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迷★

關於部落格
本Blog小說及圖片係由網路轉載!!
僅以推薦為主~請勿轉作其他用途!!

◆所有權人如不願意在此發表或有侵權等~
請告知~立即移除~謝謝!!
★★未滿18歲請勿點閱限制級類★★

  • 166490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洪荒神醫第三集

 

這個韓國的小妹妹不知道怎麼會跑到這兒來了,她的姐姐正追在她的身後,聞言忙用韓語驚呼道:「美愛,不要多事暴露出自己的能力!」

眾人見她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小妹妹,根本就不對她抱以希望,故沒有人搭理她。但是劉嘉豪卻聽得懂韓語,聞那個姐姐的話,心中不由一動,忙用韓語對那個英愛道:「小妹妹,你有辦法幫我們渡過這危機嗎?」

英愛很天真的點點頭。那位姐姐卻上前阻止道:「英愛,別胡說!對不起,這位先生,我的小妹不懂事,胡言亂語,你別放在心上!」

劉嘉豪看出來英愛的姐姐有所顧慮,當下神色嚴肅的道:「小姐,相信你也看到了,不用五分鐘,這座飛機就解體了,到時候大家都會完蛋。就算你們有本事逃過一劫,但是還有那麼多乘客怎麼辦,你們忍心看到他們死亡嗎?如果這位小妹妹的能力幫我們渡過這危機的話,我們所有人都會很感激她的。如果你認為她的能力不能公開,我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這位小妹妹解除了這次危機,我們所有的人守口如瓶,絕不會說出去。」

那個姐姐卻冷哼道:「誰會相信你們,只要你們見識了英愛的能力,那還不能虎視眈眈,整天想著的就是打她的主意!」

劉嘉豪聞言差點氣死,在這火燒眉毛的時候,這個討厭的姐姐偏偏要顧這顧那的,一點也不管二百五十多名乘客的生死。

甘樂回看出這兒的情況,心中雖然不明白那個英愛到底有何能力解除這次的危機,卻不由對那個英愛抱了點希望,死馬當活馬醫的開口道:「這位小姐,我是中國國安局金盾A組的組長甘樂回,你既然是異之世界的人,相信也聽過我的名聲。我以我的名譽向你們保證,只要你的妹妹真的解救了這次危機,我們金盾A組保證盡一切的力量讓所有的人守口如瓶,不讓你妹妹遇到一點麻煩!」

楚原也道:「拜託,兩位小姐,這飛機馬上就要解體了。你們就當是發發慈悲吧!」

姐姐還在猶豫,英愛卻果斷的道:「好,我幫你們。姐姐,在家鄉,人人都稱我是『天使』,如果我見死不救的話,就對不起這個稱呼了,而且看著這麼多人死去,我也會一輩子心中不安寧的。」

說著英愛走到楚原和小李堵住的那個大洞前,小手張開,靜靜的盯著那個人形的大洞。只見令眾人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那洞口奇跡般的快速的復原。不到十秒鐘,那個比英愛本身還大的洞就自動的恢復原樣了,像是從來沒有破過一樣。

眾人見狀不由都目瞪口呆,英愛卻快步的跑到甘樂回和竹筍的那個洞前,再一次的使用出自己的奇能,將洞口復原了。

劉嘉豪忍不住好奇的問道:「小妹妹,你這是怎麼能力?」

英愛很得意的道:「我能把一切被破壞的東西恢復原狀,無論是生的還是活的。就算是死人,我也能……」

「英愛住口!」英愛姐姐聞言忙打斷了英愛的話,英愛頑皮的吐了吐舌頭,又跑到駕駛艙去幫雷諾恢復動力系統去了。

雖然英愛的話雖然沒有說完,但是眾人卻都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由在心中掀起滔天大浪。韋多更是用眼神貪婪的盯著英愛的背影,恨不能將她給吃了。因為英愛話下面的意思顯然是說,她不但能將任何被破壞了的東西復原,甚至能將死人給復活。試問這如何不令人震驚?試想一下,光是能將任何被破壞的東西復原,這就能給人帶來多大的利益。不要說死的東西,光是斷手斷腳的人,只要英愛願意,就能讓他們變成正常人,這是多麼激動人心的事情。更何況英愛似乎說她這種能力連將死人也能給復活。這世上有多少人希望某些已經死去的人活過來?難怪英愛的姐姐會不希望英愛在人前顯露出她的能力了。因為這絕對是一個致命的誘惑。讓另有用心的知道了,英愛這一生都不會安寧了。所以韋多才會用這種眼神盯著她。

英愛的「復原」奇能果然神奇異常,不到十幾秒,被德爾拉基破壞得無法修復的動力系統就讓她復原了。雷諾忙上前操縱著飛機減速下降。

「不好!」劉嘉豪突然想到德爾拉基離開前的話,色變道:「現在過了多長時間了?德爾拉基說他已經啟動了夢魘彈,還有十五分鐘就爆炸,現在過了多久了?」

眾人聞言剛舒展了的表情再次變色。韋多狂吼道:「還算什麼時間,趕快去找夢魘彈啊!」

說著他率先四下搜尋起來,他雖然是來搶這夢魘彈的,但並不是說明他願意變成夢魘族。至少那種只能吸人血,還天天被幾乎所有的異之世界的人追殺的滋味可不是好受的。

甘樂回冷靜的劉嘉豪道:「劉嘉豪,你有冥冥之眼,找東西的話我們所有的人都比不上你,就交給你了,時間很急,快點找上它!」

劉嘉豪苦笑道:「我又不知道那夢魘彈是什麼鬼模樣?」說上雖然這麼說,實際上他早就運用起冥冥之眼透過飛機一層一層的艙壁搜尋起來。三分鐘後,他終於發現了一個看起來似乎是瓶子造型的東西,上面正閃爍著一段段數字。而這個東西居然就在他的頭頂上的輸氧管道中。心中暗罵自己愚笨,要是早從頭上搜起,就不會浪費了三分鐘時間。

顧不得責怪他,甘樂回授意下,竹筍忙快速的托起楚原,讓他打開了上面的輸氧管道,將那個東西取了出來。

眾人蹲下來仔細的打量著這個東西,心中肯定了這就是夢魘之血彈,問題是上面的數字顯示,時間還剩下了五分鐘零幾秒。

又是五分鐘時間,眾人不由感到頭痛起來。劉嘉豪用冥冥之眼透視了一下這個夢魘彈的結構,對甘樂回道:「我看不懂這個東西,你們有沒有辦法解決它?」

甘樂回望向雷諾,顯然他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是雷諾的巨臉上又滲出冷汗,道:「炸彈我拆了幾百個,但是夢魘彈卻沒有見過,而且只剩下四分鐘多時間,根本就來不及!」

說話之間,已經剩下了四分半鐘。劉嘉豪忙轉向那個英愛道:「小妹妹,你的『復原』能力能不能阻止它?」

英愛搖搖頭道:「大哥哥你真笨啊,我的能力是復原被破壞的東西,這東西又沒有被破壞,我怎麼弄它?」

劉嘉豪聞言不由苦笑,對英愛的天真感到無可奈何。只得盡力的用冥冥之眼透視過這夢魘彈研究它的結構,希望能找出破解的辦法。可惜這夢魘彈的結構卻是劉嘉豪從來沒有見過的,看了一分鐘就頭暈腦漲,仍然沒有看出怎麼要領來。

第三十章姐妹雙姝

眾人的眼神不由再次開始絕望,這次雖然不用死了,但是陷入永遠的惡夢中,除非永遠不睡覺才能擺脫的話,對他們來說,卻是比死還有難以忍受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英愛的姐姐突然開口道:「也許我有辦法阻止這夢魘彈爆炸。不過我要你們先答應我一個條件!」

眾人聞言眼前一亮,劉嘉豪看了看只剩下三分鐘的時間,忙快速的道:「你快說,只要你能阻止這夢魘彈爆發,什麼條件我們都可以答應你!」

「好!」英愛姐姐也知道時間不多,指著韋多道:「我要你們給我殺了他。我剛才已經看出來了,他對英愛起了邪心。他這個人貪婪無信,又卑鄙無恥。如果離開這飛機,他一定會打英愛的主意。所以我要你們替我殺了他,這樣我才能阻止這夢魘彈。」

