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迷★

關於部落格
本Blog小說及圖片係由網路轉載!!
僅以推薦為主~請勿轉作其他用途!!

◆所有權人如不願意在此發表或有侵權等~
請告知~立即移除~謝謝!!
★★未滿18歲請勿點閱限制級類★★

  • 166490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洪荒神醫第四集

雪青鳳搖了搖頭,她那能看不出來這兩個女孩子都言不由衷,明顯是讓劉嘉豪威脅了。瞪了劉嘉豪一眼,道:「好了,我們談正事吧!劉嘉豪,還有一件事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你要做好準備。」

劉嘉豪問道:「是什麼事?」

雪青鳳沉吟了一會兒,才道:「彩雲又回來了。」

「噢。」劉嘉豪的神色不變,問道:「她是一個人回來的嗎?」

雪青鳳搖了搖頭,道:「同行的有烈奧丁,還有一個光明教會的實權人物,奧拉基紅衣大主教。」

劉嘉豪的臉沉了下來,冷哼道:「他們也想打英愛的主意嗎?光明教會這麼明目張膽的來到中國,還派出紅衣大主教,不怕引起中國修真界的反感嗎?『中華之龍』組織同意他們這樣進入中國嗎?」

雪青鳳聞言大感意外,道:「你也知道中華之龍組織?那你知道中華之龍就是中國所有的清道夫的後台吧?」

劉嘉豪點點頭。

雪青鳳歎道:「我不是想隱瞞你,只不過這是組織的規律。你既然自己知道了,那我就不好說什麼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奧拉基大主教和彩雲、烈奧丁來明陽市之前,曾經找過中華之龍的負責人,他們之間已經達成了協議,中華之龍是同意他們來明陽市活動的。」

劉嘉豪聞言皺眉道:「他們達成了什麼協議?」

「這個我不知道。」雪青鳳道:「我只知道的是,光明教會派奧拉基大主教來明陽市找英愛,是想讓英愛用她的神奇能力為他們復原什麼損壞了的聖物。」

「聖物?」劉嘉豪哼了一聲,冷笑道:「光明教會那些神經病,老是把他們祖宗耶蘇等人用過的玩意兒,杯子、飯碗什麼的,甚至是破內褲也當著聖物。還想把這些東西復原?靠,英愛才不會陪他們一起發神經呢。我已經決定了,絕對不會讓他們接觸到英愛!」

雪青鳳聞言皺起秀眉道:「你考慮清楚了,得罪了光明教會可不是一件好事。何況人家只是讓英愛為他們復原一件東西而已,又不是讓英愛復活死人。你何不賣給他們一個情面呢?不要衝動之下為自己樹立強敵,光明教會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

劉嘉豪問道:「你說的這些話是代表中華之龍組織說的,還是你自己想說的?」

雪青鳳道:「這當然是我自己想說的,人家也是為了你好!」

「那我只能謝謝你的好意了。」劉嘉豪道:「青鳳,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是絕對不會向光明教會低頭的,永遠都不會。」

雪青鳳歎道:「何必說得低頭那麼嚴重呢?何況英愛又不是你的人,你問都不問她的意見又豈能替她作主?」

劉嘉豪問道:「英愛,你告訴我,你要聽大哥哥的,和大哥哥我在一起呢?還是要和那些洋毛鬼子在一起?」

金英愛立即回答道:「我當然要聽大哥哥的,和大哥哥在一起啊!那些洋毛鬼子很討厭,我才不要和他們在一起呢!」

劉嘉豪對雪青鳳眨了眨眼,道:「你聽到了吧!」

雪青鳳知道再勸無用,搖頭歎道:「當我沒來過吧,你們好自為之,我告辭了!」

劉嘉豪忙道:「讓我送你吧!」

雪青鳳點點頭,起身跟著劉嘉豪走了出去,來到外廳時,看到林璐兒正在接待著病人,雪青鳳對劉嘉豪道:「你沒事少惹點女孩子,多多看看這些病人吧,你這個醫生當得一點都不稱職。還不如你的護士呢!」

劉嘉豪心中苦笑,道:「青鳳你越來越像我的管家婆了呢!」

雪青鳳瞪眼道:「不喜歡啊,那我以後不再管你的閒事了,隨便你做什麼我都不會管了。」

說著就要拂袖離開,劉嘉豪一驚,忙拉住她的手道:「別這樣啊,青鳳,你不管我還有誰來管我,我們從小就是好朋友,你怎麼能捨得以後不再管我了呢?那我不是成了沒人要的孩子?我好慘啊!青鳳,你千萬別拋棄我啊!」

說著故意作出一臉淒慘的樣子,差點就沒有掉眼淚了。

雪青鳳終於忍不住「噗嗤」一笑,白了他一眼,罵道:「死相!反正你已經有了那麼多女孩子,還要我管你幹嗎?」

「女孩子,你和我倔氣是那些女孩子的原因嗎?」劉嘉豪詫異的看著雪青鳳,露出一種古怪的笑意,「嘿嘿」的問道:「青鳳,你不是想告訴我,你是吃醋了吧?」

雪青鳳的玉臉一紅,不客氣的一個後肘撞了過去,輕啐道:「誰為你吃醋,臭美。我不和你說了,我還有事先走,你自便吧!」

說著急匆匆的離開了診所。劉嘉豪揉了揉被撞得發疼的胸口,望著雪青鳳離去的方向心中苦笑。奇怪,自己怎麼沒有發現雪青鳳對自己有意呢?而且像她這種大美女自己怎麼會輕易的放過了呢?一定是因為自己從小和她一起長大,把她當著了哥們,而非娘們了,所以才沒有發現她的好吧!既然知道了她對自己有意,那下次一定不可以再放過她。嗯,像雪青鳳這種聰明美麗大方又識大體的女人,用來做老婆也不錯。

正在胡思亂想中,林璐兒向他走了過來,對他道:「醫生,你今天到底要不要給病人看病呢?他們已經等你很久了?」

劉嘉豪看了看那些向他翹首相望的病人們,問道:「今天有多少人看診?」

林璐兒道:「很多,加上昨天預約的,已經有了十四個,再加一個就到預定的額數了。」

劉嘉豪點點頭,道:「那叫他們等幾分鐘,我換了衣服就下來給他們看病。」

第五十四章高級打工者

換好了衣服的劉嘉豪出來時看到金英愛在和顏丹兒舒小玉兩女玩耍,而金素真已經將早餐擺到了餐桌上。見到他出來,金素真道:「劉醫生,可以吃早餐了!」

劉嘉豪苦笑道:「不用了,有很多病人在等著我給他們看病。不如你給我預留一份吧,等我有空了再來吃。對了,英愛,你吃好了早餐,就下來幫我給那些病人治病吧,你的能力不用在醫療的行業上,就太浪費了!」

「好啊!」金英愛立即喜道:「我早就想做個醫生了,我以前在韓國也是用我的能力替病人治病的呢,不過是偷偷摸摸的,因為姐姐怕我的能力讓人發覺會惹來麻煩。現在我不用在潛藏了,反正全世界都知道了。」

劉嘉豪聞言苦笑,對顏丹兒和舒小玉兩女道:「丹兒,小玉,你們吃了早餐也下來幫我!」

顏丹兒問道:「我們幫你做什麼?我們又不會治病?」

「幫我鎮場子啊,今天說不定會有想打英愛主意的人來找麻煩。你們得寸步不離的保護著英愛。」說完不理兩個女孩子的反應,直接下樓去了。

今天來的病人大多是重症的病人,這些人本來已經對醫治無望,不過聽說明陽市的九州診所的醫生是個神醫,醫術神奇無比,僅靠一根金針就治癒了連大醫院都束手無策的病人。所以才抱著試試的心理趕了過來。

劉嘉豪果然沒有令他們失望,連問症把脈都不需要,即一一的指出了他們的病情,然後在幾根金針神奇無比的刺插之下,這些病症即不翼而飛。

這些病人幾乎要將劉嘉豪當著神仙了,但是在金英愛出來之後,他們才發現,這個韓國的小女孩居然比劉嘉豪這個神仙更加神奇。幾乎是在使用仙術一樣,金英愛只有用白嫩的小手對著他們的患處唸唸有詞,這些病人們就立即恢復到最健康的狀態。更令這些病人們目瞪口呆的是,金英愛看到一個病人的手缺了兩根手指,唸唸有詞之下,居然令這兩根手指長了出來。

