身上發洩的事情。儘管是這樣,金素真不由聽得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的盯著劉嘉豪道:「你是說,彩雲已經懷了你的孩子,而且那個孩子是你們三個人的,還是半人半吸血族?」

劉嘉豪苦笑道:「是不是一定會懷孕,我不知道,但是彩雲讓我在神智不清的情況下佔有了身子,卻是鐵一般的實事。我擔心她醒來想起這一切,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所以想請你照顧下她。」

金素真盯了他半響,臉蛋卻突然紅了紅,低頭道:「好吧,我幫你照顧她。可是,她醒來要是問起,我應該怎麼跟她說呢?還有,你為什麼不親自給她解釋呢?」

劉嘉豪乾咳了一聲,道:「因為我擔心會弄出反效果。素真,還是拜託你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得比我更好的。」

金素真再抬起頭來,道:「讓我照顧彩雲沒問題,但是,你要去那兒呢?不會是想逃跑吧?」

劉嘉豪聞言差點噎住,苦笑了一下才道:「你師父要和那個莫妮卡·;貝蒂決鬥,我想過去看看。你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尤其是金盾A組的人,她們的實力太強,有太多人在現場,說不定會被她們的能量波及而完蛋。」

金素真聞言緊張起來,道:「你既然知道,那你還要去看?」

劉嘉豪笑道:「這可是學習的好機會,天級以上的頂絕高手之間的對決,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看到的。你放心,我會小心的。」

劉嘉豪說完就消失不見了,金素真想留他也沒有留住。無可奈何的歎了一口氣,看了看仍然睡得正香的金英愛,輕輕的掩上了門,來到劉嘉豪的臥室,去執行劉嘉豪交給她的令她感到心中不安的任務。

第八十二章明若月

明若月和莫妮卡·貝蒂決鬥的地點在明朗山峰,這是明陽市附近最高的山峰,海撥一千五百米。劉嘉豪沒有莫妮卡·;貝蒂的那種挪移乾坤,瞬息轉移空間的秘技,只有老老實實的使出重力控制秘技,以最高的速度向明朗山奔去。在他的身後,至少有三批人消無聲息的跟著他。

劉嘉豪雖然趕得急,但是第六感仍然本能的感覺到身後有人跟蹤,他使用麒麟神耳秘技仔細的聽了一會兒,肯定了這三批跟蹤他的人數至少有九個。皺了皺眉頭,劉嘉豪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個三叉路口,當下他一個急轉彎,饒過一個彎路後,使出隱身術,整個了隱形了起來。

以前劉嘉豪用出隱身秘技時,就很難做到用重力控制秘技高速的趕路,不過自從他受到真王指點「心意合一」的秘決時,兩種不同的秘技就能輕易的融合在一起使用,故現在隱起身來,仍然可以用重力控制秘技高速的向前飛奔。

跟蹤他的第一批人有四個,全是蒙面的忍者,他們首先趕到三叉路口,突然看不到了劉嘉豪的蹤影,都不由呆了半響,其中一個忍者皺了下眉頭,果斷的道:「我們分成三批追上去,誰先發現劉嘉豪的蹤影,就立即用千里傳音秘技通知大家。」

於是,四個忍者,一個向左,一個向右,向正確的路追去的忍者卻是兩個。

四個忍者追上去了十秒左右,金盾A組的甘樂回,楚原,桑若蘭三人出現了。看了看前面的三叉路,桑若蘭道:「組長,剛才那四個忍者好像是日本黑忍流的人?」

「嗯,死了兩個人,還敢留在明陽市,那我們趕上去將他們斬了好了。」楚原道。

甘樂回靜默了半響,才道:「先追上劉嘉豪再說,他雖然隱了身,但是他的氣息卻殘留了下來,我們走這條路。」

甘樂回說著帶楚原和桑若蘭向劉嘉豪走的路線追上去。

又過了十餘秒,最後一批跟蹤者出現了,他們居然是光明教會的烈奧丁和奧拉基大主教。看到前面的三叉路,烈奧丁問奧拉基道:「大主教,我們走那一條路才是正確的?」

奧拉基笑道:「金盾A組是很有本事的一群人,他們既然選擇了這一條路,那就一定錯不了,我們就走這條路吧!」

烈奧丁和奧拉基大主教像風一樣向金盾A組走的路線追去。

他們追上去不久,卻無乎意外的又來了一個人。這個人長得很壯實,四方臉異常的威嚴,但是全身的皮膚卻閃爍著金屬似的光澤,而他的眼神更是金芒閃爍,凌厲得令人不敢和他對視。他看了看眼前的三叉路口,冷哼了一聲,身形就消失不見了,也不知道他追的是那條路。

劉嘉豪趕到明朗山時,感覺到身後仍然有人在跟蹤,不由暗暗的佩服,他擔心這批追蹤者到了山頂,會影響到明若月和莫妮卡·;貝蒂之間的決鬥。當下他在一塊巨石後停頓了身形。

不一會兒,那兩個黑忍流的忍者就慢慢騰騰的趕了上來,,其中一個長得較高的忍者對矮一點的忍者道:「山本,我們上這座山做什麼?那個劉嘉豪上了這座山嗎?」

矮一點的忍者點點頭,看著腳下的路道:「這兒不比公路,那個劉嘉豪就算隱了身,也會留下一點痕跡在地下的。看,這兒有個很淡的腳印,還有草剛被人踏過,劉嘉豪很明顯是走這條路上山了。」

較高的忍者聞言道:「那我們要通知他們嗎?」

山本道:「不急,原男,對付一個劉嘉豪,用不了那麼多人,就我們兩個也就夠了,只要我們解決了他,組織就會獎賞我們的。」

「可是。」原男顯然有點猶豫,道:「這個劉嘉豪好像有點厲害,柘木和石井都死在了他的手上。我們這麼做,會不會有危險?」

山本不屑的道:「別把柘木和石井那兩個白癡和我們相提並論,何況殺死柘木和石井的,並非劉嘉豪一個人,還有很多人在幫他。柘木和石井是一時之間大意才吃了虧。現在可不一樣,他一個人跑上山,我們要殺他易如反掌……」

話未說完,咽喉上突然一涼,然後原男驚恐的發現,山本的咽喉被割開了一個大口子,鮮血狂噴了出來。劉嘉豪冷冷的聲音在他們的耳邊響起:「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的易如反掌的殺了我?」