眾人聞言呆了呆,韋多更是臉色大變,怒罵道:「你這臭婆娘在胡說什麼,誰對你妹子起邪心了,老子可不是這種人!」

甘樂回見時間不多,沉聲道:「這位小姐,我們不能隨便殺人,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可以洗掉他的記憶,讓他忘了英愛的事情!」

小李聞言,一言不發的拿出身上的洗腦閃光棒,向韋多走進。韋多自然認得這是這麼東西,世界各國異能特工組織研究出來的能洗掉頭腦中任何一段時間的記憶的洗腦閃光棒他早已經就聽聞過了,見小李要用這東西來對付他,不由又驚又怒的道:「你敢!」

光芒一閃,韋多想摀住眼睛卻來不及了,被洗腦閃光棒的光芒一照,他的記憶立即混亂了起來,之前十分鐘的記憶立即被洗掉了。

時間在這時候只剩下一分鐘不到。英愛的姐姐見金盾A組抹去了韋多的記憶,即走到夢魘彈前蹲下道:「我也不知道我的辦法能不能成功,我只是想,這夢魘彈既然和細菌類似,就應該是活的微生物吧!我能製造出凍結一切生命的凍氣,我試試看能不能凍結住這夢魘彈!」

英愛的姐姐說著對著夢魘彈張開了手,深呼了一口氣,一道白氣從手中發了出來,寒冷的氣流讓劉嘉豪等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夢魘彈立即變成一塊堅冰。上面的數字跳動了幾下,即穩穩的停在了十秒的位置上了。

「成功了!」楚原等人立即歡呼了起來。劉嘉豪卻發呆的盯著英愛姐姐,因為他認出來了,剛才英愛姐姐所使的居然是伍彩雲的寒冰決。她和伍彩雲是何關係,為什麼也會這寒冰決?

飛機平安的降臨到明陽市,飛機上的乘客一一的下機來,他們的表情沒有一點劫後餘生的驚恐,顯然已經讓金盾A組的人洗腦了。

跟著劉嘉豪和那對韓國姐妹花走了下來,劉嘉豪已經從英愛的口中知道了她們的確是親姐妹,姓金,姐姐的叫金素真。令劉嘉豪驚訝的是,金素真居然也和他一樣,是個異之世界的清道夫,不過她的戰場在韓國的釜山市。對於這對姐妹為什麼要來明陽市,遺憾的是劉嘉豪還沒有問到,金素真就一臉不善的將英愛拉走了。這令劉嘉豪懷疑金素真是不是剛被男人拋棄了,而且自己剛好和拋棄她的男人長得很像,所以她才會對自己這麼一付表情?

金盾A組除了雷諾之外,所有的人在半路就上了桑若蘭的戰機離開了。毫無疑問,桑若蘭追擊德爾拉基時,又失敗了,德爾拉基畢竟實力太過強橫,又活了太久,狡猾得不能再狡猾,所以才能從桑若蘭的戰機下逃走。不過桑若蘭也並非全無建樹,她用戰機上的迫擊炮轟掉了德爾拉基的一條腿,雖然殺不死他,但卻令他大大的受到傷害,所以甘樂回他們才急急的在半空轉上戰機,再次追擊德爾拉基去了。至於雷諾,因為機長和駕駛員被德爾拉基殺了,全機的人就只有他會開這駕飛機,所以不得不留了下來。

而蛇玫瑰和已經被洗掉了機艙中的記憶的韋多,則按照他們原來的計劃,在飛機下降了千米時,用身上的滑翔衣離開了飛機。

被金盾A組的人洗掉了記憶的乘客和空姐只當是發生了一場普通的劫機事故,導致了機長和駕駛員喪生,而這些劫機份子讓剛好在機上的雷諾頓趕下了飛機。這種話雖然破綻重重,不過有雷諾這個正牌的金盾A組成員在,明陽市的警察們倒也明白此事不可過多的盤問,並有過份的為難。

和英愛姐妹告別後,劉嘉豪回到了自己的九州診所,雖然在飛機折騰了很長時間,但是因為他是晚上上的機,故回到明陽市時天仍然沒有亮。劉嘉豪正打算在診所睡一覺,卻發現自己的筆記本電腦的上面在閃爍,顯然有人在呼叫他。打開一看,卻是雪青鳳發來的信息,上面問道:「你怎麼還沒有回來?昨天我為你接到了一個大生意,僱主來頭很大,不好拒絕。要你清除的人已經證實違反了『人間公律』,付合異之世界清道夫的規矩。不過這個人很難惹,所以僱主願意付一千萬美金的報酬。不過他是漏網之魚,你有兩天的時間決定要不要接受,我將資料給你發了過來,你認真研究一下。」

劉嘉豪皺了皺眉頭,他很不願意在想睡覺時看到這種消息,本來打算先睡一覺再來研究,不過那句「漏網之魚」卻吸引了他。再加上這次的酬金居然達到了一千萬美金,這是他出道以來所遇到的最高的報酬了。他自從出道以來所接到的酬勞最高的生意就是上次所殺的吸血鬼男爵卡登,三百萬美金。但是這一次卻多出了三倍以上,幾乎比他所有的酬勞總和還要多。於是他忍不住好奇打開了雪青鳳給他的資料看了一下。

在這裡有必要再說明一下關於「異之世界清道夫」規矩。

異之世界的清道夫雖然是光明教會提同整個異之世界大勢力提議出來的專門對付破壞「人間公律」的殺手。

酬勞基本上是由光明教會或那幾大勢力支付。不過光明教會一般很少才會出錢請『清道夫』的,因為他們的教會有的是騎士,沒有理由不讓自己的騎士去除惡,反而要出錢請清道夫來做。不過有一種情況例外,就是這個光明教會必須要除掉的罪人巧好在中國的境界時,光明教會才會出錢請中國的清道夫來做這種事。

因為光明教會雖然是世界最大的宗教組織,分部幾乎遍及所有的國家,但是就是不能把勢力廷伸到中國來。因為中國的修真界的歷史並不比光明教會出現得晚,中國的修真界幾乎能算得上世界上資歷最古老的超自然組織。到了今天雖然沒有光明教會的勢力龐大,但也不是讓人惹得起的。所以當中國的修真界聯合表示拒絕同化時,光明教會只能饒過中國,無法把勢力插進來。當他們需要清除的罪人逃到中國來時,他們只有出錢請中國的清道夫來替他們解決這個罪人。

因為光明教會的騎士要是敢隨便在中國的境內殺人時,勢必會引起中國修真界和光明教會的衝突。光明教會目前還不願意得罪中國的修真界。

第三十一章雷明頓的漏網之魚

不過光明教會出的酬勞一向很低,從來沒有超過五百萬美金這個低線。所以導致有些中國的清道夫拒絕接受任務。為了解決這種尷尬,光明教會在三十年前就提出了另一條建議,允許由某些願意出錢請清道夫去除掉他想要清除的人。不過前提是這個人要先證明他要清除的人違反了「人間公律」,有足夠該死的理由。否則的話,清道夫是不會接受這種維托的。

其實這些還不足夠,更重要的一條是,這個要清除的人必須身處清道夫所管轄的區域。

這個習俗卻是最先由中國的修真界流傳出去的。中國的修真界最講究拜碼頭。當一個勢力跑到另一個勢力來殺人,這會被認為是對另一個勢力的輕視,很容易引發衝突。異之世界的清道夫一般都是駐守一個城市。這個城市就是這個清道夫的地區。比如明陽市就屬於劉嘉豪的地區,凡是在他的地區違反了「人間公律」的人,都得由劉嘉豪出手去解決。如果是別的城市的清道夫不經過劉嘉豪同意,就接受了酬金,跑到明陽市來殺人,那就是沒有把劉嘉豪放在眼內。這種情況一般會被視為挑釁,很容易引起衝突。所以這種事情是在清道夫之間不允許的。