這些病人大駭,肯定了金英愛是神仙下凡,大部份的人激動的對她跪了下來,大聲膜拜,請求金英愛給他們賜福。有一個傢伙甚至請求金英愛賜給他長生不老的仙丹。這倒將金英愛弄得發怔,有點不知所措了。

劉嘉豪見狀不由苦笑,開始發現請金英愛出來幫他的忙是個錯誤了。正在考慮著要什麼收場,陪在金英愛身邊的顏丹兒受不了這些人的糾纏,美眸圓瞪的喝道:「喂,你們這些人病好了就立即回去吧,不要再糾纏了,否則神仙會生氣了!」

這些人那裡肯聽,依舊圍著金英愛不走,顏丹兒惱怒之下,當場就放了一個小型炸彈。「轟」的一聲巨響,幾乎要這些病人的耳膜震破,嚇得他們也清醒過來,想到這個女孩子既然是神仙,那麼他們要是激怒了神仙,那後果將是十分嚴重的。想通了這一點,這些已經治癒了的病人忙不送的告辭離開,甚至連治療費都沒有給劉嘉豪付。

趕走了這些病人,顏丹兒得意的向劉嘉豪邀功道:「怎麼樣?我幫你趕走了這些糾纏不休的病人,你要怎麼感謝我?」

「感謝你?」劉嘉豪瞪眼道:「他們連醫療費用給沒有付,就讓你趕走了,害我損失了一筆錢,你還要我感謝你?」

顏丹兒愕了一愕,眨眨眼道:「你為什麼不早說?要不要我現在去把他們追回來?」

「追回來,算了吧!」劉嘉豪擺擺手道:「反正就那麼幾個錢,要不要也無所謂了。何況現在追出去已經沒有用了,那些病人說不定已經忘記了來過我的診所。是吧,甘組長?」

顏丹兒三個女孩子聞言怔了怔,順著劉嘉豪的視線看到不知道何時出現在門口的一個陌生的中年人。

陌生的中年人問劉嘉豪道:「你怎麼知道我是甘樂回?」

劉嘉豪笑道:「你雖然能擾亂我的記憶,讓我無法記住你的樣子,但是你體內的強大能量卻是無法隱藏的,所以我在上次和你在一起時,就用心的記下了你體內能量的特徵,因為我一看到一個我不認識的陌生人,但是體內有我熟悉的能量特徵,我就猜到是你了。」

陌生人也是甘樂回聞言道:「這麼說來,我下次該想辦法隱藏這種能量特徵,不然的話,要是別的人也用你這種方法來分辨我,那我就不再是個秘密了。」

劉嘉豪問道:「你有必要整天把自己這麼隱藏起來,不讓任何人認識你嗎?」

「一定要。」甘樂回道:「一個真正的特工,是不能暴露在公眾面前的,因為這樣才能活得久一點。像好萊塢電影007那樣人人皆知的特工,在現實世界中絕對活不了多久。」

「聽組長這麼說,那我也是活不了多久的了,因為我不會組長你那種擾亂人記憶的異能,而且認識我的人絕對不會在少數。」說話者是楚原,他在甘樂回的身後走了進來,笑道:「不過組長,我做特工差不多有三年了,還不是一樣活得好好的?」

甘樂回淡淡的道:「你跟我不一樣,你還沒有真正的強敵,一個千方百計也想要置你於死地的強敵。」

第五十五章再見伍彩雲

楚原大感詫異,問道:「組長有這樣的強敵,他是誰?我們怎麼從來沒有聽你說過?」

甘樂回看了他一眼,沒有回答,撕開話題道:「那些人讓你消除記憶了嗎?」

楚原點點頭,對劉嘉豪笑道:「你大概是知道我們會來,所以才故意派金英愛給他們顯示神奇力量治病吧?」

劉嘉豪笑道:「反正你們願意給他們免費洗腦,我何不用英愛幫我減輕一下勞動量。否則的話,我只怕沒有精力應付之下來發生的事情。」

楚原問道:「你知道我們來的目的?」

劉嘉豪道:「現在整個異之世界都已經知道了英愛的事情,你們的上頭沒理由不會知道。就算你們在飛機上答應了英愛的姐姐金素真不會找英愛的麻煩,但是你們卻無法說服你們上面的人吧!」

甘樂回點頭道:「你明白就好,我們雖然很感謝英愛在飛機上救了我們所有人的命,但是我們也身不由已。上頭不希望英愛落到別的勢力的手中,所以要我們將英愛請到國安局,我們會給她安排很好的住宿,照顧她的生活,並保證沒有人會再來打擾她。」

「只怕你們是想將英愛送到你們的三號實驗室吧?」一個冷冷的聲音接口道,眾人一看,卻是金素真走了下來,她來到金英愛的身邊,對甘樂回冷冷的道:「我聽紅劍組織上的一個朋友說過,中國的國安局搞了一個秘密的三號實驗室,專門研究異能者的秘密。並將他們的異能力複製到普通軍人的身上,讓他們成為你們殺人機器。你們想嘗試製造出一個最強大的異能軍隊出來,我有沒有說錯?」

甘樂回的臉一沉,盯著金素真道:「既然你知道是秘密,就不該說出來。實際上,在搞這個研究的國家多得是,美國、日本、俄羅斯,就算你們韓國也在搞這個研究,否則的話,紅劍組織想要你妹妹做什麼?我們都彼此心照不宣就是了。」

一聲「呵呵」的笑聲響起道:「你們這些政要人員,整天挖空心思想的就是如何開發出更強大的力量,更具殺傷力的武器,還要口口聲聲的說是為了和平,為了人民的安定。要是真的讓你們搞出了這些東西,只怕戰爭就跟著而來了吧?在這個世上,只有我們光明教會才是真正的為了和平而來。金素真小姐,如果你同意讓令妹隨我們入光明教會,我奧拉基可以保證她一生都會活得快快樂樂,遠離煩惱。」

來人是一個身穿紅色神父衣袍,樣子看起來很慈祥的外國老者,這個外國老者的眼神像是有一種穿透人心的光芒,令你在他的面前無法藏得住心事。令劉嘉豪心神一震的是,跟著他身後的兩個人正是伍彩雲和烈奧丁。

伍彩雲的神色複雜,看了劉嘉豪一眼後就將視線轉移開了,也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到是烈奧丁,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瞪著劉嘉豪。

在他們的身後,雷諾和竹筍追了過來,臉色有點尷尬的對甘樂回道:「對不起,組長,我們沒能擋住他們進來。」

甘樂回的神色不變,淡淡的道:「奧拉基大主教,中國可不是你們光明教會的勢力所在地,你這樣做是在與我們中國作對,你不擔心會引起國際紛爭嗎?」

奧拉基大主教微微的笑道:「這位是金盾A組的甘樂回組長吧,久仰大名了。不過甘組長說的話我有點不懂,我是通過合法的手續進入中國境界的,來此之時我也向中國異能界勢力『中華之龍』組織打過招呼了。不知道會有何紛爭之有?」

甘樂回聞言臉色微變,道:「中華之龍同意你們進入中國境內活動嗎?你們之間難道達成了什麼協議不成?」

「很抱歉。」奧拉基大主教微笑道:「就算你是金盾A組的組長,也無權過問這件事情。我只能告訴你的是,中華之龍組織也認為,金英愛到我們光明教會,對她來說,要比到任何地方都要好。」

「我堅持不同意。」甘樂回還沒答話,劉嘉豪就冷冷的道:「英愛只願意呆在我這兒,請你們遵重她的意思!」

金英愛聞言立即道:「是的,我只要和姐姐在大哥哥這兒,我才不要去你們光明教會呢!」

甘樂回聞言微微一笑,對奧拉基大主教道:「奧拉基大主教,你聽到了吧!她不願意跟你們走,如果你們要用強的話,那就是犯罪,我們金盾A組就有權阻止你們。」

奧拉基大主教臉上微笑的神色不變,眼神卻望向了劉嘉豪,問道:「這位就是劉嘉豪醫生嗎?聽說你是洪荒種族七大長老共同教出來的,所以才成了明陽市歷史上第一個清道夫。難道你的七個師父們沒有給你講過,我們光明教會和洪荒種族有一種友好的契約?」