山本已經說不出話來,仰天的倒了下去。原男心中大駭,想要逃跑,卻發現雙腿已經麻痺不能動彈了,低頭一看,卻發現雙腿上不知道何時被各插上了一根金針。

一隻冰涼的手術刀在原男的臂側輕輕的劃了一下,立即將原男的臂側的大動脈給劃開,鮮血緩緩的流出。劉嘉豪在聲音在他耳邊道:「告訴我,你們為什麼要跟蹤我,為了給柘木和石井報仇嗎?你們黑忍流一共有多少人來到了中國?都躲在那兒?」

原男雖然感到恐懼,但是想到組織對付洩密者的殘忍手段,卻閉著嘴不出聲。劉嘉豪見狀點點頭,道:「既然不願意說,那你就在這兒等著血流盡而亡吧!」說完不再理他,轉身上山去了。

當金盾A組的人趕到時,原男已經因為失血太多,陷入了昏迷的狀態。三人看著眼前的情況不由面面相覷,楚原道:「看來劉醫生的實力好像突然間變強了,居然能輕易的就制服了黑忍流的兩個高手。我們這麼追上去,他會不會也對我們來這一手?」

桑若蘭瞪了他一眼,道:「怕就話就別去!」

楚原摸摸鼻子,「嘿嘿」的一笑道:「開玩笑,我會怕,劉醫生未必會對我們下手,我又怎麼好怕的?」

甘樂回卻伸手替原男阻止了血,防止他死亡,然後對楚原道:「楚原,這個人很有價值,說不定我們會從他的口中得到黑忍流和櫻花道的很多情報,你將他帶回九州診所,關給小李和雷諾,要他們保住他的命,再想辦法將他帶回總部關起來。」

「這個這個……」楚原急急的揉著鼻子,差點要把鼻子揉斷了,他問道:「組長,為什以要我做這件事?」

甘樂回道:「難道你還想要若蘭一個女孩子來做這種事不成?」

桑若蘭向楚原做了個鬼臉。

楚原苦笑了一下,只得接受這種光榮又辛苦的任務。

趕上山峰的劉嘉豪自然知道還有人跟在他的身後,不過他發現是甘樂回和桑若蘭後,就放棄了對他們下手的打算,由他們跟著自己。

山峰上面有一種寒氣在瀰漫,越接近山峰,這種寒氣就越驚人,劉嘉豪不得不運起了涅盤之氣保持身體不被這種寒氣凍僵。

見到甘樂回和桑若蘭兩人趕了上來,劉嘉豪索性在他們的面前現出身,問道:「喂,甘組長,若蘭,怎麼會是你們兩個人了,楚原呢?」

甘樂回的神色不變,淡淡的道:「我讓他帶那個日本人回去了,那個日本人很有情報價值。你來這兒做什麼?是德爾拉基在上面嗎?」

桑若蘭卻因為劉嘉豪親熱的稱呼她「若蘭」而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劉嘉豪微笑的道:「德爾拉基已經被人解決了,他以後永遠都不會再出現於這個世上了。在山頂上的人是明若月,她正在和黑暗女王莫妮卡·;貝蒂決鬥。」

「怎麼?」甘樂回聞言一驚,道:「明若月會不會是因為這場決鬥而全力發動寒冰決,冰封了這個世界呢?」

「應該不會的。」劉嘉豪道:「如果三生鏡上面所顯示的是真的話,那麼這種事情就沒有那麼早就發生,三生鏡上顯示,在明若月凍結了這個世界前,我還有一些事情要經歷呢!至少,我現在並沒有和顏丹兒舒小玉搞到一起。」

桑若蘭想到三生鏡上劉嘉豪和顏丹兒舒小玉兩個美少女睡在一起的一幕,臉不由紅了紅,瞪著劉嘉豪,心中已經開始不停的對他破口大罵:「色狼,死色鬼,荒淫無道的傢伙……」

甘樂回卻是神色一動,道:「也就是說,只要你還沒有和顏丹兒舒小玉在一起,之後的事情就不會發生?」

劉嘉豪怔了怔,道:「有這個可能嗎?那我就盡量試試,顏丹兒和舒小玉我絕對不會去招惹她們,看看能不能改變三生鏡上所顯示的未來。」

話雖然如此說,劉嘉豪心中卻在想,要是顏丹兒和舒小玉主動的對自己投懷入抱該怎麼辦?自己能抵抗得住這種誘惑嗎?嗯,一個也許抵抗得住,但是她們兩個要是一起對自己投懷入抱嗎?靠,我要是不上了她們就不是男人了!

山上響起一聲巨震,整個明朗山似乎震動了一下。

劉嘉豪心中一驚,向上看去道:「她們已經打起來了,這麼大的動靜,只怕會將整個明陽市的人都驚動了。怎麼樣,我們上去看看!」

甘樂回點點頭,道:「好,不過要小心點。這兩個人無不是頂絕高手,戰鬥起來能量波及範圍太廣太強,我們冒然的靠上去,說不定會受到傷害。」

劉嘉豪道:「這個我知道,走吧!」說著率先向上奔去。

三人接近了山頂,隱隱約約的看到兩個模糊的身影在狂風寒氣中快如鬼魅的交手。在這兒的寒氣之強,已經將草木都凍結成冰,劉嘉豪三人雖然各自用能量護住了身體,仍然感到如身處冰窟一樣。

戰鬥中的兩個女人似乎感應到有人來了,再對了一下後,就速度的分開了。其中一個人果然是莫妮卡·;貝蒂。劉嘉豪因為已經與她有過合體之歡,儘管那不算是自己主動的,但是他心中仍然本能的將她當著了自己的女人,不由有點擔心她仍然穿著那套暴露到極點的衣著,要是讓甘樂回這個男人看到的話,那自己不就是虧大了。幸好莫妮卡·;貝蒂此時穿的是一件緊身的薄皮衣,外披著一件風衣,雖然也讓性感妖嬈的身材顯露了出來,但總是比只穿著如三點式一樣的衣著要好一點。劉嘉豪心中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想到她的對手是異之世界的第一美女明若月,忙移動視線向明若月看去。

一看之下,劉嘉豪不由心中一震,難以置信自己會見到如此美麗如斯的女神。明若月穿著白色的女式西服和齊膝短裙,看起來像是大公司的上班白領,但是所有的白領麗人都不如她動人。剪裁得極為合理的女式西服令她的優雅的身段完美的顯露出來,真正的多一分太肥,減一分太瘦,不胖不瘦,極為完美。雙乳不算太豐碩,卻很挺拔,纖腰細細,卻很有活力,短裙包裹的高聳的臀部程現完美的心形,露出的小腿穿著透明的絲襪,看起來光滑如玉,找不到一點瑕疵,穿著白色的高跟鞋,更配合她這一身的打扮。向上看去,明若月的秀髮披肩,發質比任何一位做電視廣告的女明星都要柔韌光滑,五官異常的完美,仔細的看一下,還真的和舒小玉有七分相似,不過比舒小玉更加有氣質,有成熟感,而且給人一種不可侵犯的感覺。可以這麼說,舒小玉勝在青春清純,很容易讓人產生喜愛親近之心;而明若月勝在完美高貴,讓人不敢生出褻瀆之意。相比之下,男人最想征服的,就是像明若月這樣的女人,所以明若月能擊敗舒小玉,成為異之世界的第一美女,也不足為奇了。