但是呢,有一種情況卻是例外,那就是漏網之魚。所謂的漏網之魚,就是本來由清道夫接受了的任務,不過卻沒有成功,反而讓獵物逃到別的城市。發生這種情況,這個清道夫就面臨兩個選擇。第一是放棄任務,由這個城市的清道夫接手;另一個就是等待這個城市的清道夫同意他繼續追殺這個獵物。

一般來說,清道夫們是很不願意去追殺漏網之魚的,因為那必會引起這個追殺者的不滿,所以往往會賣一個人情給他。另一個原因是能成功的從清道夫手上逃脫的獵物一般都擁有一定的實力,接受了說不定會有一定的危險。所以大多數清道夫遇到這種情況都會選擇放棄,賣一個人情給那個清道夫。不過也會有例外的,那就是當這個獵物的酬勞很高,很吸引人時。還有一個原因是這個清道夫想證明自己的實力比追殺過來的清道夫的實力強,才故意接下這個任務。不過這樣一來,彼此之間的仇也結下了。

所以當劉嘉豪看到這個「漏網之魚」的詞時,就打算放棄任務,賣個人情給追殺過來的清道夫。但是當他看到資料上說這個獵物居然是金人雷明頓的漏網之魚後,就不由怔住了。

根據最新的資料,全世界現在大約有一千七百名屬於異之世界的清道夫。而超過五百名的清道夫是屬於中國的。因為中國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又是個最古老的大國,異之世界在幾千年前就在中國插了根。這五百名清道夫中,一般都是一人管轄著一個區域,當然也有一些實力很強大的清道夫管轄著兩三個城市的情況,前提是另外的城市還沒有清道夫駐守,所以由他暫時管轄。至於金人雷明頓,卻是中國最大的都市上海的清道夫。

在中國的五百名清道夫之中,金人雷明頓是唯一一個榮登異之世界十大高手榜的人。雖然不過是排在最未,但是他的實力對絕沒有人敢輕視。之所以被稱為金人,是因為雷明頓所修持的是五行之力的金之力,是個純正的修真者。雷明頓對金之力的領悟性在整個中國修真界無人能出其左右,好像金之力這門功夫專門是為他創造的一樣。真正的修成金剛不壞之身,防禦力之強,連現代化的武器,比如鋼蕊子彈和炸彈也不能損他身體的分毫。更能將身體任何的部份轉化為最堅硬的金屬,產生無堅不摧的殺傷力。這就是雷明頓被人稱為金人的由來。

這樣一個自從出道以來就從未敗過的強者,居然手下還有漏網之魚,並逃到了他的明陽市來。劉嘉豪好奇之下,忍不住點開了這個漏網之魚的資料看了起來。

只見照片上是一個尖鼻子的東方男人,眼神陰森得一看就知道個性很凶殘。照片下面的資料寫著:

大河一郎,男,三十一歲,在日本是個生化科學家,同時是個陰陽師。據傳他的祖父有可能是當年侵華的七三一部隊的一位軍官,所以大河一郎從小視七三一部隊為偶像。近年來他得到一部日本的一個很邪惡的陰陽師所著的專門用來培養、製造怪物和傀儡的秘籍。這個秘籍記載的法術驚世駭俗,比如用符咒鮮血復活骷髏和死屍,令其變成具有攻擊力的亡靈戰士;其次是將一些不同的生物的靈魂試煉後再組合,創造出一個魔力無邊的怪物,更駭人的是,這種怪物煉成後得放入少女的體內,讓怪物在少女的體內吞噬其血肉,直到破體而出。

大河一郎得到這種秘籍之後喜若如狂,不顧「人間公律」規定的不得用異能力對付普通人類的條例,不但四處盜屍,甚至直接殺人來製造亡靈戰士,更在暗中獵獲了十幾個少女,利用她們的身體培養怪物。他妄想為自己創造出一個亡靈和怪物的帝國。

這件事情被人發現之後,整個日本的異之世界的人士一起出動圍住了他的住宅,卻奇跡般的讓他逃掉。因為整個日本的異之世界都容不下他,所以大河一郎就從日本來到了中國的上海市,改名換姓繼續製造他的亡靈戰士和怪物們。但是上海市作為中國最大的城市,異之世界的高手更是多不計數,他所做的那種事情又豈能瞞得過人的。結果,在連連失蹤了十幾名少女之後,引起了幾個異之世界的人的疑心,暗中調查之下找到大河一郎的住宅,這些人驚訝的發現住宅的地下室中住著十幾個會動的死屍和骷髏,而那些失蹤了的少女們則是死相慘不忍睹,大都被體內的怪物吃空內臟。大河一郎的惡行引起這些人的憤怒,他們摧毀了地下室和這些還未成型的亡靈戰士和怪物。不過大河一郎異常的狡猾,見狀不妙即利用早就在住宅中安排好的機關密道逃走了。

這種事情被公開之後,被害少女們的家屬悲憤異常,其中有一個少女的家屬中適好瞭解異之世界的規矩,即說動這些家屬們一起出錢請上海市的清道夫金人雷明頓為他們追殺大河一郎這個惡魔。

雷明頓自然義不容辭的答應了,並拒絕接受酬金。這可是破天荒的一回,想必是大河一郎這個人渣的所作所為令雷明頓也憤怒異常,所以才願意免費追殺。

第三十二章接受任務

這裡有必要說說關於清道夫酬勞的問題,不要以為清道夫既然是專門為異之世界懲罰違反「人間公律」的罪犯,就不該收錢。

要知道到了現代,違反「人間公律」的罪犯們已經越來越多,全世界僅僅一千七百名的清道夫已經根本就忙不過來,他們是不可能每一分每一秒都投入對付這些罪犯們的行例中。何況,敢公然違反「人間公律」的罪犯,若不是本身具有非常的實力,就是有大靠山在。清道夫們要清除他們,就等於和死神打交道,一不小心就會送命。

沒有這些酬勞的支持,有多少人願意加入這危險的一行例中?更重要的,清道夫也一樣是人,就算擁有非常的能力,他們也需要吃飯生活的。追殺這些罪犯們本身的行動中就得消耗大量的金錢時間,除非這個清道夫天生就是個富家子,生活無憂想尋找刺激才會不接受這種隨時會送命的事幹。

而且有不少的清道夫很看重面子,對手太低下,酬金太少,一點挑戰性也沒有的活他們根本就不屑出手的。覺得接受了這個活有欺自己的身份。像金人雷明頓就是這樣的人,以在身為異之世界十大高手之一的身份,除非是真正的無人能對付的高酬勞的大惡魔,他才願意出手去清除,一般的罪犯他通常讓自己的助手去解決。

像大河一郎這種能從日本逃到上海,並在上海大肆的作案的陰陽師,是因為犯了他逆鱗,令他顏面無光,所以雷明頓才願意免費出手清除這個傢伙。

可遺憾的是,雷明頓難得的第一次免費出馬,卻以失敗而告終。狡猾的大河一郎居然避過了他的追殺,從上海市逃到了明陽市。這可是雷明頓出道以來唯一的失敗,試問他又如何能忍受這種失敗?