「沒講過。」劉嘉豪立即回答道:「我的師父們只是對我講,我雖然是他們的傳人,但是我不是洪荒種族的人,所以無論洪荒種族和你們訂下什麼契約,都不關我的事!」

奧拉基大主教大感錯愕,皺了下眉頭,問道:「你將金英愛留在你的診所,是有什麼目的?」

劉嘉豪笑道:「你這話問錯了,你應該問英愛為什麼願意留在這兒?因為我對她沒有什麼目的,所以她才會信任我,而不是你們這些只想拿她當實驗品的人。」

奧拉基大主教怔了怔,歎道:「你們要是這麼想,那就錯了。光明教會絕對不會做這種拿人當實驗品的事情。每一個人都是主的子民,生命、尊嚴都是平等的,豈能當人當著實驗品?這大概是只有政府才會做的是。我們的目的只是不希望金英愛被邪魔擒去利用而已。」

劉嘉豪道:「那你可以放心,英愛在這兒有我和她姐姐保護,絕對不會被任何邪魔擒走。」

奧拉基大主教聞言深深的看了劉嘉豪一眼,道:「希望你真的有這個能力就好,可惜我看你本身已經讓邪魔纏身,自身難保了。」

說著奧拉基大主教長歎了一口氣,對金素真道:「既然令妹不願意隨我們走,那我們就不勉強她。告辭了,願主能保佑你們!」

說著他向眾人行了個十字禮,轉身出了診所,烈奧丁見狀,忙跟隨了出去。伍彩雲先是深深的看了劉嘉豪一眼,突然嘴唇微動,以心語傳訊的秘技向劉嘉豪說了句只有他才能聽到的話:「劉嘉豪,我晚上會來找你,有事想和你談談!」

第五十六章隱藏的矛

劉嘉豪聽到此語心中一動,暗道:彩雲,這可是你自找的,我今晚要是放過你,我就不叫劉嘉豪。

見金盾A組的人還在這兒,劉嘉豪道:「怎麼了,甘組長,英愛的態度已經說得很明白了,難道你還打算有強將她擒到你們國安局不成?」

甘樂回看了金英愛和對他們虎視眈眈的顏丹兒、舒小玉和金素真等女一眼,歎道:「既然你們願意照顧金英愛,那我們就不多事了。不過劉嘉豪,如果金英愛讓別的勢力奪走了的話,我們就不得不出手將她救回來,並帶回國安局保護了。」

金素真冷哼道:「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

甘樂回笑道:「那祝你們好運吧!我們走!」

劉嘉豪聞言道:「我送你們出去吧!」

送金盾A組出了診所後,劉嘉豪很好奇的對甘樂回道:「我倒沒想到你這麼容易就放棄英愛,不知道你回去怎麼向你的上頭交待?」

甘樂回道:「我是不需要向上頭交待的,因為擒英愛回國安局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我們該做的事情。看在你曾過跟我共患難的份上,我當你是朋友,告訴你一次實話,我們金盾A組看是威風,實際上是國安局用來做做表面功夫的異能特工組織。雖然也常常做些懲惡擒凶,對付恐怖份子的行動。但是真正需要做的事情卻是另有組織做的,他們才是國安局真正的王牌。刺殺,綁架,偷取敵國的機密資料,這些見不得光的事情實際上是由他們來做的,為了保密,他們將功勞給我們,不過黑禍也讓我們來背,而臭名也讓我們來承受。」

劉嘉豪怔了怔,問道:「他們是什麼組織?」

「水銀組,無孔不入的水銀,就是他們的組織的代號。因為他們真正的能做到無孔不入,幾乎世界任何地方他們都有本事潛入。」甘樂回道。

劉嘉豪皺眉道:「既然是機密,你為什麼要告訴我,不怕洩密會讓你失職嗎?」

甘樂回淡淡的道:「原因你以後會知道的,我只能告訴你,我不贊成他們這一次的舉動。」

「你是說,水銀組要打英愛的主意?」

「嗯,你好自為之了,要是別的勢力來打英愛的主意,我們可以幫你阻止。但是水銀出馬,你就只能好自為之了,我們不能幫你!」甘樂回說著拍了拍劉嘉豪的肩膀,和楚原等人離開了。

神色疑惑的劉嘉豪回到診所之後,見眾女仍然在原處沒動,即對發呆的林璐兒道:「璐兒,關門吧,今天到此為止。你可以下班了。」

說著對金素真等女道:「我們還是上去再休息一下吧,同時計劃一下英愛的未來。」

和金素真等女上樓後,劉嘉豪先來到關押蛇玫瑰的房間,卻發現蛇玫瑰已經走了,床上留下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娟秀卻透露著殺氣的漢字:「劉嘉豪,想讓我做你的情人是做夢。你給我的恥辱我永遠不會忘記,下一次我一定會殺了你!」

劉嘉豪看罷苦笑了一下,歎道:「蛇玫瑰,你還真是倔強啊,這樣也不肯向我投降?還想要殺我?不過你要是下次刺殺我也失敗的話,我會讓你再嘗試今早上的滋味,我會讓你心甘情願的投降我的!」

回到客廳,劉嘉豪向金素真問道:「素真,我問問你,你們韓國的異能特工組織除了公開的紅劍外,還有沒有另一種隱藏,不公開於世的秘密行動組織?」

金素真聞言一臉茫然,顯然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顏丹兒哂道:「你要問她,還不如問我呢!」

劉嘉豪聞言一怔,問道:「你有我要的答案嗎?」

「那個當然,不怕告訴你,我的二表姐是這個世上最佳的情報收集員,不止她能隱身,更因為她是這個世上最厲害的黑客,不管那個國家的機密資料,她都能隨意的瀏覽查閱。」

「那就請回答我的問題吧!」劉嘉豪淡淡的道。

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顏丹兒道:「二表姐告訴過我,這個世界幾乎所有大國的國安局都有兩個以上的異能特工組織。一般只有一個組織是半公開的,他們一般是實力較弱的,用來吸引敵國的視線,執行一些不太出格的任務。而一些見不得光的任務,比如暗殺、綁架敵國的重要人物,盜取敵國的機密資料等等事情一般都是讓完全隱藏的秘密組織來做。這種組織才是他們國安局的真正的王牌特工組織。他們的關係就像矛和盾,半公開的組織是盾,或叫明組,主守;而不公開的組織是矛,或叫暗組,主攻。比如韓國,紅劍組織是他們的半公開的盾,而他們隱藏的矛則是叫做藍牙的組織。」

「藍牙?」劉嘉豪輕唸了一聲,沉吟了起來。

一旁的舒小玉顯然是第一次聽到這些事情,覺得很有趣,即問顏丹兒道:「丹兒,那別的國家的隱藏的異能特工組織你也知道嗎?」

「那當然。」顏丹兒很自豪的道:「我二表姐是什麼人啊?這些組織隱藏得再秘密,我二表姐也有本事查出他們老底。除了韓國的外,同時擁有兩個以上的異能特工組織的國家有美國,他們半公開的組織是世界護衛集團,隱藏的王牌組織是未日福音;日本半公開的櫻花道,隱藏的是黑忍流;俄羅斯半公開的是冰刀,隱藏的是冰雪風;法國的……」

顏丹兒似有意要向大家顯赫她二表姐林珍珠的能耐或是她記憶力,一口氣說出了十幾個國家的半公開或是隱藏的異能特工組的名稱,甚至連這些組織的成員的代號和特徵都說了出來。不但舒小玉和金英愛這兩個女孩子聽得目瞪口呆,連金素真也聽得頭腦昏昏然。