兩個絕美的女人雖然是隨隨便便的對立著,劉嘉豪三人卻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壓力向他們壓來,心中感到不妙之下,只得苦苦的抵抗。

第八十三章激戰

明若月看也不看劉嘉豪三人一眼,對莫妮卡·貝蒂淡淡的開口了,她的聲音有一種磁性,讓人感到異常的動聽,只聽她道:「這些人是你引過來的吧?他們是誰?」

莫妮卡·貝蒂也沒有轉頭看劉嘉豪等人,回答道:「我只知道其中一個人是你心愛的弟子的情人,另兩個我不認識。至於他們怎麼來的,抱歉,我不知道,可能是適巧上山遇到我們吧!」

「情人?」明若月皺了皺好看的秀眉,問道:「是彩雲還是素真?」

「是伍彩雲,我還知道他們已經有了合體之緣。」莫妮卡·貝蒂吃吃的笑道:「不過,我還發現,你另一個弟子金素真好像也對他有意。你要是傷害了他,說不定你兩個弟子都會恨你的。」

「又一個好色無恥的男人!」明若月有點惱怒的冷哼了一聲,不屑的語氣令劉嘉豪感到大傷自尊,同時又感到奇怪,暗道明若月為什麼這麼恨男人?難道傳言是真的,明若月這個第一美女曾經受過男人的傷害?一想到明若月這個女神可能有過男人,劉嘉豪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到心中莫名其妙的不舒服。

明若月再度冷哼一聲,對莫妮卡·貝蒂道:「不用管他們了,我們繼續分出生死吧!他們只願來此,萬一不幸的讓我們的能量波及而亡的話,那就算他們倒霉好了!」

說著明若月右手劃了個半圓,緩緩的向莫妮卡·貝蒂擊去,只見隨著她的玉手推前,前面的空間一點一點的結出冰晶,變成了實體,推到莫妮卡·貝蒂的面前時,她們之間五立方米的空間已經結成了冰晶。

莫妮卡·貝蒂見狀心中一驚,知道明若月這個時候才使出了真正的實力,這種程度的寒冰決,只怕就算是烈火,也能瞬間給凍結。當下她不敢怠慢,口中清嘯之下,一道強大的空間漩渦出現在她的身前,將明若月弄出的冰晶給絞了進去。

明若月見狀,再度冷哼一聲,右手發力一推,之前形成的冰晶突然加速的向莫妮卡·貝蒂的空間漩渦撞了進去。

「轟」的一聲,兩女之間的空間爆炸起來,強勁無比的氣流幾乎要將觀戰的劉嘉豪三人撕成碎片。爆炸過後,只見莫妮卡·貝蒂的臉色突然發紅,忍了一下後,沒能忍住的噴出了一口鮮血;而她對面的明若月只是臉色由白變紅,然後又恢復了正常。

這一下,高下立見,但是兩女卻分別受了一輕一重的傷。

劉嘉豪見狀感到不妙,要是再鬥下去,只怕莫妮卡·貝蒂真的會死在明若月的手上,他剛想要出聲阻止,卻突然感應到不對勁,本能的大喝道:「你們小心!」

話音剛落,兩個人影同時在空中出現,分別撲上戰場中的兩女。撲向莫妮卡·貝蒂的是正是光明教會的紅衣大主教奧拉基,而撲向明若月的卻是一個全身冒著金光的漢子。

劉嘉豪想也不想,本能的射出兩根金針,分別襲向這兩個突然出現的偷襲者。

光明教會自古以來就和吸血族是死敵,所以奧拉基大主教見到莫妮卡·貝蒂受到明若月重創後,就毫不猶豫的出來偷襲,但是他卻沒有想到同時跟他出來的還有一個金光燦爛的人,而這個人卻在襲擊明若月。一呆之下,劉嘉豪的金針又到了,這電光石火之間,奧拉基大主教將心一橫,巨掌化成大山,以雷霆萬鈞的力量繼續向莫妮卡·貝蒂拍下,打算先擊斃了眼前這個吸血族最強的女王再說。

莫妮卡·貝蒂雖然遇到危險,但是卻不慌張,張嘴尖叫了一聲,突出了兩顆吸血族特有的尖牙,變身之後的她,能量猛的增強了不少。她反手一掌推去,排山倒海的力量撞向半空中的奧拉基大主教。

轟的一聲,奧拉基大主教被逼了回去,背上同時也中了劉嘉豪的金針,而本來已經受到重創的莫妮卡·貝蒂卻因為這一擊,內傷加劇,再一次的噴出一口血來。

另一邊,襲擊明若月的金人理也不理劉嘉豪射向他的金針,如金屬般的拳頭化成一道金芒,重重的向明若月擊下。

明若月的神色不變,美眸寒光一閃之下,她面前的空間瞬間被凍結住,金人的拳頭打到被凍結的空間上,產生巨大的震動,凍結的空間有如實體一樣的粉碎了。不過金人的攻擊也被阻住了。

金人襲擊失敗,身體在半空中奇異轉了個彎,從原路倒了回去,而劉嘉豪的金針一碰到他身上的金芒就落到了地上,扭曲得變了形。

明若月沒有追擊,只是盯著金人的背影道:「金人雷明頓,想不到你也是個這麼沒種的男人,敗給了我不思上進,反而想暗中的置我於死地。要是傳出去,你的名頭就會毀了!」

金人雷明頓的背影頓了頓,很快就消失不見。

明若月不理會金人雷明頓,視線轉向前面,卻呆了一呆,只見莫妮卡·貝蒂已經不見了影蹤。

奧拉基大主教的臉色蒼白,顯然剛才莫妮卡·貝蒂的反擊也讓他受了傷,見明若月的視線向他望來,他忙道:「莫妮卡·貝蒂剛才讓劉嘉豪給救走了。劉嘉豪明明知道莫妮卡·貝蒂是吸血族的女王,他還敢出手相救,等於與整個光明教會和中國正派的修真門派為敵,我們不能放過他!」