雷明頓不知道明陽市的清道夫是誰,但是他就算是最強的清道夫,也不能不遵守清道夫之間這種不成文的規矩,所以才親自出錢找到了劉嘉豪的中間人雪青鳳,將消息出去,並故意讓雪青鳳表明大河一郎是他的漏網之魚。目的是希望劉嘉豪會知難而退,賣一個人情給他,由他在明陽市繼續追殺大河一郎。

可惜的是,他不瞭解劉嘉豪這個人,劉嘉豪是比他更願意接受挑戰性任務的清道夫。因為在他離開洪荒之前,那些洪荒的長老們就說過:「嘉豪,你的天賦是我們所見到的最高的一個,能學的已經讓你全學去了。但是你仍然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高手。因為你還缺少的生死實戰的歷練。一個真正的高手,並不決定於他的天賦有多高,所學的秘技有多少,而是決定於他所經歷的挑戰,只有不斷的挑戰比自己強大的強敵,一次又一次的生存下來,你的實力才會真正的飛躍,達到最頂尖的高手的水平。異之世界所謂的十大高手,無一例外的是經歷過死亡的洗禮,與無數個強敵戰鬥並活了下來的人。所以你要想提升自己的實力,接受強敵的挑戰,才是唯一的途經。」

正因為這些話,所以劉嘉豪才不想放棄大河一郎這個惡魔,能從金人雷明頓的手上逃出來,多少具備一點實力吧,說不定比自己以前所遇到的所有對手都要強。他以前所遇到的真正的強敵也只有夢魘族公爵德爾拉基和甘樂回兩個人而已,不過前者僅僅讓他見識了意識空間,並沒有真正的對抗一場,而甘樂回更沒有和他動過手。所以迫切希望遇到強敵的劉嘉豪毫不猶豫的接受了這個任務。至於金人雷明頓會怎麼想,他已經懶得理會了。

給雪青鳳發送了接受任務的短消息之後,劉嘉豪即回到床上去睡覺。大河一郎能逃過所有日本的高手的追殺,並從金人雷明頓的手中逃脫,本身就不會是個簡單的人物。所以劉嘉豪需要好好的休息,讓頭腦清醒點後再好好的計劃一下除魔的計劃。

兩個小時後,劉嘉豪醒了過來,洗漱了後,精神飽滿的回到筆記本電腦之前。雪青鳳顯然也已經起床了,正在線上,並給他回了話。

雪青鳳留言道:「你真的要接愛這個任務?考慮清楚,雷明頓既然要求我註明大河一郎是他的漏網之魚,其意就是在暗示你賣一個人情給他,讓他繼續追殺大河一郎。你這樣做,會令雷明頓對你不滿的。」

劉嘉豪回復道:「他滿不滿關我屁事,誰讓他令大河一郎逃到我的地盤的?既然在我的地盤,就得由我來解決。讓他付訂金吧,我決定了接受這個任務。」

雪青鳳很快就回復道:「但是這個大河一郎很不簡單,他有本事從雷明頓的手中逃脫,只怕實力不比德爾拉基差多少,你有可能會失敗的。」

劉嘉豪回復道:「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接受這個任務,因為我現在需要挑戰!」

屏幕沉默了良久,雪青鳳才再發信息來:「好吧,我立即給你安排,不過你要答應我,千萬要小心點,不可以出事啊!」

劉嘉豪笑了笑,先回復了一個調皮的表情,然後敲打道:「放心好了,青鳳姐,我是螳螂命,沒那麼容易死的,何況我還要活著娶你做老婆呢!」

雪青鳳立即回復了一個敲打他腦袋的表情。然後又回得道:「不要亂開玩笑,和女孩子說這種話是要負責的,小心我會賴著你!」

劉嘉豪大笑了一聲,立即回了一個驚恐的表情。

輕輕的門鈴聲響起,打斷了他們之間的聊天。劉嘉豪走過去打開門一看,卻原來是林璐兒,只見她不好意思的道:「對不起,醫生,我聽到你在裡面發出的笑聲,才知道原來你已經上班了。」

劉嘉豪怔了一怔,問道:「你什麼時候來的?」

林璐兒低頭道:「我來了已經有半個小時了,現在早已經到了上班的時間,但是我看門緊閉著,誤以為你還沒有來。」

劉嘉豪聞言大感尷尬,居然讓一個女孩子在門外等了半個小時,這真是不可饒恕的罪過。劉嘉豪忙掏出大門的鑰匙道:「真不好意思,璐兒,是我粗疏了,忘了給你配個鑰匙。這樣吧,這個鑰匙給你,以後你上班時直接開門進來就是了,不用再等我。」

林璐兒接過鑰匙,仔細的放在口袋裡藏好,然後問道:「那麼醫生,現在該上班了嗎?」

劉嘉豪點點頭,道:「好,上班吧,患者來了的話就給他們登記吧!」

第三十三章奇怪的病

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再和雪青鳳聊天打鬧了幾句後,林璐兒領著一大一小的兩個女人走了進來,對他道:「醫生,這兩個是韓國來的患者,她們不願意登記,要親自和你面談。」

劉嘉豪抬起頭,看到眼前這兩個來自韓國女患者,不由怔住了。而這兩個韓國的女患者更是吃驚的張大子嘴巴看著他。真是巧合了,原來這兩個韓國女患者居然就是才從機場分手的金素真和金英愛姐妹。

金素真和金英愛姐妹倆做夢也沒有想到她們萬里迢迢從韓國找到中國,又轉遍了好幾個城市,所找到的洪荒醫聖的青出於藍的傳人居然會是在飛機上見過的劉嘉豪。

金素真想到自己在機場時一直沒有給劉嘉豪好臉色看,不由大感後悔。暗罵自己為什麼不先問問他的名字呢,早知道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就不會得罪他了。

不過金素真是多心了,劉嘉豪根本就沒有將機場上金素真對自己的態度放蕩在心上,在他想來,這是理所當然的。那個女人會對一個認都不認識的男人剛見面就笑臉相迎的?所以他起身對金氏姐妹道:「真是巧啊,我們這麼快就見面了?你們來明陽市是專門找我的嗎?」

金英愛首先興奮的叫道:「大哥哥,原來你就是那個洪荒醫聖的傳人啊,我早就說你是個好人呢,姐姐偏偏不相信!我們還真是有緣呢!」

金素真聞言有點尷尬,玉臉微紅的對劉嘉豪道:「劉醫生,之前是我冒犯了,對不起!」

劉嘉豪忙搖手道:「沒關係,你沒有什麼錯,畢竟之前你又不認識我,那麼對我很正常。」嘴上雖然這麼說,他心裡卻想到:靠,我又不是長得像要吃了你的色狼樣,真搞不懂你當時為什麼要對我像仇敵一樣。不過看在這姐妹倆都是美人兒的份上,劉嘉豪心裡的話當然不能說出口。

笑了一笑,劉嘉豪問道:「對了,你們為什麼會來明陽市找我,不會是來找我看病吧?」說著他狐疑的用冥冥之眼上下打量著金素真,當然毫不客氣的透視了金素真衣裙下美妙的胴體,然後再透視了進去,將內臟骨骼掃瞄了個遍,卻發現金素真的身體正常得不能再正常,根本就沒有一點毛病。

劉嘉豪不由感到奇怪,暗想難道是金英愛身體有隱症?但是想想覺得又不可能。金英愛的神奇無比的「還原」一切的異能力,只怕讓症病纏身的身體恢復正常的本事比自己這個神醫還要厲害吧?怎麼可能身藏隱症?

金素真在劉嘉豪的眼神注視著她時,就產生了一種奇異的感應,感覺自己脫光了衣服,讓劉嘉豪欣賞一樣。這種感覺讓她覺得身體火熱,她不知道這是劉嘉豪能透視一切的冥冥之眼讓她產生的這種感應,誤以為自己在胡思亂想,忙掩飾尷尬道:「劉醫生,你誤會了,我的身體不會有病,有英愛在,無論我有什麼病,英愛一下子就能讓我恢復正常。我們來找你是為了英愛。」

劉嘉豪聞言呆了呆,道:「真的是為了英愛?她的『還原』異能力那麼神奇,怎麼會治不好自己的病?」

金英愛聞言委屈的道:「大哥哥,我的『還原』能力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強,我只能令別人和東西還原,但是對自己卻是沒有效的。」

原來金英愛的「還原」能力只能對外,不能對已。劉嘉豪心中苦笑,暗想這或許是創世神妒忌金英愛的能力,故意給她留下一個缺陷的吧!看著金英愛委屈的表情,劉嘉豪感到有點心疼,忙道:「英愛別擔心,如論你有什麼病,大哥哥都能給你治好,相信我好嗎?英愛,告訴我,你那兒不舒服?」