第五十七章水銀組織

劉嘉豪卻在這個時候打斷了顏丹兒的話,問道:「中國隱藏的秘密異能特工組織是何組織,有那些成員?」

顏丹兒怔了怔,皺起秀眉道:「這個我倒是不十分清楚了,因為中國的這個組織太隱密了,二表姐也沒有查到多少有關於他們的資料。只知道他們組織的代號叫『水銀』,意為無孔不入。至於他們的成員,二表姐一個也沒有查出。據二表姐說,水銀可以是這個世上最神秘最強大的異能特工組織了,美國的未日福音比起他們也要差了一點。」

原來真的有水銀這個秘密組織,甘樂回並沒有騙自己。水銀組想要來暗擒走金英愛嗎?甘樂回為什麼願意將這麼機密的事情洩露給自己知?劉嘉豪沉吟了一會兒,又問顏丹兒道:「丹兒,這兩種組織最的權力大?」

「當然是暗組啊!」顏丹兒道:「因為他們是王牌,所執行的任務一般是不能見光的,所以他們的身份很重要。為了完成任務,他們可以隨意的調動明組的人來幫忙,必要時,他們會讓明組的人犧牲自己來掩護他們。在這種情況下,明組的人是不可以拒絕的。」

舒小玉聽得發怔,吃驚的道:「明組的人要隨時為暗組的人去死?怎麼會這樣,那他們也太可憐了吧!」

「沒辦法。」顏丹兒搖首道:「他們是國家訓練出來的特工,說得難聽一點,是國家培養的殺人機器。為了保護更重要、更有用的機器,次一籌的機器就可以犧牲掉。」

「這麼說來,明組必是不滿暗組的存在吧?只怕甘樂回也不願意有這麼一個水銀組在他們的頭上,想要將他們踢下去吧,他對我洩露這個秘密,是否因為這個原因?」

劉嘉豪低聲喃喃的自語著。眾女都沒有聽清楚,舒小玉忍不住問道:「你在說什麼,我沒聽見,能不能說大聲一點?」

笑了一笑,劉嘉豪道:「我說,大家都休息吧,都提高警覺,今晚說不定會有一場惡戰呢!素真,千萬不要讓英愛離開你身邊。」

金素真神色慎重的點了點頭。顏丹兒卻忍不住問道:「喂,嘉豪哥,你為什麼會突然問我水銀組的事情?難道你認為水銀組會來擒走英愛?」

「只怕不止是水銀組啊,也許韓國的藍牙組也會來,不過這樣說不定他們會先打起來,讓我們坐收漁翁之利!」劉嘉豪說著笑了一笑,轉身進入了自己的臥室。今晚要應付這些人,還要應付彩雲,不養足精力又怎麼行?

回到臥室的劉嘉豪躺在床上,進入涅盤之氣的調息之中。涅盤之氣的好處在於,不偏重於姿勢時間,無論何時何地,任何的姿勢都可以修煉。它的最強的效果除了抵抗任何形式的攻擊外,還能快速的恢復精力無氣。不過這門秘技在實戰中只能用於防禦,於攻擊的效果不大。所以劉嘉豪練習了一會兒後,就轉為練習攻擊性最強的秘技龍氣功。

強大的龍之氣在他的身體內飛速的流轉著,速度要比以前快了許多。但是令劉嘉豪鬱悶的是,無論他怎麼練習,都只能增加龍之氣在體內運轉的速度,而不能令龍之氣的量有所增加,似乎他的身體的容量已經達到了極限,無法再闊寬一分了。這令他的龍氣功多年來一直徘徊在第六重境界的「龍躍四野」,而無法達到第七重境界的「龍游九天」,更無法達到龍族長老所達到的第八重境界「龍定天下」。聽龍族長老對他說,龍氣功還有一層連他自己也未能接觸到的最高的第九重境界「龍破虛空」。據說只要能練到這一重境界,一身的修為就能輕易的衝破天級別,達到聖級別,與真王和教皇一較高下了。

修煉了九九八十一重天後,劉嘉豪迷迷糊糊的陷入了睡眠之中,突然一片片令他觸目驚心的畫面閃過眼前,居然是上次他所夢到的一幕幕慘象。這一次更令劉嘉豪震驚,因為多了顏丹兒、舒小玉和伍彩雲三女,三女都被一根根尖銳的木棍刺穿了嬌軀,不過都沒有死,正在不停的向他呼救。

劉嘉豪全身冒出了冷汗,拚命想過去將她們救出來,偏偏身體無法動彈。這令他急得眼眶欲裂。

一聲長笑,巨大的黑影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居然是放大千倍以上的德爾拉基,劉嘉豪比起他來就像是一隻小老鼠面對著一頭巨象。

德爾拉基低頭看著無法動彈的劉嘉豪大笑道:「劉嘉豪,看著你這些女人個個如此淒慘,偏偏你如法救她們,這種感覺很痛苦吧?」

看到德爾拉基,劉嘉豪心神一震,猛的醒悟過來,叫道:「德爾拉基,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只是在做夢吧?」

「不錯,你是陷入了我的夢魘之中。」德爾拉基笑道:「劉嘉豪,你不該一二再三的破壞我的好事的,這就是你報應。以後你只要一入睡,就會陷入夢魘之中,永遠睡在恐懼的世界裡面。這樣一直到你不敢再睡覺,每天精神不住的下降,直到你精神崩潰為止。」

劉嘉豪冷哼道:「我既然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為什麼還要恐懼?在夢中我殺不了你,但是你也殺不了我吧?」

「是嗎?」德爾拉基陰陰的冷笑道:「是嗎?那你回頭看看吧!」

劉嘉豪聞言本能的回過頭去,卻看到一張血盆的大嘴,尖銳的牙齒向他撲了過來,卻是上次在德爾拉基的意識空間所見的狼人。

身體無法動彈的劉嘉豪被狼人撲倒在地上,左肩被狼人一口咬上,頓時鮮血淋淋,鑽心的疼痛幾乎要令劉嘉豪大叫了起來。

德爾拉基得意的大笑道:「明白了吧,你現在是置於我的意識世界的夢魘之中了,你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接近真實,也就是說,我要是殺了你,你在現實世界中就永遠醒不來了。上次你之所以能從我的意識世界逃離出來,那是因為你是在清醒狀態下讓我攝入了意識世界之中,但是這一次,你卻是在睡夢中讓我攝入了意識世界。這就成了你的夢魘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一切都讓我作主,你永遠不可能再逃得出去。」

說到這兒,德爾拉基的笑聲突然一頓,臉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皺眉的自語自言道:「媽的,這個傢伙怎麼會來了?劉嘉豪,你得罪的人還真少!也罷,我現在先放過你,讓你去面對那個傢伙吧,如果你有幸從那個傢伙的手上逃過一命,我們再夢中相見吧!祝你好運了!」

大笑之中,德古拉基的身影消失了,接著眼前的世界也消失了。劉嘉豪眼睛一睜,滿頭大汗的從床上醒了過來,右手本能的向左肩膀摸去,卻沒有發現受傷的跡象。

果然只是一個夢。不過,自己卻是中了德爾拉基的招,永遠陷入他的夢魘之中了。該死的,到底是什麼時候被德爾拉基控制了的?

突然想到德爾拉基消失前所說的話,劉嘉豪心中一動:那是什麼意思,難道德爾拉基是發現有另外的敵人闖了進來,才放過了自己?

劉嘉豪本能的將聽力放大,向外廷伸過去。卻聽到了幾聲「嗡嗡」的聲音,好像是小飛蟲在扇動著翅膀。

他這個診所是隔兩天就消過毒,殺過蟲的,那兒會來的小飛蟲?

「嗡嗡」的聲音越飛越近,漸漸的來到他的門口。門無聲無息的自動打開了。劉嘉豪看到了那只「小飛蟲」飛了進來。

居然是一隻紙折的飛鶴。

第五十八章黑忍流的殺手

劉嘉豪看著眼前飛行的紙鶴愕了一愕,想到了顏丹兒的紙飛機。

念動術,難道這是顏丹兒在和自己開玩笑,想作弄自己?