卻見明若月冷冷的盯著他,問道:「外國的老頭,這是我和莫妮卡·貝蒂之間堂堂正正的決鬥,誰讓你出手偷襲的?你以為自己是光明教會的紅衣大主教,就能隨便在中國橫行,還插手我的事情嗎?你信不信我馬上把你凍成冰塑,送回光明教會的總部去?」

奧拉基大主教的臉色變了變,乾咳了一聲,尷尬的知道:「明仙子,你誤會了,我只是在幫你而已!」

「多事!」明若月不領情的一掌甩出,一道強勁之極寒風將奧拉基大主教吹出了十幾米遠,落下來時髮鬚都凍成了冰霜。

明若月在這個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留下來的甘樂回和桑若蘭面面相覷,桑若蘭看了看被凍得全身不住的打冷顫的奧拉基大主教,問甘樂回道:「組長,我們要幫幫這個外國老頭嗎?」

甘樂回搖搖頭,道:「別多管閒事,他是死不了的。我們還是回去吧,明若月這個女人我們是惹不起的!」

卻說劉嘉豪,他當時看到莫妮卡·貝蒂的情況有點不妙,本能的衝動之下,跑過去抱起莫妮卡·貝蒂就使出隱身秘技配合重力控制秘技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第八十四章吸血鬼女王,我的愛

一口氣奔跑到山下,劉嘉豪找了一塊隱蔽的地方將莫妮卡·貝蒂小心翼翼的放了下來,問她道:「你沒事吧?」

莫妮卡·貝蒂苦笑了一下,嫵媚的臉蛋變得有點淒迷,儘管她知道自己可能不是明若月的對手,但是對自己的失敗仍然有點難以忍受,她歎了一口氣,問劉嘉豪道:「你救我幹嗎?我敗給了明若月,按理應該死在她的手上的,而不是逃走!」

劉嘉豪道:「問題是有奧拉基大主教從中作梗啊,你因為他而受到重創,再和明若月打下去就不公平了!」

莫妮卡·貝蒂搖了搖頭,微笑道:「你不用這樣安慰我,在奧拉基還沒出現之前,我就已經敗給了明若月,我自己心知肚明,再打下去我也不是明若月的對手。按照我們之間的約定,我的命已經是屬於她的。你根本就不用救我出來,你還是離開吧,讓我自生自滅算了。」

劉嘉豪有點不悅的道:「誰說你的命是她,你答應了,但是有問過我嗎?你已經是我的女人,又豈能不經我同意,就隨便把自己的命交給別人?」

莫妮卡·貝蒂聞言呆了一呆,美眸盯了劉嘉豪半響,突然「噗嗤」一笑道:「真是好笑,我為什麼經你同意?就因為我跟你做過愛,你就當我是你的女人,該讓你管我了嗎?對不起,我們的習俗不是這樣的,好像中國的習俗也不是這樣的吧?你這是那來的習俗?」

劉嘉豪道:「這不是習俗,是我的規律,凡是和我做過愛的女人,我就得為負責,你也不會例外。所以你的命現在屬於我了,我不允許你死,你就不能死!」

莫妮卡·貝蒂失笑道:「你對你的女人都是這麼霸道嗎?可惜我就要死了,明若月的寒冰決是一切邪能力的剋星,而奧拉基的秘技是專門針對我們吸血族的,就算我想答應你不死,也有心無力。」

劉嘉豪用冥冥之眼觀察了她的身體半天,才道:「你是不會死的,別忘了我是來自洪荒的神醫,你是吸血族,再生能力,自動癒合的能力很強,這點傷要不了你的命。你只是很久沒有吸血了,體內的血不足,所以才感到有心無力。我只要給你一點血,你就能恢復過來。」

劉嘉豪說著取出手術刀,輕輕的劃開自己的手腕,讓鮮血緩緩的流了出來,然後他將手腕對準了莫妮卡·貝蒂性感的嘴唇。

莫妮卡·貝蒂卻沒有張開嘴唇,她皺起秀眉道:「劉嘉豪,你真的要救我?你可想清楚了,我是個吸血族,是世間公認的邪惡生物,你要是救了我,就會為世所不容,至少光明教會就不會放過你的,你以後的日子就過得不安穩了。所以你最好要想清楚,要是因為貪戀我的身體而得罪整個光明教會,那是很愚蠢的!」

劉嘉豪失笑道:「光明教會我早就得罪了,何況我當著奧拉基的面前救走了你,這已經成了實事。至於貪戀你的身體嗎?我承認,我的確對你的身體很著迷。所以我絕對不容許你就這麼死去,我還沒有享夠你的身體呢!」

莫妮卡·貝蒂聞言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已經有了伍彩雲和金氏姐妹,還想得到我,真是個花心的男人,我現在有點後悔將身體給了你!」

劉嘉豪道:「你要是再不張開嘴,我的血就流盡了。」

莫妮卡·貝蒂看了他半響,歎了一口氣,終於張開了嘴唇,吸吮著劉嘉豪手腕上流出的鮮血。隨著劉嘉豪的血液入她的口中,莫妮卡·貝蒂的臉色慢慢的恢復了紅潤。劉嘉豪的冥冥之眼看到,有自己的新鮮血液的加入,莫妮卡·貝蒂體內的血異常的活躍起來,將自己的血液融合後,就轉化成一種強大的能量,速度的補救著損壞的器官,不一會兒,莫妮卡·貝蒂的身體就獲得了新生,力量也無奇的增強了不少。

莫妮卡·貝蒂舔了下嘴唇,對劉嘉豪道:「我已經夠了,你止住血吧!」

劉嘉豪的涅盤之氣充向手腕,鮮血立即停止了流出,傷口奇跡般的開始癒合。劉嘉豪對莫妮卡·貝蒂歎道:「我現在終於明白了你們吸血族為什麼要靠血為生了,原來血就是你們的養份和能量的來源。我們靠氧氣,水,蛋白質等營養來維持生命,而你們只靠血液就足夠,新陳代謝的效果甚至要比我們快上幾十倍。你們能永生不死的秘密,也就是因為這血可以每天高速的維持體內器官的更新和強化吧!」

莫妮卡·貝蒂道:「那並不是一件好事,永生不死的代價是以血為生,這是為世不容的。吸血族自古以來就被世人視為邪惡的象徵,所有的和吸血族交往的人都沒有好下場的。」

劉嘉豪微笑道:「問題是你先找上我的,而不是我先找上你的。何況你設計我佔有了神智不清的彩雲,她要是醒過來,我還不知道怎麼跟她解釋。所以你得跟我回診所,替我解決這件事情。」