說著劉嘉豪用冥冥之眼掃瞄著金英愛的身體。當冥冥之眼透過金英愛的衣物,看到她雖然顯得有點青澀但是仍然發育得玲瓏有致的胴體,不由感到心動。暗罵了自己一句,正要繼續透視進去,卻突然發現金英愛身體上的膚色有點不對勁,居然隱約的透著綠色,更令劉嘉豪吃驚的是,金英愛的背後居然長出了幾根綠色的小刺,看起來像個仙人掌的皮膚。

金素真當然不知道劉嘉豪有這種能透視的冥冥之眼,否則只怕會尷尬死。她咬了咬玉齒,對金英愛道:「英愛,脫了衣服讓醫生瞧瞧!」

金英愛點點頭,個性還很天真無邪的她自然不會對劉嘉豪這個正牌的醫生有什麼防範之心,自然的脫掉了上衣。因為現在的天氣較熱,所以金英愛的並沒有穿別的衣物,脫了上衣後只剩下一個文胸,雖然是小號的,但是卻很巧妙的體現了少女剛發育微挺拔的胸脯。早已經用冥冥之眼透視過金英愛的身體的劉嘉豪自然沒有露出不自然的眼神,目光很清澈的瞧著金英愛。這種情況看到金素真的眼內,不由自主的點點頭,誤以為他是正人君子一個。

金英愛沒有除下文胸,因為已經不需要了。她裸露出來的肌膚下,本來應該是一片雪白卻呈現一片片的綠色,像是綠葉素一樣。當金英愛轉過身亮出長了不少的仙人掌一樣的尖刺的玉背時,站在一旁的林璐兒不由掩嘴驚呼了起來。

劉嘉豪皺了皺眉頭,先對林璐兒道:「璐兒,你先到外面去看著,不要讓人來打擾我們。」

林璐兒點點頭,出了劉嘉豪的辦公室,並輕輕的關上了門。

等到林璐兒出去後,劉嘉豪示意金英愛穿上衣服,並讓她們姐妹倆坐了下來,然後向金素真發問道:「英愛這種情況是怎麼發生的?」

金素真先幫妹妹穿好衣服後,端端正正的坐好後,才對劉嘉豪道:「英愛這種情況是兩年前發生的。相信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不錯,我是駐守我國釜山市的清道夫,我的父母早逝,英愛跟我住在一起。因為她從小就擁有這種奇異的『還原』能力。所以有時候我執行任務時,會帶上她幫我的忙。在兩年前,釜山市出現一個怪物,這個怪物的形狀怪異,像是個植物和動物的混合體,它到處傷害人。因為它的能力特殊,加上行動快捷,釜山市的警察們都拿不住它。於是有人找到了我,出錢請我去解決那個怪物。我不知道那個怪物的底蘊,誤以為它只是個普通的妖怪,加上英愛吵著要和我一起去見識,我即帶她一起去了。本來我以為那個怪物很好對付,但是遇上它時我卻發現錯,那個怪物的實力強得不可想像,比我以前所遇到的任何的敵人都要強大。要不是有英愛在一旁不停的用她的能力讓我受的傷速度的恢復,只怕我還無法殺了那個怪物。但是我大意之下,英愛的背卻讓那個怪物用身上的綠刺刺了一下。」

「那是像仙人掌一樣的小刺,英愛的背上只是流了一點點血,到醫院去檢查卻沒有發現什麼問題。我本來以為英愛沒有事了。不料,過了兩個月後,英愛的背上卻突然長出了一根刺。而且正是那個怪物刺傷的地方。我大驚之下,帶她去醫院看了看。醫生檢查了那根刺,說是屬於植物的刺,他們不明白是怎麼長在英愛的背上的,即替她動手術除掉了那根刺。不料,過了十天後,又有一根刺從英愛的背上長了出來,而且不止是一根,更令我們吃驚的是,英愛的皮膚也出現了一片片綠色。經檢查證實那是葉綠素。於是我就懷疑,英愛有可能像那個怪物一樣,會變成半人半植物了。」

劉嘉豪聽得發怔,問道:「那個怪物呢,你有沒有將它送到科學院去研究一下?」

「沒有。」金素真搖頭道:「我用寒冰決冰凍了它,本想將它結果掉。卻來了一個自稱是『紅劍組織』的異能特工將它帶走了,說這是從國安局逃出來的失敗的實驗品,必須帶回去摧毀掉。我問他這是什麼實驗,但是他說是國家機密,不許我過問。」

劉嘉豪知道「紅劍組織」就是韓國的異能特工組織,就像中國的金盾A組一樣,隸屬韓國的國安局。當下他好奇的問道:「那你有沒有帶英愛去找紅劍組織看看,那個怪物既然是他們的出品,那他們應該知道如何治療英愛吧?」

豈料,金素真卻惱怒的道:「這正是我令我生氣的地方。醫院對英愛的怪病束手無策後。我立即就帶英愛去找國安局的紅劍組織,豈料他們根本就不承認這種事,說他們根本就沒有製造什麼怪物。而且他們紅劍組織也沒有我所說的那個帶走了怪物的人。我當時以為他們是在糊弄我,但是我請在國安局的一個朋友調查卻發現,那個帶走了怪物的人的確不是紅劍組織的,國安局也根本就沒有製造過那種怪物。」

劉嘉豪聞言再度怔了怔,問道:「那是帶走了那個怪物的男人是誰?」

金素真洩氣道:「這就是讓我感到屈辱的事情,紅劍組織的人問清楚了我們的情況後,幫我調查了一下,證實那個男人實際上是日本人,他的名字叫大河一郎,那個怪物是他製造出來的東西。我一時不察之下讓他騙過去了。」

「什麼,是大河一郎?」劉嘉豪聞言變了臉色,眼中露出古怪的神色,暗想不會是那麼巧吧?今天怎麼巧合的事情全都聚到一起了?難道金素真對自己一向不瑕顏色,敢情是受了大河一郎的欺騙,故才對陌生的男人產生了警惕心。

第三十四章基因變異

「怎麼了,幹麼這付表情?難道你認識大河一郎?」金素真狐疑的看著他。

「不,我不認識,只不過我剛巧知道了他目前就在本市,而且是我要清除的目標。」劉嘉豪笑笑的對一臉驚訝的金氏姐妹道:「你們對我這麼坦白,我不防也告訴你們,我也是個清道夫,明陽市是我的地盤。」

金素真呆了半響,突然咬牙狠狠的道:「你能不能將大河一郎交給我來處理。我要報他傷害了我妹妹並欺騙了我的氣。」

「不能!」劉嘉豪一口拒絕道:「你既然也是清道夫,就應該知道清道夫之間的規矩。他既然來到了我的地盤,就得由我來處理。」

劉嘉豪之所以會想也不想就拒絕,實際上是因為不想看到金素真再吃虧。大河一郎有本事從金人雷明頓的手上逃脫,實力只怕非金素真可以對付得了。雖然金素真在飛機表現出來的寒冰決和伍彩雲不相上下,但是劉嘉豪也不認為她有收拾大河一郎的實力。因為她自己剛才也說了,光是大河一郎製造出來的那個怪物,她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若非有金英愛的「還原」能力速度的替她恢復實力,只怕還不一定對付得了那個怪物。遇到大河一郎,只是讓他騙了一把,這已經算得上是她的幸運了。

看到金素真美眸中露出的明顯的失望之色,劉嘉豪笑笑道:「還是先給你妹妹治病吧,英愛現在情況,你並不適合離開她,得留在身邊好好照顧她才對。」

金素真聞言,忙將注意力回到妹妹的身上來,問道:「醫生,那你有辦法治好英愛的怪病嗎?」

劉嘉豪道:「我從來沒有遇到這種情況,要先檢查一下才能知道。」

說著他問金英愛道:「英愛,告訴我,你身上有什麼不適之感嗎?或是有什麼異常的反應?」

金英愛嘟了下小嘴,回答道:「身體倒是除了變綠了一片外沒有什麼反常,不過背上長刺時卻很疼痛,像是打針一樣,睡覺時不能仰臥,那會很難受的。大哥哥,你一定要治好我,我不想變成一個全身是刺的仙人掌,連覺也不能睡了。」