見紙鶴向自己飛來,劉嘉豪本能的感到了危險,想也不想就射出了一根金針。

金針射在紙鶴的身上,紙鶴突然變化成一隻巨大的妖鶴。妖鶴的眼睛閃爍著幽森森的光芒,惡狠狠的盯著劉嘉豪,長又尖銳的血嘴像利刀一樣向他的一隻眼睛喙來。

劉嘉豪的臉色微變,虎擊破一掌拍了上去。

轟的一聲,妖鶴消失了,又化成了一個小小的紙鶴飄落到了地上。

劉嘉豪正讓眼前的變化弄得發怔,突然聽到外面響起舒小玉的驚呼聲,當下臉色一變,忙衝了出去。

到了外面,劉嘉豪發現顏丹兒、舒小玉、金英愛和金素真都來到了客廳,個個臉上表情都驚疑不定。

劉嘉豪正要問發生了什麼事,卻聽到無數聲「嗡嗡」的聲音,一呆之下,才發現有無數個紙折的鶴從樓梯、窗戶等地方飛了進來。

這些紙折的鶴和剛才飛到劉嘉豪臥室中的那個鶴一模一樣,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至少有三百多個。雖然是紙折的,卻像是有生命一般,以整齊的陣式將眾人包圍了起來。

舒小玉發呆的瞧著這些紙鶴,問顏丹兒道:「丹兒,好像還有人會你的念動術啊,這些紙鶴載著不會也是炸彈吧?」

顏丹兒冷哼了一聲,從身上掏出一個小小的紙飛機,玉掌張開,紙飛機即向離得最近的一個紙鶴飛了過去。

轟的一聲,載著顏丹兒炸彈能量的紙飛機和紙鶴相撞,當場的爆炸起來。

爆炸波及旁邊的紙鶴,碎紙片炸得四處飛舞,但是卻有無數個紙鶴突然間個個變化成妖鶴,伸著又尖又長的血嘴向眾人喙來。

劉嘉豪早已經有防備,龍之氣分成了幾百道尖銳的氣勁,分別迎向這些紙鶴化成的妖鶴。

紙鶴讓劉嘉豪的龍之氣擊中,立即就打回了原型,變成紙鶴落到了地上。

「這是日本的式神秘術。」顏丹兒出聲道:「我聽二表姐給我說過,日本的式神秘術就將紙做的東西化成活生生的妖物來攻擊人,有點類似中國仙道中撒豆成兵。愛以紙鶴化成妖物襲擊人的是日本的異能特工柘木堂本,他是日本暗組黑忍流的特工。」

一聲「嘿嘿」冷笑:「小姑娘是什麼人啊,居然連黑忍流都知道?不簡單啊!堂本,你底細全都讓人家知道了,也不知道怎麼做我們黑忍流的特工的?」

一聲冷哼:「只怕你的底細她也知道吧!」

突然出現的兩個人都穿著黑衣,一個年輕,長相平凡,另一個是中年人,長相也很平凡,幾乎看不出什麼特徵來。這也很正常,真正的特工一般都是沒有特徵,不容易讓人記住的普通相貌的人。特別暗之特工,身份最需要隱蔽,所以平凡普通的相貌必是首先。相反,相貌太過獨特有型,很容易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只怕做特工也做不了多久。

不過這兩個人的臉雖然不容易記,但是顏丹兒還是一眼就叫出了他們的名字和特徵:「柘木堂本,二十七歲,精通式神秘術和陰陽秘術,三年前加入黑忍流,代號『妖公子』,未進黑忍流之前是日本富士集團總裁的大公子,師從被日本視為妖人的犬養鬼。因為不滿其父將富士集團傳給弟弟,用邪術害死了他父親和弟弟,後來揭發被捕,送入了監獄。入獄三個月就用邪術殺了六名獄警和七名犯人,被判了死刑。所有的人以為他已經死,實際上卻讓日本的國安局暗中收入了黑忍流。石井彬兵,三十六歲,加入黑忍流已經有十二年,現任黑忍流的副組長,是個天生的超自然力量者,能將目光化為無形的刀片殺人,因為個性殘酷嗜殺,常常用這種異能力將人屍解,故綽號『解屍狂』。十二歲時,因為無緣無故的殺了鄰居一家八口人並將他們全部屍解,被送進精神病醫院,後來因為他凶殘的異能力被送到實驗室,做了十年的白老鼠。之後他終於找到一個好機會逃了出來,並殺光實驗室所有的人,然後不知所蹤。加入黑忍流的原因有可能是黑忍流的組長柳生鬼郎擊敗了他,令他心甘情願的為其賣命。」

石井彬兵和柘木堂本很驚異的瞧著顏丹兒,顯然沒有想到她居然能對他們的過去瞭如指掌。皺了皺眉頭,石井彬兵問道:「小姑娘你是誰啊,為什麼知道我們這麼多隱秘的事情?是誰告訴你這些的?」

顏丹兒「哼」了一聲,輕蔑的道:「怎麼,我對你們的一切瞭如指掌,而你們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嗎?若是這樣,那你們日本黑忍流的情報能力也未免太差勁了點吧?」

石井彬兵聞言怔了一怔,看了看地上柘木堂本的已經成了無數片碎紙的紙鶴,突然啞然失笑道:「驅動紙飛機產生爆炸,你大概就是雲京三女俠中號稱最危險少女的『炸彈女孩』顏丹兒吧?聽說雲京三女俠的二姐是這個世上最了不起的黑客,能入侵任何國家的情報系統,而且她還擁有隱身的能力。你所說的情報,大概都是從她那兒得來的吧?」

顏丹兒道:「算你還有點見識,認出我是誰了。」

石井彬兵陰陰的道:「你這是將自己和你的朋友推入絕路,本來我們的目的只是將請金英愛小姐去我們黑忍流做客,但是你們卻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黑忍流的存在只能是一個秘密,你們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再繼續活在這個世上。顏丹兒小姐,你放心,你和你朋友們走了後,你那個二表姐,我們黑忍流會讓她跟隨你們的。」

顏丹兒嬌笑的道:「想殺了我們滅口,你還以為你們黑忍流真的是個秘密嗎?」

石井彬兵道:「沒關係,不過是多殺幾個人而已。知道的人再多,我們也可以將他們殺完,直到再沒有人知道黑忍流的秘密。」

顏丹兒冷哼一聲,道:「想不讓別人知道你們的秘密,那不如你們去死好了!」

第五十九章滅日

說著右手在面前的桌子上一揮,一隻茶杯旋轉著飛了起來,像個飛碟一樣向石井彬兵飛去。

石井彬兵冷哼一聲,盯著飛來的茶杯眼神一瞪。劉嘉豪的冥冥之眼看到了一道無形的氣勁像刀鋒一樣向茶杯射去。

轟的一聲,貫注了顏丹兒炸彈能量的茶杯在半空中炸得粉碎,強烈的衝擊波令雙方都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

劉嘉豪見爆炸過後,石井彬兵的眼神中再次射出那種無形的刀鋒向顏丹兒的雪白的玉頸割來。一驚之下,快步上前,右手一翻,一柄手術刀出現在手中,迎上了那無形的刀鋒。

「噹」,石井彬兵眼神發射出來的無形刀鋒和劉嘉豪的手術刀一接觸,居然發出了類似金屬的碰撞聲。劉嘉豪的手雖然被震得有點發麻,不過那無形的刀鋒卻已經消失了。

石井彬兵見狀很驚奇的看著劉嘉豪,問道:「你能看得到我的無形刀鋒?」

劉嘉豪不答,淡淡的對顏丹兒和舒小玉道:「丹兒,小玉,你們兩個收拾那個柘木堂本;這個傢伙交給我。素真你照顧好你的小妹就行了。丹兒,你最好注意點,不要破我的診所!」

「知道了!」顏丹兒很不屑的看了柘木堂本一眼,道:「對付這個傢伙,還用得著我和小玉兩人聯手嗎?喂,我說你這日本佬,你還是自殺算了,免得髒了你姑奶奶的手。」

「八嘎!」柘木堂本氣得罵了一句日本語,未見他有何動作,突然出現在顏丹兒的眼前,伸出五指長長的爪子向顏丹兒的臉上抓來。顏丹兒大吃一驚,顯然沒有料到這個傢伙的動作會這麼快,本能的一個後仰,避開了這一抓,同時右手輕撫過這只落空了的爪子。