莫妮卡·貝蒂聞言愕了愕,問道:「要什麼解決,伍彩雲不是你的女人嗎?你上了她又有怎麼大不了的?難道她還會因此向你拚命不成?」

劉嘉豪歎道:「問題是我和她的關係並沒有發展到這一步啊,我們甚至快要分手了,你突然來這麼一手,我們都無法再面對彼此了。你說你是不是該為這件事情負責。如果你想撤手一走了之,那麼你的孩子也沒了,彩雲是絕對不會把他生下來的。」

莫妮卡·貝蒂的臉色變了變,忙道:「不行,不能讓她打掉那個孩子,那可是我們吸血族的希望,一定要讓她生下來!」

劉嘉豪心中暗笑,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的道:「既然這樣,那你就隨我回診所吧,我們可以一起保護著那個孩子的健康的出生。」

莫妮卡·貝蒂看了劉嘉豪半響,突然嫣然一笑道:「劉嘉豪,你是設計我,是嗎?根本就沒有你所說的那個回事,伍彩雲很愛你,這個我是感覺得到的,她如果知道她體內的孩子是你的,就絕對不會捨得將他打掉的。你這麼說,只是想我跟著你。好吧,你既然這麼想要我,那我就跟著你好了,不過我希望你不要後悔。」

「後悔?你放心,我的字典裡同並沒有這個詞。」劉嘉豪道:「我想要你跟我,並不是單純的喜歡你的身體,還有一個原因是,我需要像你這樣的超級高手做保鏢。你也知道我現在惹了一身的麻煩,不止是你,還有金英愛,我需要有很多超級高手加盟我,一起對抗那些貪婪的野心份子。」

莫妮卡·貝蒂道:「你這些麻煩是可以拋掉的,只要你捨棄,那你就一身輕,沒有麻煩會找上你。」

「我要是隨便的拋掉,那我就不是劉嘉豪了。」劉嘉豪問道:「怎麼樣,貝蒂,你願不願意以後跟著我?」

莫妮卡·貝蒂苦笑道:「我是黑暗女王,異之世界十大高手榜的人物啊。劉嘉豪,你想讓我幫你,能不能說個『請』字,不要像是收小弟一樣問我願不願意跟你好嗎?這樣聽起來,人家一點都不值錢了。」

「『請』字?你要我上你的時候,有沒有說過『請』字?」劉嘉豪微笑道:「你當時好像當我是男妓,一發起情來就硬我要上你,我想拒絕都不能。」

莫妮卡·貝蒂的臉一紅,又羞又氣的道:「你在胡說什麼,當時明明是你想要我的,我什麼時候硬要你上我的?」

「是嗎?那當時是誰說的要我來三次的?」劉嘉豪故意悠悠的問道。

莫妮卡·貝蒂投降道:「好了,你別說了,我答應以後跟你就是了。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次,你要是後悔了,可以隨時讓我離開。」

劉嘉豪歎道:「我要是真的這樣做,那我還算是男人嗎?走吧,莫妮卡·貝蒂!」

劉嘉豪向莫妮卡·貝蒂伸出了手,莫妮卡·貝蒂猶豫了一下,終於將自己的玉手放在了劉嘉豪這隻手裡。

第八十五章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回到了九州診所,甘樂回等人已經等候在那兒了,見到劉嘉豪回來,桑若蘭首先問道:「劉嘉豪,那個莫妮卡·貝蒂呢?」

劉嘉豪裝傻道:「誰是莫妮卡·貝蒂,我不認識!」

桑若蘭氣得瞪了他一眼,甘樂回上前道:「劉嘉豪,我們只是好意的想提醒你一下,那個莫妮卡·貝蒂是吸血族,你搭上她,是很危險的一件事。」

「危險,我那一天不是身處於危險之中,再多一條也沒什麼。」劉嘉豪笑道:「總之你們不用擔心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甘樂回聞言歎了一口氣,知道劉嘉豪的主意已經定,勸也沒有用了,於是他道:「你既然決意如此,我們也不好說什麼了,只有祝你好運了。另外,我們等你回來,是要你告辭的,我們得到上頭的通知,要求我們盡快的回到國安局,命令難違。我們不能再幫你了。」

「謝謝了,你們已經幫我了很多。」劉嘉豪道:「不過我想問一問,你們三號實驗室搞的人工基因合成異能戰士什麼時候才能造出來?」

甘樂回的臉色變了變,道:「這是機密,恕我不能回答你。」

劉嘉豪笑道:「沒關係,我並不是想打探三號實驗室的機密。我只是在想,如果你們真正能製造出上百上千個擁有金英愛能力的人工基因合成異能戰士,那麼,來打金英愛主意的人也許就會變少了。」

甘樂回想了想,點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三號實驗室的秘密不能洩露。不過我們可以幫你們假消息,來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讓你們輕鬆一點。」

劉嘉豪道謝道:「多謝你們了。」

送走了金盾A組的人後,金素真走了下來,對劉嘉豪輕聲道:「彩雲已經醒過來了,她對那種事情只有模糊的記憶,聽了我的解釋後,她的反應很奇怪,先是發愣了半天,才發了一通火。不過我看得出來,她根本就沒有真的生你的氣。」

劉嘉豪先發愣了一下,才問道:「那她現在怎麼樣了?」

金素真道:「她的身體有點疲倦,和我聊了半天後,又睡著了,你明天再見她吧!」

劉嘉豪忙點頭道:「好的,我明天會看看她。素真,謝謝你,你也累了,上去好好的休息吧,彩雲現在由我來照顧吧!」

金素真的腳步卻沒有動,她問道:「你不跟我說說,你之前和甘組長他們去了那兒嗎?為什麼甘組長他們回來了,你卻沒有回來?」

劉嘉豪苦笑道:「這件事情說起來很麻煩的,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不如明天我再跟你說,好嗎?素真,你還是上去休息吧!」

金素真點頭道:「好吧,你現在既然不想解釋,那我就等明天吧!明天見,晚安!」

「晚安!」

劉嘉豪本能的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凌晨四點半了,還晚安,應該早安才對。目送金素真回到她和英愛的臥室,劉嘉豪也向自己的臥室走去。

小心翼翼的打開了門,見到伍彩雲仍然在床上熟睡,走上前去看了看,卻發現她仍然是全身一絲不掛的窩在薄被裡面。劉嘉豪的心跳了一下,仔細的欣賞著伍彩雲的的睡態,卻見伍彩雲的臉蛋紅了紅,口中輕輕的罵了一句:「死劉嘉豪……」

劉嘉豪嚇了一跳,誤以為她已經醒過來了,不過很快就發現伍彩雲不過是在說夢話,即放下心來。卻又聽伍彩雲又輕輕的夢囈道:「死劉嘉豪,你這個大壞蛋,居然這樣對我,等你回來,看我不收拾你才怪……」