劉嘉豪聞言忙道:「你放心,英愛,我一定會盡力治好你的。現在坐在那兒不要動,讓我看看你身上的那些植物到底是什麼回事?」

說著劉嘉豪再一次啟動冥冥之眼向金英愛的身體透視了進去。這一次他將冥冥之眼的功力運用到極致,令金英愛身體的結構在他的眼中千萬倍的放大並透視了進去,一直達到連一個微小的細胞核甚至是染色體都在他眼中清晰可見的程度。

金氏姐妹不知道劉嘉豪在做什麼,但是卻驚訝的看到劉嘉豪的眼睛射出奇異的光芒,這種光芒到後來越來越集中,像是聚焦鏡一個樣。不由暗暗稱奇。尤其是金英愛,她也感覺到了剛才她姐姐的那種脫光了衣服讓人欣賞的羞人感覺。雖然只有十四歲,但是微懂了男女之事的金英愛也不由臉紅了起來。

透視並放大了金英愛體內的細胞的劉嘉豪驚訝的發現,金英愛的體內出現很多奇異的細胞。這些細胞類似植物的細胞,但卻又不是植物,而是一種由人和植物的基因混合組成的一種未知細胞。這是一種發生了基因突變的細胞。

劉嘉豪已經能肯定,一定是那個由大河一郎製造出來的怪物刺了金英愛的背後,那個怪物的尖刺上的細胞混進了金英愛的傷口裡面寄生了下來並不斷的繁殖,到後來和金英愛的細胞混合產生突變,才導致了今天這樣的結果。如果不能阻止這種恐怖的變異細胞繼續的在金英愛的身上「擴張地盤」,只怕用不了多久,美麗可人的金英愛整個身體都會出現植物的尖刺,令她真正的變成半人半植物的「仙人掌」。

到底那個大河一郎製造出來的怪物是什麼呢?它的細胞為什麼會用這種恐怖怪異的傳染力?根據基因突變的一般規律,引起基因突變的因素有兩類:一類是外因,包括物理因素(比如X光線、激光、輻射等)、化學因素(如亞哨酸)和生物因素(如病毒和某些細菌等),一般的生物導彈,比如近代出現的細菌導彈和吸血鬼製造的病毒彈,都是屬於這種外因;另一種是內因,主要是因為DNA分子複製過程中,基因內部的脫氧核甘酸的種類、種量或排列順序發生局部的改變,從而改變了遺傳信息。這種情況用簡單的話來說,就像組合模型,如果按照模型原來的部件順序組合的話,模型就是原來的模型。但是零件要是變了形,或是零件多出或少了部份,那麼模型將不在是原來的模型,而變成一個有缺陷或變形了的模型。而基因突變就像是模型零件的變形。

不過金英愛的奇怪的病症顯然應該歸結於外因的生物因素(病毒和某些細菌等)的一類。劉嘉豪更是由她的細胞的染色體發現,這些變異細胞的染色體的某處靶點和正常細胞有所不同。這種奇異的染色體在劉嘉豪四年前曾經見到過,那個時候他的冥冥之眼初步練成,正好聽到某一國家發生核污染事故,導致了不少的生物發生基因導變,形態變得怪異無比。有一種蜥蜴受到核污染之後變得像傳說中的龍一樣,不但身體巨大無比,甚至長出了一對翅膀,能四處飛翔。劉嘉豪好奇之下跑去尋找那條由蜥蜴變成的「飛龍」。結果還真的讓他找到了。他用冥冥之眼認真的觀察了這條「飛龍」的細胞結構之後,發現了核污染產生的變導主要來自染色體的變化。結果才導致了一條小小的蜥蜴變成了「飛龍」。

由此劉嘉豪可以猜測到,大河一郎所謂的製造怪物和亡靈戰士,估計是類似微生物學中的培養寄生、繁殖、基因變異重組再加上核輻射的刺激而產生一個新的生命體的過程。至於到底有沒有滲入玄之又玄的陰陽師的邪術?這個劉嘉豪到有點不清楚了。

當劉嘉豪將自己的猜測對金氏姐妹倆說了一遍後,金氏姐妹都露出驚恐的表情,尤其是金英愛,被嚇得哭了起來:「姐姐,大哥哥,我不要做怪物,不要變成仙人掌!」

金素真忙安慰她道:「英愛,別擔心,你不會變成仙人掌,劉醫生一定會治好你的。是吧,劉醫生?」

最後一句她是在問劉嘉豪的,對於劉嘉豪居然不用高科技的探測儀器,就能將金英愛的病情分折得一清二楚,這令她對劉嘉豪的醫術有了一定的信心,故才用這種滿懷希望的語氣詢問劉嘉豪。

劉嘉豪看到金英愛被自己的結論嚇得哭了起來,不由暗罵自己,幹嗎非要將這個結論說出來呢?嚇到一個可愛的小妹妹真是罪過。當下他忙道:「對,英愛,你別害怕,我既然查明了你的病因,就能給你治好它!」

「真的?」金英愛止住了哭聲,不過眼淚還掛在臉上,看得讓人心生憐憫。

劉嘉豪點點頭,道:「你要相信醫生,我是醫聖青出於藍的傳人,沒有什麼怪病能難得住我。」

金英愛破涕為笑道:「那大哥哥你快點給我治吧,英愛好久沒有仰臥著睡一覺了。」

此語一出,金素真的臉上不由閃過愧疚之色。她認為要不是自己的大意,就不會連累得妹妹連睡覺的樂趣都失去了。想到這兒,她不由對大河一郎恨得牙癢。

第三十五章驅毒

對於金英愛的這種變異細胞,劉嘉豪只想到一種根治的辦法,就是殺死金英愛體內全部的變異細胞。至於殺死這種變異細胞的方法,他想到了目前大醫院所掌握的射頻雙刀技術。這種技術目前主要用來殺癌細胞的。無論怎麼樣的細胞,在不同的溫度下都會產生不同的變化。一般來說,普通的細胞在零度以下的環境中,就會停止生長、繁殖;而溫度在二十度到四十度左右時,普通細胞的生長、繁殖的速度將會達到最快;而溫度超過七十度以上時,普通的細胞就會開始萎縮直至死亡。射頻雙刀技術,就是以超過八十度的微波熱能殺死惡性腫瘤者體內的癌細胞。

金英愛這種變異細胞雖然是突變的細胞,不過只要還是細胞,就不能脫離溫度的限制。所以利用射頻雙刀技術殺掉這些變異細胞,理論上是可行的。

問題就在於,金英愛的變異細胞和癌細胞的分佈不同,不是聚在一堆,而是平均分佈在金英愛的身體上的,要殺起來有一定的難度。更重要的是,射頻雙刀這種高科技的治療儀器劉嘉豪的九州診所可沒有。

不過這並難不到劉嘉豪,他的涅盤之氣也是一樣能產生高溫的秘技。要知道涅盤的意思就是鳳凰族取的鳳凰涅盤,浴火重生之意。除了強大的防禦性和治癒的功能,涅盤之氣本身也算是火系的秘技。而劉嘉豪對這涅盤之氣的控制能力早已經達到了隨心如意的境界,將涅盤之氣化成無數條細絲去殺死單一的細胞不傷害到其它的組織,這種法子劉嘉豪早已經試過。以前他就曾經用這種方法治癒了不少的癌症病人。更重要的是劉嘉豪有比得上醫院最精密的探測儀器的冥冥之眼,這令他出錯的機會幾乎等於零。

不過這種治療法必須先讓金英愛脫光身上的衣服才好治療。當劉嘉豪有點猶豫的提出這個要求時,金氏姐妹的臉都不好意思的紅了紅,但是為了治病,金英愛還是在姐姐的幫助下,將全身的衣物都除了下來,甚至是內褲也沒有留下。

僅僅十四歲的少女身體卻發育得玲瓏妙曼,雙乳不大但是仍然挺拔,臀部更是難得的又圓又翹,典型的美臀少女。遺憾的是這個美臀卻是一大片的綠色,不過顯然是因為金英愛經常坐著的關係,所以這些刺並沒有從臀部長了出來,而是都集中到背上了。要不是因為她背上的刺和一大片綠色看起來詭異無比,金英愛的這種身材絕對會迷死人。