轟的一聲,柘木堂本這是讓顏丹兒輕撫過的爪子連同整個手臂突然的爆炸起來,炸得碎肉橫飛。幸好顏丹兒知道自己炸彈的威力,早已經知機的避開,免去了被這噁心的碎肉沾到身上。

本能打算再上前補送一道炸彈能量,將柘木堂本徹底的炸沒。不料沒有一隻手臂的柘木堂本卻突然的消失了。

顏丹兒怔了一怔,卻聽旁邊響起打鬥聲,視線轉過去一看,卻發現舒小玉正在和一個手臂完好無缺的柘木堂本鬥得難分難解。一怔之下,顏丹兒又有所覺,視線再轉,發現還有一個柘木堂本站在原來的地方,正在冷冷的盯著她。

有三個柘木堂本?顏丹兒呆住了,很快就明白過來,這必是式神秘術中高級秘技分身術。

式神秘術最初級的用法是做一個紙人,畫上符咒,令他變成活人為自己做事;到了中級,就是剛才那樣,不用符咒,隨便折紙就能將其轉化成妖物攻擊對手;而高級的式神秘術則是不用任何物介,直接由自己的本體分出分身出來攻擊對手,就算這分身被毀滅了,本體也不受影響。當年柘木堂本的師父犬養鬼就是掌握了這種高級式神秘術,在日本犯下一段段的罪行,卻用分身來製造不在現場的證明,一次次的逃脫了法律的懲罰。才被當做了妖人。

沒想到連他的弟子柘木堂本也練成了這種高級式神秘術。

和舒小玉激鬥的柘木堂本的分身完全像個活生生的人,不但拳打腳踢有板有眼,完全是個空手道頂尖高手的架勢。而且攻擊力也呼呼生風,相信要是擊實了,絕對是骨折筋斷的損傷。

不過他的拳腳功夫雖然很強,但是比起真王專門為他愛女所設計的玉龍道功夫,仍然是低了一線。也算是舒小玉運氣來,她並沒有超自然力量,真王所教授給她的秘技法術也修煉得差勁,完全不能用來實戰。玉龍道可能是她最擅長的本領了。這門功夫本來很有威力,但是因為舒小玉下的功夫,故她的玉龍道僅僅能對付普通的異能高手,遇到強手就不行了。不過,要是遇到不用異能力戰鬥,完全靠拳腳功夫來戰鬥的人,舒小玉卻不輸於任何人。

只見玉龍道在她如銳化得如刀斧的拳腳下,柘木堂本的分身節節的敗退,不一會兒就讓舒小玉擊中了好幾下,每一下導致了這分身的骨頭碎裂,伴之皮開肉裂。這也怪柘木堂本估計錯誤,他並不認識舒小玉,見舒小玉和顏丹兒呆在一起,誤以為她也是個異能高手,所以才分出這麼一個純用拳腳功夫攻擊的分身,誤以為會出乎不意的拿下這個絕美無比的女孩子。誰料到卻讓舒小玉打得大敗。

看著這兩場戰鬥的石井彬兵忍不住對劉嘉豪道:「這兩個女孩子真的不錯,醫生。」

第六十章從牆壁出來的人

「應該說是你們的真的不幸。」劉嘉豪轉動著手上的手術刀,道:「我雖然不自認為我是個有正義感的人,但是我也不會讓你們這種萬惡的人在我眼前活著離開,特別是聽了你們的那些『光輝』的事業之後。就算沒有英愛的事情,我也會送你們這種人下地獄,就算免費也行。」

石井彬兵聞言「呵呵」的一笑,道:「醫生這麼有信心嗎?雖然你是個清道夫,但是你知道自己面對的是誰嗎?你面對的是我石井彬兵,黑忍流的『解屍狂』,除了柳生鬼郎,沒有人能送我下地獄的,你未免太自不量力了。」

「解屍狂?」劉嘉豪轉動著手術刀,一步一步的向石井彬兵接近,口中道:「說實話,我也會解屍,而且技術是超一流。你既然那麼喜歡將人解屍,那我就讓你也試試被解剖滋味吧!」

石井彬兵陰笑一聲,眼神一瞪,無形刀鋒射了出來。

劉嘉豪的手術刀一揮,巧妙的擊在無形刀鋒上,將其化解得無形無蹤,人也向石井彬後接近了兩步。

石井彬兵冷哼一聲,雙眼再瞪,這一次有兩道無形刀鋒從眼中射了出來,一左一右的向劉嘉豪割來。

劉嘉豪的冥冥之眼清楚的掌握了無形刀鋒的運行軌跡,腳快步的向前踏上一步,避過了這兩道無形刀鋒,手術刀再向後一揮,將這兩道無形刀鋒一起擊碎。這個時候他又向石井彬兵接近了兩步。

石井彬兵的臉色微微變了變,他很清楚自己無形刀鋒的威力,就算是花崗石,也能讓他的無形刀鋒劈成兩半,這個醫生的手術刀是什麼料子做的?居然連連接了四定無形刀鋒也沒有斷拆?

他那知道劉嘉豪的手術刀只是很普通的一柄手術刀,不過是讓他貫進了龍之氣在裡面,才變得無堅不摧,甚至自身也不可摧毀了。

石井彬兵則再次用眼神發射更強的無形刀鋒,眼前的劉嘉豪卻像是突然變得透明了一樣消失不見了。

隱身術?石井彬兵剛大感不妙,就感到一道極細的風聲的右邊交叉的劃過。側頭一看,他驚恐的發現自己的整個右臂只剩下了白森森的骨骼,而肌肉全掉了到地上,整整齊齊的,每一塊肌肉給完整的分離了下來。

居然沒有感到痛苦,也沒有流血?石井彬兵在懷疑這是不是自己的幻覺,他突然又發現自己的右肩膀上插著一根金針。這根金針阻斷了他的感覺神經和流血?

金針被一隻無形的手從他右肩膀上撥了出來。石井彬兵才感到一陣劇疼傳來,鮮血也猛的湧了出來,右臂的白骨立即變成了紅骨。

耳邊響起劉嘉豪聲音:「看到自己被解剖,是不是也覺得很刺激?」

石進彬兵大叫了一聲,眼一瞪,無形刀鋒就要對著來聲住射去。卻突然眼前黑了一半,他發現自己的一隻眼珠完整的脫離了眼眶,飛了出來,溜溜的滾到了地上。

「讓我將你完整的解剖吧!」劉嘉豪的聲音再次在他耳邊響起。石井彬兵突然感覺到,這個醫生才是個真正的魔鬼,至少要比他這個「解屍狂」更像魔鬼。

跟著石井彬兵感到胸腹一涼,還剩下的一隻眼睛讓他看到,自己的身體從頸到腹部被劃開了,然後像是在變魔術似的。心臟,肺,膽,胃,大小腸等五臟六腑一個個的從身體分離了出來,整整齊齊的排例到地上,像是在舉辦器官展覽一樣。

看到這場恐怖的解剖戰爭的眾人感到毛骨怵然,金素真早就在石井彬兵的右臂被解剖前,將金英愛的眼睛摀住,摟到自己的懷內,不讓她看到這一幕。不過隨後的畫面卻全讓她自己從頭看到了尾。饒是金素真做了多年清道夫,生死也見過了不少,此時仍然覺得想暈過去。

一旁舒小玉正在專心的折磨柘木堂本的分身,沒注意到這場解剖戰,否則的話,只怕她會當場嘔吐起來。

只有顏丹兒若無其事,這也難怪,她是炸彈女孩,武器就是靠自己的能量製造出來的炸彈,血肉橫飛的場面她都見過無數次了,又怎麼會被這種程度的血腥嚇到,只不過是吃驚劉嘉豪那令人恐懼的刀法而已。她看到柘木堂本的真身正在為石井彬兵的慘像驚得臉色蒼白,沒有注意到自己,心中一動之下,從懷內又掏出一個紙飛機,貫注了炸彈能量後,用念動術讓紙飛機消無聲息的向柘木堂飛去。