劉嘉豪聽得心驚肉跳,但是卻看到伍彩雲的臉蛋紅暈得迷人,而且還露出笑意,不由呆了呆,猜不出她到底夢見了什麼。正要繼續的聆聽伍彩雲的夢囈,手機不適時機的震動了起來,劉嘉豪趕緊拿出來手機按住。幸好伍彩雲只是皺了皺眉頭,並沒有醒過來。

打開手機一看,是雪青鳳發來的一個短信。劉嘉豪苦笑了一下,真想好好的教訓一下雪青鳳,問問她為什麼老是在半夜三四更的時分發信息過來。

雪青鳳的短信提示他去打開電腦,有重大的生意商量。劉嘉豪歎了一口氣,關掉手機,輕輕的喚了一聲:「貝蒂,你在不在?」

人影一閃,莫妮卡·貝蒂的倩影出現在他的面前,嬌笑倩兮的對他道:「幹什麼,這麼快就把人家叫出來,不是想對我使壞吧?」

劉嘉豪歎道:「我很想啊,不過沒時間,你幫我照顧下彩雲,我有事出去一回兒。」

劉嘉豪來到自己的辦公室,打開了自己的的筆記本電腦,點開異之世界網頁,聊天記錄上的雪青鳳的可愛的鳳凰頭在閃爍,顯示她現在正在線上,劉嘉豪點了點它,發了個「?」上去。

雪青鳳馬上回復了:「有一宗很大的生意讓你去做!」

劉嘉豪敲打鍵盤問道:「有多大,目標是誰?」

雪青鳳回復道:「超過五千萬美金,是大河一郎的五倍,不過目標比大河一郎可怕不止五倍,可能會更多,所以組織安排了一個清道夫來幫你,解決了目標,五千萬美金由你們對半分。當然,你有權將它一個人包攬下來,五千萬美金你可以獨自賺。不過我建議你最好不好這麼做,這次的目標根本就不是你一個人能對付得了的,就算你能說動顏丹兒和金素真幫你也沒用。」

劉嘉豪再次問了一次:「目標是誰?」

雪青鳳發了一個資料和照片過來,劉嘉豪一見照片上的人,臉就沉了下來,因為照片上的人居然就是莫妮卡·貝蒂。

不瑕思索,劉嘉豪就回了話:「我拒絕!」

雪青鳳發個了「發呆」的表情,然後問道:「你拒絕什麼?拒絕和別人合作,還是拒絕……」

劉嘉豪立即回復道:「我拒絕接受任務,我也絕對不容許有人傷害莫妮卡·貝蒂。」

雪青鳳呆了半響,才發條訊息過來:「原來你真的和黑暗女王莫妮卡·貝蒂有關係,組織告訴我這個消息時,我還不敢相信。這麼說來,莫妮卡·貝蒂是和你在一起,對嗎?」

第八十六章秘密

劉嘉豪不悅的回復道:「青鳳,你並不是在給我任務,而是在試探我,對嗎?」

雪青鳳很快就回復道:「不,五千萬美金的任務是真的,如果你不接受的話,組織會交給另外的清道夫來做。不過嘉豪,清道夫雖然可以選擇接受或是拒絕任務,但是必須給出一個合情合理的理由,你不能沒有理由的隨便拒絕。你要是這樣做的話,組織會取消你的清道夫的資格,那你就不能在明陽市立足了,你考慮清楚。」

劉嘉豪沉默了一會兒,才發訊息問道:「組織為什麼一定要對付莫妮卡·貝蒂呢,她可沒有違反過『人間公律』的?」

雪青鳳回復道:「但是她是吸血族,吸血族是異之世界最邪惡的種族,所有人的公敵,甚至比夢魘族人更加邪惡,人人得而誅之,組織要對付她,合情合理。」

劉嘉豪再問道:「問題是,莫妮卡·貝蒂的實力遠遠的在我之上,就算是兩個我也沒有辦法對付得了她,組織讓我接受這個任務,只是讓我送死而已。除非另一個與我合作的清道夫是十大高手榜中的人。」

雪青鳳回復道:「他的確是異之世界十大高手榜中的人物,雖然排在最末一名,但是有你跟他合作,要解決掉莫妮卡·貝蒂並不是沒有可能。」

「是金人雷明頓嗎?他還有能力與我合作嗎?」劉嘉豪發了個諷刺的笑容,然後回復道:「一個小時之前,金人雷明頓用卑鄙的手段偷襲了明若月,卻被明若月打了回去,而且我當時也賞了他一根金針。就算他沒有受傷,也會被明若月滿世界的追殺。你認為他還有餘力和我合作對付莫妮卡·貝蒂嗎?」

雪青鳳發了個「發呆」的表情,然後回復道:「會有這種事情,你等我一下,我向組織請示下。」

筆記本電腦屏幕平靜了下來。一直等了五分鐘左右,劉嘉豪才看到雪青鳳又發了條訊息上來:「組織已經瞭解了這件事情,所以和金人雷明頓合作的事情取消,組織另外請了一個新加入清道夫來跟你合作。他雖然是個新人,但是也是異之世界十大高手榜中的人物,排名在金人雷明頓之上的水人秋漢星。因為他的名氣太盛,實力也很驚人,所以就算是新加入的清道夫,組織也不想虧損他,五千萬美金的酬金你得和他對半分。」

水人秋漢星?劉嘉豪怔了半響,對組織的神通廣大感到心驚,這樣的人物居然也有本事讓他加入清道夫的行例中,可見這個組織的實力真的深不可測,難道真的是傳說中的「中華之龍」組織?

屏幕上的雪青鳳又發了條訊息:「怎麼不說話了,你不在了嗎?」顯然是雪青鳳半天不見劉嘉豪回復,誤以為他已經離開了。

劉嘉豪飛快的敲打著鍵盤,回復道:「你們怎麼這麼快就瞭解到金人雷明頓的事情,不會是從奧拉基那兒瞭解的吧?組織是在和光明教會合作嗎?」

屏幕上又靜默了半響,才見雪青鳳回復道:「這是組織上的事情,本來不是你們清道夫能過問的。不過你既然一定要問,那我告訴你也無訪。不錯,組織是和光明教會達成了一道協議,協議的內容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有一條是組織必須幫助光明教會解決掉身在中國的莫妮卡·貝蒂。」