劉嘉豪要求金英愛站了起來,然後取出十二根金針,分別刺在金英愛的身上變異細胞聚集最多的地方。涅盤之氣慢慢的化成十二道微波熱能細流,通過金針進入了金英愛的體內。

劉嘉豪慢慢的調大涅盤之氣的溫度,並用冥冥之眼觀察變異細胞的變化。二十度,沒有反應;四十度時,變異細胞仍然在高速的分裂、繁殖;六十度時,變異細胞分裂、繁殖的速度緩了下來;到七十度時,變異細胞停止了分裂,並開始枯萎起來;當劉嘉豪將涅盤之氣的溫度節到八十度時,變異細胞終於開始死亡。

劉嘉豪心喜之下,努力的控制著十二道化成微波熱流的涅盤之氣,保持八十度的高溫追殺著金英愛的體內的變異細胞。

這些變異細胞們發現到了危機,開始驚慌的逃逸起來,可惜有劉嘉豪的冥冥之眼在,它們又能逃到那兒去,照樣的被劉嘉豪的涅盤之氣抓到,並殺死。不過金英愛的體內的變異細胞實在是太多了,劉嘉豪足足費了三個多小時,才終於將金英愛體內的變異細胞完全清除乾淨。

神奇的治療法讓金英愛並沒有感到一點痛苦,這是因為劉嘉豪努力避開她的感覺神經的結果。只不過一直站了三個多小時,金英愛卻累得開始兩腿打顫,要不是有金素真扶著,只怕她就要倒了下去。不過當金英愛看到自己身上的葉綠素和刺一點點的消失之後,疲勞感就很快的拋到了腦後,代之是一片激動之色。

劉嘉豪終於大功告成,當他取出金針時,金英愛身上的刺和一片片的綠色已經消失不見了,不過卻滲出了一大堆散發著奇異味道的綠色汁液。

劉嘉豪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對金素真道:「好了,我這兒有浴室,你帶英愛去洗洗身體吧!」

金素真激動的點點頭,忙扶著金英愛向浴室走去。

金氏姐妹進入浴室後,劉嘉豪即無力的坐了下來,剛才的長達三個多小時的治療,已經大量的消耗了他的真氣,要不是因為金氏姐妹倆都有期盼的眼神看著他,只怕他會支持不下來。幸好,終於沒有辜負她們所望。感受到全身的力量像是抽空了一樣,劉嘉豪趕緊坐了下來,調息著元氣。

半響,突然浴室裡面響起一聲驚呼,門「砰」的被打開,金英愛奔了出來,又驚又喜的對劉嘉豪道:「大哥哥,我真的全好了呢,你瞧,我身上什麼東西都沒有了!」

劉嘉豪卻目瞪口呆,原來金英愛居然是身無寸縷跑出來的,她的身上甚至還掛著水珠。不過已經洗淨了的身子晶瑩剔透,肌膚又雪又白。劉嘉豪雖然剛才已經看到了金英愛的身子,但是因為之前她的身上有刺和綠片,之後又是滲出大片的綠汁,根本就提不起劉嘉豪的欣賞性。但是這一次金英愛的身體已經恢復了正常,再加上她已經將身體洗得乾乾淨淨了,故完全的顯現了少女雪白美妙誘惑的裸體。更因為金英愛居然興奮的對著劉嘉豪轉了兩個圈,不但將晶瑩剔透的身體的妙處完全展現在劉嘉豪的眼前,更是將少女挺翹的玉乳、完美的圓臀和最私密的妙處都讓劉嘉豪看到了眼裡。劉嘉豪當場就感到慾火大盛,下體騰脹了起來,險些要噴出鼻血。

「英愛,你不能這樣,快穿上衣服!」卻是金素真驚慌失措的跑了出來,拿著浴室裡面劉嘉豪專用的浴巾圍住了金英愛的玉體。剛才她做夢也沒有想到她這個妹妹看到鏡子裡面自己已經變得毫無瑕疵的玉體之後,居然興奮得跑出來向劉嘉豪顯耀,這令她尷尬不已,怔了半響之後才反應過來,取了浴室的浴巾就追出來圍住妹妹的身體。可惜的是金英愛的身體早已經讓劉嘉豪全部看遍了。

劉嘉豪心中苦笑,剛才金英愛突來的舉動誘惑得他差點要走火入魔,一直到金素真用浴巾圍住了金英愛的身體,他才醒悟了過來,忙壓下了翻騰的氣血。正要對金氏姐妹說幾句話避開剛才的尷尬。不料的他的視線落在金素真的身上時,不由再一次目瞪口呆。

原來金素真剛才幫她妹妹洗澡,雖然沒有脫掉衣服,卻因為讓水濺了一身,令她本來薄薄的衣裙緊貼在身上,令美妙的身體若隱若現,居然比全裸還誘人。因為金素真比金英愛大上幾歲,身體已經完全發育成熟,所以這一種刺激反而比剛才金英愛的裸體更令劉嘉豪感到刺激。劉嘉豪本來已經平復下去的氣血又混亂了起來。

金素真非來要斥責她妹妹,卻感應到劉嘉豪的視線落到她的身上,不由奇怪的看去,卻見劉嘉豪的雙眼好像要冒出火一樣盯著自己的身體,當她順著劉嘉豪的視線向自己的身體看去時,不由尖叫了一聲,趕緊拖著她妹妹向浴室裡面跑去,並「砰」的關上了門。

待這對姐妹消失之後,劉嘉豪的魂才回了過來,心中再度苦笑了一下,忙平息了混亂的氣息,出了自己的辦公室。

外室的林璐兒正在溫柔的和兩個患都在交談,見劉嘉豪出來,忙站起來道:「醫生,裡面的病人好了嗎?這兩個患者已經等你很久了,他們一個得了風濕性關節炎,一個有腸胃病。」

劉嘉豪點點頭,這兩種病治療對他來說到是比較容易,於是他再一次的用金針之術,速度的將這兩個患者治好,然後再千謝萬謝之中將他們送了出去。之後劉嘉豪關上了門,對林璐兒道「璐兒,今天我太疲倦了,需要休息,今天就到此為止吧。你可以下班了,工薪仍然以一天的工作量計。明天你再來上班。」

林璐兒看到劉嘉豪臉上難以掩飾的疲倦之色,諒解的點點頭,對他道:「醫生,那你好好的休息吧,我先走了!」

第三十六章都是異能惹的禍

林璐兒離開了之後,金素真和金英愛姐妹走了出來。她們看到劉嘉豪時,臉上都不由紅了紅。尤其是金英愛,想到自己居然忘乎所以的光著身子跑到劉嘉豪的面前轉了兩個圈,羞得她幾乎要找個地洞鑽進去。幸好她本人很天真無邪,尷尬之後又興奮起來,向劉嘉豪道謝道:「大哥哥,真的謝謝你了,要不是有你,我這輩子說不定都不能再見人了!」

金素真卻忍不住問道:「醫生,英愛她已經完全好了嗎?你確定她以後不會再發病了嗎?」

劉嘉豪道:「你們放心,英愛體內的變異細胞已經讓我全部殺死了,不可能再復發了。」

金素真聞言點頭道:「那謝謝醫生了,我現在才真的相信,醫生你的確是醫聖青出於藍的傳人。」

劉嘉豪笑了笑,好奇的問道:「對了,到底是誰向你們介紹我的?」

「是我的師妹她叫伍彩雲,我們前天遇到她的,當時她正要回光明教會,正適巧的遇到我們。瞭解到英愛的病情後她就向我們介紹了你。她說你曾經為她治癒了夢魘之血,所以我們才來試一試。」金素真說到這兒,突然想起一事,有點不好意思的對劉嘉豪道:「對了,我聽彩雲說,你給異之世界的人治病一般要收很多錢的,我這兩年來帶英愛四處求醫,花掉了大量的錢,現在身上的錢已經不多了。不知道你需要多少,我想先欠著,等到我接了清道夫的任務後,就能還給你。」