待柘木堂本感到危險時,紙飛機已經撞到了他的胸口。轟的一聲,柘木堂本的半個身子被炸得血肉模糊,連內臟都能看得見了。

柘木堂本慘叫了一聲,居然沒有立即倒地死去。反而飛一般的倒退,逃得無影無蹤。

「砰」的一聲,隨著柘木堂本的逃走,與舒小玉糾纏的分身自動的粉碎不見了。

舒小玉打得正爽,不料對手卻突然沒了,收不住勢子的她將已經打出的凌厲的手刀劈在了牆壁上。牆壁一下子讓她劈裂了一個長長的口子。

剛為自己破壞了劉嘉豪的牆壁感到不妙的舒小玉正對劉嘉豪道歉,卻突然發現牆壁上被自己的劈裂的口子像噴泉一樣噴出血來。

舒小玉大驚,忙叫道:「丹兒,嘉豪哥,快來看,這牆壁流血了!」

「牆壁怎麼會流血?」顏丹兒轉身正要笑她,卻一眼看到正在噴血的牆壁,不由像舒小玉一樣呆住了。

轟的一聲,噴血的牆壁破開了一個洞,一個人影從裡面衝了出來,一把抓住了舒小玉的玉頸,怒罵道:「媽的,你這個小娘們敢傷我!」

突來的變故令舒小玉嚇了一大跳,反應過來時已經被這個人捏著玉頸舉得雙腳離了地。

顏丹兒見狀大駭,閃電般的撲上去一掌印在這個從牆壁鑽出的人的背上。

轟的一聲,這個從牆壁鑽出來的傢伙的整個後背炸開了,不但血肉模糊,連骨頭也清楚可見。

這個人慘叫一聲,手一鬆,舒小玉掉到了地上。

第六十一章未日福音團

大口的喘著氣,舒小玉向顏丹兒道了聲謝,速度的向後退了兩步,與這個從牆壁鑽出來的傢伙保持一段距離。

這個從牆壁鑽出來的傢伙也是個亞洲人,看起來大約三十上下,長相倒是不俗,不過樣子卻淒慘無比,不但胸前因為舒小玉意外的一掌劃開了一個大口子,後背更被掉碎了一大半的肉,疼得他滿地打滾。

突然他對金氏姐妹伸出了手,居然以韓語道:「救我,金英愛,我也是韓國人,是你的同胞,救救我,我不想死!」

金素真怔了怔,看著這個血肉模糊的同胞,問道:「你是藍牙的人?」

這個同卻已經疼得說不出話來,只是用乞求的眼神盯著金英愛。

金英愛聽到他的話,已經在姐姐的懷內抬起頭來,見到這個人的樣子,不由嚇了一跳,心中不忍的對金素真道:「姐姐,讓我救他吧,他是我們的同胞。」

「不行。」金素真冷靜的道:「你救了他,他未必會感激你,照樣會將你擒回韓國關到實驗室去。別忘了他是個特工,特工是不會講遇恩圖報的!」

「可是姐姐,我們要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胞死在眼前不去救他嗎?」金英愛問道。

金素真怔了一怔,看著眼前已經有氣出,無氣入的「同胞」,說不出話來。

金英愛離開了姐姐的懷抱,走到那個「同胞」的面前,白嫩的小手張開,口中唸唸有詞。

顏丹兒見狀,覺得不妥,想要阻止她,但是見金素真沒有動作,即撇了撇小嘴,放棄了行動。而舒小玉早已經讓這個牆壁出來的傢伙的血肉模糊的後背噁心得轉過了身去,不敢再看。

在金英愛神奇無比的「還原」能力之下,這個從牆壁出來的傢伙的身體很快就復原,不像變得一點傷痕也沒有留下,連破碎的衣服都讓金英愛給還原了。

長吸了一口氣,這個傢伙看了金英愛一眼,露出一個友善的笑容,對金英愛伸出手道:「我叫樸人志,謝謝你肯救我一命!」

金英愛對他笑了笑,伸出手去與他握了一下,正想放開,這個樸人志卻握緊了她的手,道歉的道:「雖然我很感激你救了我,但是我仍然不得不執行任務!」

說著他一拉,居然將金英愛和他自己一起拉進了地裡面。

金素真見狀大驚,忙撲了上去,金英愛卻和樸人志完全的沒入了地裡面,地面上一點痕跡也沒有。

顏丹兒見狀忙道:「素真姐,讓我來!」

說著上前輸入一道炸彈能量入地面,地面轟的一聲爆炸穿了一個洞。這因為是二樓的地板,所以顏丹兒三女看到樸人志帶著金英愛在下面一層對三女揮了揮手,再一次的沒入了地面。

三女從這炸穿的地板跳了下去,顏丹兒正打算繼續將樸人志和金英愛剛才鑽入的地面炸開。突然聽到劉嘉豪的聲音道:「不用炸了,他們已經不在這下面,你就算把我的整個診所的地皮全炸翻也找不到他們!」

人影一閃,隱身了的劉嘉豪出現在三女的面前。

金素真聞言忙急急的問道:「那該怎麼辦?醫生,英愛已經讓他擒走了!」

劉嘉豪用冥冥之眼透視過地面,道:「跟我來,我能看得他們!」

說著劉嘉豪跟著地裡面游動的樸人志和金英愛追出了診所,金素真三女忙跟在他的身後。

一直追出了永安街,劉嘉豪才看到地下的樸人志向上行,有出來的動向。當下取出了一根金針在手。

當樸人志帶著金英愛從地下鑽了出來時,頸上突然一麻,整個身體頓時無法動彈了。樸人志大駭,看著劉嘉豪將金英愛帶走,難以置信的問道:「你們怎麼能猜得到我會從這個地方鑽出來?」

劉嘉豪淡淡的一笑道:「不是猜的,是看到的。忘恩負義的鑽地先生!」

金素真忙迎了過來,先是感激的看了劉嘉豪一眼,再對金英愛道:「英愛,你沒事吧?」

金英愛搖了搖頭。

顏丹兒一臉惡狠狠的向樸人志走來,怒道:「你這個混蛋,英愛妹妹好心的救你,你敢恩將仇報,看我不炸得你渣兒也不剩下一塊,我就不是顏丹兒!」

樸人志嚇了一跳,驚恐的看著這個危險少女向自己接近,本能的感到自己完蛋了。卻見金英愛阻止顏丹兒道:「算了吧,丹兒姐姐,他只是聽命從事,身不由已,你就別為難他了,再說他也沒有傷害到我!」

顏丹兒歎了一口氣,擰了擰金英愛的臉蛋道:「你這個傻妹妹,要是他真的傷害了你,就算把他炸得渣也不剩,也不划算了。」

金英愛正要再說,劉嘉豪打斷了她們的話,命令道:「我們先回診所,在這兒不安全,到處都隱藏著敵人。」

舒小玉聞言一驚,本能的四處張望了一下,卻半個人影也沒有發現,忍不住問劉嘉豪道:「你能看得到他們嗎,一共有多少人?」

「嗯,一百多個吧,也許還有些人我看不到!」劉嘉豪用冥冥之眼向這個街道掃過,所有的建築物都在他眼前變得透明,讓他透視了過去,立即發現了隱藏在這些建築物周圍的敵人。

舒小玉奇怪的道:「有這麼多人,那他們在等什麼?一擁而上的話,只怕我們再厲害,也沒有辦法對抗這麼多人吧?」

劉嘉豪微微一笑,道:「因為英愛只有一個,而他們所有的人都想要英愛。誰要是先出來搶走英愛,必會成為眾矢之的,所以他們不敢冒險行動。」

舒小玉發怔道:「那剛才那兩個日本人怎麼會行動了?」

「因為他們是笨蛋!」劉嘉豪說著對金氏姐妹道:「英愛,素真,我們回診所吧!」

一行五人剛要向診所的方向走去,卻看到有五個老外擋到了他們的面前。

舒小玉愕了一愕,問劉嘉豪道:「嘉豪哥,這五個老外也是笨蛋嗎?」

劉嘉豪皺了皺眉頭,看著眼前的五個老外。

五個老外是四男一女,三白二黑。領頭的一個是金髮碧眼的白人男人,長相倒是英俊,不過卻有一種令人捉摸不透的感覺,顯得很詭異莫測。在他左邊的黑人很高大,身材和重量級的職業拳擊冠軍有得一拼,特別是光禿禿的腦殼和凶狠的表情,像極了目前最火紅的不可一世的世界拳擊冠軍「光頭魔王」萊文。黑人左邊的一個黑人是個很迷人的女孩子,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穿著露臍的性感裝束,耳朵、鼻子都穿了環,看起來倒有一種妖異野性的吸引力。