劉嘉豪一連發了三個「惱怒」的表情,才回復道:「我以為組織不會屈服在光明教會的壓力下?看來我錯了。」

雪青鳳發給他一個白眼,回復道:「這不是屈服,只是組織和光明教會的一個合作條件,拜託你不要鑽牛角尖好不好!」

劉嘉豪沉默了一會兒,再在鍵盤上敲打道:「青鳳,說起來,我對組織上的事情還真的是一無所知,甚至是對你的事情也不太瞭解。當初是你舉薦我加入清道夫的行例的,可是你卻沒我向我介紹組織上的任何事情,就讓糊里糊塗的入了行。這幾年來,我感覺像是被你們利用,做了你們的殺人工具一樣。雖然也有酬金可拿,可是那和職業殺手又有什麼分別?」

雪青鳳發了個「詫異」的表情,才問道:「嘉豪,你今天怎麼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疑問和感歎?難道你覺得我是在利用你的嗎?以前都不見你問這麼多問題的?」

劉嘉豪回復道:「因為我不想繼續糊塗下去了。我雖然相信你不是在利用我,但是不保證你上面的組織會不會?自從我加入清道夫以來,接受任務時雖然你總是說可以選擇接受或是不接受,但是實際上,我是根本就不能選擇拒絕的,否則的話,組織就會立即清除我,對吧?假如,我說是假如,組織下達的任務是讓我殺掉我身邊的朋友們,比如是彩雲,或者是你,那我該怎麼辦?」

雪青鳳立即回復道:「這是不可能的,嘉豪,你別把組織想像成邪惡組織。實際上組織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義之舉。之前你殺的那些人,那個不是有該死的理由?你身邊的朋友們,只要沒有做過違反『人間公律』或是禍害人間的事情,組織是絕對不會讓你殺她們的。你不應該對組織存在這樣的想法,嘉豪!」

「既然是為了正義,又何必搞得這麼神秘?」劉嘉豪回復道:「你說組織要清除的人都有該死的理由。那好,你告訴我,莫妮卡·貝蒂到底有什麼該死的理由?」

雪青鳳回復道:「那是吸血族啊,這是非人類的邪惡種族,難道不是理由嗎?」

「非人類的種族就一定該死嗎?身為吸血族就一定是邪惡的嗎?莫妮卡·貝蒂要吸血才能活是沒錯,但是我沒有聽過她曾經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為世不容的事情。你們有聽過嗎?請拿出證據來。沒有就別妄下結論。沒有人願意以血為生,就像狼不一定想要吃羊,然後讓人類憎惡喊打一樣。但是這是它們的生存的本能,創世神這樣創造了它們,就注定它們只能以吸血為生,不這麼做,它們只有去死,就像狼不吃羊也只有餓死一樣,它們是沒得選擇。所以你們要怪,去怪創世神吧,它們是無罪的。」

雪青鳳發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回復道:「我不和你爭論這些,說來說去,你是不想接受這個任務是嗎?」

「沒錯,我拒絕接受。你既然認為組織是正義的,我有權選擇接受或是拒絕,那我就拒絕。因為我想看看,組織事後到底會怎麼對付我,到那之後,你是否還會認為組織是正義的。」劉嘉豪一口氣打完這些字,緊張的心中不由鬆了下來。

雪青鳳再次沉默了下來,好半天,才見她回復道:「嘉豪,我覺得你今天的情緒有點不對勁。我和你從小就是好朋友,我不想看到你因為一時的衝動而自毀前程,這樣吧,這件事我幫你拖一拖,我就給組織說,你現在有重要的事情,暫時抽不出身來,我讓組織給你三天時間。希望你能在這三天之內好好的冷靜一下,認真的考慮清楚,然後在決定接受還是拒絕這個任務。」

雪青鳳敲完這些字就下了線,不給劉嘉豪拒絕的機會。

劉嘉豪苦笑了一下,關閉了筆記本電腦,突然聽到身後響起莫妮卡·貝蒂的聲音道:「你為了我,不惜冒犯你的組織,這值得嗎?你這樣做可能會毀了你的一生,我值得你做出這麼大的犧牲嗎?」

劉嘉豪回過頭來,看到莫妮卡·貝蒂,不由呆了呆,差點就要狂噴鼻血。原來莫妮卡·貝蒂此時已經換了件半透明的性感睡衣,而且睡衣裡面居然是真空的,什麼也沒有穿。性感妖嬈的胴體在劉嘉豪的銳目之下,幾乎跟裸體沒有什麼分別。而莫妮卡·貝蒂也不在乎劉嘉豪看著她的身體,反而故意的挺了挺胸,讓胸前的乳蒂在印在半透明的睡衣上,有多誘惑就有多誘惑。

劉嘉豪用了很大的定力才穩住了自己的衝動,皺眉問道:「不是讓你照顧著彩雲嗎?你怎麼會來到這兒,還偷看我的秘密?」

莫妮卡·貝蒂聞言吃吃的嬌笑道:「你的口氣還真像是我的夫君呢?看來你還真的把我當著是你的女人看待了!」見劉嘉豪的神色有點不悅,莫妮卡·貝蒂收起嬌笑,道:「你放心吧,彩雲的體內因為有我的血,她已經與我心意相通了,她無論做什麼,我都能感應得到。現在她睡得正香,所以我才放心的過來了。」

劉嘉豪道:「你沒有回答我的第二個問題?」

莫妮卡·貝蒂微微一笑道:「你那算是什麼秘密,你知道得還不如我多呢?至少我知道你的組織是什麼組織,而你卻一無所知。」

劉嘉豪愕然的看了她一眼,問道:「你知道我的組織的事情?他們叫什麼,是不是『中華之龍』?」

第八十七章史上最大秘密

莫妮卡·貝蒂怔了一下,道:「原來你是知道的?」

「我只知道這個組織名稱,對別的都一無所知。這也是我拒絕接受任務的原因,因為我不想被一個什麼也不知道的神秘組織操縱,並不是全為了你。」劉嘉豪道。

「你這麼說,人家還真失望呢!」莫妮卡·貝蒂歎了一口氣,又道:「不過,中華之龍這個組織還真的很神秘,我和他們打交道了近千年,還曾經和他們的一個長老做了百年的朋友,但是我仍然對中華之龍的秘密瞭解得十分有限。中華之龍的十二個長老,除了和我交往的那個朋友,別的人我一個都沒有見過,至於中華之龍的掌權人,我甚至連聽都沒有聽我那個朋友提起。」

劉嘉豪很驚訝的問道:「你是吸血族,怎麼能和那個長老做了百年朋友?」

莫妮卡·貝蒂微笑的道:「吸血族只要不露出她的尖牙吸血,本身就和人類沒有什麼分別,誰能認得出來我是吸血族。何況我在和他交往時,修為已經達到了改變能量和氣質的程度,所以他根本就分辨不出我是吸血族,要不是因為中華之龍組織堅持不收除了華人之外的人入會,他早就讓我進入中華之龍,成為他們的一員了。」