劉嘉豪怔了怔,暗想自己這一次給金英愛治病怎麼會忘記了敲詐錢,這好像不是自己的性恪?可能是因為金英愛的可愛令他起不了敲詐的心情吧?還有彩雲原來真的和金素真是師姐妹,但是她怎麼能向金氏姐妹這麼介紹自己呢,這不是抵毀了自己的形像嗎,自己替她解掉吸血鬼病毒時又何時收過一分錢了?想到這兒,劉嘉豪心中大感不高興,對金氏姐妹倆歎道:「英愛,素真,你們別聽彩雲胡說,她最近跟我鬧了點矛盾,才故意這麼抵毀我的形象。我並不是那種趁火打劫的人。何況英愛跟我很有緣,我看到她很喜歡,我怎麼會敲詐你們很多錢呢?這樣吧,看在飛機上我的相識的緣份上,這一次算我免費替英愛治療,就當我們交個朋友,好嗎?」

金素真聞言忙道:「這怎麼可以,你是醫生,患者治病付錢是天經地義,我們怎麼能破壞這個規律呢?」

劉嘉豪歎道:「素真這麼說,是不打算交我這個朋友了?」

金素真怔了怔,又聽到他稱自己為「素真」,不由臉紅了紅,點頭道:「好吧,醫生既然這麼說,那我們就不客氣了。從此以後,只要醫生有用得著我們姐妹的地方,我們必會義不容辭。」

「言重了,我只希望和你們做個朋友,沒有別的目的。」劉嘉豪笑了笑,又問道:「對了,英愛的病已經治好了,你們是不是打算回國了?」

此語一出,金氏姐妹的臉上都變得不自然起來。金英愛委屈的道:「大哥哥,我們不想回國,那兒的人很壞,他們都想抓英愛,姐姐為了保護我天天都要和他們拚命。我自從得了這個病後,那些人更是天天來抓我。姐姐沒有辦法之下才帶我來中國求醫的。我們不想再回去了。」

劉嘉豪聞言怔了怔,問金素真道:「這是什麼回事?」

金素真歎道:「還不是英愛的『還原』能力惹的禍。我早已經警告過她,不要在人前顯露出這種能力,可惜她總是不聽。在四年前,英愛十歲時,在街上遇到被車撞死的小孩子。她看到那小孩子媽媽哭得很傷心,即忍不住跑去用她的『還原』能力將那個小孩子復活了。那是她第一次用『還原』能力復活了一個死人。結果這種情況讓不少的人看到了。雖然國安局的人及時的用洗腦閃光棒洗掉了他們的記憶。但是還有不少屬於異之世界的人沒有被洗腦。他們對英愛的能力很眼紅,他們都想英愛能為他們復活他們盼望活過來的人。還有一些人希望研究出英愛這種能力產生的原理,以製造出更多擁有『還原』能力的人,這批人中還包括紅劍組織的人在內。」

劉嘉豪聞言皺眉道:「復活死人,這怎麼能行?死人要是隨便就復活,這個世界不是亂了套。何況人死就魂飛魄散了,就算英愛能力讓白骨再生,但是又如何喚回這人魂魄?」

金素真點頭道:「你這話正問到點子上了。英愛雖然能令白骨再生,但是並不能喚回死人的魂魄。當時她救了的那個小孩子,是因為那個小孩子剛被車撞死,魂魄並沒有離體。所以才能活過來。死去了很久的人,英愛是沒有辦法復活他的。可惜那些人並不明白這個道理,在英愛救了那個小孩子的三天後,有一個女人綁架了英愛,她想讓英愛復活她已經死去了三個月的兒子。英愛因為當時年幼,被那個女人威逼之下,不敢不答應。結果她令那個女人已經被埋到地下三個月了的兒子白骨再生出肉來,變成了一個活生生的一個人。但是,那個活過來的兒子魂魄卻不是原來的了。他變成了一個很恐怖的惡魔。那惡魔當晚就殺了他的母親,並到處殺人,那個家有七個人讓他殘忍的殺死了,更駭人的是,他將這些人的屍體給吃了。要不是我剛好在那個時候找到了英愛,只怕她也難逃毒手。」

劉嘉豪聽得心中毛骨怵然,問道:「那個惡魔後來怎麼樣了?」

金素真道:「給和我同一時間趕到的紅劍組織的人擊斃並帶走了。他們將這惡魔帶回國家局研究了後,證實英愛復活的並不是那女人的兒子,而是一個沒有智力,只能靠本能欲攻擊活的生物的喪屍。國安局發現這個震驚的事情後,他們對英愛的能力感到恐懼起來,他們覺得英愛是個很危險的人,提議要將英愛無限制的看守起來,防止她的能力被另有用心的人利用,並說什麼他們想研究下英愛的能力,要讓英愛的這種能力能為韓國服務。我當時感覺只有後一條才是他們的本意,即堅持的拒絕了,我向他們保證,我會永遠看著英愛,不會讓她再使用這種能力復活死人。因為我的老師勢力令他們有點畏懼,所以他們表面上才沒有過份的為難我們。不過暗中卻不是一樣了。英愛經常遇到不明人士的襲擊,他們的目的都是想要綁架英愛。要不是我堅持和英愛寸步不離,就算勢行任務也和英愛在一起,只怕會讓他們得手了。不過老是發生這種事,也弄得我和英愛不勝其煩。所以在英愛被染上這種怪病,在韓國治療未果後,我就帶英愛來到了中國,找我的老師幫忙。後來才遇到伍師妹,找到了你。」

劉嘉豪好奇的問道:「你的老師是中國人嗎?她是誰?為什麼連韓國紅劍組織也不敢得罪她?」

金素真怔了怔,問道:「我的老師自然是伍師妹的老師啊,她沒給你說嗎?」

劉嘉豪苦笑道:「彩雲很少給我談她老師的事情,何況她拜了好幾個老師,我那知道你說的是那一個!」

金素真點頭道:「我的老師是教我寒冰決的人,她叫明若月,你們中國修真界第二大門派的掌門人。」

「原來是她?」劉嘉豪聞言駭然,腦袋裡閃電般的閃過明若月的資料,有點明白紅劍組織為何不敢輕易得罪金素真了。因為明若月是異之世界的女性第一高手,並在十大高手榜名例第三,位於中國修真界第一人真王之下,美國的超自然力量第一人的華盛頓之上。金人雷明頓這個排名最後的高手和她比起來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

第三十七章收留二女

明若月同樣是十大高手榜最年輕的人,在十年前她剛出道時,就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小女孩成立了寒冰門,當時人人還以為她們不過是小女孩子家鬧著玩的,並沒有人放在心上。不料,不到幾年,寒冰門即發展成中國修真界的第二大門派,在整個異之世界中組織中排行第四,風頭之盛,卻壓倒了前三個包括光明教會這個全球最大的宗教組織。明若月的聲名也一舉攀升,不但成為異之世界的第一美人,更成為十大高手榜最受人睹目的高手。要不是因為中國修真界的第一人真王和十大高手榜排名第一的時間之神的地位在人們的心中已經是無可超越的神話,只怕明若月的排名還得靠前。

寒冰門只會招收女性為徒,異之世界的所有女性都以加入寒冰門為榮。更重要的是,明若月這個女人非常的護短,她容不得自己的弟子被男人欺負,有人在懷疑她這種性恪是不是因為自己曾經受到男人的傷害,所以連帶討厭起別的男人了。不過不管怎麼樣,沒有人願意公然得罪寒冰門的女人,因為只要讓明若月知道,不管這個人有多大的勢力,明若月都會趕來將他踏平,就算政府的組織也不例外。所以韓國的紅劍組織才不敢公然對金氏姐妹有強,因為韓國這個國家的異能高手並不算多,得罪了明若月的寒冰門,只有死路一條。

想通了這些,劉嘉豪不由暗罵自己,伍彩雲既然修煉了寒冰決,自己為什麼沒有想到寒冰門的身上,要知道這兩個詞僅是一字之差而已。

金氏姐妹見他一臉懊悔,不由感到奇怪,金英愛忍不住問他道:「大哥哥,你怎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