往右邊,金髮男人的右側第一個人同樣是個金髮白人青年,不過樣子顯得很瘦弱,臉色蒼白得像是得了貧血症。在他右邊的一個棕髮白人卻是個胖子,不過不是那種虛胖,反而像是重量摔跤手的那種肥悍,看起來破壞力不比左邊的那個強悍黑人差。

第六十二章第三試驗室

顏丹兒看了看這五個人,低聲在劉嘉豪的耳邊道:「他們五個好像是美國的未日福音的成員,領頭人叫戴爾森,大塊頭黑人叫卡羅,黑人女孩叫桃麗絲,貧血的白人青年叫大衛,那白胖子叫喬治。他們的能力各不相同,但是非常的強,二表姐認為他們實力僅在中國的水銀組之下。不過他們應該還有一個人,一個能瞬速移動的白種女人妮絲雅,可能就隱藏在附近。」

劉嘉豪聞言問道:「這五個傢伙各自有什麼能力?」

顏丹兒道:「戴爾森的能力不明,卡羅有超強的破壞能力;桃麗絲是玩火的;大衛雖然看起來身體很弱,但是實力可是僅在戴爾森之下,因為他能變身為很可怕的怪物;至於喬治,他能發出超聲波和次聲波。」

未日福音團五人靜靜的等著顏丹兒對劉嘉豪介紹他們,等到顏丹兒說完了後,威爾森開口了,他的話很簡單,也很直接:「留下那個小女孩,你們就可以離開了。」

劉嘉豪聞言笑了笑,對他道:「這兒有這麼多人在,就算我們願意留下英愛,你們能帶得走嗎?」

威爾森淡淡的道:「一群跳樑小丑,又如何能難得住我們。喬治,先解決掉他們!」

那個白胖的喬治應了一聲,本來已經夠大了的肚子突的漲成了一個圓球。劉嘉豪見狀不妙,低喝了一聲:「封住耳朵!」說著他快步來到金英愛的身邊,用貫滿涅盤之氣的雙掌摀住了金英愛的雙耳。

金素真和舒小玉聽到顏丹兒的介紹後,早已經知機的掩住了自己的耳朵。

喬治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吼聲,強大的聲波如炸雷一樣響徹在耳邊。劉嘉豪、顏丹兒和金素真這三個功力較強者雖然運功封住了耳朵,卻也讓這聲音震得臉色發白,頭腦一陣昏炫。功力較他們低得多的舒小玉雙耳甚至被震出血來,滲著她白嫩雙手流了出來。

被劉嘉豪用涅盤之氣保護了耳朵的金英愛若無其事,她見到舒小玉這麼慘,忙運用「還原」能力替她恢復了耳朵。

舒小玉本來快要昏死了過去,被金英愛的「還原」能力一治癒,神智漸漸的清醒了過來,她看了看劉嘉豪,不滿的道:「你真偏心,光保護英愛不願意保護我!」

劉嘉豪苦笑道:「我怎麼知道那傢伙的聲音這麼可怕,連你都忍受不住!」

舒小玉聞言心中雖然大感不滿,但是卻也無何奈何,誰讓自己不肯多下苦功努力呢?太損壞她老爸修真界第一人真王的名頭啊!

未日福音組都若無其事,顯然是對喬治的聲音已經習慣了有了免疫的能力。不過隱藏在暗處的那些人就可慘了。劉嘉豪用冥冥之眼掃瞄了一下,發現超過一大半的人都讓喬治這突來的聲音震傷了,有不少人甚至直接的被震昏死了過去。不過還有十來個人若無其事,顯然不是早有準備就是高手中的高手,並不畏喬治的恐怖音波。

威爾森像是做了一件事不關已的事情,淡淡的對劉嘉豪道:「這個世上總是有很多人喜歡螳臂當車,自不量力。所以我才讓喬治給他們一個教訓,讓他們明白自己的實力差別。希望你不是這樣的人!」

顯然他看出來這些女孩子都以劉嘉豪為首,所以才直接對劉嘉豪說話。

劉嘉豪聞言道:「那真可惜了,我偏偏就是這樣的人。就算明知道是螳臂當車,我還是忍不住想要試一試。何況,我並認為面對你們會是螳臂當車。做人不可自不量力,更不能狂妄自大,不可一世,你們也太高看自己了。」

「說得好!」一個聲音突然接口道:「威爾森,你真的以為中國是你們未日福音能來去自如的地方嗎?想在中國的領土帶走那個女孩子,你們得先問問我們金盾A組答不答應!」

金盾A組?劉嘉豪怔了一怔,從這聲音波發出來的能量認出這個人是甘樂回。怎麼會是他們出現,而不是隱藏的暗處的水銀組?

威爾森的神色不變,淡淡的問出了劉嘉豪想要問的話:「甘樂回先生?你們金盾A組打算插手這件事嗎?這可是很敏感的事件,我們未日福音都出馬了,為什麼你們中國不派水銀組來,而是派你們金盾A組?」

「我不知道什麼是水銀組,我只知道你們未日福音沒有經過任何的合法手續就來到了中國,並想在我們中國進行恐怖活動,我們的任務就是阻止你們!」

暗巷處慢慢的走出了五個人,除了對劉嘉豪等人仍然感到陌生的甘樂回外,還有雷諾,楚原,小李和桑若蘭。除了竹筍外,劉嘉豪所認識的金盾A組成員都來了。

劉嘉豪對甘樂回五人點點頭,笑道:「你們不是想告訴我,你們是因為感激英愛在飛機上幫我們脫困,所以才來幫我們保護英愛吧?」

甘樂回等人沒有回答,威爾森答道:「那是不可能的,特工是不可能對任何人懷有感激之心的,那怕那個人救了他的命也一樣。因為做特工的第二條守則,就是必須心如鐵石,六親不認。」

舒小玉聞言,很好奇的問道:「那特工的第一守則是什麼?」

威爾森看著舒小玉笑了笑,直笑得舒小玉渾身不自在時,才回答道:「特工的第一條守則,必須絕對的服從上級的命令,不論命令有多麼的不合理,就算讓他立即去死也不能有絲毫的猶豫。」

舒小玉發怔道:「那特工豈不是連狗都不如?」

此語一出,無論是未日福音的卡羅等人,還是金盾A組的雷諾等人,都是一臉惱怒的盯著舒小玉,盯得舒小玉不由吐了吐小香舌,知機的閉嘴不言。

威爾森卻笑笑道:「這話說得也不算錯,特工本來就是政府培養出來的殺人工具,必要時可以隨時將這工具拋棄。這些工具都想擺脫這種命運,奈何他們都擺脫不了。不過還有些工具仍然在做這種不懈的努力。甘組長,你也是這種工具之一吧?」

甘樂回的神色不變,冷冷的道:「我聽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你也不用扯開話題,總之今天你們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放棄這次的行動,由我們送你們出境;第二就是擊敗我們,想做什麼我們就管不了你們了。不過我想,你不會選擇這個不可能完成的選擇吧?」

威爾森淡淡的看了金盾A組成員一眼,道:「你們的目的是什麼,我們彼此都明白,就不用再作虛偽的掩飾了。你們想要那個女孩子,我們也想要。因為特工的第一條守則,所以我們不能選擇你所說的第一個選擇,只能選擇第二樣。」

甘樂回道:「既然你作了這種愚蠢的選擇,那我們就不得不得罪了。不過我想澄清一件事,我們的目的絕對和你們不一樣。那個女孩子本身已經在中國了,我們沒有必要再打他們的主意。上頭也沒有對我們下過這條命令。我們要她有何用?就算我們受了重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