「他?」劉嘉豪聽得有點怪異,忍不住問道:「你所說的這個長老是個男人,他不會是你喜歡的男人吧?」

莫妮卡·貝蒂聞言吃吃的一笑,道:「怎麼啊,吃醋了?你放心,他並不是我喜歡的男人,雖然我對他很欣賞,但是我們只是純潔的朋友關係,而且這個人是典型的中國儒家君子,我和他交往了百年,他也沒有碰過我的身體。那像你,才第一次見面,就讓你佔有了我的身子。」

劉嘉豪瞪著她,暗想好像是你硬要我佔有你的,並不是我的意思吧?怎麼說得這麼委屈,好像是我強姦的你一樣?懶得和她爭論這些,劉嘉豪問道:「那你們後來怎麼樣了,為什麼只做了百年朋友?」

莫妮卡·貝蒂苦笑道:「我發現了我不該發現的秘密,本來他們是想要殺我滅口的,但是因為我是他們長老的好朋友,他們就打算只將我洗腦。不過,就在他們給我洗腦時,卻發現了我是吸血族的身份。他們認為我是奸細,即開始追殺我,那個長老也因此被組織處分,斬斷了一隻手,從此和我決裂了。我也因此上了中華之龍的必殺黑名單。中華之龍現在之所以不惜與一向勢不兩立的光明教會合作,就是想除掉我。就算你不接受殺我的任務,他們也會另外派人做這件事的。」

劉嘉豪發怔的問她道:「你發現了他們的什麼秘密?」

莫妮卡·貝蒂問道:「你真的想要知道?你考慮清楚,你要是知道了這個秘密,那你也會進入中華之龍的必殺黑名單了。」

劉嘉豪不悅的道:「不許吊我的胃口,爽快的說出來,再這樣我就打你屁股!」

莫妮卡·貝蒂聞言呆了呆,臉微紅的先輕罵了一句:「好色的小子,腦子裡面盡想這些壞主意!」然後她才道:「這個秘密是我無意闖進中華之龍的內部才發現的,我發現他們在培養大量的殺手。」

劉嘉豪聞言立即洩氣道:「這算什麼鬼秘密,那個組織沒有在暗中培養殺手?」

莫妮卡·貝蒂道:「問題是,他們所培養的殺手一點都不簡單。現今異之世界的十大殺手中,有七名就是他們培養出來的。而第一殺手鬼靈,更是他們皇牌殺手。而在鬼靈出道之前的異之世界第一殺手皇無邪,也是中華之龍的人,皇無邪退隱之後,就專門替中華之龍培養殺手,鬼靈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我這麼說,你應該明白了吧?」

劉嘉豪聽得心神大震,急急的道:「你是說,鬼靈出道以來所做的事情,包括刺殺光明教會的前教皇,都是中華之龍指使的?」

「不錯,你現在明白了這是多麼驚人的秘密。」莫妮卡·貝蒂道:「鬼靈所殺的人,無不是最著名的當權人員,除了光明教會的前教皇外,還有幾個國家的總統,至於黑道的大佬更是多不計數。如果這個秘密一公開,中華之龍就會成了全世界的公敵。所以中華之龍是絕對不容許知道這個秘密的人活在世上。所以你最好將這個秘密藏在心底,永遠都不要對任何人說,否則的話,等待你的將會是永無休止的追殺。」

劉嘉豪卻道:「不一定,一個人知道這個秘密會被殺掉滅口,但是這個秘密要是公開了,千千萬萬的人都知道了,他們還能殺誰滅口?」

「你以為你公開了秘密他們就會放過你,那就錯了。」莫妮卡·貝蒂道:「他們的報復心很強的,有仇必報是他們的風格。所以你要是公開這個秘密,他們反而會不留除地的追殺你,直到將你碎屍萬段為止。我之所以逃到現在也沒有讓他們殺了,就是因為我一直守著口,沒有將這個秘密告訴任何人,所以他們沒有不顧一切的追殺我。否則的話,他們要是派出鬼靈來,只怕我根本就逃不過。」

劉嘉豪問道:「雖然是這樣,你為什麼要將這個秘密告訴我?」

莫妮卡·貝蒂道:「因為這個秘密太沉重了,壓得我都喘不過氣來,很想找個人和我一起分擔它。既然你當我是你的女人,那就和我一起分擔這個秘密吧!說來也真奇怪,將它吐露給了你,我感覺輕鬆多了。」

劉嘉豪瞪了她半響,勾勾手指道:「你過來!」

莫妮卡·貝蒂不解的問道:「你要幹嗎?」

劉嘉豪拍拍自己的大腿,道:「你過來坐在我的腿上。」

莫妮卡·貝蒂的臉一紅,吃吃笑著拒絕道:「我不要,你這個好色的小子,我才不讓你佔我便宜呢!」

劉嘉豪猛的上前一把抱住她,將她翻了過來壓在腿上,然後撩起她的睡衣。莫妮卡·貝蒂豐滿圓挺的屁股就亮了出來,劉嘉豪不客氣的在上面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莫妮卡·貝蒂驚呼了一聲,從劉嘉豪的身上掙扎了下來,揉著被打得發燙的屁股,瞪眼道:「你幹嗎打我?」

劉嘉豪道:「這是對你的懲罰!下一次可不是打一下屁股那麼簡單了。」

莫妮卡·貝蒂瞇起美眸,問道:「你這樣對我,就不怕我會還擊?以你的實力,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劉嘉豪的神色不變,道:「想對你的男人還手,那你試試看。要是你真的敢還手,我就馬上甩了你!」

莫妮卡·貝蒂的美眸瞪了他半響,終於垂下了目光,幸幸的道:「這一次我看在你曾經用自己的血救過我的份上,就原諒你,下一次你再敢這麼對待我,我就對你不客氣了。啊,劉嘉豪,你幹什麼?你要是再來的話,我真的對你不客氣了,嗚嗚……」

卻是劉嘉豪用嘴堵住了她的嘴唇,莫妮卡·貝蒂的身體軟化了起來,直到劉嘉豪揭去了她的身上的睡衣,分開她的雙腿,以站立的姿勢進入了她的身子時,莫妮卡·貝蒂才再次的呼叫起來。

激情過後,劉嘉豪抱著莫妮卡·貝蒂赤裸的身體坐到椅子上,然後一手環住她的細腰,一手輕撫著她的豐乳,歎道:「也許你說得不錯,我真的是貪戀你的身體才不顧一切救了你。你天生就是為了誘惑男人的,我也被你誘惑了。」

莫妮卡·貝蒂倒在劉嘉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